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Chapter 19 ...

  •   
      “伸舌头……”
      
      柯若初听到对方在自己耳边的轻声细语,脸火辣辣的烧,可心又像是触电了一般,酥酥麻麻的。
      
      盛如绮说罢,抚着柯若初发烫的脸蛋,又笑着温柔亲吻她的唇,她从来没有吻得这么纯情过,像是在小心翼翼品尝一颗易碎的糖果,轻轻吮吸。
      
      “嗯~”
      
      女孩羞涩紧张又欲拒还迎的反应,让盛如绮迷恋这样的感觉,她搂紧对方瘦小的身子,忍不住想深吻时……
      
      柯若初还是推开了盛如绮,她喘着气,细细软软道了句,“不要这样……”
      
      然后,落荒而逃。
      
      柯若初一面跑,一面忍不住流眼泪,她觉得自己疯了,怎么能随便和别人接吻?应该留给自己最喜欢的人的。她这样,和那些到处与陌生人暧昧的女人有什么区别?
      
      盛如绮一个人站在原地,她扭头看向墙面的镜子,自己唇上还沾着对方残留的口红,又回味起刚才意外的kiss,想起那张红彤彤的脸,盛如绮自顾自笑了。
      
      纯情小白兔,原来这么有意思。
      
      *
      
      “两位再靠近一点。”
      “再近一点。”
      “两位笑一笑~”
      
      夏安和叶矜穿着白衬衫,肩并肩坐着,夏安望着镜头笑得灿烂,清新动人。
      
      就在一周前,夏安都想不到,她今天会出现在民政局,领个小红本回去。
      
      从此以后,未婚变已婚。
      
      为了方便,两人证件合照就是在民政局拍的,工作人员今天碰见两位美女来领证,赏心悦目,心情大好,拍照都是上了十二分心。
      
      “叶小姐,老婆这么漂亮,笑得再开心一点呀~”
      
      夏安想,笑得开心点,对叶总来说是个世纪难题吧?说实话,她还挺期待照片的,结婚证上的叶总,会不会还是一张冰山脸?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来离婚的。”夏安笑容僵在脸上,然后扭头在叶矜耳畔悄声埋怨。
      
      叶矜淡瞥,瞧夏安脸上的表情再加上她的吐槽,瞬时被逗乐了,唇角扬了扬。
      
      “对对对,就这样~”
      
      结婚证下来了。
      
      夏安第一时间看着了上边的照片,竟意外的和谐,这大概是她见叶总笑得最“灿烂”的一次,尽管还是含蓄。
      
      叶矜的注意力也落在照片上,夏安的笑,就如同她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明媚又干净,让人印象深刻。
      
      “祝二位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谢谢。”听着这祝福语,夏安心里怪别扭的,毕竟两年后,又得来这里离婚。
      
      夏安将其中一个小红本递到叶矜手边,半开玩笑道,“叶总,新婚快乐。”
      
      叶矜见夏安脸上挂满轻松淡然的笑,也不知道是真洒脱还是假洒脱,自己在人生低谷的时候,做不到像夏小姐这样。
      
      看透现实,却也不怨天尤人。在夏安看来,洒脱比自怜要好,懦弱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想治好父亲,想当一名医生,可以给人以希望。
      
      夏安的目标和理想一直很明确,并且在一步步努力靠近,在此之前,对于发生在自己人生轨迹上的一切,她都能豁然接受,包括她和叶矜之间这场看似荒谬的假结婚。
      
      所以和夏安接触过的人,因为她的豁达,大部分很难想象她曾经经历过什么或者当下正在经历什么。
      
      走出民政局,下午四点三十分了。
      
      晴空万里,迎面拂来的风,暖热暖热。
      
      “别说……”夏安又看了一眼结婚证。
      
      叶矜以为她要说什么。
      
      “我们看着还挺般配的。”夏安厚脸皮笑笑。
      
      叶矜也瞥了瞥照片上夏小姐的动人笑容,再望着夏安,点评道,“演得不错。”
      
      叶总总有让人接不上话的本事。
      
      叶矜往停车场走去,没走几步,发觉身后的人没跟过来,她转身看向夏安,“怎么了?”
      
