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三个小时后。

      赵晓灰头土脸的坐在酒店房间的沙发上,宛若一只死狗。

      两只漂亮的鸟儿落在茶几上整理自己的羽毛,漂亮的羽翼在灯光下熠熠生辉,漂亮极了,这两只的存在,也代表着他刚才所遇到的、看见的一切都不是幻觉,他真的带着一个骷髅架子从山里出来了。

      “……赵晓啊赵晓,这个祖宗虽然奇形怪状了点,但是人家好歹救了你的命啊,可不能嫌弃人家。”他拼命安慰自己,努力将自己已经破碎的世界观重铸起来。

      就这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他的世界观就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鬼他都见到了,一个能跑能走还能说话的骷髅架子有什么好奇怪的?就是嘛!

      “扣扣扣!”
      房间的门被人敲响,赵晓忙去开门,见是自己叫的跑腿,跟人道了谢把东西拿了进来。

      走到套房卧室门口,他轻咳了一声,敲了敲门,道:“姜小姐,您让我买的东西已经到了。”

      咔嚓!
      门被人从里边打开一条缝,一只雪白细腻的手伸了出来,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赵晓连忙把东西递了过去。然后下一秒,门立刻又在他眼前关上了,险些被夹到了鼻子,赵晓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转身又去沙发上瘫着了,同时嘀咕着这位姜小姐要毛笔和白纸做什么。

      想着想着,他就有些昏昏欲睡了。
      最近这段时间他基本就没睡过一次好觉,完全可以说是昼夜难眠,白天夜晚都被那女鬼所扰,就怕不小心被那女鬼给吊死了,现在和那位姜小姐待在一个地方,他倒是感到无比的安心,这精神一放松下来,可不就困了吗?

      只是就在他睡着没多久,他突然就觉得浑身发冷,一股冷意将他包裹着,最后汇聚在他脖子那里,然后猛的使劲,使劲的将他的脖子勒住。

      赵晓猛的瞪大眼睛,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似乎要被这股大力给扯掉了,他无意识的抓挠着,眼前一阵发黑。
      就在他意识模糊,即将陷入一片昏沉之中之时,他突然听到了一声冷哼,一道冷淡的女声响起:

      “不知死活的东西,倒是找到这里来了。”

      然后只听啪的一声,他的耳边响起一声惨叫,一道红色的身影砸在酒店的窗户上,眼中流出两行血泪来,怨毒愤恨的看着他这边。而赵晓只觉得自己原本僵硬得不受控制的身体猛的变得正常,他捂着喉咙,惊恐的从沙发上跌倒下来。

      就差那么一点,就那么一点,他人就没了啊!这女鬼怎么还跟着他啊?

      “老祖宗,救命啊!”他大声喊道,只是一开口就发现自己的嗓子沙哑得不成样子,而且很痛,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赵晓握着脖子,慌张恐惧的看向身边,然后他就愣了。

      入眼是一片雪白细腻的肌肤,白腻得宛若上好的美玉,那张明艳冷淡的脸在灯光下有着一种让人不敢直视的逼人色彩,那是一种令人感到惊心动魄的美丽,从头发丝到她的指尖,无一不美,无一不精致。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她身上裹着雪白的浴袍,头发湿漉漉的搭在身上,一双脚赤着踩在铺着地毯的地板上,连脚都那么漂亮。

      赵晓愕然的看着对方,愣愣的问:“你是谁啊?”
      他的房间里,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女人?

      他沙哑地声音,一开口就十分难听。

      女人冷淡的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而是转过头去,看着那红衣女鬼。

      红衣女鬼见势不对,立刻就想跑,女人轻哼一声,道:“想跑?”

      然后她右手一甩。
      这时候赵晓才看见,在她的手中握着一条极细的银色丝线,细线缠在她的右手掌心中,此时这银线在她手中宛若有了生命,呼啸着便朝着女鬼而去。

      女鬼的身影已经微微淡去,但是银线的速度比她消散的速度还要快,飞快的缠绕在她的身上,将她死死勒紧。

      嘭!
      像是花朵盛开一般,一团血雾绽开,慢慢舒展着“花瓣”,血腥的味道在房间里散开,像是活物一般,被那银线吸收。在吸收完这些血雾之后,那银丝看上去光芒更亮了,带着一种很明亮的色泽。

      咻!
      银线被收回,被缠在那雪白细腻的手腕上,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漂亮的装饰。

      赵晓咽了咽口水,乖巧的跪在地上,看着女人坐在沙发上,两只鸟儿飞过来,一左一右的落在她的肩头。

      “老祖宗。”赵晓小声叫了一声,问:“那女鬼死了吗?”

