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穿生子文的男读者伤不起》时不待我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6-28 13:06: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03 ...

  •   在林锦文因疼痛醒来时,他心底有无数脏话想从嘴里飙出来。
      
      只是那个和人对骂对打的是年轻时的林锦文,成年后在职场上混的风生水起的林锦文已经收敛起这份暴躁了。
      
      大多时候他想开口骂娘时,总会深吸几口气变成嘴上抹蜜面上微笑的精英,当然也有克制不住怒骂的。
      
      现在这里对他来说是极陌生的领域,所以心里就算有千万头草泥马在来回奔跑,他也只是咧了咧嘴,倒抽那么几口气儿。
      
      房内服侍他的小厮年糕看到林锦文醒了惊喜的叫了一声,然后忙走到门前让人去通禀林松仁去了。
      
      林锦文因为伤是在背部和屁股上,所以他在趴着休养,林锦文现在心中最恨的不是这古代竟然没有止疼针。虽然这皮外伤他多年没有经历过了,乍然来这么一剂狠得,他有点受不住了。
      
      但是他现在最恨的是自己嘴痒手贱的发表那样要一个男人给自己生孩子的评论,现在特么的还‘梦想成真’了。
      
      林锦文心里唾弃了自己一下,书中描写这哥儿的地位比女子稍低,他把人给欺负了,定然是要负责的。这个林家人会着急的,刚才年糕不是说了吗,都去提亲去了。
      
      他现在要好好想清楚自己的处境,他记得文章寥寥几笔描述过他这个便宜爹是如何溺爱林锦文的。
      
      每次和林文眷、林文秀发生冲突不管是不是他的错,林松仁总是偏向他痛骂林文眷甚至林文秀的,外人都说林松仁是真心把他捧在手心里疼的。
      
      不过在发生这件事后林松仁对他下手是真的狠,能把自己亲生儿子给活生生抽死,这两人得是有多大的仇。
      
      按照通常意义溺爱孩子型的家长来说,林锦文犯下这事后,林松仁更多的应该会是心疼,把罪责主动推到别人头上,主动帮林锦文找借口,例如是那个哥儿勾引他之类的。
      
      或者是林锦文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要被砍头,林松仁表现的也应该是责备自己太过溺爱他了,幡然悔悟痛哭流涕等等,这才符合一个溺爱孩子家长的设定。
      
      当然,林锦文并不认同盲目溺爱孩子的家长。他曾遇到过这种无理取闹的人,所以心底甚至是有点厌恶这种不分青红皂白只觉得自家孩子是最好最纯善类型家长的。
      
      只是他觉得林松仁对林锦文的态度很值得玩味,林松仁对林锦文的感情不像是疼爱,倒像是真心实意的捧杀。
      捧杀捧杀,捧在手里杀死。
      
      这生活不是小说,就算这里是小说中虚构出来的地方,但这里的人都是活生生的,林家怕也是一个水深的地方。
      
      年糕脸圆圆的,长得眉清目秀,他在林锦文发呆时给他端来了熬好的米粥,一脸不快的嘟囔道:“大少爷,你先喝点粥。小的已经让人去请老爷了。老爷一向心疼大少爷,这次也是气极了才动手的,你给他认个错,老爷就会原谅你了。”
      
      林锦文对年糕这抱怨的话充耳不闻,他向来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没有让人喂饭的习惯了,就算是现在因伤姿势有些别扭,他还是准备自己喝粥。年糕本来不同意的,但被林锦文轻飘飘的看那么一眼,年糕心里一紧忙把粥递了过去。
      
      年糕看着喝粥的林锦文,强压下心中的不安继续小声开口嘀咕道:“大少爷,小的听闻老爷和梅夫人替你去求娶顾家那个丑哥儿去了。要是夫人在,她怎么也不能任由你受这样的委屈。顾家那哥儿多丑,哪里有半分能配得上大少爷你。”
      
      林锦文听闻这话垂了下眉并没有吭声,年糕又说了几句林锦文没有了亲生母亲很可怜的话。林锦文慢慢腾腾的把粥喝完后,林松仁才来。林松仁面白留有美须,现在稍微发福了点还有个小啤酒肚,年轻时倒是个风度翩翩的人物。
      
