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陆路鹿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1-24 08:08: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Episode#03 ...

  •   “哐当”一声,汽水掉落。
      
      陈淮望刚从下方的出货口拿出,清净了没一会儿的耳根子又吵了起来,说的还是同一件事。
      
      “不是吧,你真打算从良?”
      
      俗话说得好,君子报仇,十秒不晚。
      
      丛涵选择性地忽略他的人生攻击,更关心是什么让他改变主意,于是一只手搭上他的肩,饶有兴致地采访道:“你怎么突然想不通……不对,怎么突然想通了?”
      
      闻言,陈淮望垂放在身侧的右手拉开拎着的易拉罐,终于正眼看他,但表情冷淡,仿佛他问了一个无比弱智的问题。
      
      “……等等,你给我几分钟。”
      
      这反应激起丛涵的斗志。
      
      他收回双手,撑在自动售卖机上,面壁思过似的开始思考,一副“就算没有原因老子也要硬想一个出来”的架势。
      
      陈淮望没理由阻止他闭嘴,安静地喝了口汽水,视线回落时,漫不经心地扫过不远处的墙角。
      
      秋天的阳光温暖而干燥,像是一大把柔软的狗尾巴草,照拂着校园里的一草一木,也将一道长长的影子从墙后延伸到外面的水泥地上。
      
      影子的主人对此还一无所知,陈淮望便站在建筑物投下一方阴凉里,看着它想事。
      
      明明什么旖旎心思都没有,丛涵却能硬生生解读成“含情脉脉”,一举解决两个问题,拍案定论道:“靠,你从良该不会是为了我吧?”
      
      十秒的时间,他终于找到报仇机会,决定以“gay”还“娘”。
      
      说完,又郑重发出警告:“我和你说,我这个人很直的,别想打我主意,还是去祸害舟舟吧。”
      
      一听见“江舟池”三个字,一只“兔子”耳朵立刻从墙后悄悄探出,连带着一小半的侧脸也暴露在空气中,圆滚滚的弧度看上去很是眼熟。
      
      当然,这种眼熟只针对陈淮望。
      
      丛涵一心记挂着报仇,无意观察周围环境,越说越来劲:“反正你为他连学都转了,还有什么做不出来。你放心,我绝对给你俩保密!”
      
      本来这话纯属无中生有,可落进不知情的人耳朵里,顺理成章演变成“不能说的独家内幕”。
      
      她吓得默默捂住耳朵,消失在拐角处,似乎不敢再往下听。
      
      见状,陈淮望微微一哂,收回视线,轻瞥了眼丛涵那颗洋洋得意的脑袋,而后将另一罐饮料扔他怀里,难得关心道:“好好补补。”
      
      补什么?
      
      丛涵没听懂,条件反射地接住后,低头一看,这才发现,那饮料,名叫——六个核桃。
      
      又名,补脑神器。
      
      ……
      
      望着那道已经离去的背影,丛涵气愤地叫嚣道:“陈淮望,你等着,老子马上去给营销号投稿,曝光你对我们舟舟单方面的社会主义兄弟情!”
      
      遗憾的是,这番威胁再次石沉大海。
      
      飘散在空中的尾音逐渐被3D环绕的眼保健操声吞并。
      
      午后的校园恢复最初的平静,徒留尤霓霓顶着一脸消化不良的表情,抱着保温杯,靠在墙上。
      
      她发誓,这一次她真不是故意偷听,要怪只能怪开水房和自动售卖机正好位于两条直角边上,虽然互相看不见,但是毫不阻碍声音的传播。
      
      这下好了,一不小心撞破一个不知真假的大秘密。
      
      心情复杂的人沉重地叹了口气,想了想,还是从兜里拿出手机,边往教室走,边发送语音。
      
      ——通通,你认不认识一个叫陈淮望的人啊?五分钟内,我要他的全部资料!
      
      托追星的福,她认识了不少大触,其中一位江湖人称“百事通”,在搜集情报方面非常厉害,很快便发来她想要的东西。
      
      ——陈淮望?不就是实验中学那位被上帝开了全景天窗的大佬吗。成绩好看,长得好看,打架也好看,唯独性格不怎么样,好多女生想追他都不敢。对了,去年他休了一年学,这学期就转去你们学校了,还和你哥一个班呢。你要是感兴趣,可以自个儿去看看呗。
      
      她才不感兴趣,只关心一个问题。
      
      ——那他和我哥是什么关系?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你知道的,你哥一向注重隐私,陈淮望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主,所以关于他俩的消息不多,基本就我告诉你的那些。
      
      虽然百事通通桐市百事,但都只是略知一二,如果还想知道剩下的“三四五”,必须另寻他人。
      
      至于具体找谁,她已经帮尤霓霓想好了。
      
      ——要不你去问问你们学校的解忧天团?他们每周五晚上营业,主要负责帮助你们学校的少男少女解决青春期的烦恼,地点就在你们学校后门那条巷子里,那儿有家杂货铺,你应该知道吧?
      
      ……解忧天团?
      
      这么浮夸做作的名字是真实存在的吗?
      
      尤霓霓一不小心收获今日份沙雕,下意识产生抵触心理,暂时不打算把这个方法列入考虑范围。
      
      回到教室后,她转战微博,在上面蹲了一整天,却没蹲来半个营销号的爆料。
      
      难道丛涵只是开开玩笑?
      
      不对,就算爆料是玩笑,那社会主义兄弟情呢?
      
      万一那人真的单方面对她哥图谋不轨怎么办?
      