      “别叫我老祖宗,我不是你们家的老祖宗。”姜叶开口,有些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指使他:“去倒杯水来。”

      闻言,赵晓忙从地上爬起来,跑去饮水机那里倒了一杯水来,毕恭毕敬的递给她。

      姜叶接过来,手中拿出一张白纸来——虽然嫌弃这纸不够好,不过现在没有挑剔的条件,勉为其难的用上一用吧。

      她捏着白纸的手微微一晃,那纸瞬间便烧了起来,被她扔在了杯子里,很快的就烧尽了,然后她将这杯水递给了赵晓,示意他喝下去。

      赵晓犹犹豫豫,欲言又止。

      这烧纸灰拌水里喝……确定不会生病吗?
      可是这是老祖宗要求啊。

      怀着一种纠结的心情,赵晓将水接了过来,然后他惊讶的发现,这水混了烧掉的纸灰,竟然还是干干净净的,里边看不见任何纸灰的痕迹,水色澄净透亮,看上去就是一杯普通的水。

      赵晓惊咦出声,捧着水杯仔细查看,抬头问:“老祖宗,这水怎么这么干净?”

      姜叶冷淡的看着他,问:“怎么,以为我要给你喝一杯脏乎乎的符水?”

      赵晓尴尬,道:“这不是放的是烧掉的纸嘛……”

      姜叶道:“把它喝了吧。”

      赵晓嗯了一声,仰头咕噜噜的灌下去,闷声问:“老祖宗,这水是干嘛用的啊?”
      说着,他突然觉得有不对劲,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嗓子,惊异道:“好像没那么痛了啊?”

      就连声音也没那么哑了。

      姜叶这才说:“这是治你嗓子的东西,你嗓子被破坏了,不仅仅是□□,还有你的魂魄,那女鬼阴气重,阴气早就透过你的脖子渗入你的五脏六腑……要是不解决,不出一个月,你的五脏六腑就会全部腐烂,化为脓水。”

      她看到赵晓的第一眼,就发现他的五脏六腑中盘踞着一股阴冷之气,那是阴森鬼气与死气。

      人为生,处于阳,一旦阴阳颠倒置换,那就是人不人鬼不鬼,鬼气让人虚弱,死气却能腐蚀生机,有死气盘旋与赵晓的五脏六腑之中,慢慢的他的五脏六腑就会遭受死气腐蚀,失去生机,成为一团生机尽绝的死肉。

      到那时候,这人既不是人,也不是鬼,只能说是人不人鬼不鬼,一具失去生机、魂魄鬼气森森的行尸走肉。

      赵晓以为没被女鬼杀死就好了,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一回事,他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觉,突然就觉得肚子里隐隐约约有些发凉。

      “那我现在没事了吗?”他小心翼翼的问。

      姜叶嗯了一声,道:“刚刚那杯水能消融你体内的死气……”

      原先赵晓的脸色是有些苍白的,那是一种毫无血色的死白,可是现在一杯水下肚,脸上却多出了几分血色,肉眼可见的状态变了好多。

      赵晓动了动身子,有些惊喜的道:“这段时间我总觉得身体发沉,现在好像好了很多啊。”

      而且也没有那种时常涌上来的阴冷感了,浑身都是暖呼呼的。

      “老祖宗,您真厉害!”他崇拜的看着姜叶。

      姜叶:“……别叫我老祖宗,我说过,你可以叫我姜小姐。”

      赵晓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又崇拜尊敬的说:“您当然是我家的老祖宗,我爷爷可是说了,那地里埋着的就是我们家老祖宗,每年我们家的人都要去祭拜的,我可是拜了您二十六年了。”

      姜叶看着这四周的一切,站起身,走到窗前,伸手将窗帘扯开。

      只见窗外灯火如昼,一片通明。

      虽然在赵晓的记忆里看过这一切,但是这一切还是没有实际看见来得有冲击性,这可真是个不可思议的时代。

      姜叶眼里多了一丝笑意。
      她那些故人们,大概没想到,多年之后,她又再一次站在了这一片土地上。

      “叽叽叽!”
      两只小鸟落在她的肩膀上,红色的小鸟宛若一团火,窝进了她的怀里,源源不断的热流涌进她的身体。

      姜叶伸手抚摸着小火球的羽毛,这红色小鸟和现代社会的肥啾有些相似,羽毛蓬松柔软,就像是一颗毛茸茸的球,摸上去手感更是柔软温暖,别提多舒服了。

      “跟我说说吧,你是怎么招惹那个女鬼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