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死王爷的一百种方法》花欲舞 ^第8章^ 最新更新:2018-12-05 10:47:4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8章 气死王爷的第八种方法 ...

  •   蓝倾士差点被顾三娘这句话气得吐血,闻言,他愕然地看她。
      “你莫不是魔怔了?”
      这段时间,顾三娘的确有些变化,比方说她说话的态度,还总爱说那些奇奇怪怪,枉他博览群书也未曾听过的词语。
      莫不是这小妇被什么妖魔鬼怪的东西附身了?
      否则,他这般的好,那小妇人如何会舍得离开他。
      蓝倾士越想越觉得这猜想很对,方才这小妇都翻墙了!这寻常妇人会翻墙吗?纵使出身市井,这顾三娘也是商贾之女,富养着,哪里会懂这些东西?
      “走,你同本王走!”蓝倾士突然有些着急,他一把抓住顾三娘,将她提溜起来,“跟本王去见道长,道长一定有办法助你驱魔。”
      “什么玩意儿?”顾三娘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何事,就被蓝倾士带到了道馆。
      顿时,她怒火交加:“骗子!不是说好休了我?你倒是休啊!你脑袋是秀逗了?听不懂国语吗?”
      蓝倾士不懂何为“秀逗”,何为“国语”,只是心头一急,越发觉得这小妇人身上附着的那“东西”厉害至极。
      “道长,你快帮本王看看,这小妇究竟怎么了?最近可谓是举止怪异,行为癫狂。”
      道长本就是半路出家,幸得一次偶然机会得了这十王爷的赏识,因此,这才身价坐涨,成了这京城里的“抢手货”。
      见王爷十分宝贝这位小妇,他心中猜测,莫不是这就是十王爷心心念念的那位悍妻?
      是的,因为十王爷被王妃暴揍两次,顾三娘这个名字简直在京城里人人口口相传,有人那她当标模,觉得她才是女性的模范代表,应该给她立个牌坊,以示鼓励。
      还有人,觉得她道德败坏,尽做些伤风败俗之事,拿她当反面教材,以告诫家中妇人孩子,日后万万不可效仿。
      如今,碰到这正主了,道长可谓是抖擞了这一生的精神,提心吊胆地与顾三娘过招。
      “王妃,您觉得这里哪里不同?”
      顾三娘环视这道馆周围,只觉得豪气。
      再看一眼,欧气十足。
      瞧瞧这装潢,瞧瞧这家具,再看看这道士的衣着还有打扮,怎么看都像拐骗了地主家傻儿子的暴发户,横生发大财。
      心里有了惦念,顾三娘轻蔑一笑:“道长,你可知,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是何意?”
      蓝倾士皱眉,不懂顾三娘在说些什么。
      见他那副模样,顾三娘更是胸有成竹,只觉得这个年代可能道教还没有她想象中的发展,而且根据穿越法则,哪里有什么梨子苹果国,她大概是穿越到一个架空年代了。
      这十几年学的杂书,尽数发挥了效果。
      道长棋逢对手,本想作答,却越是念叨这两句看似简单,实则复杂的句子,越是陷入了迷离。
      顾三娘见势,继续说:“所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长可明白,道法自然这个理?”
      “道法自然。”道长惊奇得看向顾三娘,俨然将她视作知己,“妙啊,这是妙啊!王妃果然是高人,是贫僧见识浅薄了!该是贫僧拜访您才是,如王妃不嫌弃,贫僧愿与您师姐弟相称,日后也好探讨道教,王妃您看意向如何?”
      她才不想当什么劳什子道士的师姐,顾三娘本想拒绝。
      “不可!”蓝倾士情绪激动地先她一步,拦了下来,“如此一来,她岂不是成了本王的师姑?道长,万万不可!”
      师姑?
      顾三娘恍然大悟,原来这两人是师徒的关系啊。
      “好!道长若不嫌弃,日后我们便是师姐弟了!”不顾蓝倾士额头上青筋暴跳,顾三娘喜滋滋道。
      这样一来,她就是蓝倾士的师姑了,辈分上是他的长辈,要一辈子压得他再也抬不起头来!
      蓝倾士冷若冰霜的脸仿佛可以刮下一层冰,他悔得肠子都青了,他是做什么非要将这小妇带来道长这里。
      “这小妇好生奇怪,道长您还执意与她结为师姐弟?”
      道长就撩一下胡子,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王爷,这就是您的不是了。这世上并不是异于他人的行为就是诡异,也可能是顿悟。”
      “顿悟?她?”
      “是了。贫僧见师姐道性十分强,是个通透之人,对这世间大是大非,大智若愚,日后,你再有不解之事,大可与她探讨。”
      道长都这样说了,蓝倾士再说什么也是多说无益。
      见顾三娘那副嘚瑟的模样,蓝倾士心里就堵着一口气,迟迟发泄不出来。
      是以,回府后,遇到太后派来的人,召顾三娘入宫时,见到小妇惨白的小脸,蓝倾士甚为欢喜。
      “既然太后召你入宫陪伴景善,你便去吧,说起来,景善都没有见过她的十嫂呢。”
      顾三娘不愿意。
      现代的宫斗剧谁没看过,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妈都不认识……
      “王爷。”顾三娘难得扬起微笑,柔柔朝蓝倾士撒娇,“不然,不然今儿个我就不去了吧。”
      “哦?”蓝倾士挑眉,现在知道怕了?呵呵……晚了!