      本来现在就有人拿他的性取向造谣,万一到时候再传出什么风言风语,肯定会对事业上升期的他造成更大的不良影响吧。
      
      这么一想,尤霓霓再次忧从中来。
      
      她操着亲妈粉的心,东想西想了一晚上,不仅睡得不踏实,甚至破天荒地失眠了,而这一连串连锁反应又通通指向一个结果——
      
      星期五,晚自习结束后,尤霓霓独自踏上寻找天团之路。
      
      杂货铺位于巷尾。
      
      按理说,这个时间点应该没什么人才对,可等她到的时候,店里依然生意爆棚,一条小巷几乎全被小木桌占领。
      
      穿着不同学校校服的女生围坐在木桌旁,要么奋笔疾书写着什么,要么眉飞色舞咨询着什么,青春洋溢的脸上布满憧憬娇羞,画面看上去和谐又眼熟。
      
      完全就是广场上摆摊招揽生意的婚庆策划公司的翻版。
      
      看来这解忧天团确实有两把刷子啊。
      
      尤霓霓决定收起之前的偏见,怀着敬畏之心,来到杂货铺门口,试探性地看了看,却只见着一条正在追着自己尾巴跑的柴犬。
      
      她又上前几步。
      
      这一次,里面很快传出声音,业务熟练道:“QQ号50,微信号60,手机号100,递情书120,代写情书200,套餐有优惠,一共250。要谁的?”
      
      “……”
      
      尤霓霓连忙循声望去,这才看见收银台后面坐着个男生,正在玩手机游戏,听见她的动静也没抬头,直接报价,顺便拿出一本宣传册,放在收银台上,供她参考。
      
      出于好奇,她随手翻了翻,发现但凡在他们学校有点名气的人,名字全被印了上去。
      
      原来“青春期的烦恼”指的是这事儿啊。
      
      忽然间,她好像有点理解“解忧天团”的存在意义了,并打从心底佩服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大无畏精神。
      
      不过等逐一看完宣传册上的名字,她又打消这个念头,失望道:“没有陈淮望的吗?”
      
      “陈淮望?哦,他刚转过来,暂时没写上去,目前只提供递情书和代写情书两项服务,要吗?”
      
      “不能只问几个关于他的问题?”
      
      问问题?
      
      这姑娘怎么选的全是不能踩的雷区。
      
      李寂没道理放过到嘴的鸭子,但也不能把自己往火坑里推,抬头看了她一眼,见是张陌生的脸,于是随便开了个价,反正都是乱回答。
      
      “一个问题十块。”
      
      “十块?!”
      
      居然这么便宜?这人的行情到底是有多差啊!
      
      尤霓霓没想到百事通的消息也有出错的时候,一时没控制好情绪,发自肺腑地惊呼一声。
      
      可李寂一听,还以为自己开高了,商量道:“贵了?那……”
      
      “不贵不贵!”
      
      她连连摆手,从全是大钞的钱包里找出仅有的几张十元零钱,抓紧时间提问,“听说他转学是为了追喜欢的人,真的吗?”
      
      “假的。”
      
      一张十元被抽走。
      
      假的?“那他为什么转来我们学校?”
      
      “这个啊,不知道。”
      
      又一张十元被抽走。
      
      说这话的同时,李寂顺手从旁边的烟柜里拿出一包烟,放在她的面前,重新给她指了一条明路。
      
      “去问本人吧。喏,就在你后面。”
      
      还在苦想上个问题的人暂时分不出精力搭理他,随口“哦”了声,直到又听见他说:“小学妹正打听你呢。”
      
      “……”
      
      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后,尤霓霓惊呆了。
      
      还能这样出卖客户?太没职业操守了吧!什么黑心杂货铺啊!
      
      她被店家的“无耻”刷新下限,又不能越过收银台捂他的嘴,只能双手合十拜托他别说别说,表情比除夕夜烧香拜佛还真挚。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下一刻,一只手从她的身侧伸过来,拿走收银台上的烟,动作间带起微风,吹动她的短发。
      
      听完李寂的话,陈淮望眼角微挑,懒懒地盯着小动作不断的姑娘,嗓音低沉而缓慢,问道:“打听我什么。”
      
      ……
      
      尤霓霓整个人一僵,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和“敌人”离得这么近。
      
      近到她能够清楚听见他撕掉香烟包装的窸窣声,感受到他说话时的气流震动,甚至被他的气息包裹,恰如这个夜晚给人的感觉,清爽而微凉。
      
      这下她更不敢回头,唯有拼命瞪李寂,希望他见好就收。
      
      谁知对方竟不惧压力,完整复述她的问题。
      
      每多说一个字,尤霓霓的心就往下沉一寸,最后干脆抬手遮住眼睛,却被人忽然踢了下脚后跟。
      
      她吓得一个激灵,立马稍息立正站好。
      
      而后,耳畔再次响起那道半熟悉半陌生的声音,蕴着几分初秋夜晚的凉意,以及被磨碎的玩味,语气不善道:“对我的私生活很感兴趣?”

  • 作者有话要说:  尤霓霓(委屈巴巴):大家都嫌我名字太油腻,我要换一个!油菜花和有钱人哪个好!
    陈淮望(打开抽屉,拿出套):有人睡。
    尤霓霓:………………
    *
    油腻腻明明这么可爱,大家不许说它油腻!
    昨天突然发现和好多大神撞了开文时间……为什么我每次仔仔细细认认真真挑选的开文日子最后都会变成我的死期啊!!!
    更悲剧的是……我发现我这篇文搜索文名没办法找到!!!我之前还以为是因为刚发文所以搜不到,结果我昨天一直往下拉拉拉拉,终于看到了它……
    逼我改名字吗……
    突然自闭……TAT
    希望还没有收藏本文的小天使赶紧动一动你的小手指!!拯救一条生命吧!!!
    谢谢【OYHL】x2【我是丹丹也是小池】砸雷还有你们的营养液
    这章还是所有2分评发红包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