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撞鬼(捉虫) ...

  •   秦月明早晨起来,就听到了家里有人谈话的声音。
      她兴奋地下楼,本来以为是秦夜停回来了,结果居然是有人过来送货。
      她的脚步缓了缓走过去,蔡思予转过身来对她解释:“夜停怕你会觉得闷,所以把自己养的狗送来陪你了。”
      “哦。”
      
      送货的人都没进门,是蔡思予将狗牵了进来,一条毛茸茸的阿拉斯加。
      真的是毛茸茸的,就觉得它身上的毛特别茂盛似的,全是毛,走的时候浑身毛都在抖动。
      秦月明伸手摸了摸阿拉斯加的毛,手感不错。
      
      “你的主人一定非常喜欢你吧,看把你照顾的这么漂亮呢!”秦月明看着狗感叹。
      “猜猜它叫什么。”
      “旺财?”
      “叫奔月。”
      秦月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主人怎么回事啊,连个电话都不打给我,微信消息也不回,发视频也不接……”秦月明叹了一口,就看到奔月过来拱了她一下,接着依偎在她身上。
      还挺亲近她的。
      
      “夜停也很忙的好吗,他会来亲自跟你解释的,你休息,我去给你做好吃的。”蔡思予说着朝车库走,“我要开你的法拉利去买菜,嚣张一下,你陪奔月玩吧。”
      “好的,路上小心。”
      秦月明又看了看奔月带来的玩具,又看看奔月:“我带你出去玩吧?”
      奔月立即“汪”了一声。
      
      牵着狗绳出去在别墅园区里遛狗。
      起初还好,后期奔月突然开始加速,力气极大,秦月明狼狈地牵着狗绳试图拽住它:“奔月,不许跑。”
      然而奔月不听她的,开始玩命狂奔。
      秦月明瞬间没有了美人的仙气,被狗带着狂奔,模样狼狈至极。
      
      *
      
      江云开看着蔡思予开车出了别墅区,白了鸭宝一眼:“这就是秦夜停的金屋藏娇?!”
      他跟在这里有房子的好友打了招呼,在门口做了登记才让他进来,结果进来后就看到了蔡思予。
      
      蔡思予,秦夜停姐姐级别的人物。
      跟秦夜停有交集的人极少,难得的几个都是曾经共患难过的,在他红了之后就没有过什么社交了。
      整个娱乐圈都知道秦夜停对自己姐姐生前好友非常照顾,也非常尊敬。
      如果是蔡思予的话,来秦夜停这里暂住一点毛病都没有。
      这值得他专程从国外回来?
      
      “不对啊,跟着的人说是非常漂亮的年轻女孩……”鸭宝忍不住嘟囔。
      江云开撇了撇嘴,想要骂人又忍住了,气不顺地朝好友的别墅走。
      走路的时候就听到了有女孩子尖叫的声音,他回过头就看到一条阿拉斯加牵着一个人就冲了过来。
      
      女孩看到旁边有人,急切地说:“狗!狗。”
      江云开觉得莫名其妙,废话,我还能看不出来是狗啊?
      他正纳闷呢,就看到女孩在他面前即将跌倒,他手疾眼快,立即伸出手去。
      
      秦月明被奔月带得真的要上天了,终究是追不上趴在了板油路上。
      与此同时,在路边行走的两个男生,一个人一把抓住了狗绳,控制住了奔月。
      
      鸭宝看江云开气不顺,离江云开有点远,怕这位爷不爽了揍他。
      结果就看着自己老板在发生这一幕之后,动作潇洒地牵住了狗,摔倒的女孩跟本没去管。
      那个女孩一看就摔得很厉害,“啪叽”摔在了地面上,头发盖了一脸,半天没爬起来。
      啧啧,就这样还纳闷自己为什么找不到女朋友呢,人家英雄救美,他一心只有狗。
      
      江云开牵着狗也没理趴在地上的秦月明,反而看着奔月,对着奔月勾上牙堂逗狗,嘟囔:“这狗不错啊。”
      秦月明摔得很疼,没心情回答。
      “我没时间,你自己遛吧。”江云开说完,俯下身将狗绳递还给秦月明。
      
