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斗智斗勇 ...

  •   韩娇娇已经能够想象到去医院的时候会是怎样一番情景。
      
      傅韶就像想给她一个下马威似的,不管她有没有逃跑的想法,有没有要逃跑的胆量,都要提早让她知道,目前的处境有多么艰难——不仅是她插翅难逃,从外围,也别想有一只苍蝇飞进来。
      
      否则,给他看见的话,一定会轻轻松松捏死!
      
      所以她现在的面部表情变化很重要,不能表现出失望,不能表现出吃惊,也不能表现出一点点的垂头丧气。
      
      最后,在傅韶似乎充满探究的眼神里,韩娇娇试着以柔软的双眸去注视他们,平静地微笑一下,点点头。算作在打招呼。
      
      此时无声胜有声,傅韶对这个结果很满意,但是……他还不想太掉以轻心。
      
      ……
      
      临出发前,傅韶让所有的人先都出去,昨夜叫人准备的衣服已经被管家带来。
      
      大家鱼贯而出。
      
      韩娇娇指尖掐着掌心,认真凝视傅韶,怯生生如同受惊小鹿的眼神始终表现在脸上。
      
      傅韶将那件长裙展开。
      
      韩娇娇定睛一看,呼吸一滞。
      严格意义来说,这绝对不能算是长裙,而应该算是长袍。仿造沙特服饰的那种。
      
      连面巾和头纱都准备得好好的。
      
      韩娇娇心里吐槽:傅韶不会要我穿这个去就医吧?
      
      不愧是本文最大变态。女主一根手指,一根睫毛都不能给别的外人看到的那种。
      
      当然,睫毛还是能够看到的。毕竟会露出一双眼睛嘛。
      
      韩娇娇的身体几乎是定住,忍住一种很想一脚把他踹到天上化作一颗最明亮的星的冲动。
      
      仿佛在故意试探她,或是与她周旋的傅韶,眼眸微眯,笑容和蔼又柔情地问:“娇娇,你还记得怎么穿衣服吗?”
      
      韩娇娇一愣,随即笑说:“记得。”
      
      这话题略显尴尬,韩娇娇时刻得提防着大变态·傅·假好人·韶的关切之意。
      总觉得他话里有话。
      
      果不其然,傅韶先是“嘘”了一声,哄小孩儿似的抱住她的肩,声音又降低了几个音调,在耳边变得很低沉:“不,娇娇,你失忆了,包括怎么穿衣服这件事你也已经想不起来了。既然娇娇连这些常识的事情都记不住,那也没办法,还是我来吧。”
      
      韩娇娇微微一愕:“???”
      大佬,我是失忆啊,不是生活不能自理啊。
      
      早知道不要装什么失忆人设,斗智斗勇的时候都不方便发挥。傅韶这个人疑心病重,现在明显在怀疑她。
      
      可不等她再说什么,傅韶已经走了过来,伸手就要解她的衣服!
      
      想要避让已经来不及了,韩娇娇只能伸出一脚,差点又招呼到他的脸上。
      
      可是这次傅韶也早有所备,眼看着娇娇白嫩的脚探了过来,他瞬间拾起她的脚腕,另一只手臂则快速地撑在她的上空。
      
      韩娇娇的肩膀不能动弹,一下倒回床上,脑袋耷拉在他的怀里。
      
      两个人的距离顿时拉得很近,保持着一种十分暧昧诡异的姿势。
      彼此的呼吸就在空中交织在一起。
      
      他扼着她的脚踝,韩娇娇是真的吃痛,谁叫这具身体这么娇娇弱弱,眼看傅韶的前胸更是在那之后无限逼近,她凝眸看向她。
      
      一双如寒星的明眸也在这时低垂着望向她,傅韶用略带鼻音的声音说:“怎么了,又不是故意的吗?”
      
