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白兔精 ...

  •   对方生着精致的五官,高挺的鼻梁,一双薄唇上扬,好像带着不拘的笑容,眼睛里有着桀骜的神采,正不耐烦地打量她。明明应该是不认识的新面孔,对方的长相莫名与傅韶有三分相像,韩娇娇的心里一紧,伸手推了推他。
      
      这么一推,根本像是羽毛轻轻挠在胸口,他嘴里不耐烦地说着:“别乱动。”也终于开始正眼打量她。
      
      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他看到的一切?
      女人的脸光滑细嫩,身子也是绵绵柔柔的,他第一次知道一个女人也可以生得这样软,和男人的区别实在太大,大到他无法忽视这样一层感受,不禁加重臂弯的力道,几乎能将她的腰折断!
      
      可能是因为疼的,也可能是因为羞愤之类的感情,女人的脸上悄悄爬上一抹红晕,似云霞笼罩,他被她那双动人的眼睛骇住,没留意就被对方抬了手,一巴掌打在脸上!
      
      “你敢打我?”萧寰宇压低嗓音,扼住她的手腕,面孔逼得更近。
      
      “打的就是你。”韩娇娇冷笑一声,“难不成这里还有别人像你这样流氓?”
      
      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说是流氓,萧寰宇好笑又好气。
      好笑的是他至今二十岁,在学校里是一方校霸,没人敢得罪他,别说是动手,都没有人敢当面骂他一句。至于女人缘方面,多少女人巴不得嫁入他们萧家,从小只有女人对他献殷勤的份,没有女人敢羞辱他。
      好气的是他今天居然被一个没有力量还手的女人给打了,如果不是夜太黑,身边没有其他人看见,说出去还不得让别人笑掉大牙?
      萧寰宇都能想象到他的那帮狐朋狗友知道以后,会怎么嘲讽他。
      比如:“寰宇哥,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
      
      没错,他也没想到会有这样一天。
      脸上其实不疼,她那打人的姿态,还有故作凶狠的模样,都像是一只没有杀伤力的小老虎,甚至让萧寰宇想到“调情”这个字眼。
      但他就是想要让她规矩一点,明白什么叫弱肉强食的道理。
      
      摁住她手腕的劲又加大一些,萧寰宇警告她:“别以为我不打女人,你最好悠着一点。”
      
      没想到他的警告不但没有什么效果,反而让韩娇娇更是觉得好笑。
      
      屡次被一个女人看不起,萧寰宇不满意地问:“你笑什么!”
      
      韩娇娇说:“像你这种欠教育的熊孩子,就该有家长来收拾收拾。”
      
      “熊孩子”三个字眼把萧寰宇憋得太阳穴突突乱跳个不停,看她的年纪也不比他大多少,居然在他的面前装出一副非常成熟的口吻。
      
      萧寰宇正要说话,远处投来两束手电筒的光亮,险些就要照到他们两人的身上!
      还好韩娇娇眼疾手快,伸手环住他的腰际。
      萧寰宇根本来不及思索,一具柔软的身体已经紧紧贴住他的胸膛。
      
      他正要起身,腰间被柔嫩的手一按,整个人一下子扑在了韩娇娇的身上!
      
      “你干什么!”他用眼神警告她,差点跳起来大声质问她,她猝不及防的动作害得他脸色骤变,但转眼看到韩娇娇的面孔,离他离得更近了,鼻尖和嘴唇几乎从她的脸庞擦过。
      娇娇的皮肤果然如他所想,又细又嫩,萧寰宇甚至在猜想,她是不是用牛奶做的,或者她上一辈子就是一个兔子精。
      
      没错,活脱脱的兔子精。
      她真勾人。
      
      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流窜全身,萧寰宇的呼吸忽然变得沉重,他目光一凝,不敢胡思乱想下去,只能屏住呼吸,就安静地听着她的心跳,一下,又一下。
      一股带着香气的暖流喷薄在耳边,像极了轻柔的羽毛,弄得他不仅侧耳发痒,浑身都开始酥麻了。
      萧寰宇不自在地动了动。
      
      腰后环住的双手,竟然在这个时候压得更紧了。
      萧寰宇一声不发,但是耳根已经变得又热又烫:“……”
      
      伴着女人独有的香气,那绵软的唇在他耳边扫过一阵香风:“别乱动,我也不是想抱着你的,别引起他们的注意。”
      
      萧寰宇的脸色顿时冷黑下来。
      什么叫她也不是想抱着他的?
      他才更不稀罕抱着她好吗!
      
