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性格走丢了》陆夷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2-20 11:36:4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无缘(三) ...

  •   林亦斯发现家里进了人,扫了眼被钉在角落里的机器人,直接去了厨房,厨房的酒柜被打开,上面一层已经空了,林亦斯闭闭眼,把柜门关上后,去了阳台。
      
      在阳台看见洗劫酒柜正吹酒瓶的人,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林谏:“我不止一次说过,不准私自进出我家。”
      
      “怎么?”林谏停下动作,冷笑说:“都敢这么和我说话了?林亦斯,你从小到大接受的联邦教育就是这么教你和父亲说话的?”
      
      如果霍衍在的话,一耳朵就能听出这是那天和林亦斯争锋相对的中年人。
      
      林谏有一双玻璃眼,面无表情看人时,让人有种被机械盯着的错觉,鹰钩鼻为他的面容添一抹凶残,苍白无色的脸落在林亦斯的眼里有着说不出的惨淡。
      
      林亦斯面无表情:“这和你私自进入我家没有关系,人的尊重是相互的,哪怕是父子。”
      
      “我养你这么大,你觉得我会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林谏冷声说:“你就是看上霍衍,别拿其他的事当挡箭牌。”
      
      林亦斯不意外听见这种话,综合之前他对霍衍的种种偏护,加上霍衍确实长着张还不错的脸,林谏有这种猜测无可厚非,不过……林亦斯轻笑了下。
      
      那笑容落在林谏眼里是说不出的诡异,就算他把林亦斯养大,也没见过林亦斯笑过几次,尤其是笑煞有其事的模样,林谏为刚才脱口而出的话心惊,难道说……
      
      “我是不是看上霍衍,以后你就知道了。现在,”林亦斯笑容渐渐消失,目光森冷:“请你出去。”
      
      “你!”林谏发现随着林亦斯逐渐长大,他越来越难掌控对方。
      
      “我走可以,希望你好自为之。”说完这话,林谏抱着酒踉踉跄跄的离开。
      
      直到听见大门关上的声音,林亦斯才轻喘了口气。
      
      霍衍强有力的身体在这时候给他提供有利的帮助,睡过一晚后第二天神清气爽,正打算收拾整顿去军团,却被霍江拦下来。
      
      “你先别出门,”霍江说:“事情没查清之前,你在家修养段时间。”
      
      霍衍一愣,随后啼笑皆非的说:“我说我爹,你这借口找的也太随意了,什么叫事情没查清,我要在家修养。”话说到这里,霍衍的笑点又被戳中了:“我失踪到现在,事情都没查清,联邦是养了一群饭桶?”
      
      霍江没注意霍衍的吐槽内容,因为他都被霍衍的那句我爹给震住,他惊奇不定,疑惑满满,有多久没听过霍衍这么亲密的喊过他?霍江已经记不清。
      
      难道说在霍衍失踪的这段时间里,有人教会霍衍懂得亲情的重要性?
      
      不,霍江自我否定。
      
      霍衍是谁?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联邦年轻的少将之一,惯用铁血手腕,暴躁起来六亲不认的一个人,是什么人能让他在短短时间内理解情感?
      
      如果非要找个可能性的话,霍江想了想,会不会是霍衍喜欢个人?这个想法一出,立刻被霍江更加果断的否定了。
      
      怎么可能呢?他想。
      
      霍衍是他儿子,儿子的性情几十年没变过,在对待男女关系上,冷酷无情的想颗万年铁树,不可能失踪一次,就铁树开花,他不信。
      
      “我回都回来了,你还要我在家闲着,可能吗?”霍衍没得到回答也不气馁,又说:“军团那帮人巴不得我不回去,他们可以兴风作浪,正好我趁着这次机会,突击一下,说不定能抓到点不一样的新鲜玩意。”
      
      这个倒是典型的霍衍作风,霍江点点头,说起他失踪的事情:“你对你失踪的事情有印象吗?”
      
      霍衍和他爹来了次深深的对视,很久之后缓缓摇头。
      
      霍衍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隐瞒掉那个年轻人的事情,大概是事情没有个首尾,他不好开口吧。
      
      “如果你非要去军团,我也不拦着你,但是你得让旧年跟着你。”霍江终究是妥协了,因为霍衍的那句我爹。
      
      妥协归妥协,该让人跟的还是让人跟。
      
      江旧年?霍衍微微一愣,像是经过霍江提醒才想起来这么个人一样,他忽然又笑了:“让他跟着我,紧要关头不知道谁救谁。”
      
      “紧要关头管好你自己就行。”从霍衍身后传来带着笑,稍显无奈的说话声:“虽然我的武力没法和你相比,但我相信智力方面,你就不如我了。”
      
      来人穿着整齐,十年如一日的穿着让霍衍忍不住开口就怼:“你什么时候能换身衣服?”
      