      韩娇娇佯装不好意思地说道:“脚滑了。”
      
      傅韶望着她,无话:“……”随即轻轻一笑,“你倒是够顽皮的,什么理由都给你说了。”
      
      韩娇娇轻轻皱眉,一双细眉很漂亮,有种古典韵味的柳叶弯弯感,几乎皱成了小山模样。
      
      韩娇娇小小声,仿佛很委屈地从鼻子里哼哼:“疼。”
      
      这个字刚出,她的眼眶里已经有点点泪花在打转。
      
      傅韶才终于意识到自己手上的力度好像用得有些大。
      
      将娇娇的脚腕小心放下,他美艳张扬的脸孔对向她,韩娇娇才将脚腕抽了回去,抱住膝盖,好像还是很委屈巴巴的样子。
      
      傅韶见她如此,暗叹一口气,到底还是心软的,身体下压,温言说道:“乖,我来替你换衣服。”
      体会着韩娇娇身上源源不断的温度,傅韶更把她搂紧几分,一只手由下至上,将她睡衣的纽扣一点一点挑开。
      
      指尖微捻,有几次隔着衣料,戳中她的肚皮。
      
      她躺在床上,一动没动,直到第二颗纽扣被他挑开,韩娇娇的手心往上牢牢抓住自己的纽扣,也同时抓住他的手指。
      
      她的手指那么细,那么软,十根手指头一起上,才能握住他的一只手掌。
      
      傅韶的掌心顿了顿,望向她姣好的面孔,还想耐着性子好言劝说几句。
      
      韩娇娇红着眼眶,下唇在隐忍地发颤,好像面临着极大的委屈。而这样的委屈,恰恰是他给她的压力。
      
      她说:“我……我想自己换衣服。我害怕,不敢在你的面前脱衣服。我卧床这么久,身材早已经不像以前那样了。”
      
      原来是害羞啊……不知怎么,傅韶的心理负担小了许多,娇娇竟然把害羞当成了害怕。
      
      他哄着她:“乖,不要怕,我们迟早要坦诚相见。”
      为了减轻她的心理负担,说着说着,傅韶开始解自己身上衬衣的纽扣。
      誓要来一个亲密的坦诚相见。
      
      韩娇娇:“???”
      大佬,我都演成这样了,你怎么还能够这么情景代入呢?
      
      悄悄抬腿,韩娇娇面上维持着娇软白兔形象,私下里在考虑要不要给他的下半身来上会心一击。
      
      “娇娇,怎么了?”傅韶开口问,看着她仿佛按压不住的暴躁的面孔,他的娇娇不可能这么的彪。
      
      韩娇娇也不知道自己的脸上现在是个怎么样精彩的表情,唇线一抿,没发出声音。
      
      在指尖即将要挑开至胸口的位置时,傅韶按住她的后脑,迫使她的脸抬起来。
      
      气势如虹,他寒着一张脸,望着她的眼睛,他的双眼那么深,深如无法窥见其真相的大海一般,清冷冷的光在其中流转,韩娇娇的呼吸稍微重了几分,可她的那双眼睛里还是充满了一种傅韶从来没见过的鄙视——
      
      鄙视?
      短暂的一分钟过得极其漫长,乃至他解到最后一颗纽扣时,韩娇娇还是用那样的眼神看向他。
      如同傲视群雄的女王,对于他的举动存在着不齿与嘲讽,和一开始她苏醒时候的软白小白兔形象形成鲜明对比。
      
      只有混迹过商业场多年,才能有这样荣辱不惊的眼神。
      
      傅韶心下一惊,动作一改,指尖朝上沿着她的唇来回抹弄,最后一颗纽扣终于没有解开。
      
      唇色很快被他抹得殷红无比。
      
      可惜只在转瞬间,她的眼神从刚才的鄙视,又变得软弱无辜。害得傅韶以为先前看到的一切都是错觉。
      
      眼睛微低,傅韶伸出手指,掐住她的脸拉近自己的唇边。
      两个人再次对视上,两唇之间的距离只有短短一公分。
      
      韩娇娇能闻到他身上幽幽的冷香,是一款很好闻的男士香水,什么牌子不知道。
      
      傅韶幽深的眼珠盯着她,说:“娇娇,我希望你是真的失忆了,我这么爱你,绝不会害你,但是你可别欺骗我,别想着逃跑。一点都不能想。就算你有这个胆子,敢在我眼皮底下逃跑,哪怕你真的成功了,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有办法找到你。”
      
      “我可以等你,等你彻底地爱上我,但是我的耐心有限,你早晚都是我的女人,早晚会生下和我一个姓氏的孩子。”
      
      说完这句话以后,傅韶松开她的下巴,让外面的两名随时恭候的女佣进来,替韩娇娇更衣。
      
      韩娇娇终于重新躺回床上,重重地深呼吸一口气。
      
      望着头顶巨大的水晶灯,她想:这究竟是什么魔鬼副本?
      
