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四个大佬 ...

  •   第4章
      
      “你来了。”
      
      汪染低头看他:“你起来。”
      
      她掩饰了声音,如今听起来沙哑极了,仿佛朽木刮地、锈铁磨刀一般挠心。
      
      霍诚却不觉得刺耳,他忍着痛,翻身一个骨碌就起来了,他站起身,看着汪染的方向,问道:“你是谁?你是上元宗的人吗?”
      
      汪染不答,而是将手中的兔子显形,问道:“你为什么打这只兔子?”
      
      “我,”霍诚虽觉得有些心虚,但仍梗着脑袋硬挺着:“我心里烦,看着它,我就生气,我一时没忍住,我并不想打它的。”
      
      这话,似乎和书中的话,重合了。
      
      书里面,霍诚第一次跟女主动手之后,道歉时他紧紧拉着女主的手,也是这样的话:“染儿,我并不想打你的,我只是生气,我一时没忍住,你别怪我,我错了,我混蛋,我只是一时冲动,你原谅我好不好?”
      
      看着眼前小混蛋这样说,汪染觉得手有点痒。
      
      可眼前的霍诚,还不是书里未来的那个家暴狂,他是个孩子。
      
      而教育孩子,不能总打,得刚柔并济的讲道理才行。
      
      “我问你,”汪染开口说道:“我刚刚打你,你疼吗?”
      
      霍诚一滞,他似是明白汪染要说什么,但仍点头开口回道:“疼。”
      
      “那你打它,它也会疼。”
      
      “我,我会治好它。”
      
      “当初那老乞丐打你的时候,你害怕吗?”
      
      “害怕。”
      
      “我治了你的伤,你还记得那天的疼吗?还记得那害怕吗?”
      
      霍诚犹豫了下,小心的开口:“记得。”
      
      他低下了头:“我错了。”
      
      可汪染的话却并没有停:“世间万物皆有灵,这兔子虽不能说话,但它和你一样,也有感觉,也知道害怕,也知道疼。你如果因为它只是动物,就对它下狠手,无论你之后是否救治,是否道歉,它当时的害怕和疼痛,却是无法抹去的。”
      
      声音沙哑,仿若喉咙撕裂一般的话语,却如暗夜晨钟一般,响在霍诚的耳边:“若是任你这样一时冲动下去,现在你是对兔子下手,以后,只怕是亲近爱护之人,也要打要杀,无法回头了。”
      
      霍诚一愣,立刻反驳道:“我不会!”
      
      汪染淡淡反问道:“是吗?”
      
      霍诚抬头看她,眼睛晶亮,声音坚定:“我答应了你,我就不会。”
      
      “若是你再愤怒呢?你怎么保证,自己不会一时冲动?”
      
      “我可以忍。”
      
      忍?
      
      若是能忍,又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动手?
      
      汪染手一招,刚刚地上那白纸,便飘在了霍诚的眼前,她开口说道:“你心内躁动,能忍一时,却未必能忍一世。自身有不足,并不丢脸,强行掩藏,才是自卑,既不识字,就更该主动求师,勤学苦练,以勤补拙。练字能静心,若是再感怒火难压,便多练练字吧。”
      
      霍诚接了那白纸:“是。”
      
      他看着纸上的字,问道:“这是什么字?”
      
      “等你学会了,你就知道了。”
      
      汪染见霍诚收了纸,问道:“霍良必会真心待你,你为何要离开虎威将军府,来上元宗?”
      
      霍诚看着汪染,满眼依赖:“我想找到你。”
      
      “找我做什么?”
      
      “这世上,就你对我好,你救了我的命,我想跟着你,我想报答你,我希望有一天,也能保护你。”
      
      黑亮晶莹的瞳孔中,汪染能够清晰的看到霍诚对自己的依赖。
      
      或许从小困苦,未曾感受过爱护,所以遇到一个人,施舍了一点善意,他便想要死死的抓住,想要倾尽一切来回报。
      
      这是执念。
      
      就是这执念,在原书中渐渐一发不可收拾。
      
      霍诚接着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是上元宗的人吗?”
      
      汪染反问道:“你可知道,当初我救你之后,为何一直不显身形,不说一字?”
      
      霍诚眼中的亮光暗了下去:“你不想我找你。”
      
      “对,”汪染说道:“我不想你找我,我也不想你报恩。”
      
      “那让我跟着你,不好吗?”霍诚仰着头,问道:“灵境上者说我修炼根骨绝佳,我不做他的徒弟了,我做你的徒弟,不好吗?我会很听话的,我也不怕吃苦。”
      
      还真是块牛皮膏药。
      
      汪染腹诽想笑,却仍保持着平静的声音,她想了想,半真半假的攒谎话:“我去康北镇之前,曾有人为我测算命数,说我命中有一劫数,而那劫数就是你。当日,我若不救你,这劫数便解了。可我心中不忍,出手救了你。我二人不见面,我便能活命,可若是你执意寻我,早晚有一天,我会死在你的手里。”
      
      “我怎么会杀你?我不会!”
      
