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性格走丢了》陆夷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2-20 11:38:3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无缘(四) ...

  •   三大军团的基地不是建在一起的,围着总统所在的总统府为中心点形成的三角形,当初联邦建立,后续为建立军团时的心机可谓别出心裁,假使总统府遇见突击,三大军团无论是哪个出动都将是最为迅速的。
      
      霍衍想都没想的先去了最不能容忍他的蔷薇军团。蔷薇军团的名字听起来有着小家碧玉的情意感,又有着让人耳目一新的柔美,实际上却不是这样的。蔷薇军团的内在和名字有着千差万别。
      
      不过蔷薇和牡丹能分在一个科目里,是有缘由的,同理这支名为蔷薇军团的军队,也是有缘由,说明白点蔷薇军团里的大部分军人都是由贵族子弟组成,少数是由总统钦点进入的,这些被钦点进去的往往会被孤立。
      
      一则是因为没有显赫的背景,二是没有震撼人的军功,属于空降级别。那些个富二代自然是看不惯这种人了,所以每每有被钦点进入的新人,蔷薇军团总是齐心协力的将其排除在外。
      
      这也间接导致了蔷薇军团得了个小人团的名号,当然了,这个名号是由荆棘军团赋予的。和蔷薇军团相反,荆棘军团的每一名军人都是凭着军功载入军册的,他们靠的是真本事和真能力,自然对蔷薇军团相当看不顺眼。
      
      说完两大军团,自然不能落下其中之一的荣耀军团。相比其他两个军团的两极化,荣耀军团就显得平和很多,这个军团有种被总统、两院和最高法院都放弃的气息,只因目前没人能训得了荣耀军团。
      
      荣耀军团打一开始形成到现在就处在一个三不管的位置上,荆棘和蔷薇两大军团一看上面的人不管,自然而然也就不会去招惹荣耀军团,万一人背后站着的是总统呢?这也是说不定的事情。
      
      这么一看闹着最欢互相看不顺眼的也就剩下蔷薇和荆棘了,两大军团时常在某些事情上有着市井小贩的斤斤计较,大到军事设备,小到训练模式,凡是能比对的都要拿出来比上一下。
      
      一来二去两大军团之间的梁子结的就更深了,更别提蔷薇军团现如今的领导者诺曼尔·礼敦少将,和荆棘军团的领导者霍衍少将之间的恩怨。
      
      两人年纪相仿,身家相仿,就连外貌乃至身高身材各方面都不相上下,唯一不同的就是霍衍的少将军衔是拼着真本事换来的,而诺曼尔是靠着纸上谈兵以及家族帮忙得到的。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不至于让两大军团闹到水火不容的地步,中间更是穿插了了不得的感情瓜葛,霍衍身为联邦最年轻的少将之一,想让他做乘龙快婿的人都快排到银河系外,谁都没想到霍衍桀骜不驯的全都拒绝。
      
      这其中被拒绝的还有诺曼尔一直暗恋的女孩子,这让诺曼尔很气愤。二代们在年轻时候都会冲动的犯下错误——为心仪的女孩子出气,无论对方究竟需不需要。
      
      “诺曼尔看见你,估计心情糟蹋的一塌糊涂。”江旧年身为霍衍身边多年的好友,对霍衍不在意的事情往往都事无巨细的留意到,尤其是他和诺曼尔以及那位不知名小姐之间的三角恋。
      
      被公民改名换姓的在光网上连载成了小说,读者千千万,每一个都心知肚明那本小说的原型是谁,却还是看的津津有味,江旧年曾经忍不住诱惑去看了一次,落下对小说望尘却步的毛病。
      
      “我看见他还心情不好呢。”霍衍一脸嫌弃的说,“如果不是为了给他们下马威,我才不去那鬼地方。”
      
      江旧年对他明明是去找茬,还说的冠名堂皇的无可奈何,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抓着霍衍问,“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失踪的吗?”
      
      霍衍闭上了嘴,明显不想多谈,江旧年扫了他一眼,“光网上有人拍下了你消失时候的视频。”
      
      霍衍的手动了动,却还是没有说话。不知道是没话说还是不想接江旧年的话茬,江旧年也不介意他的冷淡,自顾自的说,“从视频上来看,你驾驶着猎刃消失在一朵巨大的蘑菇云里,那朵蘑菇云和以往爆炸的景象不太一样,后来我找人证实,那朵蘑菇云是有人故意弄出来的。”
      
      也就是说,换做是普通的爆炸,根本没法耗尽猎刃的能量,他的失踪不是意外,是有人精心谋划的,谋划的人对他,对猎刃都有一定的认知。不,霍衍否定的想,谋划的那人是对猎刃非常了解。
      
