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死王爷的一百种方法》花欲舞 ^第7章^ 最新更新:2018-12-04 18:04:2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7章 气死王爷的第七种方法 ...

  •   “那毒妇简直猖狂至极!哀家当初说什么来着,就不该让她入十王爷府,市井小民怎配得上我儿?皇帝倒好,好人全让你做了,哀家倒成了棒打鸳鸯的坏人了。”
      不知怎么的,十王爷这回被十王妃打了这件事传到了太后耳朵里。
      皇上真的心里将老十埋怨了个遍,偏生这太后就是喜好幺儿,对他严格,对老十可谓是一副慈母溺爱的性子。
      “母后,这罗卜白菜各有所爱,这事儿也怨不得来朕。”
      闻言,太后眼神狠辣瞪了他一眼。
      见到这样的眼神,皇上一句话都不敢说了,得得得,又要旧事重提,他就不该为老十说话。
      “哀家瞅着你们兄弟俩就是好这一口,京城里多少名门贵族家的小姐,你们瞧不上,非要个个顶个顶,上赶着往那市井小妇跟前凑,惹得旁人笑话皇家。”
      太后气得不行,身旁的老嬷嬷赶紧给她顺气。
      被祸引东墙,皇上再不敢多言,就听到太后冷哼道:“老十的媳妇儿哀家还从未见过,这藏着跟个宝贝似的,生怕哀家吃了她不成?来人,传哀家旨意,让十王妃进宫住段时日,陪陪景善公主。”
      景善公主是太后最小的,也是唯一的女儿,从小身子弱,被娇贵地养在宫里,平日都不出门见客。
      这说是让十王妃入宫陪伴景善公主,实则就是为了找个由头让她进宫多住一段时日,好有机会磋磨她。
      太后懿旨一下,立刻有人出宫传旨。
      皇上只在心里默默支持十弟,要自求多福啊,老哥。
      蓝倾士正在道馆,生着闷气,他与道长说道:“那小妇人脾气倒是大,本王这辈子都没被人这般揍过,好生气恼。”
      道长也是过来人,他摇了摇浮尘,开导道:“贫僧当年也是因此,这才下定决定,来这道馆,虚度余生。”
      这话点醒了蓝倾士,一个念头在他心底蠢蠢欲动。
      这小妇好不心疼他,如若他恐吓她,若是再不对他温柔一点,他便出家为道,让她后悔去,守活寡去。
      不知这样一恐吓,那小妇是否会乖巧一段时日。
      当机立断,蓝倾士决定,这十王府,不回了!
      朝堂,不上了!
      十王爷,爱谁谁当去!
      这头,太后的懿旨还没有传出宫,顾三娘欢欢喜喜,今日穿了一身湖蓝色的沙罗裙,让红鹦给她绾了一个简单的发髻,便出了王府。
      前脚她出去,后脚太后懿旨就到。
      管家也是记得团团转,赶紧派人出府去找王妃,或者找到王爷也行!
      谁知,王妃没有找到,王爷那边传来他要一心修道,不回王府的消息,老管家直接一个白眼,翻晕过去。
      出了府的顾三娘,如被放出笼子的鸟儿,开心得不行,东逛西逛,非要将这古代的街道看个遍。
      红鹦与绿鹉哪里跟得上她的脚步,一个劲儿在后面喘气喊道:“王妃,您慢点儿……等等奴婢……”
      “这糖人儿做得精致,给柔柔买一个,这皮影戏不错,柔柔一定喜欢,哎哟,那杂耍团子真有意思,改日学几招给柔柔看。”
      宠闺蜜上头的顾三娘,全然不顾及身旁人看她的异样眼光。
      柔柔,柔柔,这闺蜜怎么听都是一个女子的名,这姑娘看着年纪尚轻,柔柔莫不是她家闺女。
      红鹦和绿鹉二人简直都快要去烧高香,求菩萨保佑她们家王妃早日恢复正常。
      好歹也是个有家室的,怎可如此荒唐,迷恋起丞相府的白小姐。
      念头方起,二人赶紧拼命摇头,她们在想什么呢!
      咦,王、王妃,去哪儿了?
      顾三娘总算甩开这两个粘人的小丫头了,看到面前的一堵高墙,她踮起脚尖,却怎么也够不着墙的一半。
      这可怎么办?
      柔柔肯定还在等她哄呢!
      那混蛋蓝倾士整日不务正业,就知道欺负黄花大闺女,她家柔柔能看上他,是他的荣幸,竟然还敢背地里拒绝了她!
      想到柔柔那娇弱的模样,指不定要怎么哭。
      不行!
      瞅了瞅面前的那堵高墙,顾三娘咬了咬牙,决定爬墙!
      要说她对这墙可是有阴影的,虽说她身手娴熟,但也不是栽在这一堵墙上了?
      不然哪里至于来这没有空调,没有wifi,没有手机互联网的破古代混日子!说不定一着不慎,还被谁谁谁砍头。
      古代人,就是不斯文,动不动就要砍这个那个的头,当真是无趣。
      思绪有些乱,等顾三娘回过神,她已经翻墙翻了一半。昔日被摔死的记忆此刻变得越发清晰,瞬间,她有些方寸大乱,看着足下的土地,离她真远。头有些晕晕沉沉的,恐惧被大脑占据了整颗心,她有些后悔自己这行动总是大于理智的习惯了。
      顾三娘安慰自己,上次那次意外是因为被人突然喊住,这回谁认识她?谁又会去阻拦她去见她的好姐妹呢?
      正准备一脚下去,身后突然响起一道暴怒的声音。
      “顾三娘!”
      “我去……”又是被人惊吓,顾三娘一个激灵,从墙上猛地就要往地上坠。
      死了死了,这回下去,肯定是死透了!
      顾三娘吓得脸色苍白,紧闭眼睛,准备等待死神来接她,却怎么也没意料到,她会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鼻尖还有那股熟悉的味道,猛地再吸了几口气,这不是蓝倾士身上的味道吗?
      睁开眼,蓝倾士暴怒的俊容就在她眼前。
      “顾三娘,你真是长本事了,都学会翻墙了?是要效仿采花大盗还是江洋大盗。”
      “不敢不敢。顶多一个采花小贼。”莫名顺口,顾三娘惯性地顶嘴。
      惹得蓝倾士的脸色更差了。
      他就知道他不该关心这小妇,就让她被太后抓进宫里,好生磋磨一番才好。
      看看!人家根本不领情,没事儿一样!早只如此,他操什么心?还巴儿赶得跑来寻她。
      蓝倾士突然就觉得顾三娘比较碍眼。
      “真是沉重如母猪。”
      放开双手,蓝倾士冷眼瞧着顾三娘重重落在他面前,他神色不变,“你个妇人,在这里做什么?”
      歧视!简直是男女不平等!
      顾三娘一边摸着疼痛的屁股,一边起身瞪向他:“本王妃又不是你养的什么宠物,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用得着你管吗?”
      “你你你,你好得很!”又一次被她气得词穷,蓝倾士以为,自己是昏了头才娶了这样一个女人。
      “你要是在忤逆本王,忤逆你夫君,小心本王休了你。”
      “你敢吗?”顾三娘瞪大眼睛。
      “本王如何不敢?这次就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本王既能娶了你,也能休了你,省得让你整日猖狂,丢了王府的脸。”蓝倾士以为休妻这个主意让顾三娘害怕了,继续加大筹码。
      怎知顾三娘只是轻轻拍了拍方才沾了尘土的衣裳,就朝他龇牙咧嘴,笑得开怀。
      “最后一次机会不用给了,就这次休吧,省得夜长梦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