      霍诚虽有些惊慌,却说的斩钉截铁。
      
      “你若不想害我,便不要再寻我。”汪染冷了表情:“霍诚,以后,我不会再出现了,你,好自为之。”
      
      汪染留下这话,便御风而起,离开了这里,只余淡淡的冷杉木香。
      
      霍诚。
      
      这是那人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
      
      可这,似乎也是最后一次。
      
      霍诚心中茫然,低头见她站立的位置,还蹲着一只兔子。
      
      霍诚见那兔子,心生愧疚,手往前伸,犹豫着想要摸摸那兔子。
      
      那兔子却还记得刚刚的惊吓,见霍诚又要抓自己,后腿一蹬,慌乱的逃了。
      
      “别,别怕……”
      
      霍诚的手停在那,他的面上表情凝固,纯黑瞳孔中第一次有了犹疑挣扎的情感。
      
      清风吹过,霍诚才缓过神似的,手颤动了一下。
      
      他收了手,摸了摸胸口位置,确认刚刚那张纸还在,才放松的舒了一口气。
      
      因灵境上者的隆重介绍,虽未正式收徒,霍诚的身份也不一般了,这几天,他整个梅峰来回的逛,逢人就聊天打听,把修真界和上元宗的事情,都了解了个大概。
      
      毕竟之后要在这里立足,霍诚这样做,也是为了以后考虑。
      
      虽说霍良夫妇对他不错,可霍诚心里,却一直想要去找那恩人。当初霍良并不同意霍诚离家修行,也是霍诚在家门口跪了三天不吃不喝才求来的。他跟着灵境上者来上元宗,就是为了找恩人。
      
      可现在,恩人亲口说了,莫要找她,他会害死她。
      
      霍诚站在那里,觉得有些无措。
      
      这样失去掌控的感觉,他又觉得心中情绪郁积,怒气隐隐的又积了上来。
      
      拳头渐渐攥紧,霍诚盯着眼前的梅树,右手扬起,就想要落拳。
      
      可拳头刚刚举起,霍诚就猛然意识到了什么,身体彻底的僵住了。
      
      他又在发怒。
      
      在他自己反应过来之前,这拳头甚至已经举了起来,就要打了出去。
      
      恩人说的对,他如果控制不了自己,会伤人害人。
      
      霍诚收回右手,按在胸口,隔着衣服摸着里面的纸张,缓缓的呼气,想着刚刚恩人说过的话。
      
      渐渐的,他平静了下来。
      
      同时,霍诚的心里,也下了一个决定。
      
      霍诚从身上取出一枚玉佩,抛在空中,玉佩便变大,霍诚踩在上面,便向着送梅殿而去。
      
      这玉佩叫追影佩,是辛政轩给他申请的。上元宗中,从未接触过修真的弟子,在刚入门的时候,都会发一个。
      
      这追影佩是最普通的下品灵器,不需灵气便可驱动,只能用来低空飞行和记录短暂影像。支撑追影佩使用的灵石灵力,大约能用七天,辛政轩为防霍诚乱走出事,这影像记录便一直给他开着。
      
      刚刚恩人来见他的那一幕,也记录了下来。
      
      思及自己要去跟灵境上者谈的事情,霍诚的心里,也有几分忐忑。
      
      可无论如何,这追影佩,他必须得想办法留下来。
      
      送梅殿中。
      
      伏泊蘅落下一子,拿起腰间的碧玉葫芦,仰头喝了一口竹叶酒,冲白灵境笑道:“灵境师弟,你输了。”
      
      白灵境手执黑子,盯着棋盘,拧眉思索,半响,他放下手中棋子,无奈笑道:“也罢,师兄棋艺精湛,是我输了。”
      
      伏泊蘅一身宽松灰袍,长发披散,剑眉如飞,一派潇洒不羁,他斜靠在座上,摇着葫芦,洋洋得意:“愿赌服输,既然输了,那你就得答应我一件事。”
      
      白灵境笑的淡然:“这是自然。师兄想要什么?”
      
      “这我可得好好想想。”
      
      白灵境不言,淡笑着开始捡棋盘上的棋子。
      
      伏泊蘅哼了一声,也起身,开始捡起了棋子:“行,我们再下一局,不过可说好了,这局无论输赢,都没赌注。”
      
      两人正收着棋局,殿前小童武子贺进了内屋,行礼后说道:“上者,霍诚求见。”
      
      白灵境还未发话,伏泊蘅先出口了:“霍诚?就是你带回来的那个徒弟?快让他进来,让我瞧瞧,到底是个什么好苗子。”
      
      武子贺应了声“是”,却仍看向白灵境,等着他发话。
      
      白灵境点了头:“去吧,让他进来。”
      
      武子贺这才领命出去。
      
      伏泊蘅不满道:“师弟,你这性子太过无趣,就连殿前小童都这般老学究,整个梅峰,一片死气沉沉,让人心里发闷。”
      
      白灵境没理他,淡淡应道:“师兄,慎言。”
      
      伏泊蘅被这四个字噎的说不出话来,他这个师弟性子就是这样,他也没办法,虽然被堵的要死,但总是自家师弟,要亲近些,所以无事的时候,便总喜欢来梅峰逛逛。
      
      两人一个闹腾一个少言,倒也能聊的下去。
      
      没说几句,武子贺便将霍诚带了进来,之后,他便退了下去。
      
      霍诚躬身行了礼:“拜见灵境上者。”
      
      白灵境淡淡点头,问道:“你找我,有何事?”
      
      

  •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基友的文:《玛丽苏她爸[穿书]》by鹤云歌,感兴趣的去看一看啊233
    文案:
    影后陆云棠穿进了一本玛丽苏小说。
    但这次她没能成为女主,甚至女配也没捞着——她成了玛丽苏女主的爸爸。
    看着眼前刚满十岁,已经倾国倾城,吸引了财阀公子、天王巨星、霸道军少的闺女,陆云棠决定反串岳父大人,干翻如狼似虎的男主男配,保证幼年体玛丽苏成长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好少女!
    冷血军少:你逃不走的。
    傲娇影帝:陆九,我喜欢的从来都是你。
    掌握全球经济命脉的男人:天气凉了,惹你的王氏破产了,你记得多加衣服。
    陆云棠:中二病都给我滚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