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颜如玉[综神话]》万流千江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05-19 21:01:5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金丹大道百日筑基 ...

  •   三清乃是应大道而生的先天尊神,而饕餮,则是象征着毁灭的四大凶兽之一,本质上也是先天而生的存在。
      
      只不过,饕餮的地位比较尴尬,你说他是神吧,这家伙一出来就恨不得把天地全部啃光,好让世界重回混沌虚无,所以显然是不太符合神族的定位。
      
      可要说是魔,饕餮真的发起狂来,连魔都啃,那是半点不带含糊的。
      
      正因如此,在开天辟地之初,因为无人管束,四大凶兽直接在刚刚形成的洪荒上闹了一圈,那可是怨声载道啊,无数还没有成型的神魔纷纷惨遭他们的毒手,于是便让他们闯出了些许威名。
      
      当然了,说是威名,实际上更大多还是“凶名”,久而久之,就使得无论是神还是魔,只要碰上了凶兽,都会转头就走。
      
      倒不是打不过的问题,而是作为世界负面的象征,这些凶兽们本身就代表着“灭”,普天之下,大神可多了,其中也并非没有能够灭杀他们的存在。
      
      不过因为“平衡”,大道之下,需要有这些凶兽们来承担起“清理垃圾”的重任。
      
      所以就算是这会将他们统统诛杀,规则之力分分钟就会重新孕育出新的“凶兽”,大家都是先天而生的,本身各有传承,对于这些事情的自然是无师自通了。
      
      即便是三清,在面对饕餮的时候,也不会下死手。
      
      不为什么,纯粹都不想浪费力气罢了。
      
      这些大神之间的争斗,有的能够持续几百上千年,有的可能只需要三五分钟。
      
      就比如说这一次吧,这饕餮也是可怜,却是出门没算日子,居然因为昆仑山庞大的灵力,而打误撞跑到这里。
      
      结果自然是不用说的,昆仑山作为三清道场,这饕餮都跑上来砸门了,还岂能容他?
      
      三清联手,效率自然是非常高的。
      
      结果饕餮被一顿胖揍之后就哭着跑了,而将其打了一顿,发泄了心中的火气,元始也是难得平静了一下。
      
      “师尊,你们回来啦!”
      
      玉鼎原本是趴在门边看热闹的,可是饕餮无意中一瞥,那个冰冷的眼神直接让他看的是心肝乱颤,这会儿就忍不住重新躲回了屋子里。
      
      不过才刚刚进去,紧接着玉鼎就感觉到三股十分亲近的气息又重新回到了这里。
      
      果然,话音刚落,三清又再度出现在了云床上,看起来依旧是一副“大神”的姿态。
      
      玉鼎留意观察了一下,发现无论是自家师尊,还是其余的师伯、师叔居然打完一架之后,连衣角都没有乱,心中不免有些佩服:“果然不愧是大佬!”
      
      虽然目前三清尚未成圣,不过作为洪荒顶尖战力,他们绝对是站在金字塔尖的人物。
      
      玉鼎暗搓搓盘算了一下,感觉自己真的是抱了金大腿,心中不禁有些得意。
      
      什么叫识天机?
      
      他这就是啊。
      
      “嘿嘿嘿,玉鼎,我刚才可是瞧见了,你趴在门边看了是不是?”
      
      三清之中,通天的性格最为活泼,比起用点头颔首来回应玉鼎的元始与老君,通天直接就从云床上跳了下来,“可是你最后怎么又躲进去了?”
      
      “呃……”
      
      本来看见通天对于自己这么热情,玉鼎心中还有点小小的自得,可是他这话一问,却直接让他嘴角的笑意都僵了。
      
      瞧瞧这通天师叔,哪有这么问的呀!
      
      这话让他怎么回答?
      
      难道说:“弟子因为害怕,所以又重新躲了回去?”
      