      江云开跟鸭宝往回走的时候,就看到奔月就好似无情地杀手,拖拽着趴在地面上的秦月明往前蹭,愣是拖着秦月明滑行了十多厘米。
      鸭宝忍不住问:“这人不会摔出什么问题了吧?”
      “手还有劲拽狗绳呢,能有什么问题。”江云开头也不回地走了。
      
      等江云开走远了秦月明才狼狈地爬起来,奔月终于老实了,坐在一边一脸无辜地看着她。
      她看着江云开离开的方向,忍不住嘟囔:“江云开?巧合?”
      她刚才从头发的缝隙中注意到是江云开才没立即起来的。
      不过疼痛让她没心情想其他的,一瘸一拐地牵着奔月回去。
      
      *
      
      江云开坐在别墅里翘着二郎腿正喝茶呢,突然就站了起来:“鸭宝!刚才那条狗像不像秦夜停的奔月?”
      鸭宝从厨房里出来,立即拿出手机打开秦夜停的微博,翻出了奔月的相片:“确实像。”
      
      “刚才那个女的……是谁你看出来了吗?”江云开紧张兮兮地问。
      “没,一脸都是头发,就看出来皮肤挺白了。”
      “你都没多看几眼吗?”
      “都摔成那样了,真没眼看,我全程关注您徒手抓狗的英姿了。”
      
      江云开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忍不住暴躁,这秦夜停的女朋友都出现在他面前了,他却走了,这叫什么事呢?
      都帮秦夜停遛狗了,这关系还用说吗?
      秦夜停真他妈有对象了。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江云开一拍巴掌。
      “您要杀进去?”
      “你能不能稍微动动你的脑子?保持它全新你还能高价回收咋的?”江云开恨铁不成钢地走了,没一会找出了自己的行李箱,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盒子。
      
      超小无人机,小飞机都没有巴掌大,飞起来的时候声音不大,还有一个摄像头。
      别看个头不大,像素却极高,是江云开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当初买的时候纯属为了拍摄自己的短视频做团综花絮。
      他也不准备拍什么限制的镜头,拿着无人机在院子附近飞一圈,只要拍到女孩子出现在秦夜停别墅附近的镜头就可以。
      
      这要是别人江云开也不会这么做,但是如果是秦夜停那个阴贼,江云开不由得冷笑。
      秦夜停的手段比他极端多了,不然那么多黑料是怎么出去的?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他捧着无人机就出了门,鸭宝赶紧跟着。
      
      江云开在秦夜停别墅附近找到了一处隐蔽的地点,躲了进去,拿出无人机开始操作。
      然后他就注意到自己的头顶被撑了一把遮阳伞。
      江云开看向鸭宝,压低声音骂:“你生怕我不被发现是吧?”
      “您被发现问题大不大我不知道,您要是被晒黑了,我的问题就大了。”
      “滚开。”江云开骂道。
      
      鸭宝收起了遮阳伞,江云开终于开始操控无人机去了秦夜停别墅的院子。
      “江哥,转头。”鸭宝再次说道。
      江云开刚刚转过头,就被鸭宝喷了一脸的防晒喷雾,那种架势根本不是在防晒,弄得他问:“当杀虫剂喷呢是吧?”
      江云开烦躁地继续操作无人机,鸭宝还凑过来拍他的脸颊,让防晒喷雾均匀开。
      之后,鸭宝还敬业地给江云开喷了脖子跟手臂,江云开只能认命地忍了。
      
      *
      
      秦月明换了泳衣,涂了防晒霜走到了户外泳池边。
      奔月还在泳池里来回游泳,柔顺的毛在泳池里飘着,看上去想飘逸的毛球。
      她游了一圈之后上了岸,拿来浴巾披在肩膀上,脚还在泳池里荡来荡去。
      
      是奔月先注意到的无人机,看着天空叫。
      秦月明跟着看过去,注意到那个小型无人机后站起身来走进了别墅里。
      没一会她再次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弹弓,瞄准了无人机。
      
      无人机操控者似乎知道被发现了,操作着上升高度,然而秦月明瞄准了之后还是打了出去。
      一击即中。
      无人机瞬间掉落下来。
      
      秦月明走过去俯下身拿起无人机看了看,接着拿着无人机走回到别墅里。
      奔月也跟着走了进来,还在甩毛上的水,甩了一地板。
      “这是什么?”蔡思予问。
      “无人机,现在都这么小了?”
      
