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怕谁》君约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8-02 00:32: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殷遥在这一瞬间反应过来——原来这房子并非周束一个人住。
      那男人显然也是刚睡醒,头发都睡乱了,有一小片微微翘了起来。他侧身靠着沙发背,低头轻轻拉扯T恤领口的吊牌,裸.露的颈肩和手臂的线条有些吸引人。
      殷遥抬手抹了抹眼睛上的水珠。
      
      肖樾拆完吊牌,将手里那件T恤翻了个面。他往卫生间走,一抬眸,看到了洗手台前的女人。
      肖樾愣了下,脚步停住。
      他原本以为是周束在洗漱。
      
      对视了几秒,两个人都反应了过来。
      殷遥看到他漆黑的眉微微蹙起。
      她开口说:“抱歉。”
      肖樾轻轻点个头,没有说话,转身往回走几步,把衣服穿上了。
      殷遥拿起刚刚洗脸用过的毛巾,拧干了水,走出来,把卫生间让给他,她一边擦脸一边往周束的房间走。
      肖樾瞥了一眼她手里的毛巾,收回视线,进了卫生间。
      洗手台的置物架上层空了,殷遥洗脸的那条毛巾,是他的。
      
      肖樾洗漱完,随手抽了两张纸巾擦脸,回房拿到手机,看到周束早上六点给他留了微信消息,拜托他帮忙照顾下殷遥,给她弄点吃的。
      肖樾没有回复,将手机丢到桌上。
      这时听到敲门声,他转过头,房门开了小半,殷遥站在门口,她已经擦干了脸,不再是刚刚满脸水珠的样子,她朝他笑了一下,问他可不可以借下充电器。
      肖樾转身走去床尾,在背包里翻找。
      殷遥靠着门框,看了看他的房间,和周束那间不太一样,这间更大一点,有飘窗,有书桌,墙面很干净,没贴那些花哨的画报,飘窗上有把吉他。
      
      她往床那边看,视线却被挡住了,肖樾走过来,把手里的充电器递给她。
      这么近的距离,殷遥清楚地看到他的脸,皮肤很好,偏白,衬得唇有些红,她注意到他的眼睛很黑,睫毛长,双眼皮是扇形的。
      
      她接了充电器,对他说谢谢,回房间给手机充上电,重新开机。
      屏幕亮起来,殷遥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二十。
      紧接着是一堆新消息提示。
      殷遥依次看完,只回了两个人,一个是薛逢逢,她工作室的另一位主理人。薛逢逢说她今天晚上回来,要跟她确定下周的拍摄,让她把晚上八点后的时间空出来,殷遥很乖地回:好。
      另一个是周束,他发了两条,早上六点一条,说他去工作了,八点又一条,问她醒了没有,殷遥给他回了,让他专心工作,不要操心她。
      回完消息她就放了手机,在等手机充电的这段时间,殷遥欣赏了周束收集的画报,把墙上和桌上那些都看完以后,她无事可干,去了客厅。
      
      肖樾正在收拾桌子和沙发上的杂物,殷遥站在门口看了一会,他专心做他的事,头也不抬,显然并不想搭理她,不过他事情做得其实也并不仔细,只是把东西随意地拣到墙边的几个收纳盒里,都不分类。
      也许是职业病,殷遥不自觉地以摄影师的眼睛看他。
      他没有周束高,但身体比例很好,腿长。从她现在这个角度看,侧脸轮廓分明,下颌线条利落清晰,眉眼鼻唇,都适合入镜。
      她在想:如果他笑起来,会是什么样?
      
      肖樾收拾完了,殷遥以为他要开始拖地或者做点别的,他却忽然抬眼看过来,问:“你饿了吗?”
      这是今天他第一次跟她说话。他的声音和殷遥想的一样,有些低、冷。
      殷遥微微愣了下,没有回答。
      肖樾又说:“周束让我给你弄点吃的。”
      殷遥就明白了。
      本来她没想麻烦别人,打算等电量充到百分之三十就把充电器还他,然后打车走人。但她现在点了头。
      确实也挺饿的。
      
      肖樾在沙发那边,殷遥走过去,离他几步距离,问他:“你这儿有什么吃的吗?”
      “你想吃什么?”他比殷遥高不少,讲话时微微低头,垂着眼眸看她,声音依然那个样子,语气也很随意疏离。
      他和周束太不一样,周束永远都不会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
      殷遥想了想,问:“你什么都会做?”
      肖樾眉尾微微动了下,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殷遥觉得他的眼里似乎有点嘲弄的意味。
      “不会。”他说,“我叫外卖。”
      殷遥:“……”
      