      心里这么想着,身体却丝毫不敢动弹。
      
      萧寰宇前几天从家里跑出来,现在估计整个长丰集团的人,以及萧家那边的人都在找他。
      没错,萧寰宇的母亲就是目前国内坐镇长丰集团的傅音,父亲是星澄娱乐有限公司的老总萧信崴,舅舅又是曾经长丰集团的一把手傅韶。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他都是集所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于一身的富N代,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存在。
      作为萧信崴和傅音唯一的儿子,从小到大他们都希望这个孩子成为人中之龙。
      在他很小的时候便给他最优渥的生活条件,精细到吃穿用住行,一个玩具随随便便都要几万几十万。
      但相应的,萧寰宇不管是学习还是参加任何一项比赛,都必须拿到最优秀的成绩。
      “第一名”这个字眼,在他父母日常的生活中被提及得最多。
      
      过重的心理压力以及父母除了赚钱以外,几乎对他感情方面的需求不闻不问,让萧寰宇在随后的岁月里,越活越叛逆。
      当然这次他跑出来,不完全是因为和父亲产生了争执想要来投奔舅舅,更因为他有一件不得不完成的事情要做。
      
      他得来看看舅舅,要亲自问问他,为什么这么多年了都不肯回家。
      是不是真的如同外界传言,为了一个女人。
      
      可惜的是,萧寰宇今天过来,刚来到门口不久,就被门口的保安给拦下。
      说明来意之后,保安非但不帮助他通报傅韶,甚至用一口并不流利的中文告诉他:“傅总说过,任何人都不会见!”
      之后无论萧寰宇说什么话,那名保安干脆用他听不懂的本地语言一通乱讲,害得萧寰宇和他没有办法继续沟通下去,只能悻悻的离开,再想办法混进来。
      
      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当真被他发现了一个看守方面的漏洞——趁着门口的保安换班之际,他从一处监控死角的墙头翻了进来。
      刚要开窗进入房子内部,没成想,竟然从窗户里翻出一个女人!  
      
      他想方设法要进去,这个女人想方设法要出来。
      有意思。
      
      两束光在乱扫,黑夜之中格外的醒目,有脚步逐渐靠近的声音,萧寰宇思及此,又回过神来,听到娇娇的呼吸声近在耳边,他不知怎么回事,胸腔里的心脏一阵乱跳。
      以前不是没有过漂亮的女人出现在面前,那些女人或长得妖媚或长得甜美或长得清纯,其中有不少人在得知他的身份以后主动投怀送抱,萧寰宇一个都没瞧不上眼,甚至想让她们滚远点。
      但今天的这个女人,妩媚中透了一点柔情,柔情中带了一点倔强,倔强里又有天生的娇弱,乍看之下好像清纯甜美,其实骨子里媚得很。
      原来一个女人可以集合所有的感觉于一身。
      
      萧寰宇目光沉沉地看着她。
      
      耳畔除了她的呼吸声之外,还有两个守门人从静处传来的对话声。
      “明明听到声音的来源就在这附近,怎么什么都没看到?”
      “你说会不会是什么误闯进来的小动物?”
      “这动静闹得那么大,怎么可能是小动物造成的。再说墙也不算矮,如果是小动物,能翻得进来吗?”
      “再找找吧,兴许能找到呢,应该不可能是人吧,咱这把守得这么严,要是真进来点什么,早就被发现了。”
      “早和你说过,傅总就不应该用那些本地人,他们好吃懒做早成精了。”
      “好了,少说一点吧,你别以为那些人听不懂中文,傅先生之前招收他们的时候,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必须会一些日常中文。小心隔墙有耳,如果被巡逻队的人听到后告诉傅先生就大事不妙了。”
      “我还怕他们不成?有种就去告!我老胡什么时候怕过人!”
      “好了,好了,兄弟我懂你,但你真的少说两句吧……”
      
      说话声伴随手电筒的灯光,渐行渐远,在一阵阵骂骂咧咧声当中,可能是那两个门卫在对话,一时之间分了神,已经走到他们附近,但没能仔细搜查他们躲着的这个地方。
      
      等到一点人声都听不见,韩娇娇终于呼出一口气,推了推萧寰宇的胸口,让这臭小子从她的身上爬开。
      萧寰宇却变了一个态度,反手勾住她绵软的腰,那软细的程度让他也为之震惊。
      不过……用完就想丢?没门!
      
      韩娇娇瞪他一眼:“你可以让开了吗?”
      萧寰宇偏不放手,脸上写满桀骜的神采:“我偏不放,你能把我怎么样?”
      
      见她根本没有还手的能力,他更是掐住她的手腕,故意得寸进尺起来,刁难她:“不然你想用这双软绵绵的小手来打我?”
      