      玉鼎敢肯定,自己要是敢真的这么说,元始分分钟就会把自己踹出师门。
      
      强烈的求生欲作祟,玉鼎硬着头皮思考了半天,最后经不住通天一连追问,只能一字一顿地说道:“弟子本来是想为三位师长助威的,可是刚出去就听见了师尊的叮嘱,所以就回来了……”
      
      嗯,这个借口满分。
      
      通天最怕元始,他这个做师叔的尚且如此,自己作为弟子,自然更加无法违逆师尊的旨意,如此说来,岂非理直气壮?
      
      “好了,玉鼎,我们应该谈谈你的问题了。”
      
      对于自家徒弟十分大方得体的回答,元始既长了脸面,又同时十分满意,这会儿也就不再追究玉鼎之前对自己的命令阳奉阴违的做法。
      
      “是。”
      
      既然自家师尊都这么开口了,玉鼎松了一口气,连忙坐在了元始变出来的小蒲团上,规规矩矩的地盘膝端坐,同时挺直腰板,整个人看上去简直不能再乖了。
      
      “咳,关于你身体的情况,为师与你两位师长讨论了一下,而今却是有了一些眉目。”
      
      作为玉鼎的师尊,元始在这方面无疑是具有主导发言权的。
      
      老君性格比较安静,基本上如非必要的话,他都不会主动开口,而没有了通天在旁边打岔,元始就顺利的说了下去,“根据为师的判断,你的情况很可能是因为化形的时候还没有圆满度过劫数,结果就被打扰,从而导致化形不完整……”
      
      说到这里,元始停顿了一下,眼神却是朝着通天瞄了一眼,而通天只觉得如芒在背,这会确实有些不自在,最后只能当没有看见。
      
      “那师尊,既然化形不完整,又当如何解决呢?”
      
      坐在蒲团上,玉鼎表现的一脸严肃,不过却架不住眼中的焦急。
      
      唉,果然都是因为通天师叔的缘故吗?
      
      要不是有对方打岔,他现在可能就不是这样的状态了。
      
      不过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若不是通天这么一搅和,玉鼎觉得自己绝对不可能这么轻而易举的拜入元始门下。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祸兮福之所依,福兮祸之所伏。
      
      天道之下,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一切自有其运行规律——
      
      玉鼎发现,自己在昆仑山顶静坐了这么多年,那心态绝对不是普通的好,分分钟就能够自行愈合啊!
      
      “哼。”
      
      嘴里挤出一声冷哼,元始显然对于通天的反应十分不满,不过却架不住爱徒在旁边追问,于是只能够整理好了思绪之后,接着说道:“按你师伯的意见来看,你现在只能努力修行了,也许等到日后修为提升上去,将原本损失的灵力补回来,你自然能够长大。”
      
      由于是第一次收徒弟,对于这个弟子,元始还是十分上心的,之前便拉着老君讨论了半天。
      
      除去通天毫无建设性的发言,元始与老君纷纷一致认为玉鼎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主要就是因为在他化形的时候,被通天从旁干扰。
      
      结果就使得玉鼎没有完成雷劫淬炼,从而使得身体蜕变,结果又流失了大量的灵气,然后就变成了这样高不成、低不就的状态。
      
      “那师尊,弟子究竟如何才能摆脱眼前的困境?”
      
      虽然元始已经说了,让他努力修炼,可是玉鼎没有漏听“也许等到日后修为提升上去”这句话。
      
      说白了,这还是不确定啊!
      
      不过重点应该是将他损失的灵气补回来,然后自己就可以长大了。
      
      既然是补充灵气,那么修炼应该只是其中的一个法子。
      
      玉鼎不知道自己的猜测对不对,所以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元始。
      
      那双圆溜溜的眼睛这会儿泪光闪闪,充分诠释出了什么叫做“泫然欲泣”。
      
      这种姿态要是放在成年人身上,而且又是一个男性,那绝对会非常的“尬气”,不过玉鼎就不一样了,毕竟他现在无论是从“年龄”、“外表”,亦或是“身份”,那都是一个孩子啊。
      
      孩子卖萌有错吗?
      
