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夜太黑 ...

  •   这窗栏的质感更像是铝合金材质,韩娇娇用手指轻叩几下,竟然发现里面被浇筑成实心。
      从房间的窗户逃走的念头是无望了。别说她这娇娇的体质没法拉动铝合金材质的窗栏,就算不是娇娇体质,也没有力拔山河的能力。
      
      韩娇娇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步,昼夜温差大,到晚上天气变得很冷,她的身上只穿了一条很单薄的睡裙,地面上虽然有绒毯,房间里也有暖气供应,她还是抱着双臂来回地搓着身体。
      
      为防止她逃跑,傅韶已经不惜做到这个地步——
      一旦到晚上,便将可供保暖的衣服全部取走,第二天再命女佣带来干净的换洗衣物。
      这么做是为了让她明白就算有本事轻易出去,在面对这个寒冷恶劣的天气下,她的身体迟早会冻僵,也跑不了多远。
      
      怎么办?
      室外的温度很可能达到零下十二度的情况。
      而且他们住的地方在山顶。
      
      韩娇娇一眼望向窗外,远山的灯火渐歇,只有零星几点还在亮着,分不出山与夜空的交界线。
      她忽然想起什么,又抬头看水晶灯旁边的一个物体——监控摄像仿佛一个示威者,正耀武扬威地对准她的方向幽幽发着冷光。
      
      不管做什么,随时在别人的眼皮底下,吃饭没有自由,行动受到限制,这样的生活迟早能把她逼疯。
      她也没法一辈子对着傅韶装出小娇娇的人设,哪怕只是一线生机都好,她想要放手一搏大胆尝试一次!
      
      韩娇娇开始行动,据她了解,傅韶害怕她夜晚睡不好,尽管在庄园其他各个角落里设置了安保队进行巡逻,但她的门口绝对不会安排人看守。
      而且每隔一段时间巡逻队才会巡逻一次。
      据说以前的原主陷入昏迷状态长期不醒,傅韶又不是时时刻刻待在这个小国,他有他的生意要做,巡逻队的人便开始学会偷懒,从原先的一小时一次,改成后来的大半天一次。
      到傅韶这几天回来,他们才重振旗鼓好了一些。
      不过这样也是有迹可循的,一个小时一次,每次都是整点开始,外面会有窸窸窣窣的走路的脚步声。
      
      等到脚步声过去,就得等着下一个小时才能碰见巡逻队的出现。
      
      大概是她这几天的表现比较乖巧安分,傅韶心底的防线明显松懈许多。其实那只是韩娇娇用的麻痹政策。当然不排除傅韶太过自信导致。韩娇娇早已发现她房间的门口除了不会留人把守之外,夜里也不会被人从外面锁起来。因为傅韶就是相信她不会真的敢逃。
      
      她轻手轻脚地跑到门前,刚准备拉开门,脑海里一道声音骤然响起:“宿主,你现在要逃跑吗?”
      
      吓得她身体一僵,半天才回想起来脑子里还有一个小娇娇系统,马上心声回复:“你能不要每次都这么突然的冒出来吓人吗?”
      
      “抱歉,抱歉。”系统君也不想这样,它本就不是人类,没有昼夜之分,也根本不需要睡觉,平时宿主睡觉了,它没人陪着说话,只能无聊到放空自己。此刻看到韩娇娇在行动,也是因为惊讶。
      
      好在韩娇娇虽然被突如其来的一声吓着,没能叫出声。
      她回头看了一眼红射线监控摄像,继续打开门,小心翼翼拉开一道缝。
      
      系统君说:“我这不是以为你睡着了嘛,怕打扰你,没想到你一整晚都没有睡。”
      韩娇娇没有回复。
      
      系统君显然徜徉在前几天惊心动魄的修罗场中还没回过味来,竟然百无聊赖到和她又提到遇到的那位贵人。
      “宿主哇,你说咱们那天在医院见到的那位苏枕苏先生,咱们还会不会有机会再见?”
      
      想到那天的场景,明明有一个好机会放在眼前,却没能逃脱,韩娇娇心里一阵烦乱。
      可她又觉得苏枕没有做错什么,如果是别人,遇到这种清官难断家务事的情况,躲还来不及,一个萍水相逢的人,连她的脸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愿意为她做到那个程度,已经很不容易。甚至可以说,很了不起。
      
      她并不是苏枕的亲朋好友,凭什么要求一个根本不认识她的人为她做太多的事?
      从小到大,韩娇娇明白,人活着就是争一口气。要想得到什么,最后得靠自己争取。
      
      只是系统君提的还会不会见面,韩娇娇觉得不太可能,她没有这种真的能让人一直惦记的魔力,任何时候都别太高看自己。
      
      系统君说:“小系统我觉着他长得真是不错,要是他也能过来一起伺候你多好。你看傅韶负责洗脚,那个苏枕就负责给你捶肩。嘿嘿嘿,最好再遇到一个美男子,平时给你喂饭,给你梳头。”
      
      当然了,三个男人怎么能够。
      想想历史上的女皇武则天,养了多少个男宠?
      再想想历史上的山阴公主刘楚玉,有皇族第一美人的称号,有着多少个面首?
      再想想历史上的萧皇后,据传她迷倒过六位帝王!
      