      “无人机?!有狗仔队发现你了?”蔡思予吓了一跳,赶紧给秦夜停发消息,她远离娱乐圈五年了,这些事情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应该是江云开,我在院子里遇到他了,夜停的对家还真挺有意思的。”秦月明将无人机的残骸丢在了茶几上。
      “这小子还真是阴魂不散……真人帅吗?”蔡思予的重点居然是这个。
      “我的角度看不清,全是靠记忆里的轮廓认出来的,不过腿超长。”
      “肯定长啊,身高188厘米呢!”
      
      秦月明坐在沙发上帮奔月擦毛发的时候问蔡思予:“能看到这里面都拍摄到什么了吗?”
      “被你打成这样了,真不知道能不能修好,我咨询一下吧。”蔡思予拿着无人机走了。
      秦月明笑了笑,没在意。
      
      *
      
      江云开“操”了一声。
      看着操控屏幕瞬间花了,他心疼得肝颤。
      不过意识到被发现了,他没多留,带着鸭宝赶紧逃走了。
      
      回到别墅里,江云开立即捧着设备上楼,同时告诉鸭宝:“联系我舅舅,我要搞死秦夜停!”
      “好的好的!”鸭宝连连地应声。
      “顺便给我买点东西回来,我要饿死了。”
      “开车到市区得四十分钟,您得等我一会。”
      “去吧。”
      
      江云开的注意力全在设备上,想要导出影像来,之后发给他的舅舅,让舅舅去操作。
      到了楼上链接电脑,他开始播放视频。
      
      他们俩回到别墅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暗了,等江云开将视频整理好,放大后去看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他想看看秦夜停的“金屋藏娇”漂不漂亮,放大了画面去看视频里的女孩。
      
      “啧啧,这身材……”江云开看了个大概轮廓就忍不住感叹了。
      视频里秦月明正在游泳,就算是用无人机随意的拍摄,都能看出秦月明的身材比例极好,身材更是没话说,这胳膊这长腿这美背,也难怪秦夜停能看上。
      然而游泳的时候总是看不到脸。
      
      视频播放到秦月明坐在岸边抬头看向无人机的时候,才终于能看到脸了。
      江云开点了暂停,放大画面想要看看脸。
      凑近了屏幕看到里面的脸,江云开先是觉得眼熟,紧接着就跳了起来。
      
      真的是跳。
      弹跳起来,飞起老高。
      与此同时还嚎叫了一声,撞翻了椅子,坐在房间的地板上,还狼狈地往后退。
      
      电脑屏幕上还是秦月明美丽的样子,江云开已经吓得魂都要飞走了。
      这不是金屋藏娇,这是荒郊野外藏了个鬼!
      
      视频什么的都不管了。
      江云开在屋子里狂奔,想要找到自己的车钥匙,却发现鸭宝开着他的车去市中心给他买东西了。
      他只能拿出手机打给鸭宝,让他赶紧回来,与此同时冲出门去,朝着别墅门口狂奔,想要到找到保安,这样也比他一个人安心。
      
      跑的途中遇到了一个正在夜跑的女孩子。
      他路过的时候下意识看了那个女孩子一眼,女孩子也朝他看了过来。
      路灯周围围绕着飞虫,导致路灯有些闪烁,竟然让秦月明柔和的古典美出现了些许狰狞来。
      
