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人在死前怀着巨大的负面情绪,或痛或悲,也或不甘等等,在他们死后,他们的魂魄便会被这种种负面情绪所侵蚀,成为厉鬼,毫无理智可言,只凭本能行动。而身着红衣的鬼,从来都是穷凶恶极的厉鬼,跟着赵晓的红衣女鬼,显然也在此列之中。

      这样一个厉鬼跟在赵晓身后,要不是姜叶及时苏醒,他怕是已经成为了这女鬼的绳下亡魂。

      想到这,赵晓不自禁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脸上露出几丝后怕来。

      即使现在看不见脖子上的痕迹,他却仍然能想象出来那是什么模样的。

      那是麻绳勒过的痕迹,被死命勒过的脖子上会留下一条乌黑青紫的痕迹,上边能看见麻绳细纹的痕迹,因为太过用力,麻绳死死的勒进脖子的皮肉之中,有细碎的麻绳材料刺在血肉之中,一片模糊。
      而再往深处,是森白的骨头,也一并被勒断。

      当然,赵晓脖子上的伤没这么严重,不然就连脖子都被勒断了,他哪里还有命站在这里,但是他却见过被女鬼害死的人,他们便是这样的死状,而且比描述的还要更凄惨一些。
      他们每个人死前都遭受了极大的痛苦和恐惧,脸上的表情几乎扭曲,看见他们死去的模样,你就会发自内心的感受到一种惊惧。

      赵晓闭了闭眼,将朋友们的死状从自己的脑海中抹去,声音微哑,开口道:“这一切都要从两个多月前说起了……”

      两个多月前,赵晓和朋友们去一个新开发的古镇旅游。

      这个古镇听说原本便是一个存在很久的古镇了,那里遍布着许多古建筑,当地政府抓着一个特点,在原有的古建筑基础上进行了开发,形成了一个很具有传统气息的小镇,非常有旅游价值,因此一面世,就造成了轰动,吸引了天南地北不少的游客。

      赵晓他那位朋友向来就喜欢这些东西,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就邀请了赵晓还有几位朋友一起去。

      一开始的旅途是十分顺利的,这个古镇果然如介绍那样,充满了古韵,到处都能见到历史沉积的厚重感,让人流连忘返,然后在他们最后一天的旅途中,他们去了古镇里最大的一个景点——一座古式的大宅子。

      听介绍人说,这宅子至少存在了五百年以上。。

      当时赵晓他们是自游的,不过这种热门旅游景点,是不缺各家的旅游社的,随处都能看见跟着导游的游客们,当时在门口的时候,赵晓便跟在一个旅游团后边听到那位导游说了一耳朵。

      据说这大宅子民国时期辗转落在了一位大地主,这个大地主非常喜欢这座宅子,寻了个时间便和家里人搬到了这里来住,只是这家人住进来没多久,在某一天,就被发现全部上吊死在了宅子里。自此之后,大家都说这宅子不详,里边有女鬼作祟。
      听说当地人经常能看见有一道红影在宅子里游荡。这样的地方,也没人敢住,自然而然的就荒废了下来,直到现在得到了开发,成为了一个热门旅游景点。

      赵晓当时听导游所说的,只当又是一些捕风捉影的传言,一般的老宅子很多时候都会被冠上这种莫名其妙的灵异事件,因此他当时听完就抛到了脑后。

      赵晓忍不住想,当时要是他把这事放在心上,要是他迷信一些,拦住大家不进去,也许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

      提到这些往事,他的表情有些悲伤,声音嘶哑的继续说:“当时我们在宅子里逛了一圈,在一座楼阁底下,发现了一条麻绳……”

      在这种地方,一条粗糙的麻绳被扔在大路中间,那实在是一件十分古怪的事情。

      当时赵晓他们同行中一个姓齐的青年不小心一脚踩了下去,等看见了伸手就把那条麻绳捡了起来,环顾四周,说:“这儿怎么会有一条麻绳啊?”

      那麻绳做得十分粗糙,能看见毛躁的纤维,有一截的颜色暗红,像是有什么更深的颜色渗了进去。
      麻绳两端则是被打成了一个结系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环,瞧着那环的大小,竟像是刚好能放进一个脑袋的样子。当时赵晓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但是脑袋里就是突兀的冒出来这么一个念头。
      他那位姓齐的朋友大概也是这么想的,因为在赵晓他们惊讶的目光中,他竟然将脑袋伸进了那个“环”里。

      “这倒是刚好可以放进去一个脑袋啊。”他还笑嘻嘻的说。

      当时众人都被他的举动给惊到了,一时间都没说话,赵晓也愣了一下,然后是被胸口的玉佛给烫了一下,才猛的回过神来。

      他身上戴的玉佛是他从小戴到大的,是在庙里开过光的,被他爷爷叮嘱着贴身戴着,从来没有取下来过,可是就在这时候,这个向来安静的玉佛,却陡然散发出异样的温度来,烫得他直吸气,急忙弯腰将玉佛从领子里拿出来。