      小系统一直“嘿嘿嘿”傻笑。
      
      韩娇娇:“……………………”
      你是魔鬼吗!
      
      话是这么吐槽,韩娇娇竟然有点感谢陪伴她的系统君是个小话痨,在这个孤独的万籁俱寂的夜里,它是唯一一个能和她说话的存在。
      当然它说的那种魔鬼般的幻想,韩娇娇一点都不渴望。
      一点都不!
      
      可能天无绝人之路,原本只是尝试,没想到韩娇娇一试之下,身体很轻松地从门缝里钻出,并且廊道里空空荡荡的,确实连一个看守的人都没有。
      
      韩娇娇深谙一个道理,有些事一辈子不尝试,就永远不知道能不能行,可不可以。
      她尽量放轻手脚,在空阔黑沉的廊道里行走。
      
      没一会儿,有两个人的声音在前方不远处交流。
      说的竟然是中文,感觉距离很近,吓得韩娇娇往一个拐角处的墙壁后面一躲。
      
      其中一人好像准备点烟,和另外一个人借火:“打火机带了吗?”
      “在身上呢。”
      “借我一下。”
      
      烟很快被点燃,一点猩红被夹在指尖,那人抽了一口,吐出薄薄的一层雾气,声音里透着奇怪:“你说傅总为什么一直都不想回国?我倒是无所谓,反正我家里老人都已经走完了,现在孤身一人,也没娶老婆,没有养孩子的压力,也没有必须要安家的规定,跟着傅总起码还能挣点钱。但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另一个人问:“有什么奇怪的?”
      
      吐了一口烟,这人很快答:“傅总和家里人关系是很差吗?从来不见他逢年过节回家。咱中国都有落叶归根的说法,我看傅总一点都不想念他的家人。”
      另一个人冷嗤一声:“你这些话只能对我说说,千万别在傅先生的面前暴露。”
      可能是夜里没有其他人在身边,另一个人的话也不禁多起来:“之前啊,傅先生的家人逼着他和另外一个女人结婚,他这是带着韩小姐跑出来私奔呢。”
      抽烟的那个人当即了然。没想到他们的傅总还有一段英雄难过美人关的情史。不过,他有些感叹:“我看韩小姐挺可怜的……”与其说是私奔,不如说是,“你不觉得傅总把韩小姐看得太严了吗?”
      甚至不能用“太严”两个字形容,而该用夸张。
      整个庄园设下的天罗地网,为的是将她这个笼中雀永远地留在这里。
      
      听到他们在讨论自己,韩娇娇的心跳加速,努力屏住呼吸。好在门口坐着的两个人好像没发现她,黑灯瞎火的在闲聊。
      
      另一个人说:“你赶紧收了这个心思,小心被傅先生知道了……”他的声音都充满了一种彻骨的寒,好像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很快,他转换话题:“对了,傅先生虽说不回家,但和家里的联系一直没断过。你知道吗,傅先生有个外甥,叫萧寰宇,据说他的外甥啊前几天才离家出走,这不傅先生的姐姐急着找人吗,打了长途电话过来问萧寰宇有没有来过这边……可傅先生说没有。就算来了,傅先生也不会让他留下来。”
      
      “为什么?”抽烟的那个觉得很奇怪,那可是傅韶的亲外甥,如果萧寰宇要过来看望舅舅,或者投奔舅舅,难不成傅韶还有把人往外赶的道理?
      
