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怕谁》君约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8-02 00:30:5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 ...

  •   二零一五年的儿童节,殷遥过得十分操蛋。
      她拍到了Yin Studio 开业以来最糟糕的模特。
      那天晚上,黄婉盛的电话打来时,她还在棚内,当天的拍摄还剩最后一套,模特换好衣服,在背景板前就位。
      殷遥看一眼光线,说:“反光板撤掉。”
      一旁的调光师立刻上前照做。
      
      不知是不是急于收工,模特终于有了点开窍的苗头,助理汀汀站在饮料桌旁看着殷遥按快门,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模特明显是个新人,镜头感和表现力极差,甚至还有点听不明白话,倘若不是搭上甲方高层的关系,以她白天的表现,恐怕三年内都进不了Yin Studio的摄影棚,更不用指望让殷遥给她掌镜。
      可这圈子就是如此,找对了人,就什么都有了指望。
      
      晚上九点,拍摄终于结束。
      甲方执行主编邀请大家一道去用宵夜,殷遥直接拒绝。等甲方人一走,汀汀过来叫大家去休息室吃宵夜。
      紧绷了一天的影棚内瞬间松乏了,大家一边收东西,一边喊“谢谢老板”。
      汀汀告诉殷遥:“黄小姐又来了电话。”
      
      殷遥给黄婉盛回了电话,讲完几句就离开摄影棚。
      等汀汀再见到她,已经是吃完宵夜散场时,大家走出休息室,看到殷遥从二楼办公区出来,她换掉了衬衣长裤,穿一件黑色长裙,沿着楼梯走下来。
      头顶那束轨道灯太亮,她的肩颈白得有些晃眼。
      
      汀汀和其他同事都不是第一回看她工作完即刻换装,早已晓得他们殷老师上工下工两个样子,据说她母家是苏州人,她长相气质都随母亲,生了一副抱不动相机的模样,上工时倒是不娇不弱,只是离开摄影棚,不扛机器时,她爱穿裙子,也爱玩,交际不少,像这样一收工就赶场子的情形并不少见。
      
      大家见怪不怪地和殷遥打了招呼,只有新来的实习助理看呆了,等人走远仍挪不回眼,惊讶道:“殷老师穿得这样好看,是见男朋友吧?”
      没人回答他的问题,大家默契地以笑带过,只有调光师大哥一脸沧桑地拍拍他的背:“老板的八卦只看不聊。”
      
      殷遥是打车走的,黄婉盛发来的地址并不陌生,到了附近,司机找不到地方,全靠她指路。
      侍应生认识殷遥,妥贴地引她去包厢。
      进门便看到了黄婉盛,到底是女明星,整桌人就属她最亮眼。
      黄婉盛招手:“遥遥!”
      殷遥走过去,看了一眼,除了几个作陪的年轻女孩,其他都算熟脸,个个都有“某总”或“某公子”的名头。
      这是哪种饭局,一看便知。
      
      殷遥还未落座,就有人开口:“殷小姐姗姗来迟,该罚吧。”
      立刻有人笑着驳道:“什么殷小姐,叫殷老师。”
      “什么殷老师,叫殷老板!”
      说话的是靳家的小公子靳绍,他天生花蝴蝶,哪儿有局,哪儿就有他,这人语调夸张,惹得一桌人都笑,笑完才正经说起话,有人问殷遥:“昨儿见你哥哥,说你成工作狂,家都不回了?”
      殷遥坐下来,说:“您也知道,我哥哥好凶,没劲得很,他管我像管小学生,我哪敢回他那儿?”
      她讲话音色一贯柔软,明明在抱怨,听起来更多的却是兄妹亲近的意味。
      靳绍听完哈哈大笑,深有同感:“你哥哥是真没意思,放我两回鸽子了!”
      
      这话题一转,几个熟识的便跟着吐槽,殷遥趁他们说话的空档吃东西,这家的甜点是她心头好。
      黄婉盛小声提醒:“少吃点,太甜。”
      殷遥说:“我又不是女朋星。”
      “是是是,你不用控制体重。”黄婉盛调侃她,“今天拍哪位帅哥,这么敬业?”
      “不是帅哥,”殷遥边吃边答,“女模特。”
      黄婉盛:“漂亮吗?”
      “没你漂亮。”
      黄婉盛嗔笑:“又哄我。”
      
      聊了一会儿,时间不早,几位“上了年纪”的先走了,留他们年轻人继续。
      桌上又推杯换盏,靳绍吆喝着,连罚殷遥三杯。
      今天无人管束,殷遥也很放肆。
      喝到五分醉时,侍应生引了个人进来,殷遥以为自己喝高了眼花,直到听见靳绍和那人讲话,喊他“津南哥”,才确定真是他,梁津南。
      
