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陆路鹿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1-25 08:08: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Episode#04 ...

  •   “真是自作多情,孔雀开屏。谁对你的私生活感兴趣,又不是吃饱了没事干。要不是为了我哥哥的前途,我才懒得在你身上多花一秒钟一分钱”这种话……尤霓霓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纵观她十年学生生涯,除了迟到,几乎没再做过其他出格的事。即使有几次和坏学生打交道的经历,那也是发生在梦里,真正的实战经验约等于零。
      
      此刻的她,弱小,无助,可怜。
      
      好在李寂终于良心发现。
      
      看她紧张得快哭了,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她一个事实,好笑道:“小学妹,你又不是白嫖,怕什么。来,听我的口令,向后——转。”
      
      “……”
      
      对哦,她又不是没给钱,为什么要做贼心虚?
      
      被这么一提醒,尤霓霓瞬间底气满满。
      
      “咻”的一下,她憋回博取同情的泪水,拿出消费者维权时的态度和气势,挺直腰板,转过身子,打算好好瞧瞧这个陈淮望究竟是何方神圣。
      
      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才发现缘分真奇妙。
      
      站在她身后的不正是那晚在修车铺里遇见的人吗?
      
      尤霓霓一抬头,便撞进那双漆黑的眼眸,像初冬结冰的湖泊反射着阳光,清冽又锋利。
      
      她愣住,还以为自己产幻了,第一反应是看四周,见没别人,这才把他和“陈淮望”划上等号。
      
      不过,明明上次见面,他还是一个看上去脾气很差,差到像是看谁不爽就直接抡扳手砸人的人,怎么套了身校服就摇身一变,变成干净的少年模样呢。
      
      完全没有那晚的影子,害她差点没认出来。
      
      好一会儿,尤霓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仰着头,有惊无喜道:“怎么是你?”
      
      对于这个反应,陈淮望并不意外,和她拉开距离后,随意坐在一旁堆叠的纸箱上,百无聊赖地轻抛着刚拆封的烟盒,反问道:“嫖得开心吗。”
      
      他的语气很淡,没什么起伏,但问题听上去似乎很关心用户体验。
      
      尤霓霓一噎。
      
      好吧,皮变骨不变,嘴巴依然惹人厌。
      
      那晚的心理阴影又飘了回来,重新笼罩着尤霓霓。
      
      这下她彻底接受他就是陈淮望的事实,也不怕他了,解释道:“你别误会啊,我就是正好路过,进来凑凑热闹而已,绝对不是因为对你有非分之想。”
      
      然而这番话在李寂听来,更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他被勾起好奇心,申请加入群聊,问道:“什么情况,你俩认识?”
      
      “不认识!”
      
      尤霓霓当即否认,撇清关系的速度赶得上火箭发射,看得出很不想和他有什么牵扯。
      
      空气瞬间安静。又很快被一声“啪嗒”打破。
      
      烟盒落回主人掌心,没有再被抛起。
      
      陈淮望眉梢极轻地挑了挑,盯着尤霓霓,脸上没什么表情,可说话语气似乎又带了点情绪,低哼道:“怎么,嫖完翻脸不认人?”
      
      “……”
      
      哇哦,看来真的有情况。
      
      李寂的视线在俩人之间来来回回,最后明智地选择闭麦,安静观战。
      
      尤霓霓却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她不知道陈淮望为什么这么执着“嫖”字,生怕他借题发挥,只好充分展示自己的鬼扯功力,开始给他洗脑。
      
      “你又误会了。刚才那句‘你又不是白嫖’里的‘嫖’,其实是动词活用为名词。为什么呢?来,我们试着把‘嫖’字拆开看,然后你会发现,它就是‘女票’啊。换而言之,那话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是——你又不是白女票。那么这个白又是谁呢?白敬亭你知道吧,对,就是他……”
      
      冗长的说明一方面是为了解释,另一方面,更是为了被他嫌弃,以便能顺理成章地离开。
      
      结果事与愿违。
      
      陈淮望不但没打断她,反而任由她往下说。
      
      最后,尤霓霓实在说不动了,瞪着他,生气地埋怨道:“你今天怎么不嫌我废话多了?”
      