      江旧年不理睬霍衍,转头对霍江说:“霍伯伯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霍衍。”
      
      “有你在,我放心多了。”霍江看见江旧年像是吃了颗定心丸,如果说霍衍身边的鸡朋狗友里有哪一个拎出来能让霍江放心的,那大概只有江旧年一个。
      
      按言情点的套路来说,江旧年是霍衍的竹马,从小到大按照标准的教科书成长,哪怕霍衍调皮捣蛋,拥有中二时期以及严重的叛逆期时,江旧年依旧不愠不火,淡然脱俗。
      
      老一辈的人总说江旧年是个成大事的好苗子,结果这颗好苗子在考上希尔顿军校后,忽然转攻语言领域,开始在外语上下功夫,看着江旧年长大的霍江至今都没想明白是什么促使江旧年改变了人生轨道。
      
      “现在能让我出去了吧?”霍衍把手搭在江旧年的肩上,看着霍江问。
      
      江旧年颠了两下肩膀,示意霍衍把爪子拿下去,无奈江旧年对上的是霍衍。
      
      霍衍装作没看见也没感受到他的意思,眼睛就跟见着了绝世美女似的盯着霍江。
      
      霍江对霍衍的了解可谓是深入骨髓,乃至于霍衍动了动眼珠子,霍江就知道这小子是想干什么,本来他也没想掬着霍衍,叫江旧年来就能很好的表明这点,可霍衍的表现似乎有些迫不及待,这让霍江对霍衍去军团的目的产生了点兴趣。
      
      “你去军团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霍江没松口,反而问起他去军团的目的。
      
      霍衍沉吟了会,若无其事的说:“还能有什么事情?我就是怕我太久没去军团,他们已经成了盘散沙,再不捋捋,墙都糊不住了。”
      
      这理由荒诞的紧,霍江会信就见鬼,看霍衍的样子是不太想说明,霍江也没有逼迫儿子一定要说出个所以然的心,挥挥手赶走令人心烦的糟心崽子。
      
      霍衍见到这手势,像是得到主人指令的哈士奇。一路拽着江旧年,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那焦急的恍惚火烧屁股的背影落在霍江的眼里,倒是有几分轻浮在内,霍江偏头对管家疑惑的说:“我怎么觉得霍衍回来后活泼了不少?”
      
      管家对这句似发自内心带着点欣慰的话没发表见解,只微微笑着,像是无声的附和。
      
      倒是霍江,没得到管家的回答转头去看霍衍离开的方向,嘀咕了声:“确实有了点变化,看来该调查的还是要调查。”
      
      “你这么急着走干什么?”江旧年甩开霍衍的手,没好气的问。
      
      霍衍掸了掸袖口,嗤笑着说:“我不拉着你走,你是想和我爹上谈天文,下谈地理吗?江大翻译官,你什么时候这么有闲心了?”
      
      这话没来由的带了点质问在里面,就像他两之间更像是针锋相对的仇家似的,江旧年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霍衍,先他一步上了悬浮车。
      
      霍衍站在原地啧了一声,跟着上去。
      
      “我失踪的这段时间里,军团内部有什么动作吗?”霍衍把猎刃扣在悬浮车上,让猎刃接手悬浮车,自己和江旧年坐在一旁。
      
      “说没有动作你肯定不会信。”江旧年端正的坐着,整个后背至后腰崩成了一条线,从霍衍的角度看,他像极被拉锯到极限的琴弦,霍衍忍不住手贱的拍了下江旧年的后背。
      
      “废话少说,捡重要的。”霍衍的手在江旧年的后背上一触即离,如果不是江旧年感觉到被人推了一把,简直要怀疑出现幻觉。
      
      他瞥了霍衍一眼,轻声说:“荆棘军团一直以你为首,你不在的日子他们和往常别无两样,倒是蔷薇和荣耀军团,隐约有不同的声音扬了起来,但是这声音没扬多大,就被强压下去。”
      
      强压下去。霍衍仔细的品味这句话,好好回想军令部的那些人,不厚道的笑了下,用什么强压下去的?他现在真是应了他爹刚才的说法——有些迫不及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