      傅韶——一个老奸巨猾的男人,堪比狐狸。
      
      原本不看不要紧,这么一看,竟然看到了暗藏在某处的红外线摄像头。
      
      “???”韩娇娇顿时震惊地看着那个方位,无语得说不出话来。
      
      就在她想方设法把那个摄像头除掉,两名女佣很快得了令进来,先替韩娇娇梳洗一番,本来这些事她可以自己来,但这具身体不知道怎么回事,随便做几个动作都能让她力气耗光,真是惨绝人寰。
      
      换好衣服,韩娇娇望着身上这件几乎能完美罩住她身形的宽大衣袍,微笑了一下无话可说。
      
      女佣替她把面巾戴上,顺便拿来一面镜子想让韩娇娇好好瞧一瞧目前的模样。
      
      镜面里映出一双乌黑透亮的眼睛,定定瞧着一个方向的时候,水灵且无辜。睫毛长而卷翘,眨眼睛的时候,密集浓黑的长睫形同两把小扇子。
      
      这是韩娇娇穿越过来第一次照镜子,好奇心催生她赶紧把脸上的面纱一摘,秀美惊艳的五官即刻出现在面前。
      
      韩娇娇惊呆了。
      知道原著女主长得好看,不知道会这么好看,已经找不到任何一个形容词去描述。
      
      本来死后重生是一件好事,她宁愿有一张平平无奇的脸,也不要有这样说不定能够掀起腥风血雨的面孔。
      
      首先,这样一张脸,即使实力拔群,也会被不了解真相的人诟病是一个花瓶。
      
      其次,傅韶之所以在后来的剧情中变成那样,韩娇娇开始明白为什么会如此——如果她在路上看到一个容貌这么艳丽的美人,哪怕她是一个女人,也会忍不住多瞄对方两眼。
      
      人们会被美好的事物所吸引,身为女人且都如此,何况是男人们呢?
      那些或惊疑或爱慕或神往的眼神,成为了傅韶心底的一根根拔除不尽的利刺。
      
      一想到断腿结局,韩娇娇眉心突突跳个不停,赶紧从脑海里把那些可怕的设想踹出去。面巾重新戴回去,顺便抬起手,将头纱尽可能拉低。
      
      没一会儿,跟着两名女佣出去。
      敞亮的大厅中,傅韶已经在门口耐心等着,身边跟着四名打手和一名管家。
      
      原本是想吃过早饭再走,考虑到做一些检查项目的时候需要空腹,傅韶便命人在车内准备了一些食物。
      
      韩娇娇两步一腿软,害得她一不留神,差点摔成劈叉。
      不是她想腿软,实在是这具身体关键时候总会掉链子。
      
      被两名女佣尽心搀扶,韩娇娇终于钻入车厢。
      
      傅韶早已在她的身边坐好,窗外明媚的阳光正好洒在他的侧脸上,一半的脸融于阴影当中,他的眉峰轻挑,薄唇一开一合:“娇娇,等会儿到医院,在我的身边,不要超出半步的距离。”
      
      韩娇娇眨着一双眼,浅浅“嗯”一声,十分乖巧。暗下却在拼命记住这个庄园的周遭环境。
      
      她的眼睛总是四下打量,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傅韶很快前倾身子,慢悠悠笑了一声,将她的下巴摆正,问道:“在看什么呢?研究地形?”
      
      韩娇娇:“……”
      
      还有一件事,傅韶不得不提醒一下娇娇:“这个国家的人,不讲英语,有些人你和他交流英语,他听不懂的。”
      
      韩娇娇:“……”
      
      他没再说话,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眼睛始终定格在她的身上。仿佛要看穿了她。
      
      傅韶的呼吸越来越重,也越来越近。
      
      薄唇接近的同时,他的那双瞳孔也越来越深。
      掐住她纤细的手腕,叫她无处可躲,只能与他的双目对视。
      同时想要吻住她唇的芳软。

  • 作者有话要说:  娇娇:我拒绝做娇娇!
    事后……
    娇娇:堕落了,堕落了。
    下章出新人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