      林松仁倒是还想像以往那样对林锦文挂着和善的笑,但今天他真的有点笑不出来了。在林锦文醒之前,他和梅氏已经接连三次去敲温家的门,前两次人家门都没让他们进,直接一个门房把他们给打发了,他们递上去的礼,门房脸收都没有收。
      
      梅氏早年在家中时因为庶女身份常常看人脸色,她嫁给林松仁做填房时还有很多人看她笑话,但后来后来官职扶摇而上,至刑部侍郎又居刑部尚书,那些人却只有羡慕她的份。就连她的嫡母嫡姐也不敢轻易得罪了她的份,她那苦命的姨娘在梅家更是好过了不少。
      现在梅氏乍然受到这样的委屈,她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烧的慌,十分的挂不住。不过梅氏只是委屈的看了眼林松仁,姿态确实放的更加低了。
      
      到了第三次林松仁和梅氏到底是进了温家的大门,温家是真正的簪缨世家。祖籍在岭南,旁支无数。和刚刚从泥腿子爬上来的林家相比,就是大象和蚂蚁的区别。
      
      温家当权的是温老太爷,乃是当朝相国,皇帝身边的老红人,门生无数。温老太爷的大儿子温时奕外放在荆州做知府,二儿子温时靖在兵部做侍郎,最小的儿子温时寒是个哥儿,很得温老太爷的喜欢,后来更是嫁给了护国大将军顾淮做了正君。
      
      这温时寒也就是顾轻临的父姆,后来温时寒跟随顾淮去了边关,在顾轻临十岁时,顾淮连同顾家一门男丁全部战死沙场,温时寒为此一病不起,顾家至此也没什么有出息的人了,剩余的走的走散的散。温时寒便把顾轻临托付给温家了,养在了温老夫人膝下。
      
      除此之外,温老太爷膝下还有一嫡女,是嫡子嫡女中最小的,后来被皇帝赐给了大皇子周瑞做皇子妃,温家其他庶女庶哥儿的各有各的归处,但嫁的都非常的好。
      
      皇帝昏庸无能行事又荒淫无度,但是个长命的,就是年轻时觉得自己命里儿子太少。
      
      好在后来生了几个儿子,年岁差的有点大。
      
      大皇子周瑞年近三十,最小的皇子是五皇子周康今年才六岁,宫里公主倒是有好多个。
      
      大周有这种说法,皇宫里的公主,皇帝自己都认不全。皇帝这些年没立太子,以至于底下的人都有些人心浮动,当然支持大皇子周瑞的人数最多。
      
      林松仁和梅氏前来,温老太爷自然是不在的。接待林松仁的是温时靖,温时靖对林松仁自然没什么好脸色,要不是碍于情面,他能直接让人用棍把林松仁给打走。不过林松仁明白,他既然能踏进这温家的门,证明温家是愿意解决这件事。
      而解决这件事的最好办法就是让林锦文和顾轻临成亲。
      
      林松仁和温时靖不好讨论这事,林松仁只好厚着脸皮一脸愧疚的对温时靖表明自己的态度,痛骂自己没有教导好林锦文等等。最后林松仁痛哭流涕的把自己也骂进去了,一顿痛骂后温时靖的脸色到底缓了一分。
      
      比起男人这边,梅氏受到的刁难就狠了。温老夫人被气的在床上躺着,接待梅氏的是顾轻临的二舅母王氏。上次林老夫人过生辰,就是王氏带着温家小辈去做客的。
      顾轻临出事后,温老夫人气的要把王氏给休了,若不是温时靖求情,王氏现在就已经在娘家了。就这王氏也被关在小佛堂抄写佛经,要不是今日梅氏前来,温老夫人又起不来,她还不能出佛堂的门呢。
      王氏嘴皮子极为利索,又带了几分气性,差点没把梅氏脸皮数落掉地上踩,最后还是温老夫人颤巍巍的出面王氏才作罢。
      