      不然不可能对猎刃的能量把握的如此精确,炸开蘑菇云的能量怎么就刚好和猎刃所携带能量相同呢。
      
      “霍衍,你坐在少将的位置好几年了,再来几次建功就会继续往上升。上面的位置现在是满的,你觉得你会将谁取而代之?”江旧年能看到能想到的,霍衍也不会落到哪里去。
      
      “现在的功绩哪有那么好赚的。”霍衍抿着笑的说,这么一笑让他本来偏硬朗的五官染上了一抹柔软,无端为他渡上了一层名为温柔的外衣,用来迷惑不为人知的他人。
      
      江旧年视而不见,低声说:“你比我清楚到底好不好赚,我给的提示到此为止。”
      
      霍衍唔了一声,仰倒在沙发上,懒洋洋地说:“谁知道呢。”
      
      “将军,距离蔷薇军团还有五千米,是否要通知诺曼尔将军?”寂静的悬浮车内忽然响起猎刃的声音,明明是冰冷的机械声,硬是被霍衍改造的带了点矫揉造作的阴柔,开腔时总有点阴阳怪气的感觉。
      
      “不用。”霍衍一口否决,就算他装模作样的给诺曼尔发了通讯,对方也肯定是拒接连接,别人也不知道他霍衍已经回来了,猛然接到他的连接请求,脑子正常的都会觉得是骗子吧?
      
      不过……霍衍的唇角玩味的勾了起来,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更应该给诺曼尔发去连接请求,前后思考不过三秒的霍衍唰的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对猎刃吩咐说:“拨通诺曼尔将军的通讯。”
      
      “将军,你这种行为被称为善变,而这种行为通常在女性身上普遍存在。”猎刃阴阳怪气的声音接着霍衍的话语响起来,科普似的条例让江旧年忍不住笑了起来。
      
      霍衍抬眼一看,阴森森的说,“我早就说过,你不要仗着自己宽广的资料库就在光网上看些乱七八糟的,你是个智能机甲,不是个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
      
      猎刃沉默了几秒,拨通诺曼尔通讯同时说:“只有跟上时代脚步的机甲才不会被主人抛弃,还是说您已经有了要把我抛弃的想法?”
      
      霍衍沉默了,或许本来是没这个想法的,但是在听了猎刃的话后,不知怎么这个念头忽然就野草般疯狂的生长,像是窥视见他内心想法似的,猎刃委屈巴巴的声音再次响起。
      
      “将军,您不能始乱终弃。”
      
      江旧年再也忍不住的笑出了声,看着霍衍铁青的脸色,笑声更大了。
      
      “早知道它会联网看这么多没用的东西,我就该减弱这部分的功能。”霍衍觉得有这么个机甲他也是醉了,对猎刃猎奇的阅读和吸收能力无话可说。
      
      “挺好的,”江旧年笑着说,“无聊时候解解闷。”
      
      霍衍实在不想接这个话茬,只好扭头看着窗外。
      
      快要达到蔷薇军团所在的基地,四周的建筑物和市中心悬殊无几,植物模型多了很多,人造卫星慢悠悠的甩着步子,光看环境和风景,远比灰突突的荆棘军团好看不少。
      
      明明空无一人,霍衍总有种若有似无的被窥视感。
      
      “看来诺曼尔对你仇恨不轻啊。”江旧年望着直到通讯结束都没人接听的显示屏说,这话说来倒有点搞笑的味道在里面,霍衍和诺曼尔的恩怨纠缠近十年,仇恨能轻了就怪了。
      
      “这个事情就告诉我们,紧要危难关头,千万不要给你的死对头打求救电话,哪怕是普通的慰问电话都不可以。”霍衍一本正经的说,眼瞅着越来越近的蔷薇军营大门,他的唇角诡异的上扬了起来。
      
      “每次你这么笑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江旧年喃喃的说。
      
      根本不用他说,霍衍用行动表明,确实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悬浮车刚刚停稳,霍衍就拿过猎刃窜出车门,落地变成机甲。
      
      蔷薇军营里都是有钱有权的子弟,在设备各方面就要比其他地方更先进,比如在探测危机这方面。
      
      装着的探测装备猛然探到不隶属于军团机甲的痕迹,立刻发出撕心裂肺的警告声,几乎要穿透整个联邦。原本还在休息的各个人员,纷纷冲出宿舍,面面相觑片刻,缓缓睁大了眼睛。
      
      是谁活腻了,敢明目张胆的对蔷薇军团下手?
      
      诺曼尔·礼敦正在观看霍衍的视频,忽然听见警报声,第一时间抓起机甲,朝大门口急速跑去。连看一眼门口到底发生什么事的时间都没有,像是冥冥之中知道有人在等着他一样。

  • 作者有话要说:  诺曼尔:如果知道门口是这么个货在等我,我肯定不出来。
    霍衍:世上哪来那么多早知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