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五个大佬 ...

  •   第5章
      
      霍诚还未开口说话,伏泊蘅腰间的叁青碧竹剑一声嗡鸣,出鞘脱空而起,绕着房间上空转了三圈,猛地向霍诚急射而去。
      
      伏泊蘅虽有些惊异,但他与叁青碧竹剑心神想通,感知此剑并无杀意,便也并未出手阻止。
      
      虽利剑刺来,霍诚却面无表情,眼观鼻鼻观口,静静的站在那里,动都不动,躲也不躲。
      
      如此心性,在一个孩子身上,倒是少见。
      
      白灵境暗自点头,对这徒弟,又看重了几分。
      
      将将要刺中霍诚太阳穴之时,叁青碧竹剑猛地收势偏转,停在了霍诚的面前。
      
      剑身周围散发出青色的光芒,一涨一收煞是好看,像是春节里逗小孩开心的烟花般绚丽。
      
      虽然剑不能言语,可霍诚盯着眼前的剑,不知怎么就从剑的身上,感受到了急切的讨好的意味?
      
      他并没有碰剑,而是抬起头,有些困惑的看向了伏泊蘅。
      
      叁青碧竹剑取自竹峰万年灵竹锻造而成,是可升级的地级灵宝,也是伏泊蘅的本命法器。
      
      灵剑自有傲气,往常多收敛锋芒,藏于剑鞘之中,伏泊蘅何曾见过自家灵剑这样哈巴狗似的故意闪现光芒,引人注意,只求一握。
      
      他揉着气的生疼的太阳穴,觉得有些丢脸,沉声唤道:“回来。”
      
      叁青碧竹剑剑声嗡鸣不断,光芒却越渐耀眼,在霍诚身前上下晃动,硬往他手上蹭,恨不得自己把剑把直接挤进霍诚的手中。
      
      伏泊蘅脸越来越黑的同时,也不免多看了霍诚几眼。
      
      这景象,饶是见多识广的白灵境,也觉得有几分诧异,他看向伏泊蘅:“师兄,这是怎么回事?”
      
      伏泊蘅哼了一声,看着霍诚,有些不耐的说道:“既然我这灵剑喜欢你,你就拿着吧。”
      
      闻言,白灵境目光一滞,波澜不惊的脸上,也带了些惊讶之色。
      
      伏泊蘅是剑修,剑修爱剑如命,不容他人染指,而碧竹有灵,也只守一主。往常别说是自己,就连宗门之主,也是碰都碰不得这叁青碧竹剑的。
      
      可如今,看这样子,竟是碧竹剑主动靠近霍诚。
      
      霍诚闻言,便张开手,顺势握住了剑把。
      
      叁青碧竹剑瞬间安静,浑身灵芒暴涨,剑气锋利外冲,将送梅殿的屋顶,捅出了一个窟窿。
      
      这是激动了?
      
      伏泊蘅也顾不上嫉妒了,他直接伸手,拉过霍诚的左手,一股灵气顺着经脉,探入了霍诚的身体。
      
      两秒后,伏泊蘅松开霍诚,拍掌大笑,他冲白灵境说道:“师弟,刚刚这局棋我赢了,你说会答应我一件事,可还记得?”
      
      白灵境看了一眼霍诚,点头应道:“记得。”
      
      “愿赌服输,那我要你把这徒弟让给我。”
      
      伏泊蘅看着霍诚,眼中满满的惊~艳和惜才之色,他伸手一召,叁青碧竹剑颤了一下,虽有些留恋,却仍回到了伏泊蘅的手中。
      
      伏泊蘅收剑入鞘,笑道:“这孩子,天生剑体,心性坚韧,是剑修的好苗子,留在师弟你这,浪费了。”
      
      白灵境皱了皱眉,他看重霍诚根骨,心里有些不愿,但赌局已定,他又自诩君子,不好反悔,便只好说道:“你想收他为徒,还要看这孩子是否愿意。”
      
      伏泊蘅开口问道:“霍诚,你天生剑体,若为剑修,必会进境神速,比普通修灵,修为要强上百倍不止。我从未收徒,若是你愿意当我的徒弟,我必倾囊相授,待你犹如亲子,绝不藏私。你可愿意,当我的徒弟?”
      
      伏泊蘅虽生性潇洒,不喜繁文缛节,但这话说的,却是十成十的真诚。
      
      白灵境听了,虽心下不愿,但也知自己这师兄,是铁了心想收霍诚。
      
      一时间,两人都看向了霍诚。
      
      一人长发松散张扬,眼底是炙热的爱才之情。
      
      一人束发严谨,书生青衣装扮,眼神沉静,却也藏着拳拳爱护之意。
      
      霍诚心下震动。
      
      他自小受尽苦楚,又流离无所,从未受到这样的看重,两人眼中的爱才之意,浓的都快要溢出来。
      
      可他转念一想,便又觉得,他们如此争夺自己,都是因为自己那所谓的修真根骨,这样的好,都是有原因的。
      
      不像恩人,对他好,就是对他好,没有原因,没有目的。
      
      他还是想找到她。
      
      可他必须保证,他不会害死她。
      
      想到这,霍诚垂了眼眸,躬身行礼道:“谢前辈厚爱,霍诚不愿。”
      
      闻言,伏泊蘅面上的笑瞬间消失,失望的拍了下大~腿,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白灵境面上带笑,扶了扶桌上棋盘,说道:“师兄,既然霍诚想留在梅峰——”
      
      这话未完,霍诚又是一礼,开口说道:“灵境上者,霍诚今日前来,是来请罪。我思念父母,不想再留在上元宗内,也不能拜上者为师,还请上者,让我回家!有负上者所期,霍诚请罪!”
      