      “你先回去吧,我还要去医院,晚上得加班。”就下午这几个小时的假,还是好不容易批下来的。
      
      “到几点?”叶矜问道,因为老太太知道她们今天领证,所以晚上张罗着一起吃饭庆祝。
      
      “说不准,我下了班就回家。”夏安说回家时,总觉得哪儿不太对,不过都这样说了。
      
      “提前跟我说一声。走吧。”叶矜说罢,站在原地等了夏安一会儿,见夏安还是不跟过来,只得又开口,“我送你回医院。”
      
      “送我?”刚刚叶总那冷淡淡的态度,夏安丝毫没看出那是要送自己的意思。
      
      “顺路。”
      
      又是顺路。
      
      *
      
      晚间九点,夏安忙完工作,和夏河先视频通话,确认过状态良好以后,才安心离开医院。
      
      夏安已经搬去了叶矜那儿,也不能说是搬,无非是带了些日常衣物。学校宿舍夏安也住,毕竟上课和照料医院那边都比较方便,回叶家的时候,她就跟柯若初说是在朋友家住。
      
      回到叶家时,夏安见梁老太太坐在沙发上,笑眯眯盯着结婚证看。
      
      “安安下班了?这个叶矜,老婆下班也不接一下。”梁老太太起身拉过夏安,在沙发上坐下。
      
      “她说来接,我没让,她上班也累。”
      
      “那也不能大晚上让你一个人回家,我必须得说说她。安安,你要是受委屈了就跟姥姥说,知道吗?”梁老太太这样说,是因为了解叶矜的性子,总是冷冷淡淡的,老人家生怕小两口因为点小事闹矛盾。
      
      “嗯,姥姥对我最好了。”
      
      “这照片拍的真好看,真好看。”梁老太太望着叶矜的结婚证,不禁泪眼朦胧,当初医院下病危通知书时,她什么都不怕,就是怕自己等不到外孙女结婚了。
      
      “怎么哭了?”夏安拿着纸巾给梁老太太擦着眼泪。
      
      “没什么,我就是开心,以为我这个老家伙等不到这天了。”梁老太太破涕为笑,和夏安说道,“姥姥跟你说吧,矜矜在遇上你之前,她都没打算过结婚,她是真的喜欢你。”
      
      夏安捋了捋头发,只能硬着头皮道,“嗯。”
      
      “你别看她老大不小,其实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整天忙工作啊,也不注意身体。叶矜爸妈很早就离婚了,她妈也走得早,她是我看着长大的,你说我现在老了越来越糊涂,心脏也不行,没多少活头了,就放心不下叶矜……”
      
      “姥姥,你别这样说。”
      
      “现在放心了,我知道你是个好姑娘,虽然年纪不大,但贴心得很,以后有你陪着她,我真的放心了。现在你们结婚了,姥姥希望你们以后可以互相照顾互相体谅,好好过日子。”
      
      夏安听了这些,心中五味陈杂,笑着安慰老太太,“您放心吧,我们会的。”
      
      “不说这些了,你吃饭了没?”梁老太太擦干了眼泪。
      
      夏安刚想说吃了,结果肚子一阵闷叫,怪尴尬的。
      
      “工作忙也要吃饭,你这孩子。”梁老太太又道,“矜矜晚上也没吃,一回来就去书房忙去了,安安,你去哄哄她吧,让她也下来吃点。”
      
      “我……”
      
      梁老太太眉飞色舞地说道,“我老人家的话不听,老婆的话就不一样咯~你去叫她,我让小周去热下饭菜,很快就好。”
      
      “好,那我去叫她。”
      
      二楼书房,夏安先是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人应了,她才推开门。
      
      叶矜一抬头,见夏安倚在门框,“有事?”
      “下楼吃了晚饭再忙吧。”
      叶矜看看时间,“这个点吃晚饭?”
      
      “姥姥看你晚上没吃,她担心你饿着。我也还没吃,要么,一起吃点?”夏安也就这样随口一说,跟完成任务似的,她并不觉得自己有能耐“哄”得动叶总。
      
      哪知道……
      
      叶矜起身,已经走到了自己身畔。夏安一脸意外的神情望着叶总……
      
      “有点饿。”叶矜轻描淡写道。

  • 作者有话要说:  叶总隐藏的宠妻狂魔属性正在一点一点被开发……
    老婆说什么就做什么!!!
    另外,明天断更一天
    因为作者菌要存稿入v的大肥章,一万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