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Chapter 20 ...

  •   
      “有点饿。”
      “那下去吧。”夏安站在门口侧了侧身,主动给叶总让路。
      叶矜瞧了夏安一眼,走在前头。
      
      两人穿着同款拖鞋,踩过木质地板,发出轻微声响。
      
      叶矜,她名义上的妻子。
      听起来真不可思议。 
      
      从第一次和叶矜见面,到现在她们结婚,那种距离感并没有在夏安心中消失。一纸契约反而在她们之间竖起一堵无形的墙,而对方的私生活,化为不能逾越的禁区。
      
      夏安眼神不由自主追随着眼前的身影。
      她承认她对叶矜有种特别的感觉。
      抑或说是好感。
      夏安又想,她对叶矜有这种好感并不奇怪,毕竟叶矜数次做了让她感动的事啊,总是应时又应景。
      
      和叶矜确定过合约关系后,夏安不止一次心猿意马,但更多的时候,她能理智认清自己所处的现实。当下的生活就够她忙碌的,哪还有心神想些其他。
      
      走到楼梯口,夏安忘了脚下是阶梯,稍不留神,一脚给踩了个空。叶矜反应快,侧过身,伸手本能搂住了夏安的腰。
      夏安由于惯性往叶矜倾去。
      
      站在楼梯上,两人直接抱个满怀。
      和那晚的拥抱有异曲同工之妙,两个人的气息撞在一起,有些暖。
      
      叶矜低了低头,并没有马上松开夏安,而是把手圈在她腰上,将她扶稳。
      要说特别,叶矜对夏安同样存在特别的感觉。因为夏安,似乎是她遇见的第一个,不反感与之亲密暧昧的人。
      这点叶矜也不解。
      
      夏安松了口气,“差点。”
      叶矜想起她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夏小姐也是这样差点摔了。
      垂眸望着对方,叶矜难得损人,她朝夏安轻语,“这么大的人不会走路。”
      就算损人也是冷淡,听不出开玩笑的意味,夏安腹诽,叶总为人要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无趣。
      
      “唷,这年轻人还真是~~~”撞见楼梯上这一幕,梁老太太咧嘴笑着嘀咕,瞧两人腻腻歪歪抱在一块儿,好不恩爱,她老人家都不忍心打扰。
      
      梁老太太原本还担心叶矜性格太有板有眼,结婚后会委屈夏安,看来是多虑了,果然碰上自己喜欢的姑娘,就是不一样。
      见叶矜能听进去夏安的话,老太太放心了,想来也是,这都结婚领证了,肯定是打算好好过日子的。寻思着这些,老太太笑得脸上皱纹又堆了起来。
      
      “咳咳……”梁老太太清了清嗓子,还是打断那两人,喜滋滋说道,“待会儿再抱,先洗手吃饭,菜要凉了。”
      
      夏安先松开了叶矜,叶矜也适时收回了手。
      两人又保持着距离。
      本来没觉得有什么,倒是被老太太以添油加醋的口吻一说,弄得真有什么有一样。
      
      晚饭梁老太太见叶矜没时间吃,便让周姨留了几个菜,这时都已一一热好摆在桌上,两个人吃,算得上丰盛。
      
      周姨手艺很好,这些有都是拿手菜,尤其是对常年吃食堂的夏安来说,口味更是没得挑。
      
      餐桌上,夏安和叶矜面对面坐着。
      
      截然不同的画风。
      
      叶矜夹过一小口菜送进嘴里,一抬头……
      
      夏安吃饭干脆利落,大概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尤其是在医院工作以后,基本没多少人能做到细嚼慢咽。
      
      往嘴里送了第三口米饭时,夏安发现叶矜正盯着自己看,以为她有话要说,“怎么了?”
      
      叶矜望着夏安,对方正微鼓着的腮帮子吃得津津有味。细嚼一阵过后,叶矜朝夏安淡淡道,“没人跟你抢。”
      
      “我习惯了,平时在医院的时候忙,大家都这样。”说罢,夏安安静,低头认真吃自己的,因为叶总淡淡然的反应,似乎没兴趣听自己念叨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她吃饭时很香,叶矜纳闷,明明她们吃的是同样的饭菜。这个点叶矜原本没什么胃口,但看夏安往嘴里送着食物,鼓着腮帮咀嚼的模样,食欲又被勾起来了些。
      
      夏安今晚着实饿了,一口气吃了两碗米饭,见叶矜吃的慢,还刻意放慢了自己的速度。
      
      看不出她这么能吃,夏安第二碗米饭吃到一半时,叶矜冷不防冒出一句,“这么能吃,肉都长哪了?”
      
