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节目》卞九欢 ^第9章^ 最新更新:2019-09-11 10:45:0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分不分9 ...

  •   第9章
      徐代看见情况不对,下意识看向身后的摄影师,摄影师倒是也想帮忙,可是他扛着摄像机,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办好。
      
      徐代又趴到洞边儿上,想要帮着宗青一起拉景意涵,可是他刚一伸手,手腕就被什么藤蔓给缠住了,拔都拔不动。
      
      宗青愁死了。
      
      本来这怪物的目标就是景意涵,跟徐代没什么关系,可是徐代想要帮忙,这下好了,两个人都陷进去了。
      
      宗青见徐代陷得还不是很深,于是对他说道:“你看看能不能站起来,你先离开这个坑?”
      
      徐代浑身上下都动弹不得,整个人就僵住了。
      
      宗青一时间也看不出来他到底是吓瘫了还是被怪物控制住了,只好自己继续想办法。
      
      照理说,他是除妖师,对于大部分妖怪来说,虽然除妖师明显要比普通人好吃,但是除妖师大多都是有编制的,妖怪很清楚,自己只要吃掉一个除妖师,惹上的就是一整个部门。
      
      所以,就算是他现在没有任何武器,空手和这个修为不浅的怪物对抗,对方很明显也不想吃了他,一直没什么动作。
      
      宗青本来以为他能把景意涵拉上来,结果他万万没想到,景意涵这货怎么这么沉啊!他明明看上去挺瘦的,怎么就能沉到这个地步啊!
      
      宗青死死拉着景意涵的手,发愁地说道:“景先生,你不是没吃饭吗,你怎么还能这么沉啊?”
      
      景意涵很明显的被吓到了,终于不说烦人话了,只是小声咕哝了一句:“你先拉我上去。”
      
      宗青心想,现在可没那么简单。
      
      景意涵现在是掉不下去,但是怪物不松口,他肯定是拉不上来的。
      
      他估计这个吃人的家伙在做选择题,到底要不要吃,要不要两个一起吃。
      
      一般情况下,山怪的心智都不会很高,大概也就比一般动物稍微高一点,也就是说这只山怪就像是一只面前放着肉骨头的狗,它知道吃了肉骨头肯定要挨打,它现在在考虑是挨打还是挨饿。
      
      宗青本来是两只手一起拉着他的,但是他很快就意识到,这么一直僵持下去不能解决问题。
      
      他的力气要远大于旁人,但是这样不意味着他能单手一直拉住一个成年男子的重量,他得找根木棍在地上写咒。
      
      宗青一松手,景意涵就吓了一跳,慌忙叫道:“你别不要我!”
      
      他说着,立刻死死抓住宗青的手臂,指甲都嵌进宗青肉里去了,当场就划出一道血痕来了。
      
      宗青惨叫道:“我哪敢啊!”
      
      他被景意涵抓得不轻,疼得倒抽气,就这个时候那个摄像还很敬业地在拍他们抵死挣扎的镜头。
      
      景意涵确实吓坏了,他再这么挣扎下去,宗青的血味儿散出去,那心智只有小动物水平的怪物估计就更想吃他们两个了。
      
      宗青只好安慰他,说道:“景意涵,我保证不松手,要摔进去咱俩一起摔进去,我一直抓着你不会放的,你别扣我行不行?”
      
      见坑里的景意涵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害怕地小声呜咽了不知道什么话,宗青终于在地上摸到一根木棍子,开始歪歪扭扭地在地面上写符咒。
      
      他的符咒还没写完,徐代好像是能动了,爬过来伸手捞了一把景意涵,不仅没能把他捞上来,反而把他手臂划了一道,一瞬间鲜血的气息登时溢了出来,两个人的血味儿杂在一起,原本沉寂不动的怪物忽然躁动起来。
      
      坑底传来了一阵刺耳的沙沙声,仿佛是什么东西正沿着看不见底的深坑爬上来。
      
      景意涵整个人就在坑里,他的感觉最为鲜明,声音一传出来,他立刻就能察觉到距离他不远处有个怪物正在靠近,吓得他立刻用力扯了一把宗青。
      
      宗青本来正在写咒,被他这么一扯,整个人木棍就花了,整个符彻底毁了。
      
      宗青在地面上失去支撑里,整个人跟着这位惊慌失措的大爷一起被往坑里拉去。
      
      宗青气得索性把木棍摔在景意涵脸上:“你不是挺能耐吗?现在高兴了?”
      
      景意涵怒道:“这种时候你骂我干什么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双手死死扳住了宗青的身体,这人力气颇大,竟然直接把他们两个一起拽上来了 。
      
      宗青回头一看,愣了一下:“左丘策?你怎么跑过来了?”
      
      左丘策本来正在扯他,被他一问,忽然一个哆嗦,竟然一瞬间委屈起来了,差点就哭出来:“我怕黑啊!”
      
      他把宗青和景意涵给拉上来,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头大叫道:“我怕黑嘛!”
      
      也是怪了,他一来,那怪物蓦地收缩了起来,奇怪的沙沙声和不断下陷的地面都静止了,林子再一次恢复了安静,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
      
      宗青拍了拍身上的土,哭笑不得地看着坐在地上抱着头的左丘策,无奈地开了手电筒照照他,问道:“你怕黑你还跑进来干什么?”
      
