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颜如玉[综神话]》万流千江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05-18 20:27:5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凶兽出行自带天雷 ...

  •   古往今来,名字的作用不单单只是对于一个人的称呼,更是象征着你存在的痕迹。
      
      玉鼎来自后世,这一点毋庸置疑,所以他本人也因此惴惴不安了大几万年。
      
      毕竟天道之下,可以出现变数,却一定不能有异数。
      
      可是落到昆仑山这么久,玉鼎都没有被劈死,这就表示天道应该是接纳了他。
      
      话是这么说,他从自己不能直呼出自己的名字,这一点上来看,显然是天道不给玉鼎说出自己身份或者显露任何天机的机会。
      
      而作为授予了他名字的人,元始现在也不单单是作为玉鼎在修道上的“老师”。
      
      无形之中,双方的因缘更加深了。
      
      对于这一点,玉鼎因为修为太弱,根本察觉不到,元始倒是似有所感,不过却也没说什么。
      
      为人师者,乃传道、授业、解惑也,这是老师最基本的职责。
      
      既然收了玉鼎为徒,元始自然是本着负责的态度来对待这个徒弟的。
      
      所以对于玉鼎的询问,元始没有立即回答,看起来也是显得有些迷惑不解。
      
      不过想想也是,这好好的人,化形就化形吧,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这种半吊子的状态呢?
      
      这的确是个问题——
      
      不过很可惜,这个事情到底没有困扰他们太久,因为不久之后,便有人打破了他们思考的环境。
      
      “又是这个通天!”
      
      原本刚刚找到一点头绪,可还没等元始深思,通天的嚷嚷声便传了进来,这下子直接搅乱了他们的心绪。
      
      毕竟事关自身,玉鼎见状,也有些失望,不过还是反过来劝慰起了元始,“师尊切勿动怒,兴许师叔如此……是有要事相商?”
      
      天道在上,难道以前的三清之间就是这么相处的吗?
      
      好像与后世传说太不一样了吧,没听过这么活泼的通天啊,元始也更不应该如此温和!
      
      玉鼎也是被这几位大神给吓得有些胆怯。
      
      以至于他忍不住都怀疑起来,这究竟是不是传说中的洪荒了。
      
      反观通天完全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典型例子,只要一离开元始的视线范围,他直接就立马恢复本质,全然忘记了自己刚才的“光辉事迹”。
      
      三清之中,老君无为,元始克己复礼,通天散漫随性,正好象征了三种截然不同的性格变化。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长此以往下去,不分家也不太可能了。
      
      玉鼎想了一下,只能够安慰自己,可能传说中出现了偏差,事实就是这样的吧。
      
      不然能怎么办呢,既然无法改变,只能学着接受了。
      
      都说伴君如伴虎,不过事实证明,这陪伴日后即将成为天道圣人的大神可比伴君难多了!
      
      玉鼎话音刚落,在外面转悠了半天,却依旧不得其门而入的通天又嚷嚷起来,“哎呦,我们忙完啦,二哥!”
      
      通天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好了伤疤忘了疼”体质,即便之前才被元始训斥了一顿,他好像依旧没有吸取教训。
      
      刚被老君放回来,通天就快步跑进了元始所在的竹屋,“二哥,你人呢?”
      
      因为之前想要为玉鼎传授功法,所以元始在将他带进屋子的同时,也随手设下了一个禁制,却是能够避免被旁人打搅。
      
      虽然这个山谷除了玉鼎之外,只有他们兄弟三人,老君是为大哥,向来处事稳重,不过剩下的通天却毛毛燥燥的,所以之前才会破坏了玉鼎用来化形的天雷劫。
      
      既然有此前车之鉴,元始自然就留了一手。
      
      但是元始却忘了一点,那就是通天虽然能够被结界挡在外面,不过他的声音却并没有被阻隔。
      
      “师尊……”
      
      听着通天在外面大呼小叫,元始还一直没有反应,玉鼎心下好奇,忍不住转头看了一下这位师尊的表情。
      
      嗯,没有变黑,看起来心情好像还行,应当没有受到刺激。
      
      安全警报得以解除——
      
      “怎么了?”
      
      其实玉鼎没有猜错,元始目前的心情的确比较火大。
      
      可作为修道之人,再加上又是先天神祇,元始控制脾气的本事,那绝对是一等一的好,反正不可能会在弟子面前失态。
      
      虽然觉得通天有失体统,不过面对玉鼎的时候,元始还是表现出一副和颜悦色的表情,“可是想问你那师叔?”
      