      而就在这等功夫,他那几位朋友已经凑到了一起。

      “这麻绳看起来脏兮兮的,上边也不知道沾了些什么东西,你快点丢了吧,脏死了。”

      “也不知道是谁扔在这里的,这东西也不知道是拿来干嘛用的?还是扔了吧。”

      “唔,总觉得好像还有股臭味,这旅欧区的保洁是干什么吃的,把这东西丢在这里。”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这时候赵晓一脚将玉佛从领子里拿了出来,他看着这条麻绳,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忙道:“行了,别管这东西了,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

      然后,他们随手就把这麻绳丢在了旁边的花丛上,从那里离开了。

      “当天晚上其实就有预兆了的,只是我们都没放在心上……”

      当时出现问题的就是那位姓齐的青年,第二天他早上起来的时候,就捂着脖子说:“昨晚做梦一直有人在背后拿着绳子勒我脖子,搞得我一晚上没睡好。”

      当时他们也没多想,只玩笑着说他:“让你昨天拿那个麻绳了吧,这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

      就连那位姓齐的朋友也没有多想。

      在这一天,他们就回去了,之后大家也没有再聚,再听到那位姓齐的朋友的消息的时候,就是他的死讯了……他是被人勒死的。

      被他们家的人发现的时候,他整个人用一根麻绳将自己挂在了乐他们家的衣柜把手上。
      是的,你没看错,是衣柜把手,只到他腰部那么高的衣柜把手,他却偏偏吊死在了上边,死的时候大半个身体都瘫在地上,只有脑袋高高地扬起,被麻绳将脖子的骨头都给勒断了,麻绳甚至勒进了他的血肉之中,红色的血和碎肉将那一截麻绳染得通红。

      警察说,他是被人勒死之后,再把麻绳挂在了柜子把手上,将他的身体挂了上去。

      赵晓是后来知道这个消息的,他并没有看见对方的死状,这些都是对方的父母告诉他的。

      齐家父母还告诉了他一个消息,自打从古镇回来之后,这位姓齐的朋友就天天做梦,梦到自己被人从身后拿着麻绳给勒死,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可是这段时间天天如此,这就不正常了。
      而更令人恐惧的是,他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脖子上真的出现了一条乌黑的痕迹。

      一切,到他的死亡才戛然而止,而这对于赵晓他们,却只是一个开始。

      在这位姓齐的朋友被发现被麻绳勒死之后,他们一起前去古镇的朋友中,又有一个人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先是做梦,梦到自己被人用麻绳给勒死……最开始这个梦并不清晰,可是到后来,被人勒死的感觉越来越深刻,梦境也越来越清楚,也越来越让人恐惧。”

      因为那位姓齐的朋友,他们剩下的其他几个人都发现了不对劲,他们发现,似乎有一个东西,从古镇跟着他们出来了,而这一切的关键点,就在于那条麻绳中。

      当时他们想了很多办法,去寺庙,找高人,想尽了一切的办法,可是都完全阻挡不了对方的脚步,它将他们这些人一个个的折磨而死,先是梦境中将人勒死,而后再到现实,让人真正的死去。
      有一位朋友的死亡,是赵晓第二天醒来看见的,他亲眼看见了对方的死状,他的表情是那样的狰狞恐惧,但是嘴角却带着笑。

      这一幕,把他们所有人都吓坏了。

      没人能阻挡那东西的脚步,朋友们慢慢的死去,而他们之间死亡的时间距离也越来越短,第一位姓齐的朋友是在从古镇回来半个月之后死的,第二个却只是一个星期,再往后时间就更少了。
      赵晓运气好,大概是他身上佩戴着的那个玉佛的原因,他是最后一个被选中的。

      梦中以及现实,他被那东西攻击过好几次,都被玉佛给挡住了,要不是玉佛的存在,他早就死了,而那尊玉佛,也在山上的时候挡住了那个女鬼的最后一击,彻底碎了,也多亏了他还抓着一块碎片,才将手给划破,将血抹在了石碑上,将姜叶唤醒了。

      “我爷爷说,要想活下去,我就得来找您,您能救我!”他对姜叶说。

      当时爷爷推着他,让他走,说:“等到了那里,你用你的血抹在石碑上……到时候你就有救了!”

      他当时觉得他爷爷在开玩笑,可是他爷爷的表情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最后他只能破罐子破摔,听爷爷的话,开车往山上来,而事实证明,他爷爷真没开玩笑,他真的有救了。

      “老祖宗,那个女鬼死了吗?”他又问了一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