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博美人一笑 ...

  •   傅韶的低吼响彻在耳际:“娇娇!”
      
      韩娇娇一下被拉得陷进傅韶的怀里,他低头看着她的眼睛,眼底的血丝聚集,一片猩红。
      “娇娇!”他又喊了一声,好像是一头在低吼的野兽,眼中掺杂的神情,阴冷怨恨到随时能把她撕碎掉。连一根骨头都不会给她剩下。
      
      韩娇娇凝视他一会儿,忽然笑了。
      这个笑的意图让傅韶看不懂,他只是咬紧牙关,气得胸腔闷疼。
      
      她差点就在他的眼皮底下,和别的男人跑了!
      
      ……
      
      吴灏感叹地看着这一幕,他也听不懂之前他们都在交流什么,这种事如果是一般人遇上了,躲也来不及,恰巧是被苏枕撞上,才敢拔刀相助吧。
      
      只是可惜,也只能到这一步了。吴灏也没想到,今天能同一时间在同一个地方碰见国内的两大天之骄子。可谓是一个奇迹。
      他总觉得事情没有别人看到的那么简单,但是那个女人是傅韶的人,他也没有办法鸡蛋磕石头,去轻易插手。
      
      整理好合同策划书以后,按照苏枕行进的路线,吴灏也走出病院的大楼。
      
      ……
      
      因为这样一个小插曲,导致傅韶安排的人手将韩娇娇监视得更加密不透风。
      
      不仅是傅韶安排的人手被训斥了一通,她的行动自由被限制得更加厉害。
      
      韩娇娇反而淡定下来,开始检讨今天这个好机会为什么会错过。
      到底是收着一点了,傅韶盯她盯得太紧,该说话的时机因为傅韶在身边,不敢说得太暴露。
      如果苏枕没能把她顺利带走,等待她的反而是更糟糕的结局。
      
      她坐在长凳上,长袍将身体遮盖得严严实实,一双眼睛只规矩地看着地面,倒变得突然安静乖巧下来。
      傅韶亲自陪坐在身边,被刚才那一幕气得脑仁疼,几次有话想对她说,但几次都没能发出火。
      一旦触到她那双含情脉脉、略带无辜的眼睛,他不知怎么的,心里的火气会被压下去。
      
      “娇娇……”他嗓音干哑,终于唤她的名字。
      但也只念出这两个字,就没有下文了。
      
      前后态度截然不同的变化,以及语气方面的偏差,和韩娇娇证实的一样,傅韶暂时不会对她怎么样,加上这里是医院,他不可能撕破脸。
      
      无论怎么说,她都不会让那个断腿的结局提前,甚至是发生。
      韩娇娇的生存意志很强。
      
      只要能生存下去,别说小娇娇,食物链最顶端的小娇娇她都情愿做下去!
      
      ……
      
      在医院的安排下,韩娇娇进进出出各项科室,查完所有的项目后,医生神迹般地发现她身体的各项数值已经达到平均水准。
      也就是说,韩娇娇目前的身体状况,除了脑子有点“不好使”,疑似失忆之外,基本没有大碍。
      对常识性的问题,她都能一一回答正确,包括加减乘除法等等,当然有傅韶这个大翻译在身边,韩娇娇和医生的沟通几乎零障碍。
      
      不过医生也发现了一点,韩娇娇的身体比起一般人要更加软,而且很敏感。面对疼痛时,神经向大脑反应的信号也比一般人多一倍。
      所以这里,医生特地嘱咐傅韶,在这一段恢复期内,千万不要对她做出激烈的举动。
      也就是说,夫妻之间先不要行房。
      
      忙碌一整个上午,在医院食堂里就完餐,下午趁着天色尚早,韩娇娇在两名女佣的搀扶下,依然走两步一脚软的艰难行进过程中,重新钻入等待他们已久的私家车内。
      
      这一次,傅韶让她先进,她所有的举动都被监视在他的双眼底下。
      很快他也来到她的身边坐好。
      韩娇娇转眸,傅韶充满寒意的双眼也恰恰在此时看向她,看得韩娇娇朝他微笑几分。
      韩娇娇心知,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该来的迟早要来。
      
      果不其然,傅韶突然黑着脸色,一把捉住她的手腕,将她按在椅背上。
      他几乎是发狂地说:“娇娇,你是不是想在我的面前逃跑,是不是?!”
      