      到底不愧是提前化形这么多年的先天大神,玉鼎与其相比,那倒是真的符合他现在的外表。
      
      明明话都还没说呢,可元始只是看了他一眼,就已经直接猜出了玉鼎想说的话。
      
      “嗯,师叔和师伯想来已经忙完了,是否应当请他们进来呢?”
      
      为了尽量在未来天道圣人面前努力刷存在感,玉鼎已经将树立“乖巧”人设,作为目前的首要大任。
      
      这会儿既然听见了通天在外面大呼小叫,那他怎么能够当做没听见呢?
      
      “进来吧。”
      
      玉鼎如果不说,元始还真的不想搭理这个通天。
      
      无奈对方一直在外面大呼小叫,而老君也不知为何没有阻止通天,再加上玉鼎又这么说了,元始倒想看看这三弟究竟搞的什么花招。
      
      “哎呀,我说二哥,这都是自家兄弟,你以前也没有随手打上结界的习惯啊,怎么如今刚收了徒弟,居然连习惯都改了!”
      
      就如同玉鼎初见他时一样,通天依旧不改火爆的脾气。
      
      可能是刚才帮着老君整理草药的时候憋坏了,以至于通天一看见元始,居然都忘记了畏惧,张口就是一大串的牢骚。
      
      “你难道不知道我设下结界究竟为了什么?”
      
      不知为何,元始才说完这句话,通天还没开口,就与玉鼎纷纷觉得背后传来一股寒意。
      
      眼睛微微一眯,元始转过头面对玉鼎,与此同时,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十分温和起来,“玉鼎,先去外面找你的大师伯。”
      
      看起来老君应该是被通天烦的要死,所以说想让他也感受一下话唠的威力。
      
      对于被大哥坑了这种事情,元始可不像在徒弟面前说起,而通天的问题也需要解决,所以只能暂时先将玉鼎支出将老君寻回来。
      
      大家都是兄弟,理应同甘共苦啊!
      
      “师伯,师尊与师叔请您进去。”
      
      虽然心里不明白为何遣自己来叫人,不过这个任务的技术含量还是非常低的。
      
      才刚刚走出竹舍,玉鼎一转头就看见了倚在一株大树下的老君。
      
      即便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了,玉鼎心里却仍旧不得不感叹一下,先天神族果然是得天独厚的存在。
      
      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那自然是因为长得好看啊!
      
      作为神,那自然是集合天地之灵秀,因此,所呈现出来的形态也是常人无法想象到的“极致”。
      
      嗯,换句话说,你见过有丑的神吗?
      
      这话玉鼎表示没办法接。
      
      因为在他前世那个时代,根本就没有神仙,或者说即便有神仙,他们这些凡夫俗子也见不到。
      
      按照传承记忆之中的记载,玉鼎发现一般先天神族都是俊男美女,更别说是君临于顶端的那些先天尊神了。
      
      “嗯?”
      
      以老君的修为,自然是在玉鼎一出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他,这会儿却是转过了头,微微一笑,“可是你师尊让你来寻我?”
      
      “啊,是!是师尊说的,请师伯进去。”
      
      被对方这么一说,玉鼎才发现自己居然看着大师伯看傻了,于是就忍不住有些脸红。
      
      “适才我见你出来,却迟迟没有反应,以后更是愣在那边,在想什么呢?”
      
      缓缓走到了玉鼎身边,老君却也不急着进去,反而在那边问起了玉鼎刚才为何失神。
      
      真正的原因玉鼎是不敢说的,因为说了之后,也许他就会被立即逐出师门。
      
      这种严重的后果实在是太可怕了,于是乎,玉鼎仗着自己的“呆萌”外壳,面对老君的询问,直接开始顾左右而言他起来。
      
      “呵呵呵,既然不愿说,那便算了。”
      
      摇摇头,老君倒是也不在这个问题上过多执着,只是在进门之前,他又道:“道可道,非恒道,是道也。”
      
      这句话明显是对于玉鼎的提点,不过老君并未回头,扔下了这句话便走了进去,徒留玉鼎独自愣在原地。
      
      这两句话倒是不陌生,因为那根本就是《道德经》的起首句。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玉鼎依稀记得,后世流传的版本是“道可道,非常道”,据说是因为汉武帝时期为了避讳,所以才将那“恒”易作了“常”。
      
      “这是在提点我吗?”
      
      皱眉头,揉了揉脑袋,玉鼎还是发现自己还是参透不了老君话中的玄机。
      
      直觉告诉他,老君绝对不会无的放矢,可要说从中得到什么消息?
      