      “我靠,流氓呀!”发出这句感慨的当然不是韩娇娇,而是她脑海里的那个小系统。
      韩娇娇算是发现了,关键时刻会掉链子的不仅是她的这具身体,还有脑海里的小系统,除了会发表一点色鬼感言之外,几乎没有一点其他的用处。
      一点、都没有!
      
      当然,韩娇娇还发现系统君的其他一个用处——它极有可能是一个评分系统。
      因为马上,系统君注视着这个突如其来出现的男人,正儿八经地点评道:“不错不错,小伙长得挺俊,满分十分,我给他十点五分,可以和苏枕平分秋色一下,还这么主动投怀送抱,要不宿主你考虑一下把他也收了吧。”
      
      “收了吧——”三个字感天动地,很掷地有声,余音绕梁。
      最后一个字刚落,韩娇娇把手心从萧寰宇的束缚中抽离,“啪”的一声很清脆的响声,还真的抽到了萧寰宇的脸上。
      
      萧寰宇就像是曾经的傅韶,露出一脸懵逼的表情。
      半天,才喃喃自语地说起:“你……打我?”
      不对,这句话应该还要加一个字。萧寰宇当真被她打得一愣一愣的,死盯着她:“你又打我?”
      
      趁这个机会,韩娇娇从他的身/下爬了出来,也懒得回头,更懒得解释,毕竟多解释一秒就是浪费时间,时间是很宝贵的一种东西,她既然能从房间跑出来,就没想过要再回去。
      瞅准一个方向,韩娇娇闷不做声地就往那边小跑。
      
      眼看着这个应该是软白小白兔的女人,打起人来一点都不手下留情,而且说走就走,萧寰宇甚至怀疑她是不是拜在了无情门下。
      他的脑袋轰鸣一声感觉要炸,看着她越跑越远,明明她去哪里都和他没有关系,可他的身体忽然如风一般跑了起来。
      
      韩娇娇还没跑出几步远,身后那个男人竟然追了过来,伸手一下将她揽进了怀里。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明天入V啦,还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谢谢,爱你们~把我的小心心给你们给你们统统给你们~
    推一下我的两本接档文,求收藏,求抱走。
    接档文1.《穿成反派大佬的小娇娇》又名《每天都在瘸腿大佬的怀里拼命撒娇》
    苏酥穿越到一本小说里,不仅得到一个小娇娇系统,还成为一名即将被送到残疾大佬身边供他享用的全网黑女配。
    任务模式就是每天都要对着大佬撒娇,撒到他心花怒放、体会到什么叫真香王道为止。
    看着眼前优雅又禁欲的男人,苏酥懵逼了,说好的穷凶极恶的反派呢?这画风好像不对啊!
    顾沉舟的身边被送来一个女人,人美声甜还身娇体软。
    众所周知,他为人高冷,对女色向来不感兴趣,所以众人都略表同情地看向苏酥,认为她注定要守活寡。
    而顾沉舟也很好地履行了冷淡这一点,叫苏酥明白,他们两个只是契约情人合作关系。
    直到酥酥每天都会和小野猫一样地钻入他怀里,贪婪地尝着他嘴角:“沉舟,你的嘴唇是蜜糖做的吗?怎么这么甜?”
    接着又很高冷地懒得搭理他,仿佛吃干抹净后,对之前的事完全不认账。
    顾沉舟被折腾得血脉卉张,才惊觉哪里不太对劲,他淡着眸子,拒绝再上她的当。
    然而……
    半年以后,每个清冷的夜晚,顾沉舟都双眼灼灼地望着她:“……酥酥,今晚能一起睡吗?”
    ---
    接档文2.《被顶级富豪盯上后》又名《隐藏富豪盯上我后我成了他的白月光》
    宋念念穿进书中,成为一个豪门千金大小姐。
    原书女主不但有钱有权,还拥有一副冰肌玉骨,生得艳丽娇媚、我见犹怜,多少豪门弟子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偏偏原主爱上一个渣男。
    原主为渣男倾其所有不说,到死的时候金钱地位全部拱手给渣男和他的白月光做了嫁衣,原主才发现自己一直是一个替身。
    如今宋念念代替原主活下来,看着自己的亿万家财淡笑一声:有这么多钱,找哪个皮相好的不说,偏要找那个中等之姿的渣男?
    于是宋念念随便挑了一个帅气的服务生回家。
    后来人们纷纷议论,宋家大小姐一定是眼瘸了,居然找了一个穷鬼小白脸。
    长得帅了不起啊!
    只知道用女人的钱!
    再后来,人们发现有眼无珠的是自己,这个穷鬼小白脸,居然为了勾搭宋念念,不惜隐姓埋名、卧虎藏龙,其真实身份竟是那个来自于顶级豪门的,比宋念念家还有钱的大佬盛清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