      叶总主动聊天,难得。夏安停下手中筷子,抬头朝叶矜扬起唇角,“长在该长的地方。”
      
      对方这句话一说,叶矜的目光不自觉落在了夏安的胸前。
      夏安恰巧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
      气氛突然微妙。
      叶矜再看向夏安的脸,以求真务实的态度点评三个字:“不见得。”
      
      真是高度概括的三个字。
      夏安有种被嘲了的感觉,虽说自己算不上丰满吧,那也不是一点料也没有。当然,她的身材是没办法和叶总比的。
      欲言又止,无法辩驳。
      
      “叶总,我是不是得罪你了?”
      叶矜瞧着夏安一脸无语的表情,内心想笑但面不改色,轻哼出一个好听的鼻音,“嗯?”
      
      “我发现你特别喜欢损我。”
      叶矜云淡风轻,“有吗?”
      
      夏安盯着叶矜撩人心弦的脸蛋,不得不说家有娇妻,下班回家心情都会变好。她勾着笑,毫不给叶总面子,“有。”
      
      有的人天生适合笑,而且,一眼就让人印象深刻。瞥见这一幕,叶矜神情也变得轻松,她没接话,继续气定神闲夹着菜。
      
      她笑了,尽管只是短短一瞬。
      美人莞尔。
      夏安又饱了眼福。
      
      而在不久以后,夏安终于明白,她为什么爱在无趣的叶总面前说些逗趣的玩笑,无非在暗暗期待对方总是清冷的脸上,能因自己而浮起一抹笑意。
      
      梁老太太时不时瞥瞥餐厅,见两人吃着饭,你一句我一句说着什么,倒看出来了点打情骂俏的味道。
      
      “我明天晚上不回来。”夏安觉得自己不回叶家的次数太多,于是解释,“学校有课,可能到很晚。”
      
      叶矜喝了一口汤,嘴上只是说,“你自己安排就行。”
      
      见叶矜没问太多,夏安也就没说太多,互不干涉私生活,她们好像都做的很好。
      
      夏安依旧忙于自己的生活,辗转医院,学校,还有夜色。
      
      虽说两人结了婚,但夏安压力不大,如约定的那样,只要能拿出合理理由搪塞,她不需要每晚都过来,偶尔来看看老太太和小家伙就够了。
      
      梁老太太知道夏安还在念书,学校医院都忙,自然表示理解,就是叶晚,会时不时闹着要见小夏妈妈。
      
      就这样,转眼小半月过去。
      已是十月底。
      南城进入深秋。
      
      黄昏,斜阳晚照。
      余晖透过玻璃窗,落在高层办公室的地毯上。
      六点了。
      
      叶矜从办公桌上摸过手机,今晚约好一起回家吃饭,夏安又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几点下班?我顺路来接你】
      给夏安发消息时,叶矜脑海浮现出对方吃饭时的模样,叶矜不禁淡笑,不得不说,很有食欲。
      
      没多久,便有消息回了过来。
      只不过……
      【今晚临时有事,不用等我吃饭,晚上也不回来,我和姥姥说过了。】
      
      所以又不回来。
      起初夏安回叶家的频率还算正常,现在倒好,夏小姐索性以要留校做实验为理由,一连三五天都不见人影。
      
      说是要留校实验,但叶矜能猜到,夏安应该还在夜色兼职。
      
      叶矜将手机放回桌面,面色沉静。又在办公室里静坐了会儿,正好她手头也有没处理完的工作,索性继续忙完再说。
      
      不知不觉,夜幕降临。
      
      盛如绮刚从办公室出来,准备离开公司,见叶矜办公室灯还亮着,果然论起工作,她还远比不上叶总敬业。
      
      “还不下班?”
      “准备走了。”叶矜起身。
      盛如绮走进办公室,手臂撑着办公桌,“晚上一起喝一杯吧?”
      “我答应晚晚今天早点回家。”
      
