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娇娇人设 ...

  •   这一脚踹得不算特别狠,韩娇娇却是用尽机攒了一整个下午的力气,一下虚软在床上。额角已经渗出细密的汗。
      
      一不小心崩了小娇娇人设,实非她想,实在是傅韶的话把她吓得脚抽筋。
      
      如果不是傅韶蹲着的时候没有一点防备,给她擦脚的角度又很刁钻,这借了角度的一脚可能还真的不能把他踹倒。
      
      看着傅韶惨不忍睹地仰躺在地,洗脚盆的水也被打翻,溅了他一身,系统君很恐慌地连连说着:“哇哇哇,宿主你你你真的敢……踹他?”
      要知道,这可是许多人都惧怕的吃人不吐骨头的大魔王,系统君忍不住给韩娇娇点一个大大的赞,太英勇了吧?
      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系统君很想知道这位新上任的宿主会怎么收场。
      
      毕竟傅韶为人阴狠,在原文当中得罪过他的人最后都没有好下场,哪怕是他喜欢的女人都不行。不能轻易激怒他,否则将会面临的是非常可怕的场景。
      
      形势有点严峻,空气似乎都凝结到一起。
      
      韩娇娇当然也知道傅韶的可怕之处,即使她很不喜欢现在的身体,有时候放下成见努力合作,才能将成功的几率大大提升。
      
      既然小系统说了这具身体和她的兼容性高达100%,那她也一定能够发挥其100%的潜力。她只能放手一搏,娇娇就娇娇,我心壮志凌云,哪怕身为娇娇,都要做食物链最顶端的小娇娇!
      
      在小系统略显颤抖的声音当中,韩娇娇腰肢一动,墨般的长发便跟随着她的这个动作在抖动,一边斜侧滑向肩头。
      
      这具身体很软,软到纤弱的腰肢仿佛随手就能掐断。韩娇娇抬起眼睛直视着傅韶,苍白的脸孔不知是因为羞涩,还是害怕,竟然染上一丝红晕。
      
      虽然不及往常娇艳,却也有一种引人征服的病态美。
      
      此刻她的脚正翘着,没来得及收回,一双长腿笔直而莹白,同样细腻白皙的是她的脚,眼光微移,便能看到她刚刚踹他所用的那个部位上——一个个饱满的甲盖透着颜色鲜嫩的粉。
      
      一双无辜的美目眼波流转,视线缓慢定格在他的身上,韩娇娇脚趾轻轻发颤,声音软软的,煞是好听:“我……”
      
      傅韶微微一怔,很快起立。
      
      明明发生意外的人是他,受到伤害的人也是他,但此情此景之下,韩娇娇好像才是那个饱受委屈的小可怜。
      
      她真的是生了一张我见犹怜的面孔,只要灵活表现,身边的人都不敢大声吼她,也不敢对她用太大的力量。她是如同一碰即碎的存在。
      
      甚至,傅韶有想过在和她缠绵榻上的时候,娇娇的身体会不会被他欺负坏了。
      她这么娇弱,这么的需要被人保护,身体这么小只,承受力肯定不强……
      傅韶本已经寒了的双目,在听到她软软的声音响起的片刻:“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听到你说留下来,我、我一紧张……”他的心顿时又软了。
      
      何曾见过如此神态的娇娇?她现在在他的身边,迟早得是他的人,操之过急没有必要,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倘若娇娇真的已经失忆,是上天给他的一个最大的机会。
      他可以和娇娇两个人重新来过,之前的恩恩怨怨将在时间的长河中消逝。
      
      要是把他好不容易到手的小动物吓跑吓坏了,又会前功尽弃。
      
      如果可以对着娇娇灌输一些思想,将她完完全全养成对自己绝对忠诚的人,那再好不过。
      
      所以,此刻的娇娇如果想在他的脸上多踹几脚都可以,她的身体是香的,脚心软绵绵。
      
      想到这里,傅韶走近几步,柔着声音,眼里充满宠溺,哄着她说:“娇娇,是我不对,我太着急了,急着想要得到你,你别害怕,千万不要怕。我不会害你。你现在在我的身边,我会好好宠你。娇娇,答应我,以后你都会留在我的身边,一辈子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
      