      梁津南看起来像是刚谈完事情,穿一身剪裁讲究的衬衣西裤,瘦削挺拔,搭上那样得天独厚的一张脸,只要站在那里,轻易就成为焦点。
      从头到脚,一身压死人的贵气。
      包厢里几个小姑娘都看向他。
      
      梁津南在靳绍身边落座,目光越过满桌的盘碟杯盏,落在对面。
      梁津南的眼睛长得好,看人的时候眼底深得像藏了别样的情意,他薄薄的唇动了下,似乎要开口,靳绍却在这时喊着要罚他的酒,又叫身边一个漂亮姑娘去给他倒酒。
      只要有靳小公子张罗着,就没有一秒会冷清。
      
      殷遥在这热闹中起身去洗手间,她没去包厢里那个,推门出去了。
      黄婉盛跟过去,问:“他怎么来了?”
      “不知道。”
      殷遥面色平静,黄婉盛也分辨不出她心里究竟如何,只说:“早知道,不叫你来了。”
      “没关系,迟早得碰上。”
      “那……”刚要开口,手机响了,黄婉盛走到一旁接电话。
      殷遥听她讲了两句便知道是她新交的男朋友,两个人因戏生情,在一起不过一个月,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可惜通告排满,只能见缝插针地找些碰面机会。
      
      黄婉盛讲完电话,见殷遥靠在墙边笑着看她,有点儿无语:“你看戏呢?”
      “嗯。”殷遥打趣道,“他来接你过儿童节么?”
      黄婉盛被她逗笑:“是啊,你跟我一道走吧。”
      殷遥摇摇头,“我不做电灯泡。”
      “那你怎么回去?”
      “等会儿叫周束过来就行了。”
      周束?
      “那个小模特?”黄婉盛惊讶,“还没散啊?”
      “嗯。”
      黄婉盛:“你喜欢他?”
      也许是酒喝得过头,殷遥的脸有些红,眼神也不太清明。她答非所问:“他挺可爱的。”
      
      黄婉盛走后,殷遥独自在走道窗口靠了一会,回到包厢,那几位公子哥儿已经在里间开了局,搓起麻将来。
      真是好兴致。
      外间空荡荡,桌上好酒却剩不少,殷遥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给周束发微信,问他在不在北京。发完她就放了手机,好像并不是一定要等到回复。
      
      此时此刻,在朝阳区的另一头,周束正开开心心地撸串儿。
      夏天夜晚的大排档,烟火气十足,一个人喝酒也不显得孤独,况且周束今天心情好,因为明天又有活儿干,要给一个品牌走台,那个品牌从前他想都没想过。
      虽然对方没讲明,但周束能猜到是因为殷遥。
      
      周束一直觉得自己走了狗屎运。
      大概一年前,他最穷的时候,接了几个项目都没结到钱,实在被逼得没办法,打听到那个赖皮编辑的行程,混进棚里堵他,结果差点被对方叫人打了。
      就是在那时碰到殷遥,她当天也在,随口帮他讲了两句话,他免了一顿胖揍,还顺利拿到签单要回了账。
      他等在停车场,等到她出来,跑去跟她道谢,殷遥当时给了他一张名片,他循着手机号加到殷遥的微信,后来她有次吃饭,忽然发消息让他过去,再后来不知怎么的,偶尔有饭局,殷遥就会叫上他,几次之后,旁人看他的目光就有些暧昧。
      
      周束也想过殷遥是不是看上了他,毕竟他是个模特,自问身材没的说,脸也过得去,不过后来多相处几回他就不这么自恋了。
      她根本不碰他。
      周束年纪不大,江湖经验不浅,人也聪明机灵,他在这一行摸爬滚打过,知道脸皮厚点活得好。进了这圈子还装个屁的清高?
      不管殷遥是出于什么想法,他都挺乐意的。
      
      于是就这么一直持续到现在。
      这半年来通告多了不少,虽然殷遥没直接给他什么,但那些人是看谁的面子找他,周束很清楚。
      只是,这次的机会真的来得出乎意料,那天接到电话他特别兴奋,但挂掉后又有些手足无措。他觉得,这次的走台不是谁看殷遥的面子就会主动给他的,所以很可能是殷遥为他开了口。
      这种人情就太大了。
      厚脸皮的周束产生了一点心理负担。
      
