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节目》卞九欢 ^第10章^ 最新更新:2019-09-15 22:34:0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分不分10 ...

  •   第10章
      
      夜色愈发浓重。
      
      山上的温度降了下来,寒意从打开的窗子里一点点钻了进来,像是一条条蹑手蹑脚的小蛇。
      
      冷风吹动着窗外的树干,发出不休止凛冽又锋利的声音。
      
      刀锋一样的山上,林间浓雾的黑暗里,山间旅馆的窗户里透出暖黄的灯光来。
      
      宗青坐在沙发上,抬高了手臂,省得血从手臂上滴下来掉到沙发上。
      
      景意涵挠得真是狠。
      
      宗青都能感觉到,他破碎的皮肤上断断续续的传来钻心的痛,那种强烈的痛已经让他的感官都有点麻木了,他就坐在吹冷风的窗户前头,他却一点儿都感觉不到冷。
      
      仿佛全身的神经都集中在叫嚣着疼痛的手臂上了,血沿着手臂往下流,他起初还能感觉到血液的温热,然而就连那种感觉也很快就麻木了,就剩下叫嚣不休的疼在他手臂上吵闹。
      
      这个时候,左丘策忽然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替他关了窗户。
      
      宗青本来想和他说谢谢,可是他疼得脑子都麻木了,现在又是在摄像机前,他得克制自己,勉力忍着痛维持着自己的表情,省得面目实在是过于狰狞,播出以后吓到小孩子。
      
      景意涵沉默地站在旁边,眼睛一直死死盯着宗青手上的伤,他几度张嘴想说点什么,可是末了又硬生生给吞下去了,最后竟然什么话也没有说。
      
      这个时候,洪丽姝从楼上冲下来了,手里捧着一堆零零散散的药物,说道:“先上药吧,先上药。”
      
      左丘策有点担心地说道:“这个伤是不是要缝针啊?”
      
      宗青一听说要缝针,嘴角都抽了一下。
      
      捉妖师的体质是不能打麻药的。
      
      长生有一个奇异的副作用,就是对麻药免疫。
      
      想要长久的活着,就得亲自品味活着的每一丝痛苦。
      
      宗青现在还记得几年前有个同事,断了根胳膊截肢都得咬着牙一直生忍着,差点没把牙都给咬碎了。
      
      宗青心想,这要是得缝针,那他真是得一针一针挨着疼。
      
      一想到要缝针,他赶忙把手臂缩了回去,试图把袖子放下来遮住伤口,说道:“我没事,我的伤不严重的……“
      
      左丘策抓住他的袖子,说道:“你别乱动,小心伤口进去脏东西,以后再感染了。”
      
      宗青本来就已经够疼了,一听见要缝针吓得都快哭了,他长得一直很凶,忽然可怜巴巴泫然欲泣的样子实在是很反差,他被左丘策扼住一只手腕,就差要哭出来了:“我不缝针,我不想缝针嘛!我不管,我不要缝针!”  
      
      就在他害怕得要紧的时候,景意涵还偏偏要过来安慰他,用一副仿佛很了解他的语气说道:“没事,缝针就疼第一下,医生会给你打麻药的,你是个成年人了,你可以的熬过去的。”……
      
      宗青本来难过到想哭,现在又被景意涵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气得想骂人。
      
      照理说他一个大男人不应该这么怕疼,可是疼就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啊!
      
      他还记得小的时候学驾驭法器,因为摇晃过度没站稳,从法器上面摔下来,脑袋上破了个口子送去缝针,那个时候还没现在那么多高端的设备,就真的是用缝衣针一针一针缝,冰冷锋利的针尖刺破他的皮肤,线再从刺破的洞里穿进去,最后棉线死死绷在他的伤口上,那漫长的缝针过程简直不堪回忆。
      
      这个时候,直升机到了,医生跟着医药包被一起送到了,宗青简直跟个受惊的兔子似的从沙发上跳起来,惊恐地说道:“我没事,我伤口很快就好了,你看,都不流血了,我不去缝针!”
      