      韩娇娇瑟缩着肩膀,对他的话语充满防备。
      
      傅韶见状搂住她,侧着脸又想亲吻她,被韩娇娇错着身子离开几分。
      
      “娇娇……”傅韶也不知道该怎么哄她了,知道是自己太过心急,有些事总要从长计议,只有面对她的时候,他才会如此的不够理智不够冷静。
      
      抚着她的脸,傅韶以指画眉,一路沿着她的眉骨深入到发丝深处。
      
      娇娇总算又愿意再看他。
      傅韶注视着她说:“娇娇,今晚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带你去医院检查身体。”
      
      ……
      
      终于是让傅韶心甘情愿地离开了。
      
      韩娇娇躺在床上,心口噗通噗通直跳。早知道这一招这么凑效,她刚刚的那一脚就应该踹得更用力一点。
      傅韶连鼻血都没出,亏了亏了。
      
      系统君没有实际的身体,但是它真的很想给自己擦一擦不存在的汗,之前的一幕真是有惊无险。
      顺便,它很想夸一夸宿主伟大的“壮举”。
      
      “宿主,没想到你这么会演,有没有想法去进军演艺圈呀?以你现在的外表,去参加个选秀节目也不错。”仿佛亲临了那个场面,小系统兴奋地说,“到时候就能有各大小鲜肉和你配戏啦,哈哈哈哈哈哈哈,想想都觉得,人生真是很美好呢。”
      
      韩娇娇觉得它说的有点夸张,演艺圈可不是她做两个娇娇的动作就能蒙混过关。
      
      不过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这句话说得没错,反正今天这一晚是没问题了,起码前期的傅韶还没有兽性大发到随便强迫她的程度。
      
      估计是韩娇娇没让它闭嘴,系统君得意地笑:“嘿嘿嘿,宿主啊,其实你刚刚的表现让我差点以为你会顺势把傅韶推倒。你有没有想过,虽然他是你要逃离的对象,但让他服侍服侍你也是一项不错的选择啊?刚才那贴着脸的一踹,就应该顺势让他还吻你脚万千遍。”
      
      来了来了,色鬼系统的传销洗脑模式开始。
      
      韩娇娇不想听不想听,但脑海里系统君碎碎叨叨的话语已经连绵不绝地开始……
      
      首先一,傅韶长得不错,身为男人,却有着如同女人般的面孔,雌雄难辨,明艳高调。作为伺候的对象非常合格,起码能够一饱眼福。
      其次二,傅韶的身材也不错,小说里他身为男主,除了变态这一点,别的地方挑不出毛病。多金又帅气。要是能勾住傅韶的心,说不定傅韶的心理会发生很强大的变化,愿意放她一马。
      
      谁也没有规定在穿书者来到以后,小说还得根据原定的剧情按部就班地走。
      
      韩娇娇的出现,必定会为这个世界带来不一样的精彩!
      
      它巴拉巴拉了一堆有的没的,早已经将起初害怕傅韶的感想抛到九霄云外去。
      
      韩娇娇嗤了一声:“算了吧,像傅韶那样的男人,我此生无福消受。”
      
      而且!
      韩娇娇:“咱们一开始的任务不是逃离他的魔掌吗?系统君,节操呢!”
      
      小系统声音一顿,说:“宿主,你怎么可以在一本没有节操的文里找节操?把傅韶勾搭到手以后,再把他无情抛弃,让他做一个委屈巴巴的小弃妇,多美妙——”
      
      韩娇娇额角的一根筋狂抽:“…………………………”
      冷静了半天才觉得系统君说的话,没错,没有半点毛病。
      她怎么能够无聊到在一本压根没有节操可言的文里找寻节操?
      不好意思,打扰了,是她严格了。
      
      但她还是很想找个机会和系统君好好聊一聊人生,聊一聊理想,聊一聊品格。
      
      但是的但是!
      系统君来自一个很神秘的组织——穿书局,和他们人类的区别很大。
      韩娇娇又在思考它是不是没有节操观念,甚至有可能——没心没肺。
      
      在系统君一顿叨叨当中,韩娇娇逐渐接受这个话唠同伴的设定,累到闭上眼睛将要沉沉地睡去。
      
      韩娇娇明白,傅韶并非只是爱原主,一切的原由不过是病态的占有欲在作祟。
      现在要做的事是好好养精蓄锐,如果傅韶说的话是真的,明天带她上医院检查,很有可能是一个最大的逃跑机会。
      