      狭小的杂货铺里常年光线不足,却藏不住姑娘的喜怒哀乐。
      
      或许是因为五官生得好,以致她的每个表情都显得鲜活生动,即使只是稍稍一皱眉,也能感受到她的不高兴。
      
      看来兔子急了真会咬人。
      
      被事实再一次证明的常识打碎陈淮望的平静。
      
      他往后一靠,倚着货架,眼底浮出零星情绪,在回答问题之前,平视着她的双眼,很是正经地商量道:“能站起来再说吗。”
      
      站起来?什么意思,她没坐着啊。
      
      尤霓霓一脸茫然,显然没转过来这个弯。
      
      一旁的李寂倒是听懂了,没忍住,笑出声。
      
      这一笑,她立马明白过来,看看站着的自己,又看看坐着的陈淮望,发现二者几乎没有身高差。
      
      ……
      
      上次嫌她话多!这次又嘲笑她长得矮!这个人真是太!坏!了!
      
      是可忍,她不可忍!
      
      尤霓霓强压下心头的怒火,从钱包里抽出几张百元大钞放在收银台上,接着走向货架区,非常大手笔地买下店里所有像糖的零食。末了,通通塞进陈淮望怀里。
      
      而后,她拍拍他的肩膀,就像是劝导叛逆期的少年,语气温和道:“生活很苦吧?来,多吃点甜的,以后说话别再这么酸了啊。”
      
      说完,趁气势还在,头也不回地走掉。
      
      用极其不满的背影,为这段极其不愉快的对话画下极其有力的感叹号。
      
      可谓是一顿操作猛如虎。
      
      李寂脸上写满“瑞思拜”,自发起立为她鼓掌,顺便帮她讨回公道:“我说你欺负人家小学妹干什么,不是你的风格啊。”
      
      “嗯?”
      
      陈淮望收回视线,脸上不见悔意,反问道:“欺负的标准什么时候变这么低了。”
      
      “……收拾垃圾和欺负小姑娘能是一个标准吗!你就是因为平时不和小姑娘接触,才会……”
      
      李寂苦口婆心地教育,可他没有要反省的意思,反倒盯着那堆五颜六色的糖果,忽得眸光微闪。
      
      只见一堆正经糖果中,躺着一盒“卧底”,企图冒充薄荷糖,殊不知自己早被包装上方的“durex”暴露身份,更别提中间写着的“持久装”。
      
      陈淮望轻牵嘴角,将它拎了出来。
      
      可怜尤霓霓还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惊天大错。
      
      走出去后,她的气势少了大半,正想喝罐奶压压惊,一群女生却忽然一拥而上,将她团团围住,并派出一个代表进行发言,问道:“小妹妹,你认识陈淮望?”
      
      小……妹……妹?
      
      处于敏感时期的人对这个称呼很是在意,立刻停下脚步,看了眼说话的女生,发现对方比她高半个脑袋,校服上印着的却是“桐市彰明中学”。
      
      桐市是个小地方,初中多得起串串,但高中只有两所,分别是桐市第三中学和桐市实验中学。
      
      也就是说,一个初中生管她叫小妹妹?
      
      ……
      
      虽然尤霓霓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也知道对方没有恶意,要怪只能怪三中的初中部和高中部的校服一模一样,但她还是免不了二度受伤。
      
      可女生见她不说话,还以为是自己的唐突吓到她了,连忙解释:“你别怕,我们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一听这话,尤霓霓重新打起精神。
      
      顶着数道满怀期待的目光,她盛情难却,只好尽绵薄之力,劝道:“唉,别要联系方式了,趁现在还来得及,赶紧悬崖勒马吧。”
      
      真是知情人士?
      
      女生们被她说得更加好奇,七嘴八舌地追问:“怎么了?他有女朋友吗?还是目前没有谈恋爱的打算?或者不喜欢年龄太小的?”
      
