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蝴蝶 ...

  •   “我离婚都有两年了,对方出轨。”蔡思予带着秦月明来到别墅的时候说道,语气波澜不惊,似乎已经放下了。
      九年的时间过去了,大家不会停滞不前,所以很多人都发生了变化。
      
      在秦月明刚刚去世的时候,蔡思予跟秦夜停都是落魄得不行的小人物,连去出事地点的机票都买不起,只能留在家里等消息。
      那个时候的难过跟无力,估计都是他们最不想回忆的。
      
      当年秦月明爆红,存下来的钱却没有多少,多数用来还债了,还有些钱也在秦月明去世后不知所踪。
      蔡思予带着秦夜停跟秦月明的公司要秦月明的收入,也被人打发走说那些钱全都是对秦月明早期培养的费用,他们什么钱也没拿到。
      至于赔偿款,在保险公司跟航空公司那边,审核了一年多才到了秦夜停的手里。
      
      后来蔡思予参加了选美比赛,因为身材好得到了第三的名次。
      渐渐有了工作,做了几部戏的反派。
      她还做过综艺节目的常驻嘉宾,靠那种很“婊”的模样才能留下。节目效果多半是被人骂,但是蔡思予也都忍耐下来了。什么重口味的游戏,她也都会配合。
      如果这点特色都没有,就会被综艺淘汰。
      
      后来她有机会嫁给一个富商,就立即退出了娱乐圈,从此低调的相夫教子。
      她的孩子今年五岁,留在了富商那里。
      她现在有复出的打算,不过一直没有实行,现在的收入全靠自己开的店面维持。
      
      “我离婚的时候全靠夜停帮忙,不然我真的要垮了。”蔡思予说完看向秦月明,“他现在很靠得住,你不用担心他。”
      “我就怕他为了我做什么傻事情,尤其是他之前的语气……明明是一个非常不喜欢娱乐圈的孩子,这些年他是怎么过的?”
      “你突然出现这种伪科学的事情肯定需要有解释,他这么淡定就是解释得出来,我也好奇得紧嘞。”
      “他会不会做什么极端事情?”
      
      “杀人放火能让你从九年前回来吗?”
      “应该不会。”
      “所以你在担心什么?”
      “……”
      “你就趁这个时间休息一下吧,你之前真的是太累了。”
      
      秦月明点了点头,环顾别墅就觉得非常舒服。
      这里远离市区,独栋别墅,院子很大,园林设计得很有艺术感。站在院子里都看不到邻居的房子,都离得很远。
      房子的设计也都是很有格调的,是秦月明喜欢的风格,很适合度假,在阳光的午后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或者坐在落地窗前看一本书。
      
      她在十八岁那年正式出道,在出道前她已经被培训了六年。
      那六年里她既要学习,还要练习舞蹈、武术、表演等等,她甚至还记得形体课老师在训她时严厉的样子,巴掌拍在她后背的疼痛。
      出道后,公司似乎想要在短时间内将他们的投资赚回来,她不停地演戏。
      
      轧戏,不停地轧戏。
      出道后是龙套、配角居多,一年拍摄了二十余部戏,被主角踩过手指,做个恶毒女配被主角扇巴掌,后期有了名气她可以做主角依旧在轧戏。
      一年十三部戏,各处飞,就算是在途中也不能休息,要看剧本背台词。
      她不是过目不忘,但是却被逼得能够快速记住台词,或许这也是她的本事。
      
      现在突然没了名气,周围的人不再认识她,也没有经纪人催着她去工作。
      她坐在沙发上,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趁机休息一阵子吧。
      
      蔡思予跟着坐在了她的身边,伸手揽过秦月明到自己的怀里,说道:“这阵子我都陪着你。”
      “你的店不需要去忙?”
      “不用,反正我也不懂,全都托付出去了。我要看着你,绝对不会让你再消失了。”
      
      管你科学不科学,老娘的闺蜜回来了,老娘就算怕鬼也要陪着。
      反正不能让你再不见了。
      
      *
      
      剧组杀青宴上,主角、导演跟几个投资商单独在一个包间里吃饭。其他的工作人员跟没有名气的角色,则是在外间聚餐。
      此时导演带着投资商出去,介绍不错的新人给投资商认识。
      这导致房间里只有男主角江云开跟女主角潘言翡两个人。
      
      江云开正在吃东西,突然听到潘言翡对他说道:“云开……”
      “客气了,叫我江哥就行。”
      “江哥,电视剧都拍完了,我们两个人还没加微信好友呢。”
      “其实加了跟没加没有什么区别。”江云开单手拿着手机,另外一只手还在用筷子吃饭,眼睛盯着手机,看都不看她一眼。
      