      没有——
      
      就是如此理直气壮。
      
      “说白了,不就是没有进入成年期吗?”
      
      在旁边抱着手臂听了半天,通天看着被他们绕的有些头晕的玉鼎,忍不住砸了咂嘴,“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们非得说的这么复杂?考虑一下孩子的接受能力啊,没看见这人都快晕了吗?”
      
      他这两个哥哥什么地方都好,就一点,那就是说话都十分的玄乎。
      
      听见通天这么一说,玉鼎眼中忽然爆发出了一阵璀璨的光芒。
      
      如果不是顾忌着旁边的元始老君,玉鼎现在绝对会大呼:“知音啊!通天师叔,你真的是我的知音!”
      
      可是为了不被逐出师门,玉鼎忍了下来,不过仅存的良心,让他没有办法违心地反驳通天师叔的话。
      
      “你给我闭嘴!”
      
      让他怎么一说,老君倒是依旧挂着淡然的微笑,看上去丝毫不介意。
      
      相比之下,元始的控制力就差了一些,这会儿直接怒怼道:“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是谁?需要我再重申一遍吗?”
      
      这家伙,绝对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明明自己就是罪魁祸首,现在居然还好意思腆着脸来责怪他们说话复杂!
      
      元始表示十分生气。
      
      “好啦好啦,不要为了这种小事情大动干戈,伤和气,小孩子还看着呢。”
      
      老君笑眯眯地劝了两句,然后就对玉鼎道:“你也不必如此灰心,除了苦修之外,也许还有别的办法能够补全你体内流失的灵气。”
      
      老君话音刚落,不仅仅玉鼎眼睛亮了起来,连带着元始与通天也是有些惊讶。
      
      咦,今天的大哥怎么转了性子?
      
      要知道,以往老君可是最反对借助外物增长修为的了。
      
      即便是通天,曾经没有通过老君,就吞掉了他大哥炼的金丹,结果被老君吊在树上挂了三天三夜。
      
      这会儿元始都还没有开口,老君居然主动提了出来,真的是无比奇怪了。
      
      “敢问师伯,究竟是何方法?”
      
      不同内心正在深思的两位,玉鼎对此一无所觉,现在看着老君,忍不住就眼前一亮。
      
      别的东西,虽说现在的洪荒先天之气充盈,基本上是处于随便往地上扒根草,那都是仙草的时代。
      
      只不过,他们可都是先天神族啊,能够对于神族有所滋补的东西,那无一不是珍贵的先天奇珍。
      
      不过是一瞬间,玉鼎就想到了很多,比如说镇元子的人参果、西王母的蟠桃——
      
      那可都是传说中的仙家圣品,无论是哪一种,都是能够令普通人白日飞升的至宝!
      
      既然是先天灵根,那其中自然就会含有丰富的灵力了,用来弥补自己的亏损倒是再好不过。
      
      但是那也就是想想罢了,如今什么时代?
      
      这些大神手里的宝贝很可能还没长出果子来呢,退一步讲,就算是长出来了,他有什么脸面能够让人家倾囊相赠?
      
      脸不要太大好吗?
      
      虽说他是三清首徒,这个身份好像还是挺大的,但仔细想了一下,玉鼎还是觉得这种方法不太靠谱。
      
      结果眼神无意间一瞥,玉鼎就对上了另一边正笑眯眯看着他的大师伯。
      
      眼前再度一亮,玉鼎忽然感觉自己看到了救星。
      
      对呀,这不是还有老君吗?
      
      这位可是丹道始祖啊!
      