      尤霓霓摇摇头,东瞧瞧西看看,确定周围没有闲杂人等,才欲言又止道:“我不好说太多,反正,反正你们和他性别不合。”
      
      性……别不合?
      
      ……
      
      “听说初一新生里有支潜力股,你们有没有谁要到了手机号?”
      “又有新的?唉,老天爷能不能公平分配帅哥哥啊,为什么好看的全在三中!”
      “你还好意思说,上周刚要了一个小哥哥的手机号,这周又来!”
      “愚昧!我这叫有实验精神!不多试试,怎么知道哪种类型最适合自己!”
      
      ……
      
      伴随着和上一个话题毫无关系的聊天声,女生们逐渐散去。
      
      堆积在尤霓霓心中的阴霾也连带着被带走。
      
      助人为乐果然令人身心愉悦。
      
      她整个人神清气爽,脚步轻盈地踏上回家的路,还不知道自己再一次错过和丛涵近距离接触。
      
      在她走后没多久,一个戴着口罩墨镜棒球帽,捂得严严实实的人偷偷溜进杂货铺。
      
      确定没有引起其他人注意后,他拉下口罩,抱怨道:“靠,陈淮望,你能不能选个隐蔽的地方!每次都来狼窝,搞得我很累啊!”
      
      自从和江舟池的关系曝光,他便成了众多曲线追星女孩重点观察地对象。
      
      平时在学校还好,一旦出了校门,让外校的人看见他,虽不至于造成交通瘫痪,但肯定免不了被人“指指点点”一番,弄得他必须全副武装。
      
      闻言,正在聊天的两人停下。
      
      李寂率先开口:“什么狼窝,尊重一下我好吗。”
      
      “你一个鸡儿要什么尊重。”
      
      丛涵又摘下帽子,理了理被压乱的头发。
      
      谁知这一低头,正好看见陈淮望捏在手里的东西,纯洁的双眼被“durex”刺痛。
      
      他一脸震惊道:“你买这玩意儿干什么!”
      
      李寂以为他指的是那些糖,不计前嫌,好心告诉他答案,“小学妹送的。”
      
      “小学妹?靠!你还真是不收礼则已,一收礼惊人啊!老实交代,什么时候学会背着爸爸去外面拈花惹草的?虽然爸爸不反对你谈恋爱,但你绝对不能弄出人命……”
      
      也许是因为在陈淮望身上栽过太多跟头,每次遇上能占他便宜的事,丛涵总是特别积极,就算只能逞一时口头之快,他也不会放过。
      
      可惜这次没人理他。
      
      就着他的喋喋不休,李寂伸了个懒腰,继续埋头打游戏,而陈淮望连看都懒得看他,径直走出杂货铺,走进昏黄的小巷。
      
      月光清清亮亮,一口袋的糖果在他手里晃晃荡荡。

  • 作者有话要说:  #丛涵今天惨了吗
    #惨了
    *
    油腻腻解释“白嫖”解释得我都快信了哈哈哈,以后白敬亭女票就简称白嫖了!
    顺便说一说各大超市便利店!总是把避孕套和各种糖放在一起!有时候一个不注意,真的很容易拿错!
    然后,关于站着和坐着一样高这个梗,是我之前看一个综艺得到的灵感,等我睡醒了就把那个综艺片段发到weibo~
    *
    昨天说了说文名的事,今天我才突然想起我之前发过一条weibo,说,这篇文其实还可以叫《一噎情》,因为油腻腻总会被wuli大佬说得一噎……(哈哈哈我随便说的,肯定不可能改成这个,要不然会被编辑打断腿,而且我挺喜欢现在的文名!你们也要喜欢!
    *
    谢谢【欧阳了个惠琳】【崽崽王-zx】【Avril的小迷妹】【我是丹丹也是小池】砸雷还有你你你你你们的营养液~
    还是所有2分评送红包啦,你们多多评论,文章积分高了,就能在前排搜到我的文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