      这种状态已经持续几个月了。
      从拍戏开始就是这样,江云开很少跟其他人接触,大多数时间都在玩手机游戏跟看剧本。其他的时间也是一个人坐在保姆车里看相声跟综艺,笑得跟犯病了似的。
      就是不跟其他人沟通,尤其是女工作人员。
      
      “怎么?你不用微信吗?”潘言翡不死心地问。
      “不是,我这个人懒,打字都嫌累,从来不微信聊天。”江云开说着,继续滑屏幕。
      “哦……”潘言翡说完放下筷子叹气,“我个人吃得少,现在都吃不下了,一会如果来敬酒可怎么办啊?”
      
      江云开扭头看了看她,接着将她面前的圆盘一转,菜转到自己的面前:“没事,我吃的多。”
      说完继续大口吃饭。
      
      “那一会喝酒的时候……”
      “我开车来的。”
      “……”潘言翡盯着江云开半晌,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聊下去了。
      这货是真的百毒不侵,还是靠实力单身?
      
      吃完饭后,潘言翡喝得有点多,想要找人扶,伸出手去就看到江云开提前退开了两步,嫌弃得不行:“你可别吐我身上啊。”
      “我没有想吐,我就是走不稳。”她委屈巴巴地回答。
      “给你助理打电话。”江云开说完又退后了一步。
      
      潘言翡拿出手机联系助理,接着对江云开说道:“外面怎么这么冷啊,我都没有外套,冷死了。”
      说着看向了江云开。
      
      江云开侧头看了看女主角,居然还批评教育上了:“你说你都挺大岁数了,怎么这点事心里都没点……没点数呢?能不能给你妈妈省点心?你看看我,穿的多暖和。”
      说完,江云开就大步流星地下了楼。
      
      女主角看着江云开离开,忍不住小声骂:“这货是傻逼吗?”
      怎么就挺大岁数了?
      不就比他大三岁?还没到三十呢好吗?
      会不会说话?!
      
      江云开坐在车上玩手机,没一会助理鸭宝就跑上了车:“江哥,有好事。”
      “假期给我申请下来了?”江云开无精打采地问。
      “不是,我们收到消息说,有漂亮的女孩子去了秦夜停偷偷买的别墅,好像是金屋藏娇!这要是爆料出去,秦夜停不脱一波粉才怪呢!”
      
      江云开一听,眼睛都亮了。
      
      秦夜停,江云开的头号对家。
      本来吧,两个人真的是没什么联系的。
      但是就是掐上了,还掐了三年多,掐得不可开交远近闻名。
      
      江云开今年二十四岁,主攻歌手方面,是一个男子组合的C位。因为有一张他无论做错了什么事,都会被人轻易原谅的帅脸,就算风评一直不太好,也是当红的流量小生。
      至于秦夜停呢,今年二十六岁,主攻是演戏方面,电视剧、电影真演了不少,听说最近接的戏都在冲击大奖呢。
      江云开还在演偶像剧的时候,秦夜停都已经转型演大制作了,八竿子打不着。
      
      然而,俩人就是对付上了。
      旁人看来,就是两个人年龄差不多,又都是现如今的最大墙头之二,人气方面有竞争,多是一些广告代言的方面争夺。
      但是江云开自己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在一档节目里被采访喜欢的类型,想了想后回答是秦月明那种类型的。
      结果好巧不巧,节目播出的那天是秦月明的生日。
      秦夜停就是一个疯子,一提他姐姐就炸,这还是碰到他最悲伤的时间,就此盯上江云开了,黑了江云开一波。
      江云开也不是个能受着气的,自然回击了,加上当时两个人抢同一个代言,梁子就此结下了。
      
      江云开录的时候真的没多想,是真的觉得秦月明长得好看,以后要找对象就找这么漂亮的。
      再加上秦月明都去世几年了,说她不会出现绯闻。
      秦夜停的恨来得江云开郁闷不已。
      
      最可气的是,只要深挖,江云开这破脾气处处是黑料。
      读书的时候是校霸,进入娱乐圈之后因为脾气不好,就被黑成是耍大牌。他从小被娇生惯养大的,一次拍摄条件艰苦水土不服,上吐下泻,还被黑成金贵、搞特殊。
      他的黑料一波接一波的,公司都公关不过来,让他不得不谨言慎行。
      
      最近两年不敢说话放肆,要控制微表情,防止被拍到不妥的表情做文章,不敢吸烟、喝酒,不敢泡吧。
      有女孩主动搭讪都躲得远远的,生怕是秦夜停安排来的,真要是靠近了说不定就又是一波大新闻。
      他从小被家里保护得很好,没经历过什么大挫折,秦夜停就是他人生之中最大的一个坎。
      仿佛在历劫。
      