      这点负担和兴奋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但他是憋不住事的人,几罐啤酒下去,忍不住要找个人说说。
      周束十七岁离家北上,漂泊五年,身边来来往往称兄道弟的不少,但真正算作朋友的就一个——他的室友肖樾。周束最落魄的时候曾经在肖樾那儿白吃白喝三个月,加上房租,差不多搜刮了人家一部戏的片酬,这种落难兄弟情还是很经得起考验的,他几乎什么事都不瞒肖樾。
      
      肖樾今天杀青,快凌晨的夜班飞机回北京,现在还在兰州。
      周束给他发微信,把事情讲了,问出自己的困惑:你说,她到底图什么,她又不睡我,我又没献身什么,值不了这么大回报吧,我这是不是有点儿……德不配位?
      周束一贯乱用成语,反正意思到了就成。
      结果等半天才有回复,点开一看,差点气绝。
      肖樾:是有点儿。
      这家伙平常当面聊天话还多点,微信上简直闷蛋一个。
      
      周束正准备一个电话打过去,忽然又来一条消息,一看是殷遥发来的,他立刻回了。几分钟后,殷遥发了定位过来,问他有没有空。
      周束对她充满感激,当然不会拒绝,他匆忙结账,叫了辆车。
      路途不算近,这个点该堵的地方还是堵。
      周束不清楚殷遥那边什么情况,以为和以往一样,喊他过去是陪着吃饭喝酒,谁知到了地方,却看到殷遥在包厢门口被一个男人拽着手腕拉扯。
      他赶紧跑过去。
      
      殷遥这时挣脱了梁津南,她站不稳,往前扑跌,周束及时扶住了她,闻到她身上浓郁酒气,又见她脸很红,神色不对,才知道她喝多了酒。
      周束没见过她这个样子,有些担心:“殷遥姐?”
      殷遥靠在他身上,回头看了一下,声音含糊不清:“走啊。”
      “哦。”周束赶紧拿过她手腕上的包,扶她进电梯。
      
      外头街上依然灯火绚烂,人潮攘攘。
      周束叫了出租,把人扶上车,问她是不是回家。
      殷遥头晕得厉害,晚风一吹,醉意更甚,她浑浑噩噩说了句“随便”,一沾座便昏睡过去,叫都叫不醒。
      司机师傅一连问了几遍“去哪儿”,周束没辙,他跟殷遥这么久,还不知她住哪,她从没带他回过家。想找个酒店也不行,现在身上就一个手机,没带证件,翻了翻殷遥的包,她也没有。
      周束无奈:“大哥,您先走着,先走着!”
      
      司机师傅是个实诚人,自个儿瞎开了两条路,憋不住了说:“这么走着不是事儿啊,您到底是去哪个地儿,有个准话没有?”
      殷遥睡得丝毫没有要醒的意思。
      周束一咬牙,把自己住处的地址报给了司机。
      他当然不是想做什么,只是殷遥这个样子,也只能带回去,他那小破床至少可以让她睡个觉,反正他明早四点就得出门,沙发上凑合几个小时没问题。
      对,就这么办。
      ……
      
      殷遥睡了好长的一觉,醒来头痛欲裂,记忆残缺不全。
      宿醉果然要命。
      她躺着没动,拿手遮住眼睛,缓了两分钟,转过头,借着窗口照进来的充沛阳光看了看这个房间——墙上的画报、半敞着门的简易衣柜以及衣柜里的衣服……
      这是周束的房间。
      
      屋里很安静。
      殷遥轻轻吸了一口气,撑着手肘坐起来,将放在床尾的包拿过来,摸出手机摁了下,仍然黑屏。
      没电了。
      殷遥想了想,确定今天没有拍摄,便很坦然地继续坐着。
      五分钟后,她起身下床,开门出去。
      
      客厅没人。
      这房子不大,整个结构一览无余,两室一厅的老房子,装修早已过时,白墙上留了些斑驳的污迹,瓷砖地面磨损过度。
      屋里收拾得一般,沙发和餐桌都放了杂物,挺乱,玄关那边的墙面有排挂衣架,挂着球服和棒球帽,鞋架最底层卡着个篮球。
      一眼能看出是男人住的屋子。
      
      殷遥确定了卫生间的位置,过去上厕所。
      卫生间倒不算小,分了两小间,洗手台在外面,殷遥出来洗手时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长发凌乱,一脸残妆,实在狼狈。
      她用了洗手台上的男士卸妆水和洗面奶,这时听到对面卧室门打开的声音。
      殷遥以为是周束,没有在意,直到冲掉脸上的泡沫才转头看了一眼,这一看,视线就顿住了。
      不是周束。
      沙发那边,一个瘦高的年轻男人,穿着黑色的运动卫裤,他手里一件同色T恤,还没来得及穿上。
      

  • 作者有话要说:  暂定每晚八点更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