      这辆车里只坐了他、娇娇,一名司机,以及一名打手。剩下的人在另外一辆车内。
      
      面对傅韶的大声质问,前面的司机和打手都不敢大声喘气。
      
      韩娇娇被他摁得不能动弹,他的身体逐渐压向她,表情凶狠。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韩娇娇看他的眼光忽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没有半分畏惧之色。
      
      傅韶摁着她。
      她就看着他。
      傅韶说:“我和你说过,我爱你,胜过一切!”
      “你这辈子,可以和我索求任何东西。”
      “金钱、地位、名誉,但就是不能索求自由!”
      
      他的胸腔一震,也振振有词说道:“你是我的,一辈子都是我的,哪里都不能走。”
      
      何况她今天不止想逃,还想着要去到他的死对头苏枕的身边。
      是他太放纵她了。不知道她哪来的胆量敢这么做。甚至傅韶不知道,娇娇为什么要用这种轻蔑的眼光看他。
      
      傅韶紧握着她的手腕,一口气问出好几个问题:
      “你什么时候认识苏枕的?”
      “你为什么要求助他?”
      “你真的失忆了吗?”
      “你还是想着从我身边离开?”
      “你要逃跑?”
      
      最后一个问题最关键。
      “你是不是一点都不爱我!”
      
      韩娇娇闭了闭眼,这具身体的敏感度真的非同常人,稍微一用力,她的手腕肉眼可见,已经开始又红又肿。
      她虽然不想断腿结局提前展开,但是也不想对着这个变态屈服。
      韩娇娇根本不惧怕地看着他,身体自然的应激反应却使得她的双眼一热,眼底有泪光在转,不过她还是笑着说:“我根本不认识苏枕,今天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我只是不想被关着,被这么多人盯着。不管做什么,走到哪里,都要被人看着。”
      
      她说的也是实话,只是掺杂了一点个人润色的感情。听得傅韶半信半疑。
      
      他看着她的双眼里,迷迷蒙蒙的一片,明明已经疼到极致了,还硬忍着,用看起来超级凶狠的目光盯着他,一滴泪水都没有掉出。
      这是傅韶第一次看到具有反抗性质的娇娇。
      他觉得不可思议,觉得看到了奇迹,她竟然学会了和他叫板,和他反抗!
      
      傅韶本来应该对这个行为不屑一顾,他喜欢具有顺从想法的娇娇,什么都要依赖他,都要听他话的娇娇。
      可看着她颤着眼睫,鼻子酸酸的,尖尖处一片红,在眨动眼睛的时候,她的睫羽沾了一粒小小的泪珠,他的内心世界瞬间跟着颤动一下。
      心里塌软了一片,傅韶努力克制着自己的脾气,他真的太怕她走了,怕到做梦都梦见她在逃跑。
      
      傅韶被这些幻象折磨得很痛苦,有时候晚上会慌到爬起来去看看监控视频,她是不是还在床上哪里也没去。
      
      他怕关不住她,只想着用尽所有的手段挽留她。
      
      傅韶用力地把她往怀里一搂,抱着她的脑勺,说:“对不起娇娇,我不该那么凶你。是我不好,我就是太害怕你离开我了。”
      很快又把她的脸正面面向他,吻掉她睫羽上的泪珠。
      
      “你打我吧,好不好?我给你打。”傅韶柔着声音哄她,她瞪他的样子莫名像在撒娇,像在说“我不希望被那么对待,我想得到更多更多的关注”。
      握住她冰凉的指尖,傅韶把她蜷起的掌心摊平,拍在自己的脸上,一下又一下。
      是真的在打!
      当然力度也不算太大,对傅韶而言不痛不痒。
      
      前排的司机和打手通过后视镜看到这一幕,统统吓得不敢说话。
      没想到人狠路子野的傅韶,在面对娇娇的时候,居然是这么一副状态。
      也太自降身份了!
      