      左丘策就一直很委屈地蹲着,也不抬头,不反驳,小小声地说道:“我怕你出事嘛……”
      
      他是真的委屈坏了,宗青手里拿着手电筒,他就一直缩在宗青旁边,哆哆嗦嗦不敢动。
      
      宗青本来还想处理那个山怪,可是也是奇了,那怪物本来都张开血口想把他们两个一起吃下去了,左丘策一来,那东西貌似是受了惊吓,竟然跑了,那个坑也就是个坑,坑底什么都没有了。
      
      这个时候,徐代才如梦初醒,终于能动了。
      
      景意涵这人,刚才自己在坑里头吓得够呛,现在一爬出来,就开始奚落左丘策,说道:“你这么大的人了,还怕黑。”
      
      左丘策抬头哀怨地看了他一眼,往宗青身边靠了靠,怎么看都很可怜的样子。
      
      宗青往左丘策前面挡了挡,嘲讽地看着景意涵,用手电筒直接照他眼睛,问道:“你这么大的人了,走路不看路,掉在坑里还一直哀叫?你看看你把我的手臂抓的!”
      
      宗青用手电筒照着他被景意涵抓得血淋淋的胳膊,反问道:“你胆子大?你牛逼?你比小策厉害?”
      
      景意涵确实没想到自己把宗青抓得那么狠,他不由得愧疚起来,他刚才说左丘策怕黑也只是想缓解一下自己的尴尬,可是很明显,他又招人讨厌了。
      
      景意涵拉过宗青的手臂,皱着眉,很愧疚地说道:“对不起,我——”
      
      他话还没说完,地上的左丘策忽然抱住了宗青的腿,哀嚎了一声:“我怕黑!好可怕啊!”
      
      宗青一把甩开了景意涵,急忙把手电筒塞进左丘策手里,把他从地上扶起来,说道:“我们回去吧,好不好?”
      
      语气之温柔,全然像是在哄小孩子。
      
      左丘策哽咽着点了点头,任由宗青扶着他,小孩似的缩在他怀里,哆哆嗦嗦跟着他往外走。
      
      徐代看见景意涵还走不动路,很好心地问道:“前辈,我扶你吗?”
      
      景意涵本来还想说点感激的话,可是他完全没有机会说,就彻底被遗落在后头没人理了,他失落地看了徐代一眼,说道:“我没事,我们走吧。”
      
      景意涵本来还有点感激宗青,可是左丘策一叫,他忽然心里开始涌起一阵怒气来,他刚从生死边缘挣扎回来,宗青都没看看他有没有受伤,反倒是左丘策那小屁孩,瞎叫着什么怕黑,可把他给心疼坏了。
      
      景意涵压了一肚子的气,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
      
      一回到别墅里,他一看见左丘策就越看越不顺眼。
      
      左丘策一说话,他就气不打一出来。
      
      但是到了灯光底下,景意涵这才看清楚宗青手臂上全是鲜血淋漓的抓痕。
      
      深深的伤口上翻着被撕裂的肉,本来好好的手臂上现在看起来狰狞可怖,仿佛被什么利器砍了一刀似的可怕。
      
      刚才在林子里用手电筒照的时候血还没流出来,伤口也没这么醒目,现在宗青的血已经流了一手臂了,景意涵这才意识到他抓得有多狠。
      
      那边的洪丽姝正在说道:“我包里有止血的药,等一下啊,我给你们找找……”
      
      景意涵走了过去,愧疚地说道:“对不起。”
      
      宗青看了景意涵一眼,他看景意涵的时候心里想,算了,被他抓几道子,至少房子保住了,还是划算的。
      
      景意涵还想说什么,可是他咬了咬嘴唇,愧疚地几乎说不出话。
      
      那一刻,他忽然好害怕自己因为这件事招宗青讨厌。
      
      景意涵想起自己之前傲慢的态度,那一刻,自责压垮了他,他的声音都不自觉地低了下去:“对不起,之前对你态度那么不好,这次又——”
      
      就在他好不容易想好好道歉的时候,左丘策忽然特别骄傲地大叫了一声,声音响亮得简直在整个屋子里回荡:
      
      “我找到雪怪的脚印了!我可以兑换药品了,你等着啊,我给你兑换最好的药!”
      
      景意涵被他骤然打断,气得咬了咬牙,还想继续说下去:“我——”
      
      左丘策又高兴地叫了一声:“你们看,能换好多药啊!”
      
      景意涵还想说话,然而他没来得及说,左丘策就蹦蹦跳跳挤到宗青面前来了,直接一把推开他,激动地拿着手机,很自豪地给宗青看他手机上的信息,特别骄傲地说道:“ 他们得用直升机把我们需要的物资运过来呢!”
      
      宗青也被他吸引了注意力,低头一看,不由得惊讶地说道:“真的能换好多东西啊。”
      
      左丘策高兴地说道:“还能换个医生来呢!你看!我找到了脚印,我给你换了个医生来了!”
      
      语气之间,满满都是小孩子的骄傲,仿佛迫切等待着被人夸奖的模样。
      
      宗青拍了拍他,哄小孩一般地说道:“你真厉害,明明怕黑还进去找我们。”
      
      这一幕气得景意涵直咬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自己在气什么。
      
      宗青想起来景意涵才是那个掉进深坑里的人,又转头看向他,问道:“你有没有受伤?”
      
      景意涵正要回答,左丘策就摇头晃脑地说道:“他没事啦,你看他好好的,一点事也没有。我们先给你止血吧。”
      
      景意涵:……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