      左丘策过来拉他:“你先别怕,先让医生看看……”
      
      宗青可怜兮兮地被他揪住手腕,领迷路小孩似的领到医生面前去,撸起袖子给医生看了一眼。
      
      医生:“伤口太深了,得缝。”
      
      宗青挣脱了左丘策的手就溜了。
      
      他往厨房的角落里一缩,横着个垃圾桶在自己面前挡着,仿佛小动物筑巢似的,窝在那儿就不走了。
      
      宗青还没来得及把垃圾桶和角落之间的瓷砖捂热乎呢,景意涵忽然就冲进来了,宗青吓了一跳,还不知道他想干啥,就见他从架子上拿出一把刀来。
      
      宗青眼睁睁看着他把刀,心想不至于吧,景意涵你好歹也是事业有成的大佬了,不至于为了逼他缝个针就把刀架在他脖子上吧。
      
      令宗青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景意涵拿着刀,不仅没过来划宗青,竟然自顾自在他自己胳膊上划了个口子,说道:“好,你要是不想缝针,那我也不缝,我陪着你。”
      
      宗青:?
      
      你到底是个什么表演欲爆棚的稀奇品质啊?
      
      这个时候,洪丽姝和左丘策都冲进来了,两个人看见景意涵胳膊上出现的新口子,都愣住了。
      
      洪丽姝惨叫一声:“你这是干什么!”
      
      景意涵说道:“宗青手上的口子是我抓伤的,要是他因为我受了伤,又不肯治疗,那我陪他一起耗着。”
      
      宗青:?
      
      你这是什么鬼逻辑啊?
      
      那是为了你吗,还不是为了当初贷款买的小两层!他舍身救人那是为了房啊大哥!你知道现在神仙地盘房价有多贵吗?
      
      左丘策看了一眼景意涵手上的伤,忽然做出一脸怪心疼的神情来,宗青一看见这小子一脸心疼的样子就知道事情不对。
      
      果然,只见左丘策心疼地抓着景意涵的胳膊,关心地说道:“前辈,宗青受伤了,这两天的东西还要我们几个男的搬,你现在又把自己划伤了,该不会是明天不想干活了吧?”
      
      景意涵目瞪口呆看着他。
      
      左丘策一脸关心他的模样,把他拉出的厨房,说道:“前辈,没必要,真的没必要,你快去缝针吧,不然明天我们还得照顾你们两个人。”
      
      景意涵死死站在门口不肯挪窝,他回头看向宗青,一脸壮士断腕的勇气,毅然决然说道:“他不接受治疗,我也不接受治疗。要疼我陪他一起疼。”
      
      宗青:……
      
      这是综艺没剧本,他专门给自己加戏来了。
      
      宗青发愁地看着他:“你又划胳膊又不上药的,你女朋友还找不找了?”
      
      景意涵理直气壮:“你受伤了,你优先。”
      
      宗青心想这那儿是优先,这是道德绑架他好吧。
      
      宗青心想现在自己真是里外不是人,景意涵要是没划这一刀子,他自己要不要缝针都是自己的事情,现在好了,一下子被景意涵捆绑上,不缝针就是害他了。
      
      宗青凉飕飕地说道:“景先生,您可真是会关心人啊。”
      
      他现在要是坚持不缝针,节目播出之后,景意涵的粉丝能把他骂死吧。
      
      景意涵本来执意要宗青去缝针,可是他现在看看宗青的神情,好像宗青更加不高兴了,他一时热血退下来来了,脑子清醒一点了,意识到宗青可能生气了。
      
      景意涵说道:“你要是真的不想缝针……”
      
      他的话还没说完,左丘策忽然抱着垃圾桶,在宗青身边坐下了。
      
      左丘策认真地说道:“没事的,我会陪着你的。”
      
      景意涵:?
      