      另一个人才叹口气,没说话。
      但抽烟的这个立马心领神会,大惊一下:“你的意思是,傅总连自己的亲外甥都要防?就怕韩小姐……”
      
      话说到这里,远处忽然发出“咚”的一声响,不仅把门口坐着的两个人吓了一大跳,也把韩娇娇惊了一跳。
      “谁!”
      “谁在那里!”
      那两个人马上站起身,烟也不再抽,猩红的一点被扔到地上,很快被踩灭。
      
      两个人急匆匆按照声源的方向跑去,好像在门外哪个地方。
      
      幸亏有这道声源的助力,否则韩娇娇不知道该怎么越过这两个人去脱险。
      
      这副身体压根使不上太大的力,但她铆足了所有的劲往前狂奔。
      脚底踩在地面,木质地板冷硬,有些地方年代已久,有小小的磨痕和洞眼。
      
      韩娇娇被一根木刺刺中脚底,她疼得身子一下虚软,差点靠着墙壁坐下。最终又靠着单手硬撑着墙壁起来,继续往前跑。
      不跑就意味着会被抓,不跑就意味着希望被淹没、被颠覆。
      
      没一会儿,韩娇娇便跑得气喘吁吁,浑身发虚。
      脚底的疼痛几乎蔓延了全身,连系统君都为她感到心疼:“宿主哇,要不还是先回去吧,你现在就算跑出去,也要翻过一座山头。夜里这么黑,沿途肯定不会有车开上来。”
      
      听不到韩娇娇的回答,系统君有点着急。
      一开始它是很怕这个宿主,觉得她有一点点凶,毕竟前世的她是一个在职场工作很久的女强人,她甚至不愿意和它合作,想要求它换一具身体。
      但现在它居然在担心:“外面很冷的,我怕你跑出去,也会冻伤。”
      
      韩娇娇不气馁,告诉它:“你知道自由的可贵吗?”
      本来她可以无忧无虑地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从来没有想过会面临这样的境遇,她才发觉以前平凡的每一天,都显得那么的珍贵。
      “我才不会把自己的生命浪费在这种地方。”
      她要回国,要愉快地上班,过充实的每一天!
      
      快跑到门口的时候,两名看守的人员竟然回来了。
      其中一个人应该是抽烟的那个,估计是打着手电筒找了半天,声音不悦地说道:“见鬼了,明明听到有动静,为什么没看到人?”
      另外一个人也觉得烦躁,外面真是太冷了,如果不是傅韶的命令,他们在这个时间点,应该已经待在非常暖和的房间里睡大觉了。
      
      不过他比抽烟的那个好一些,敢怒不敢言,只是叫他小声一点。
      
      韩娇娇吓得只能往大厅一角的方向拐去,两名工作人员似乎没能看到他。
      从她这个角度,正好可以在黑暗中隐隐约约看到他们背影的轮廓。
      
      抽烟的那个又掏出一根烟,依然借火:“真不知道傅总为什么这么晚还要我们值班。”
      他甚至抱怨起巡逻队来:“一个小时已经过去了,为什么他们还没出来?一定又是在巡逻室里偷懒。”
      “真不知道傅总为什么要那么重用他们,他们就是一群懒精,不拿鞭子好好抽他们,不肯动的那一种。”
      ……  
      
      韩娇娇不敢发出声音,只能期望于一楼大厅里,有什么琉璃窗户可以打开。
      
      因为傅韶答应给她安排人做复健,平时她的活动范围终于可以从房间里走出,来到庄园内部。
      这座庄园是真的大,她至今也只去过其中几个房间。
      经过观察,她发现每个上午,女佣会例行打开大厅里的窗户,好让内部有更充足的采光。
      
      黑夜静悄悄,她的脚步放得很软,趁门口的守卫在抱怨的期间,这么一扇扇地找过去,当真被她找到一个可以打开的窗户。
      
      窗户很大,也很低,正好能容下一个成年人的身体。没想到她的运气这么好,竟然真的被她碰上女佣忘记关窗户的事!
      
      韩娇娇暗自庆幸,感觉离成功又努力地迈进一步。现在也不是骄傲的时候!
      她不敢再多浪费一秒钟时间,咬着牙用尽全力,从窗户处翻过去。
      
      在身子即将着陆的时候,她才看清楚眼前好像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形,对方似乎也正要打开窗户偷偷翻进来。
      “咚”的一声闷响,四目交对之时,韩娇娇的身体即刻压在对方的身上。
      
      他的身体很硬,硬到韩娇娇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嗯……”
      
      对方显然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意外,身前一下陷进一团软物。
      他反手就是一勾,捞住她的腰身,想把她捞开。
      
      “谁!”
      不等他做出这个动作,两名再次听到动静的看守人员打着手电筒循声而至。
      
      情急之下,他翻身将她压进了草丛里,反掌就掐住她的手腕,身体挨得很近:“你要是敢发出一点声音,小心我拿嘴堵住你。”
      
      韩娇娇被迫抬起脸,借着浓厚的月光,终于看清对方的长相……

  •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像很介意长头发啊?
    没关系,长头发可以剪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此处配上魔性笑声X100)
    娇娇:我爱工作,工作使我快乐!
    傅韶:我把你当娇娇,你竟然每天想着回国上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