      二十分钟后,外卖送到了,顺带一支牙刷。
      肖樾定外卖时,殷遥告诉他她还没有刷牙,他便让外卖小哥顺手带了一支。
      殷遥吃完了一份面,手机电量已经到了百分之七十,她把充电器还给他,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开了。
      
      殷遥哪儿也没去,她回家洗了个澡,然后一头钻进暗房洗照片。她现在是个商业摄影师,Yin Studio接的活儿她只在工作室做完,家里的暗房是她自己的天地,她私下拍的东西,喜欢就冲洗出来。这地方,她从不让别人进来,尤其是薛逢逢,那家伙一定会指着鼻子骂她不误正业。
      薛逢逢野心勃勃,殷遥在商业摄影这条路上走到今天全靠她的鞭策。
      
      薛逢逢去纽约一周,对殷遥来说像放假一样,但是今天她的假期结束了。
      晚上七点半,薛逢逢提前到了殷遥家。
      殷遥刚叫了甜品,还没吃上几口,就被掠夺了,薛逢逢有她家入户门的密码,随时随地空降,殷遥根本避之不及。
      “我是不是早说过了,你要戒甜,不能放纵,你要和女明星一样控制自己,你看婉婉。”薛逢逢一边吃,一边给殷遥上课。她长殷遥三岁,今年二十八,天生女强人气质,上个月剪了个利落的短发,这种气质立刻加倍。
      殷遥反驳:“可我不是女明星。”
      
      “怎么不是?”薛逢逢十分自得,“咱们工作室要是开不下去了,我立刻转行做经济人,推你进娱乐圈,以我的能力,你是觉得你红不过婉婉?”
      殷遥觉得好笑,不知道为什么她就这么自信,“你以为女明星很好当吗,靠脸就行了?婉婉走到现在很容易吗?”
      薛逢逢振振有词:“脸当然是第一重要。”
      殷遥轻轻一笑,问:“如果我做女明星,一定黑历史漫天,薛老板你要出多少公关费才能给我洗白?”
      她一句话把人堵得无话可说,薛逢逢脸都黑了,沉默了三秒,问她:“我问你,你跟那个小模特,断了没有?”
      殷遥摇头:“还没。”顿了顿,她又说,“不过,应该快了。”
      这是私事,按理说,薛逢逢没有资格管,但作为朋友,她还是要劝一句:“我告诉你,你不要玩得太过火,重蹈覆辙。”
      殷遥微微一僵,难得低下了头,说:“我知道。”
      
      隔天,殷遥飞海南拍摄,为期四天,周日才回来。
      这期间,她没联系周束,也没告诉他她要去海南,结果周五晚上收到了周束的消息,说想请她吃饭,问她有没有空,殷遥回复他:我不在北京,周日吧。
      周束好像特别开心,给她发了个很欢乐的表情包。
      以前他没这样过,殷遥看着那个猪猪转圈的小动图,笑了出来。
      
      殷遥的拍摄周日上午结束,她赶下午的飞机回北京。
      周束约了她晚上吃饭,殷遥稍作休息之后就去赴约。那是一家杭帮菜,相处这么久,周束已经了解她的口味,点的菜基本都是她爱吃的。
      周束请她吃饭,主要就是为了感谢那次的走台机会。
      殷遥不觉得那算什么,没想到他这么开心。
      
      殷遥问:“那天的秀我到现在还没来得及看,你走得怎么样?”
      “挺好的。”周束想想还激动,“其实我还从来没有走过这种,感觉真的很不一样,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像个模特。”
      殷遥看着他,笑了笑,问:“周束,你还想去走更大的舞台吗?”
      周束猛点头:“当然想啊!”
      “那我下周再告诉你一个消息。”殷遥说。
      周束眼里一亮,有点不敢相信:“真的吗?”
      殷遥点头:“嗯。”
      “可是我……”他想说“可是我好像没有付出什么”,但是看殷遥的样子,好像也并不想要他献身,周束只好把话又憋进了肚里。
      
      这顿饭,周束吃得非常开心,结束后他将殷遥送回了工作室。
      临走的时候,殷遥忽然叫住他。
      周束以为有什么事,他几步跑过去,却见殷遥沉默了一会儿,问他:“你那个室友……他叫什么名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