      “不是加班,就是回家陪孩子,能不能给自己留点私人时间?我说你什么时候打算解决一下你的人生大事啊,我都替你着急。”叶矜已经领证的事,盛如绮还浑然不知。
      
      “你不去找你女朋友,找我喝酒?”
      盛如绮摸了摸胳膊,一脸轻松,“我哪来的女朋友?一个月前就分手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没谈新的?”叶矜意外,盛小姐居然有了一个月的感情空窗期。
      
      “最近不想谈。”提起这个,盛如绮又想起那天在夜色遇上的女孩。其实这段时间,还怪想那姑娘的。
      
      “不像你的风格。”
      
      “去喝酒吗?就在之前的夜色,离这不远。”盛如绮也就随口一说,她了解叶矜,一般叶矜头回没答应的事,你问再多遍,也是同样的结果。
      
      夜色……
      听到这个熟悉的地方,叶矜若有所思,她拿起包,绕过办公桌走到盛如绮身畔时,放慢了脚步,“走吧。”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盛如绮反应过来,加快脚步,追上了叶矜。
      
      盛如绮近日出入夜色有些频繁。
      只可惜,再也没遇上那天的女孩。
      
      一落座,叶矜和盛如绮的目光不约而同四下打量着,像寻着什么,两人都有点心不在焉。
      
      “我开了车,不喝酒。”
      “你不喝酒来这里干嘛?”
      “不是陪你?”
      盛如绮独酌,半信半疑,“难得见你这么给我面子。”
      
      夜场里穿梭着许多年轻女孩的身影,各种类型都有。
      
      良久。
      在卡座一隅,叶矜还是看到了夏安,她丝毫不吝惜自己的笑,陪人聊天陪人喝酒,如第一次见她时一样,一杯接着一杯。
      果然是在这里。
      
      “你怎么了?”盛如绮看叶矜神色不对。
      “没什么。”叶矜将眼神挪向别处。
      盛如绮百无聊赖,寻着叶矜刚刚的视线望过去,最后目光定格在了夏安的方向。
      
      想不到啊,看着无欲无求的叶总也有在夜店看美女的时候?盛如绮托腮细细欣赏了好一阵,故意挤眉弄眼朝叶矜说道,“那个小姑娘,长得不错。”
      
      听盛小姐的口吻,是找着目标了。叶矜抬头往盛如绮指的方向望去……
      
      说的不是别人,正是夏安。
      叶矜再看一眼盛如绮,盛如绮捧着酒杯,眼神在夏安身上流连,颇有兴趣。
      
      “我想起来了,她是不是那天还和你喝酒来着?”盛如绮看了半天,觉得有些眼熟,恍然大悟,因为是叶矜“相中”的女人,所以她格外上心。
      
      叶矜沉默片刻,不想答话,但看盛如绮兴趣盎然,最后还是缓缓道,“你什么时候对那种类型感兴趣了?”
      
      “人的口味是会变的,我现在觉得,吃嫩草的感觉也不错。”
      
      自打上回遇上柯若初后,盛如绮对这类清纯小白兔类型的女孩,格外有好感。只是上回那个,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碰着。
      
      盛如绮打量夏安,晃着酒杯饶有兴致同叶矜道,“那姑娘看着就让人想欺负。要是在床上欺负起来,会不会特别……”
      

  •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求叶总心理阴影面积
    半个月了,原谅我没有爆更(我给自己放了半个月假),不知道还有多少小天使记得这篇文,就这样继续写吧。
    贴个入v公告:本文将于8月1日入v,届时更新一万字,希望大家可以继续支持香菜~~
    另外来个入v福利:下章前300名留言的小可爱,可以收到香菜的红包一枚(重复留言只算一条哦)
    ——
    最后,再给自己的预收文打个广告:百合小甜饼《温暖如你》,傲娇忠犬学渣X腹黑宠溺学霸,超甜超可爱,一定要预收!
    香菜专栏还有一篇待开bg文《注定赖上你》,卖萌打滚求小可爱们来个友情收藏QAQ,万分感激_(:з)∠)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