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对峙 ...

  •   出过车祸,并且脑颅受损?
      院方的记录写得很清楚,这个小姑娘足足有一年多的时间一直躺在病床上没有苏醒。
      是傅韶每隔一段时间带她去各个病院检查。
      夹杂在记录当中的,还有其他国家其他病院共同参与研讨出的结果。
      一沓厚厚的纸张,可以看得出傅韶对小姑娘用足了心意。
      
      但是——
      
      娇娇,娇娇……
      苏枕重复看着姓名那栏的小字,默默将她的名字念了好几遍。
      心中顿时有一股异样,想起她含情带怯的双眸,果然人如其名,确实很娇娇,不禁又晃了晃神,直到听到傅韶嘲讽的声音在说:“怎么样,苏先生还喜欢多管闲事吗?连院方都为我证明了,我确实没有涉嫌非法人口买卖,又或者家暴。娇娇她是我的女人,我一直在带着她看病。”
      
      不仅如此,傅韶将前因后果全部表明清楚,用的依然是韩娇娇听不懂的这个欧洲国家的语言。
      “娇娇在一年多前出了车祸,脑颅受损,当时所有的人都叫我放弃,说她可能不会再醒了。即使醒了,也有可能会半身不遂,或者严重的后遗症。但是我不愿意放弃,既然她是我的女人,我想办法都要让她苏醒,让她恢复以前的生机。”
      “我爱她胜过一切,哪怕叫我身败名裂!”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傅韶的声音中充满了坚定,不带半分谎言的性质,引得周围的本地居民纷纷动了恻隐之心。
      没想到这个故事的背后,竟然有着这么一个让人感到悲伤的背景。
      眼前这个爱妻如生命的男人,在用自己的心血浇灌着对方成长,哪怕全世界都要他放弃,告诉他希望不在,他也依然为了完成心中的执念,一意孤行地在失望与希望的边缘挣扎。
      
      不少人听得摇头叹息,没想到现在这个浮躁的社会,还能有着这么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真的是可歌可泣。
      
      苏枕的眉头不免皱了起来,如果真相真像傅韶说的那样,为什么小姑娘清醒以后会这么害怕他们?
      他不让步:“既然如此,傅先生该怎么解释,你们把她关起来的事实?”
      
      没想到还有反转!苏枕用的是陈述句,说这话的时候也很镇定自若,仿佛掌握了什么不得了的关键证据。
      
      本地居民们又统统看向傅韶。
      而傅韶,也把目光转向娇娇。
      
      韩娇娇虽然听不懂他们在交流什么,但是傅韶的那道视线很不友善,眉尖轻轻一挑,他的嘴角慢慢浮现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韩娇娇猜测,肯定是苏枕说了什么很关键的话。
      有可能就是和她说傅韶把她关起来有关!
      
      韩娇娇在思索她该怎么应对,因为以上的猜测只是她的脑补,他们两个人究竟生成了什么对话,她根本一无所知。只是傅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他心机太深。
      
      果不其然,傅韶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片刻,便转向苏枕。
      廊道里众人都屏住了呼吸,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
      
      傅韶慢慢地开口,说:“关于这一点,娇娇她前两天刚刚清醒,醒了以后,连我都不认识了。”
      他的目光穿过人群,廊道侧面的墙壁,有一扇扇洞开的窗户,傅韶看向其中一扇窗户外,远山连绵起伏,能看见山尖尖处的一点积雪。
      好像陷入久远的回忆。
      他的眼神有些迷离:“她以前一直说,很喜欢这个国家的风景,一年里,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不会下雪,其余的时间,大雪漫城,会覆盖整个地貌。”
      “我带她来这里安家,答应她的事,我要为她做到。但是她不记得我了。不记得我和她之间的点点滴滴,不记得以前她有多依赖我。”
      “她的印象里,只剩下原来的祖国。”
      “她对这里不熟,我怕她走丢,才安排了这么多人手平时跟着。”
      
      顺便多说一句,傅韶将娇娇往怀里搂了几分,在苏枕的眼皮底下,亲吻她的额头。
      苏枕不知怎么的,身子绷紧一瞬。
      
      傅韶轻声警告:“苏先生,你要记住,娇娇是我的女人,不要以为她和你多说了一句话,你就可以乱管闲事了。也不要什么都喜欢和我争和我抢,尤其是女人,别想着和我抢。”
      傅韶始终记得在国内的情景,苏枕和他硬碰硬的次数。
      但是有娇娇在,他不好发作,他怕发作起来,会吓坏他的这个好不容易重新得手的小动物。
      
      傅韶说:“之前拍卖行的事情,还有商业合作的事情,我就既往不咎了。不过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像你这种什么都喜欢盯着别人碗里的性子,最好收敛一点。”
      
      医院里的本地居民在此刻总算也听明白了,苏枕和傅韶之间,有可能是情敌关系。
      说起来,是男人都很难过情字这一关。
      大家又开始对这个女人的长相充满了好奇。  
      同时有人警告苏枕:“这位先生,既然事情已经搞清楚了,请你不要随便插手好吗?”
      “是啊,院方都已经证实了,那位女士确实是那位先生的未婚妻。”
      “不要以为你们人多就可以任意妄为了。”
      
      自家苏总吃了亏,章安气得想让那些人立即闭嘴。
      但被苏枕摆摆手劝退下去。
      
      傅韶说的话仔细一想,确实滴水不漏,又有院方出面证明,这么多的人证物证摆在面前,加上傅韶也不是一个小人物,有一定的话语权与决定权让别人信服。
      继续对峙下去,只会对他们这种所谓的外人越来越不利。
      
      苏枕慢慢捏紧双手,他和那个女人不过是萍水相逢,于情于理都没有资格插手别人家的事。
      但是……
      指间的颜色逐渐青白,苏枕的面上却保持着温雅的笑容:“如果真是这样,确实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傅先生。”他的目光定在他们身上几秒,不小心触到韩娇娇的柔软目光,他的心底莫名一颤,她眼底的渴望太强烈,他把目光很快收回,“慢走不送。”
      
      等等!韩娇娇正要开口:“别……”
      她想说“别走”,被傅韶用劲一拉手腕,疼得她嗓子眼冒火,眼睛顿时不争气地红了。
      
      不是她想表现得委屈,而是这副身体很好地履行了自己存在的意义与义务——真是被男人稍微摧残一下,都能疼得她立即不能行动。
      
      难怪小系统会提前提醒她:宿主,这具身体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男人稍微欺负一下就能坏了,您在行动过程中,千万要悠着点啊!
      岂止是小系统说的程度,简直是弱爆了。
      
      本来韩娇娇以为小系统在和她开黄腔,忽然,她发现自己误会了,不仅错了,错的还很离谱。
      
      再转头看去,苏枕已经准备离开。
      抬脚的前一刻,他的声音依然是那么润雅,态度却有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变化。
      “既然是夫妻,有什么矛盾,回去之后好好说就行了。”
      
      韩娇娇:“……”
      等等,这下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可她还是希望苏枕能回来。
      他是她目前为止遇到的唯一的希望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苏枕这个人值得信任。
      可能是他当时抬起手臂将她护在身后的时候,有种安定人心的力量。
      也可能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人,在这个容易被碰瓷的社会并不多见了。
      
      韩娇娇看着他越走越远的背影,往前努力地跑出两步。
      然而身后一只大掌立即捉住她的手腕,一个大力将她重新扯了回来。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不语言说小可爱的地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