      “给王妃收拾好换洗衣物,送她入宫。”
      “是。”
      就这样,顾三娘被太后派来的人召进了宫。
      沐鱼和沐盒却是一脸不解,分明王爷听了太后派人带王妃入宫时,脸上装作不在意,还说不管她的死活,后来,前脚派人回府传话,后脚就快马加鞭也回来了。
      这好不容易赶在太后派来的人之前找到了王妃,如何王爷这般容易就让人将王妃带进宫了。
      这、这当真令人看不懂。
      蓝倾士也看不懂。
      那时是逞一时之气,无视了那小妇人的恼怒瞪眼,可真当顾三娘被太后的人带进了宫,他也是急得在书房里团团转。
      沐鱼和沐盒又被这一会儿都没停下来歇息的十王爷,转晕了。
      “王爷!这下可如何是好?”
      “如何是好?”蓝倾士停了下来,冷眉道,“那小妇天天作死,还不许本王整整她?你们且看着,本王这回要是再帮她一下,就不姓蓝!”
      “王爷!”沐盒和沐鱼惊愕道,“可不能拿国姓开玩笑。”
      蓝倾士冷然道:“好了,该干嘛干嘛去。沐鱼,你等会去宫里打探一下消息,动一下宫里的人脉,省得那小妇到处惹祸上身,丢了性命。”
      “沐盒,去看看王妃还有什么东西落下的,你亲自进一趟宫,当着刘嬷嬷的面,送给王妃。”
      沐鱼和沐盒就纳闷了。
      这王爷前脚还说不再管王妃死活,后脚马上改口。
      动用宫中的人脉,这可是百年难得一次动啊,要知道,有些人动了,被有心之人发现了,下次再用的时候,就得重新布局。
      人脉这个东西,要布网起来少则数年,多则数十年,一般不到特殊情况,不会轻易动的。
      还有刘嬷嬷,这不是太后身旁的贴身嬷嬷吗?当着她的面给王妃添衣加食,这不是明显得告诉太后:这个人,我很在意,您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了!
      十王妃被太后的人带进宫这件事,很快也惊动了十王府隔壁的丞相府。
      丞相与丞相夫人都幸灾乐祸:“这下那市井小妇可是在劫难逃了,看来咱们家柔儿有机会了。”
      “那是自然。”丞相捋着胡子道,“柔柔性情端庄,是十王妃的最佳人选,老夫数年前就布局,花了那么多心思,才得以将丞相府府邸买在这,就是为了柔柔铺路,怎知被那刁民抢先一步。”
      这当今皇上宫妃成群,皇宫里也是宫斗不止,不是个好归宿。
      要给他们女儿找个好夫君,寻常人家他们自然看不上,是以,白丞相一早就注意到了蓝倾士。
      蓝倾士是太后的幺儿,与当今圣上一母同胞,只要皇上太后不倒台,无论蓝倾士犯了什么罪,他这个十王爷是永远不会被罢免的。
      蓝倾士本人又不滥情,府中通房小妾一个都没有,可谓是专情。
      给女儿找这样一个夫婿,无疑是一个最为稳固的靠山。
      丞相夫人冷笑:“那又怎样,太后眼里可是容不了沙子。那刁妇那般不识规矩,今儿我还听柔柔说,上回她无意在府中看到那刁妇竟胆大包天,还要爬墙入我丞相府!这等作为,与贼人何异?”
      “还有这等事?”丞相也是一脸惊愕,匪夷所思。
      “柔柔所言,那还有假!她还听闻十王爷对这王妃十分不满,在墙外直嚷嚷要休妻呢。”
      “天眷丞相府!好啊,好啊!待这刁妇被休弃,我家柔柔就是堂堂正正的十王妃了!”
      白柔柔自打顾三娘入宫后,整个人精神状态也慢慢变好,终日也不再只在床上躺着,她让丫鬟水晶给她梳妆打扮。
      坐在梳妆台前,她看到铜镜里的倩影,黯然神伤。
      “水晶,你说,本小姐与那十王妃,谁人更美?”
      水晶自小就伺候白柔柔,在她心里,任何人都没有她美。
      “自然是小姐你了。”
      得到想要的答案,白柔柔羞涩一笑,铜镜里那美人巧目盼兮,眼里秋波不断,想到蓝倾士,她的脸就更红了。
      爹爹跟娘亲从小就告诉她,日后她是要嫁给十王爷的人,是未来的十王妃。为了配得上那个人,从小,她就自律自严,无论是绣花还是琴艺,花艺,厨艺,样样都要做到最好。
      只要听到十王爷回府马车的动静,她都欢呼雀跃,想尽办法见上他一面。
      既害羞,又想引起他的注意力。
      如此一来,就造成了蓝倾士心里的疑惑之一:次次出府,次次回府,都会遇到白小姐。
      可当顾三娘成了十王妃,她可是心都碎了,她不相信蓝倾士不爱慕她,肯定是顾三娘那悍妇从中作梗。
      可笑至极,那悍妇还一心想同自己做好姐妹,一开始她还真的相信了,以为是王爷的意思,马上要娶她入府。这才大着胆子,那日在蓝倾士下朝回府的路上提前拦下他,同他表白心意……
      怎知,被他……拒绝了……
      想到这里,白柔柔眼圈又是一阵红:“可本小姐这么美,为什么王爷选择的却是她?”
      水晶想都没想:“定是那市井小妇耍了手段,勾引了王爷。”
      “是吗?”
      “肯定是了,小姐你这么好,谁会不喜欢你?那王公子,夏侯爷,还有甄学士,不都拜倒在您石榴裙下,您那么好,怎么是那市井小妇能比得了的。”
      白柔柔很是满意地点头。
      “十王妃入宫,十王爷府上没个女主人打理怎么行。本小姐得去看看才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