      秦夜停就好像是一个机器人,江云开使劲挖了这么久,竟然扒不出来什么料来。
      他就好像一个工作怪物,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无牵无挂,见人就微笑,没工作了就躲起来,就跟没有三情六欲似的。
      接连被秦夜停黑了几次都没法反击让江云开气得跳脚,这回总算是能抓到秦夜停的把柄了。
      
      “回国!立即给我订机票,我要亲自去办这件事情!”江云开大手一挥。
      “别了江哥,您要不经手或许还能好点。”
      “瞧不起谁呢?”江云开没好气地问,扭头就嘟囔,“秦夜停都有女朋友了,我还没有呢,我不比他长得好看啊?妈的,我怎么就找不到女朋友呢?”
      “实在不行跟秦夜停握手言和吧,这样下去您不得疯了?”鸭宝小声问。
      
      “最起码得让秦夜停吃亏一次,不然我心里不舒坦,提起来我就气,弄得我连他姐姐生日、祭日、哪天得过大奖都倒背如流!”
      “唉,简直就是飞来横祸。”
      “妈的,长这么大还没谈过恋爱呢,说出去谁信啊。”江云开越发暴躁了。
      上学的时候家里管着,刚出道舅舅是他老板兼经纪人管着他,现在秦夜停管着他,他招谁惹谁了?
      
      好想谈甜甜的恋爱啊!
      或者……酸苦辣咸都行啊!恋了就行。
      
      *
      
      蔡思予指着电脑屏幕上江云开的相片,对秦月明叮嘱:“这个人你绝对要绕着走。”
      “怎么了?”
      “你弟弟的对家,他们俩的粉丝动不动就掐,两家的粉丝在粉丝界都是战斗力极强的,每次对掐都能上个热搜,好多艺人都没有他们的粉丝有热度。这个江云开就是标准的蝴蝶男。”
      “你说凤凰男什么的我都能理解,但是蝴蝶男是什么意思?”
      
      “就是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飞翔在花花世界之中的花花蝴蝶,人是花花公子,花心得不行。你就看他这张脸,一看就是一年都能交个十多个女朋友的类型,看这身材,肯定是肾不错的那种,啧啧……”
      秦月明听着觉得好笑,忍不住低笑出声。
      
      “你笑什么?”蔡思予问她。
      “你怎么能说别人呢,看你的身材不也是……但是事实呢,是个贤妻良母。”秦月明说着,还戳了戳蔡思予。
      “也是。”蔡思予点了点头,不过还是补充,“不过这个江云开真的是遍地黑料,你在微博里留一条骂江云开的留言,都能被点赞成热门。”
      
      秦月明拿着平板电脑继续看:“夜停的对家啊……长得还挺好看的。”
      “也就只有长得不错,外加家庭背景不错这两条有点了,他舅舅就是国内一家大娱乐巨头的总裁,他的父母也是经商的,是不少人想要巴结的投资商大佬。”
      “还有肾好。”
      两个女人对视一眼,同时开始贼笑。
      
      秦月明看着平板电脑的消息,又忍不住感叹:“真的是有挺多变化的。”
      不得不感叹秦月明的接受速度,短短几天的时间就已经会用智能手机了,扫码付款或者绑定东西都不在话下。
      还有就是每天看看微博,就能分析出娱乐圈内的一些趋势了。
      
      “你……都不问问钟嵘的事情吗?”蔡思予欲言又止。
      钟嵘是秦月明的男朋友,在秦月明的概念里他们俩只交往了一个月的时间。
      “其实你一直不提他,我就已经猜到了。”秦月明扯着嘴角苦笑。
      
      说起来也是自己第一个男朋友,她被钟嵘的执着跟温柔感动了,在她苦难时陪伴过,她也真的走心了。
      跟他交往了后也没什么时间,两个人只约会过一次,连牵手都是在桌底下几分钟的时间,纯情得不像话。
      
      “他要订婚了,就在两个月后,已经发了请帖,我有收到。”蔡思予低声回答。
      “未婚妻是什么样子的女孩?”秦月明问。
      “二十二岁,挺漂亮的,这么年轻就订婚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秦月明叹了一口气,心里揪紧了一瞬间,接着闭着眼睛调整心情。
      他已经要订婚了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江怂怂:要不是看在你漂亮的份上,这个键盘我是不会跪的。
    【非常有骨气地挺胸。】
    秦仙仙:你跪键盘的样子超帅的欸!
    江怂怂:嘻嘻嘻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