      而他好像也很心甘情愿。
      
      那场面就像是为博美人一笑,哪怕上演一段荒唐的烽火戏诸侯都无怨无悔。
      
      韩娇娇颤着指尖,没想到傅韶居然会主动提出让她打。
      她看着他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一张脸难辨雌雄的惊艳,忽然掌心用了一点力,脱离他手心的束缚,“啪”的一声打在他的脸上。
      
      那声音很清脆,韩娇娇几乎用尽浑身的力气在打他。打完这巴掌后,身子一下开始虚脱。
      她瘫软在椅背上,轻喘着气,非常的急促,但盯着他的眼睛,倔强到没有一丝一毫的胆怯之意。
      
      傅韶顿时被打懵了。
      
      司机和打手也吓了一大跳。
      全都通过后视镜定定看着她,有太多的意外和不敢置信。
      还真的打啊?
      他们绝对有理由相信,傅韶对着她,根本只是随口说说的客气话,没想到她真能下得了狠手打上去。
      
      “我靠,宿主,你你太厉害了吧!”
      老虎屁股都敢摸。
      继上次韩娇娇踹过傅韶以后,这一次更是凶狠,直接动手打他。
      系统君也被这一幕吓得炸出来。
      
      其实在闹出医院风波的时候,它很想开口说话,毕竟苏枕的长相太是它的菜了,很想叫娇娇赶紧搭上这艘大船千万别轻易离开。但考虑到韩娇娇可能会骂它只知道好色,它这才闭着嘴一直不敢太得瑟。
      
      韩娇娇心里堵着一口气,被傅韶长期监视和软禁,早就想对着他发一通火。
      不多打他两巴掌,她都觉得自己亏。免费送上门来打,不打做什么!
      反正这一巴掌,以她身体的情况,对傅韶来说还是不痛不痒,就是面子上挂不住。
      
      韩娇娇把背挺得笔直,一张我见犹怜的面孔,即使刻意表现得很坚强,很不甘示弱,柔弱的眉眼与倔强的表情造成的强烈反差,让傅韶有一刻的失神。
      “是你让我打的。”她软软的语声,如润物细无声的雨,在他的心内沉静流淌。
      
      傅韶的身子一颤,骤冷的面孔逐渐回温。
      明明应该发火的,忽然舍不得了。
      她有些凶狠,有些傲娇,甚至带着赌气成分的模样,就像是在对他撒娇。
      他真的太喜欢她撒娇的样子了。
      无法用任何语言来表述这份喜爱之情。
      
      伸手搂住她的肩,傅韶将娇娇一下陷进自己的怀里。
      他的下巴贴着她的额头,哄她,声音柔柔的:“对,是我让你打的。娇娇,这世界上,能够打我的人,只有你。”
      
      “打是情骂是爱,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他的瞳色幽幽,盯着她,“你平时可以多打我一点,没关系,我让你打。”
      
      前排的司机和打手:“……”
      他们的傅总是疯了吗?!
      
      车内一时陷入尴尬的沉默,韩娇娇却在思量着傅韶这句话的可行性到底有多少。
      如果他以后真的送上门来继续给她打,她绝对会毫不客气地下手!
      
      在随后不久傅韶的命令下,司机终于开始发动车辆。
      往郊区的方向慢慢开去。
      
      而就在同一时间,一辆颜色全黑的私家车,低调地待在傅韶等人没发现的一处角落。
      
      后车座的一扇窗户被降下几公分,露出里面一张眉清目秀的男人的脸,一双润雅的眼眸在静静观察前方,苏枕目不转睛地看着,手指在大腿处轻轻打着节拍。
      
      章安坐在他的身边,直白地问:“苏总,真的要?”
      
      这句话好像触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开关,苏枕慢悠悠笑了:“为什么不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