      “我操!”江云开又一次弹开了,一下子蹦得老远。
      秦月明也被江云开吓了一跳,身体一哆嗦。
      
      秦月明第一次见到一个人能够吓得飞起来,身轻如燕,腿都弹起老高来,然后摔在了她的面前。
      比白天她摔得还惨呢。
      这简直就是高空坠落了。
      
      江云开吓得腿软,竟然站不起来,看到秦月明还觉得害怕,只能朝着远离秦月明的方向爬,一边爬还一边哽咽着叫:“妈妈……闹鬼了……妈妈……”
      秦月明看着江云开在她面前狼狈地爬进了草坪里,还忍不住跟过去问:“你没事吧?”
      “你别过来……你不过来我就没事。”
      “哦,我不动。”秦月明立即回答。
      
      “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吗?”江云开问的时候都哭了,真的哭了。
      他从小就胆小,最怕鬼鬼怪怪的事情。
      他家里房子还大,房间也大,晚上睡觉还会觉得害怕。于是他经常哭着去找爸爸妈妈一起住,爸爸妈妈就给他买许多娃娃。
      看着一堆娃娃围着他,夜里全部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他就觉得更恐怖了,经常被吓哭。
      
      长大了要面子,他没提过这些事情,但是胆小的毛病没变。
      这一次真的是被吓死了,碰到了一个去世了九年的人出现在他面前,他没吓得尿裤子已经非常不错了。
      只是吓哭了而已。
      
      “怎么道歉?”秦月明问。
      “我不该对您不敬,被采访的时候我是真心的,我真的是觉得您漂亮才说你是我理想型的,我没有冒犯的意思……”江云开怕的时候说话还挺利索的,要是不哭就更好了。
      秦月明一听就乐了,跟在江云开的不远处,一直保持固定的距离,看着江云开浑身发抖地往外爬,还觉得挺有意思的。
      “你觉得我漂亮啊?”
      “对,漂亮,就算您成了鬼也挺挺漂亮的。”江云开赶紧继续道歉,就跟口述忏悔书似的,“我不该心存恶念,想要报复你弟弟,虽然你弟弟真挺不是东西的,但是我不该惹他,我以后都躲他远远的,我公开跟他道歉,我忏悔。”
      
      江云开不敢看秦月明,只是想要爬开。
      但是太害怕了,腿软得不行,半天都没蠕动出多远。
      
      “无人机是你的吧?”秦月明问他。
      “对,我错了,我不该干这么不道德的事情,视频我绝对不会公布出去,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您别缠着我了行吗?”江云开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
      “这样啊……不过你不用害怕,我不是鬼,我是人。”
      “您别幽默了行吗?死了九年了还这么健谈,您做鬼的心态也挺好啊。您要是缺什么了跟我说,我给你烧一栋别墅,顺便给你烧俩帅哥给您作伴行吧?您应该找钟嵘啊,动不动就拿你炒热度的是他,不是我啊,我不惹秦夜停了。”
      
      秦月明的笑容瞬间收住了。
      不过看到江云开吓成这样还是先把这件事情放下了,到了江云开的身边取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功能:“你看,我有影子,我是人。”
      江云开没力气爬了,壮着胆子侧过头去看秦月明。
      
      他先是看了看秦月明身边清晰的影子,又看了看秦月明。
      两个人四目相对,江云开狼狈的样子像滩烂泥,秦月明眼里全是无辜,还故意摆出友善的样子来。
      江云开趴在草坪上。
      秦月明蹲在他的身边,伸出手用手心盖住江云开的额头:“你看,我有体温,真的是活人。”
      
      江云开不哭了,看着秦月明半晌似乎终于信了。
      他想起自己刚才的样子气得不行,想要发泄又顾及她是女生,最后气呼呼地拍了一下秦月明的鞋面,力道也不算重。
      他坐起身来揉了揉自己的腿,刚才吓得腿都抽筋了。
      
      秦月明蹲在他不远处一个劲笑,引得江云开没好气地看了她好几眼。
      夜里清凉的风吹拂着草地,吹来了一阵草木青香。
      秦月明的头发被吹了起来,她随手挽到耳后,继续看着江云开。
      夜色里,她美得像下凡来的仙子。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早就说过了,江云开是我所有书里,最“怕”媳妇的一个男主。
    真的“怕”,也真的怂。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