      睡梦中,往事混杂交织在一起,韩娇娇梦到重回商场的时候,站在公司大厦最顶楼办公室中,她穿着一身紧致笔挺的女款西装,脚踩八公分高跟鞋,和部下们正在开关于新策划的会议……过着充实而又激情澎湃的每一天。
      
      这一夜,她睡得很香,可能是做了这样一个充满希望的美梦,也不觉得目前面临的副本有多么难熬了。
      
      ……
      
      天蒙蒙亮的时候,周围的脚步声逐渐多起来,韩娇娇以为自己还在做梦,闭着眼睛享受着难得的清闲。
      
      直到晨光透过窗户的铁栏,在地上投下一根根细长的斜影,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缓慢拉长。
      
      这边天色早得不算快,一轮红日渐升,在山头翘立。
      
      韩娇娇终于被浅薄的呼吸声惊醒,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发现周围起码围着七八个人,每一个人都睁着好奇的眼睛看向她。
      
      为首的人是傅韶,穿一身名贵的西装,内里黑色的衬衫,头发梳得整齐,一双清冷的眼睛虽然漆黑幽深,难得地沾了窗外投来的暖光,似乎藏有片刻柔情。
      
      他的个头生得很高,这身西装穿在身上,更显得他肩宽腰窄,一双腿也修长笔直,皮鞋干干净净,不沾任何尘埃。
      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傅韶总像一颗璀璨的明珠,将周围的人生生地比了下去。
      
      但比起这颗璀璨华美的明珠,韩娇娇的容颜才是一抹最艳丽的风景。
      
      她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黑发如墨铺洒,衣领微微一敞,极简极素的被子,将她的脸容衬得更加白皙。
      
      修生养息了一夜,连韩娇娇都不知道的是,她的脸颊竟有一抹如同娇羞的粉,那唇色微润,像是刚经过露珠点化过的诱人樱桃。
      
      同一时间,所有人的眼睛齐刷刷定格在韩娇娇的身上。当然傅韶也注意到了他们的眼神。
      
      有惊艳,有羡慕,有感叹,也有觉得不可思议的。
      
      傅韶的眸光变得极淡,他不喜欢别人用这种似乎要穿透娇娇身体的视线去看她。
      
      轻轻咳了一声,几名部下们纷纷心知失态,赶紧将目光收回,或是别向其他的地方。
      
      但其中仍然有人忍不住偷偷将目光再看向韩娇娇的身上。
      
      这些傅韶身边最忠实的部下,他们是第一次看到这位傅夫人清醒。以前只单单瞧见过她昏迷的模样,倒看不出什么,只觉得她五官不差。
      
      如今却是能明白为什么这个女人可以将傅韶迷得如此神魂颠倒。
      
      真的是人间不可多得的尤物。
      
      不止在于长相,更在于一种我见犹怜的娇美,与与众不同的气质。
      
      ……
      
      一双双眼睛将韩娇娇看得好不自在,低眉,望了一眼手臂上,好像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好在这帮人很快把目光转移。
      
      韩娇娇不觉掐了掐手心。看来以后要面临这样的场面无数次,以前她在微博里看过一个话题——生得好看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会不会太过烦恼?
      
      不少人认真回答,还有人俏皮地反问:“生得好看会有烦恼吗?”
      
      韩娇娇只想说,生得好看真的有烦恼!
      而且是很大的烦恼!
      会被男主断腿的那种……你说变不变态?!
      
      原本理想中的逃跑大计是在医院的时候,趁傅韶不注意以借上卫生间的由头离开。
      
      再不济,可以引起医院工作人员的注意,和他们用英语交流,让他们帮忙联系一下警方以及中国驻此地的大使馆。
      
      理想总是充满着旖旎的幻想,很美好。现实是,傅韶当着韩娇娇的面,一一向她介绍了这些身边的人都是谁。
      
      大多是本地人,繁复的人名韩娇娇没能记住几个,总结一下眼下的情况是,这些人统统是傅韶的死忠手下,非常信得过的精英级别骨干!
      其中打手四名,管家一名,两名平时负责她身体清洁的女佣。共五男两女。
      
      重点是,今天的出行计划,这些人也会跟着一起去。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亲爱的Natalie Christian投喂的地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