      玉鼎表示并没有。
      
      “玉鼎,进来吧,关于你的情况,为师与你两位师长讨论了一下,如今却是有了一些眉目了。”
      
      就在他苦思冥想的时候,元始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却是让玉鼎进去。
      
      玉鼎刚进去,就看着三清高坐云床,这才有了一点他记忆之中的“大神光辉”。
      
      “弟子拜见师尊、师伯、师叔。”
      
      将道袍下摆一撩,玉鼎俯身拜倒,这一次却是足足三跪九叩。
      
      相比起之前与长辈见礼,这次明显更加严肃、正式。
      
      本来一切都好,就是通天又插了一脚。
      
      这边他刚刚才拜完,还没等元始这个做师尊的开口说话,通天就忍不住抢着开口:“哎,起来吧,起来吧,我们又不信这些虚礼。”
      
      说完这话,就如同之前的老君一样,他也直接随手挥了一下,玉鼎就这么不由自主的又站了起来。
      
      “这句话应该是我要说的!”
      
      忍了又忍,元始这次是真的忍不住了,“通天,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本来弟子好好的给他们行礼,这叫起,那应该是由他这个做师父的来讲,通天倒是好,眼下却是越发的目无尊长了!
      
      如此下去安能得了?
      
      不行,这种歪风邪气必须杜绝——
      
      元始十分愤怒,然后通天一下子就怂了,可是嘴里还在嘀咕:“咱们自家兄弟,何必在意这些小事情呢……”
      
      “好了好了,眼下要谈的是玉鼎的情况,而并非是为了这些小事情而争吵。”
      
      作为大哥,老君的话还是很有威慑力的,这会儿就成功镇压下的两个蠢蠢欲动的弟弟。
      
      玉鼎看着快要打人的师尊,忽然就释然了。
      
      没错,怪不得三清会如此年轻,可能就是因为他来的版本不同吧……
      
      天道啊,心有点累,你还是直接打一道雷下来吧。
      
      “轰隆隆!”
      
      玉鼎的想法刚刚冒出来,却不料外界居然真的响起了一道雷声。
      
      “啊!”
      
      不是这么灵验的吧,他其实只是随口说着玩儿的,他不想死啊!
      
      “怎么回事?”
      
      本来还想和玉鼎说一下,他们刚刚得出的结论,可是没想到外面居然又响起了雷声,三清眉头纷纷一皱,“有人闯我昆仑阵法。”
      
      话音刚落,玉鼎还来不及反应,就直接看着原本端坐在云床上的三人,忽然从眼前消失了。
      
      “我等出去会会这位‘不速之客’,你修为浅薄,贸然出来恐有危险,如今便在此处,不可随意走动。”
      
      怕玉鼎在慌张之下也跑出来,元始刚出去就想到了这个问题,于是连忙传音警告了一下蠢蠢欲动的徒弟。
      
      “哦……”
      
      如果元始不说的话,玉鼎的确是想出去看看的。
      
      毕竟这里是昆仑山啊,外面还有先天大阵守护,再加上这里是三清道场,放眼整个洪荒,胆敢跑过来闯阵的人恐怕也屈指可数吧!
      
      多好的机会呀,本来玉鼎还想见识一下这位大佬究竟是何方神圣,却不料这个机会一下子被自家师尊掐灭在摇篮里。
      
      “我只是在门边看,应该没事儿吧?”
      
      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玉鼎这么想着,脚步却是不由自主地转移到了门边。
      
      与此同时,三清站在云端,如今却是神色不善的看着正在不断砸着昆仑大阵的庞然巨兽。
      
      “这不是饕餮吗?”
      
      先天神祇,彼此都有传承记忆,玉鼎只是遥遥看了一眼,就被那个样貌丑到不忍直视的“巨兽”给吓的收回了视线。
      
      饕餮善食万物,可以说这位完全就是为吃而生的存在。
      
      玉鼎只是因为好奇趴在门边看了一眼,结果就感觉遍体生寒,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家伙应该是先天四大凶兽之一,不过怎么跑到昆仑山来了?
      
      这个问题不仅玉鼎疑惑,三清更加疑惑。
      
      无奈那饕餮根本不通人言,想要沟通都不行,眼看着对方砸阵法砸得十分起劲,他们却也无法放任不管。
      
      还能说什么呢?
      
      直接上去打呗!
      
      这都跑到家门口来了,难道还能温柔的请他进来坐坐,顺便喝杯茶吗?
      
      趴在门口,玉鼎就在那围观了三人痛揍饕餮的现场版,看完之后,只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的师尊原来这么暴力的吗?

  • 作者有话要说:  玉鼎:“我的师尊没有这么暴力的。”
    一众徒弟;“师父你骗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