      这事儿到底是林家理亏,梅氏面上是不敢多说什么的。她心里还觉得委屈呢,也就温家权势大,要是换做比林松仁官职低的人家,这事怎么着也得把屎盆子往那哥儿头上扣,保住他们林家的名声。现在倒好,香臭他们林家都得咽下去。
      因王氏这态度,梅氏心里对顾轻临没一点好印象。
      
      因为顾轻临现在被林锦文欺辱了,虽然看到的人都和温家林家有点关系,碍于温家的权势也不会多说,但谁也保不准这事不会传出去。现在两家尽快结亲才是,对外只说两人早已经定亲,至少不能传出什么有损颜面的风言风语。
      不管知道内情的人怎么想,表面上至少好看些。只是这样一来,一切都得从简。
      
      温家这边温老夫人做主,林家那边梅氏做主,两家算是商议了下直接定下结亲的日子。温老夫人还敲打了梅氏一番,让她不可看轻顾轻临,梅氏自然是答应下来的。
      等林松仁同梅氏回府,一路上梅氏嘴里什么都没说,但那泪眼婆娑的模样让人一看就知道她受了委屈。
      
      林松仁回到家不久听闻林锦文醒了,便来了。林锦文名声不好,以前给他相看人家时,也相看过哥,他当时就怒了,说宁愿一辈子不娶妻也不会娶个哥儿。当天顾轻临来跟随王氏前来府上做客时,林锦文还在说顾轻临人丑呢。
      
      林松仁这几天根本不想见林锦文,今日前来就是为了告诉他要成亲的事。他下定决心,林锦文敢反对,他就打断林锦文的腿。
      想到这里林松仁怒视着林锦文道:“你母亲已经为你求娶顾家哥儿了,庚帖已经换了,下个月初八是吉日。我告诉你,这亲事你愿意也得愿意,不愿意也得愿意。还有皇上那里肯定会听到风声,你别忘了去请罪。”这月已过半,下月初八很快就到了,时间有些紧迫。
      但两家人心照不宣,这种事宜早不宜晚,哥儿不易有孕,但万一顾轻临怀上了,那又是一场笑话。
      
      林锦文抬了抬眼皮,他的相貌同现代没有什么差别,气质倒是差了很大一截。古代这林锦文自幼就是一副鼻孔子朝天的模样,生生把那十分的好皮囊败坏的只剩两分。
      林锦文看着林松仁道:“成亲可以,把他从我身边弄走。”他说的随意,用手指着年糕也很随意。
      年糕脸色一白,满脸惊恐,他扑腾跪在了地上,磕头哭着求林锦文不要赶走他。
      
      林松仁皱了下眉忍耐着心中的火气道:“你又胡闹什么,这小厮不是你用的最顺手的吗?”
      林锦文耷拉着眼皮慢声慢气道:“你不是最疼我吗,这点小事都不答应?”
      林松仁气结。
      
      温家,温老夫人正抓着顾轻临的手默默垂泪,她说:“以前的种种都不说了,林家那小子是个混的,你嫁给他是委屈了你。不过没关系,他要是胆敢欺负了你,你也不必忍着,给外祖母说,外祖母给你做主。”
      顾轻临眼睛动了动,许久点了点头。他心里什么都知道。发生这种事后,为了温家的名誉,他外祖父他舅舅舅母表哥表姐都想让他直接病故,是温老夫人以死相要挟才保住了他的命。
      
      林锦文是京城出了名的纨绔,胸无点墨粗鄙不堪,京城的女子小哥儿人人嫌弃、林松仁虽然得皇帝宠信,但林家到底是新贵,家底薄,又有祖母继母压在头上,现在很多人在看他的笑话。
      陷害他的人这么做就是想逼死他,他若是死了,那一切好说,若是没死,嫁到这种人家也是受折磨的命。
      
      顾轻临心想,他一定会好好活着的。温老夫人看着顾轻临,以为他是受了打击,不由的万分悲痛,再也忍不住大哭起来,哭喊自己那个命苦的哥儿,更是因伤心过度哭晕过去了。
      顾轻临也因此更加不受温家人待见就是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啊天哥哥呀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舒音、Jessica、卷子、统统都是柠檬汁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康莊大道任我行 40瓶;630630、慕寒女朋友 10瓶;阎西 5瓶;三安、梦之蓝枫、wanglv7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