      左丘策专注地看着宗青:“缝针的时候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如果你觉得很疼,你可以告诉我。”
      
      那一刻宗青觉得很诧异。
      
      那个脾气耿直奇怪、说话很冲、净冲撞别人的少年,眼神澄澈地看着他,语气里满满都是温柔和坚定,那种神情宗青是头一次见。
      
      就在这时,客厅里忽然传来一声什么东西摔碎的声音,大家吓了一跳。
      
      那边的谷菜菜正在闷头收拾摔碎的东西,好像是出了什么事,又没出什么事的样子。
      
      宗青见所有人都在担心他,只好妥协了,说道:“我去缝针吧,对不起,给大家添麻烦了。”
      
      他硬着头皮站了起来,像医生走去,咬牙看着对方给他打了麻药,即便是他知道麻药压根不会起作用。
      
      针尖刺穿皮肤的痛苦仿佛一瞬间被加倍扩大,锋利的痛觉在他的手臂上游走,仿佛被野兽锋利的牙齿封住了流血的伤口。
      
      宗青缝了针之后轮到景意涵,医生低头看了一眼他手上的伤,说道:“你没事儿,你这口子这么浅,上点药就行了。
      
      宗青:……
      
      伤口的痛觉还在继续叫嚣,他忽然听见站在后面的谷菜菜压低了的声音:“你不是挺擅长照顾人的吗?”
      
      宗青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谷菜菜已经把话筒摘了,看来她知道这段是录不进去的。
      
      她是演员,表情看起来倒是挺平静的,只是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看起来笑得咬牙切齿。
      
      左丘策皱眉看了她一眼:“那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合同上没这条吧?”
      
      谷菜菜皮笑肉不笑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蹦出来:“左丘策,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你到底想怎么样?”
      
      左丘策并没有看着她,很明显他也摘了话筒,眼睛看向远处,声音很低:“我说了的吧,不要想要钱,我也不想要名,我这辈子就只想安安静静玩游戏。”
      
      谷菜菜甜美的面容上浮现出了一丝阴狠,她垂下了头,年轻美貌的面孔沉入阴影之中:“我不同意,你就永远别想玩。”
      
      宗青都惊呆了。
      
      要不是他听力异于常人,他压根听不到小情侣的这段窃窃私语。
      
      她说完,又从容把话筒带回远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走向了宗青,做出关怀的表情,柔声说道:“哥哥,你还好吗?”
      
      她本来就是唱歌的,声音非常甜腻,像是加多了糖的蛋糕,满满都是少女的气息。
      
      宗青还没能从她刚才那句狠话里回过神来,愣了一下,才说道:“我没事。”
      
      就在这时候,他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看来是有短信来了。
      
      宗青很清楚这个时候什么人会给他发消息,他下意识摸了一下口袋,却没把手机摸出来。
      
      他看着谷菜菜甜美的笑容,有点心有余悸地说道:“我先去休息了,你们聊。”
      
      他毕竟受了伤,早点去睡觉大家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都叮嘱他不要碰水,也没有多问什么。
      
      宗青快步走上了楼,反手关了门,立刻掏出手机来看消息。
      
      是节目组发的短信。
      
      【造成一次决裂性冲突】
      
      【奖励五积分】
      
      【可兑换同一条丑闻的下一部分】
      
      宗青看着手机上的两条丑闻,犹豫了一下,随手点开了其中一个。
      
      现在,两条被破解的丑闻同时并列在他面前。
      
      【A在拒绝了潜规则之后,导致整个组合被公司雪藏。】
      
      【A自杀之后,昔日的朋友带着她的骨灰前往西藏旅行。她把A写给家人的信一同烧毁,丢进了这盒密封的骨灰之中。从此,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这份骨灰里藏着什么样肮脏的秘密,又如何被彻底焚化,化作飞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