      只要请这位大师伯给他炼出一些金丹,那恢复法力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
      
      眼前一花,玉鼎已经仿佛看见了自己那十分美好的未来。
      
      只可惜,还没等他在幻境中畅游一会儿,老君淡然的声音又在旁边响起:“不过任何助力到底都是外物,修炼之途,唯有依靠本心、本身,方能有所成就。”
      
      嗯,没错,这才是正常的大哥。
      
      看着老君又用一句话扑灭了玉鼎身上名为“激动”的火焰,元始以及通天都点了点头,纷纷表示这才是正常的老君。
      
      “努力修炼吧。”
      
      没有理会两个弟弟,老君说着,忽然从床上起身,却是走到了玉鼎身边,然后从怀里摸出了一个葫芦,“一日一粒,吃完之后立即打坐调息,晚上可以引月光修炼,方可事半功倍。”
      
      说完这句话,顶着背后那两道“不敢置信”的眼神,老君走了,挥了挥广袖,不带走一片祥云。
      
      “师伯真是好人……”
      
      捧着那个葫芦,玉鼎现在被感动的都快要哭了。
      
      事实证明,他大师伯除了说话比较玄乎之外,本身还是一个非常好的长辈,瞧瞧这丹药,多贴心!
      
      “二哥,我们是不是被捡来的?”
      
      目光再远去的老君与玉鼎手上的葫芦之间来回打量了几圈,通天嘴角微微一扯,表情却是有些茫然。
      
      “你给我闭嘴。”
      
      虽然内心也有这个猜测,不过元始可不会说出来。
      
      毕竟现在三清之间的感情还非常的良好,玉鼎又是他的徒弟,老君现在给了丹药,元始只会高兴。
      
      “行了玉鼎,还不快拜谢你大师伯?”
      
      看着拿着葫芦就傻眼的徒弟,元始忍不住摇了摇头。
      
      明明之前看着挺机灵的,怎么又有宝贝就傻了呢?
      
      哎,果然还是太小的缘故吧,以后可是得锻炼锻炼,不然太丢面子了。
      
      玉鼎可不知道,因为自己的一时走神,从而给他日后增加了无数“艰难险阻”。
      
      这会儿被元始提醒之后,玉鼎便朝着老君离去的方向深深施礼,“多谢大师伯赐下金丹!”
      
      谢完了老君,玉鼎迫不及待想要体会一下传说中金丹的威力,正想要吃,结果就看见了眼巴巴盯着他的通天。
      
      玉鼎:“……”
      
      师叔你可别这样啊,我师尊这可还在呢,你这样我会很慌的!
      
      内心一瞬间涌出无数感慨,不过仔细一看,玉鼎瞬间释然了。
      
      哦,这么说可能有些狭隘,因为通天师叔压根就没盯着他,准确的说,通天应该是盯着他手上的葫芦,或者说,葫芦里的丹药。
      
      “你是不是又想被挂上树了?”
      
      本来正准备带玉鼎出去,结果元始却见徒弟迟迟没动,回头一看,就瞧见了一脸“我也很想吃”的三弟。
      
      元始:“……”
      
      这么丢脸的弟,我没有!
      
      强忍着发飙的冲动,元始伸手揽过了徒弟,“走,我们走,记得以后离你通天师叔远一点!”
      
      这通天,真是越发的不像话,居然连小孩子的东西都敢觊觎!
      
      元始决定回来一定要好好教育下通天,不过现在还是徒弟为主。
      
      将徒弟带了出去,背负着双手,元始在院子里缓缓转了一圈,随后袖袍一挥,只见一座由翠竹搭成的屋舍平地而起,看着与他们之前的三座竹屋如出一辙。
      
      指着那座竹屋,元始对玉鼎道:“此间便为你休息之所。”
      
      “是,多谢师尊。”
      
      对于自己的安身之所,玉鼎表现的还是十分上心的。
      
      身上怀揣着金丹,在表示自己即将修炼之后,又从元始这边得到了一份比较入门的《玉清道法》,他就拜别师尊,然后进去看了一下。
      
      可是看着堪称家徒四壁的景象,即便做好了心理准备,玉鼎却还是有一种想要“哇”的一声哭出来的冲动。

  • 作者有话要说:  玉鼎:“有金大腿就是如此安逸!”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