      白灵境收了笑容,看向霍诚:“你说什么?”
      
      “霍诚思念父母,不想留在上元宗,求上者让我回家。”
      
      饶是脾气好,白灵境也有些怒意:“上元宗,岂是你想留就留说走就走的地方。”
      
      霍诚仍躬身行礼,姿势不变,却是不再说话,显然去意已决。
      
      这性子却很对伏泊蘅的胃口。
      
      他哈哈笑了两声,打了圆场:“师弟,你棋局输我,这霍诚便也已经输给我了。既然他是我的徒弟,那么他是走是留,自然该看我的意思。”
      
      白灵境冷了面孔:“师兄这是欺我梅峰无人吗?”
      
      “师弟,他一个小娃娃,你和他计较什么?”伏泊蘅赔笑道:“这愿赌服输可是师弟你说的,怎么?师弟想反悔?今天师弟就给我一个面子,将这徒弟让于我,来日我去求了千幻丝路酒来跟师弟请罪,可好?”
      
      白灵境的气消了些,他看向霍诚:“我师兄伏泊蘅是竹峰掌座,刚刚的话,你都听到了,你可愿拜他为师?”
      
      霍诚低了头:“我想回霍家。”
      
      “想回去就回去,”伏泊蘅笑笑:“我这竹峰和梅峰不同,不强求你留在宗内修行,你想回家,便回家。回家,也是一样可以拜师修行的。”
      
      伏泊蘅看向霍诚:“孩子,你天生剑体,若不当剑修,实属可惜。你当剑修,与你回家,这事不冲突。你便拜我为师,我必会悉心教导,传你本领。他日,你修为登顶,无论做何事,这世上,都无人可阻你。”
      
      伏泊蘅这话说的真诚,言语落毕,又透着剑修与天地可杠的霸气。
      
      饶是霍诚,也不免动了心。
      
      若是当真修的天下无敌,那么他,是不是就能找到恩人了?
      
      恩人说他会害她。
      
      他不信。
      
      他真心爱重她,尊她敬她,又怎会害她身死?
      
      也许,恩人说这话,只是不求回报,不想让他再分心找她。
      
      也好,待他修为大成,总有机会,也有能力,去找到她。
      
      这是他的执念。
      
      从那天恩人将他救起的时候,就已经种下。
      
      思及此,霍诚转向伏泊蘅,跪地叩首,朗声说道:“弟子霍诚,拜见师父。”
      
      伏泊蘅哈哈大笑,当即取出了一大堆灵器丹药和玉简,装到了一个小的扳指储物戒中,拉过霍诚的手滴血认主后,便让霍诚戴上了。
      
      他看着霍诚,越看越觉得合心意:“这些,就是师父给你的见面礼。”
      
      白灵境气的笑了:“师兄好大的手笔,今日一来,不仅抢了我的徒弟,扰了我的收徒大典,还送了这么多东西,倒显得我小气。”
      
      抢人徒弟这事确实有几分不光彩,伏泊蘅也有点抹不开面子,忙赔笑道:“师弟说笑了。”
      
      他将手里的酒葫芦,往白灵境的面前推了推,说道:“师弟,师兄还有个不情之请。”
      
      “自是不情之请,便不要说。”白灵境冷哼道:“这梅峰,可没什么东西能再给你的了。”
      
      伏泊蘅也知白灵境心里不舒服,只是占个嘴上便宜,所以毫不客气的继续开口说道:“我要帮师珊珊酿造千幻丝路酒,最近脱不开身。而我这徒弟又思乡心切,我想求师弟,派我那汪染师侄送他回家。他们年纪相近,染儿又心细,也好有个照应。”
      
      “你倒是打的好算盘。”白灵境笑了笑,思及汪染最近的情况,觉得给她个小任务让她出去散散心也好,便说道:“行,我答应了你。只是下次,我去竹峰时,你那好酒好茶,可都得给我备好了才行。”
      
      “师弟放心,这是自然。” 
      
      被通知收徒大典取消的时候,汪染面上微有讶异,心里却很是平静。
      
      竹峰掌座伏泊蘅来了,这徒弟便换人收了。
      
      汪染早有预料。
      
      可当听到传话的小童说,师尊白灵境让她护佑霍诚回上京城的时候,汪染却是真的惊讶了。
      
      这不是原书中该有的走向和情节。
      
      虽然不愿与霍诚有太多的交集,但师尊的话交代下来,汪染便知道,这是变相给自己放假了。
      
      送霍诚回上京城,最多五天,一来一回,十天也有余,可白灵境却给了汪染一月的时间,很明显是放她出去玩。
      
      汪染自然不会违背,领了命,休息了一晚后,第二天便带着霍诚出发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