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穿生子文的男读者伤不起》时不待我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7-10 10:45:3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大概是壳子里换了灵魂,求生欲变了忍耐力跟着也变强了,被抽打的皮开肉绽的林锦文最终还是等来了大夫和他那个便宜爹。
      
      林锦文觉得自己大概有些失血过多,头昏昏沉沉的浑身发寒,不过林锦文并不担心自己会撑不下去。
      
      他曾在幼时和人打架,头部流血昏迷倒地,等他挣扎着醒来因为没钱去医院,在一个小诊所包扎了一番。当时那诊所的医生都怕他撑不住,但他在床上躺了几天,还是挺过来了。就连那诊所医生都说他求生意志很强烈。
      
      在他功成名就时,曾有人问他,儿时受过那么多苦那么多委屈,有没有对生活失望过,有没有想过要放弃。
      
      他当时想都没想就说没有,有人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有人脸上带着明显的不信,最后这些人也只是得体的朝他笑笑,把这些话题岔开。
      
      可是林锦文知道自己说的是真的,他看过一句很是矫情的话,大意是往日吃过的苦都会成为来日的财富。这话不知道对别人有没有用,对他却是很有用的。
      
      他曾被人把他一天的口粮一个馒头给扔在了脏水桶里,也遇到过借着补习的名义带他回去吃饭的老师。所以日子再苦再难,他也没有想过放弃没想过去死。
      
      当然了,以前受的罪,他铭记在心,这并不代表他愿意受这份罪。所以在他还算成功时,他过得比较任性。
      
      不管如何,林锦文虽然因伤势过重起了热,但他还是坚持到药煎好喝下才放心的睡去。他是一个很敏感的人,小说第一章就死死残残的那么凶残,按照套路里面肯定是有大量悬念的。
      
      除却里面有哥儿能生孩子这个设定,这小说和别的也没有太多的区别,既然写出来了肯定是有大作用的。
      
      现在他这么活下来了,他想林家人肯定不会那么轻易让他死去的,毕竟那个便宜爹对他的态度有些奇妙。
      这是一种极力想生存者的直觉。
      
      在林锦文喝药沉睡期间,林父林松仁和妻子梅氏在林老夫人房间里,小一辈的都不在,今天这事说起太侮人耳,小辈的人不方便听。
      
      林老夫人看着林松仁和低眉垂眼的梅氏,心里火气还在蹭蹭往上涨,她心里气儿不顺,许久还是没有忍耐下来便张嘴破口大骂道:“混账的东西,你们是不是觉得我死的不够快,非要在今天让我丢脸,我干脆死了……”
      
      梅氏看着林老夫人嘴里吐沫星子横飞,她垂眸掩下心中的不耐,不动声色的往一旁躲了躲,心里对林老夫人这般上不了台面的行为十分看不上眼。
      
      只觉得她这个婆婆大字不识一个,说话做事没有一点京城老太太的模样,也就是胎投的好,生了个好儿子,命好。
      至于林松仁则一脸唯唯诺诺的对着林老夫人说不敢,又劝慰梅氏莫伤心。
      
      林老夫人越想越生气,她今天丢人算是丢了个京城,想到外人看笑话的眼神,林老夫人趴在床上嚎嚎大哭起来。
      
      林老夫人这一哭,弄得林松仁一点办法都没有,只站在旁边干着急,嘴里巴巴的说着母亲莫要生气之类的话。梅氏偶尔抬眼小声劝慰了两句,后来便默默不吱声,任由林老夫人喊自己命苦。
      
      说来这林家底蕴很是一般,林家在林老太爷以前是泥腿子出身,祖上一直窝憋在山沟里,所有人加起来大字都不认几个。
      
      林老太爷自小便不喜欢干地里的活,他嫌冷怕热的一心愿意读书。林家那时在村里条件一般,但他爹娘愿意供他读书。
      
      林老夫人娘家是做生意的,她年轻时性子便十分泼辣,后来她看中了林老太爷,她父母便托人撮合撮合。
      最后倒也成事了。两人一个赚钱养家,一个专心读书,也算美满。
      
      林老太爷考科举那年走运,赶上新帝继位加开了恩科大量收人才。林老太爷长得好,字写得好,学问中偏上,在殿试时皇帝以他长得最顺眼为由赐他为探花,后入了翰林,算得上是光宗耀祖了。
      
      林老太爷在翰林院呆了二十多年,没有升职也没有被贬,在翰林一个位置上屁股都没挪过窝。他虽然是个官,但穷,家里都靠林老夫人撑着。
      
      林老太爷性格有些懦弱,前怕虎后怕狼的。他当官后也有过想纳妾的心思,差点被林老夫人拿刀给砍了,他也就歇了那份心思。
      
      林老太爷自己官职不高,好在他生了个好儿子就是林松仁,林松仁模样端正相貌堂堂,学问好嘴甜,和他爹一样运气也好,他曾无意中救过皇帝,科举考试时,皇帝就圈了个状元给他,直接让他入了刑部,和林老太爷同朝为官。
      
      林松仁当时的妻子是柳氏,柳氏长得一副好皮囊,是武将出身,柳家男丁常年驻守边关,府上都是女子。当年柳氏嫁给林松仁算是低嫁,柳家看重的就是林松仁家庭简单,容易相处,嫁过去不受委屈。
      
      皇帝昏庸,喜好文臣苛待武将,又喜欢翻脸不认人,今日看你顺眼赐你金银明天说不准就送你上断头台了。林松仁在皇帝跟前还算得脸,官职扶摇而上,把他爹给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林松仁和柳氏感情还算可以,柳氏出身武家,性子看似温婉实则刚烈。林老夫人作为婆婆的,有时也会为难为难她,柳氏从来没有吃过亏就是。
      
      后来柳氏怀孕生下长子林锦文,林锦文三个月时,柳氏误听传闻说她父兄全部在边关战死,性子突然大变,日日摔东西啼哭,宛若疯了。
      
      甚至曾有丫头亲眼看到柳氏要把自己亲生儿子林锦文给掐死,后来林松仁便把林锦文从柳氏身边带走了。待林锦文三个月时,柳氏吊死在自己的院子里了。
      
      据说当时把林松仁吓得腿都软了,后来柳氏住的那院子便被封了,这些年没人敢经过那里,都觉得阴森森的。
      
      柳氏病逝后,林松仁为她守身一年,一年后才娶梅氏为妻。这时林松仁已经官至刑部侍郎,梅家虽世代居住京城,但到了这一代已经有些落败了,不过比着根基不深的林家还算是有点底蕴的。梅氏是梅家长房四姑娘,是庶女,便嫁给了林松仁做填房。
      
      林松仁娶梅氏主要是看重她性子婉约,还有就是梅氏毕竟是庶女,嫁进来比较好拿捏,他怕林锦文受委屈。
      
      梅氏嫁进来后,他一度还怕梅氏故意做小姿态,结果梅氏对林锦文算是疼爱到骨子里了,林松仁这才放下心。
      
      梅氏嫁入林家一年才有孕,生下了儿子林文眷,两年后又生下女儿林文秀,林松仁这才感到有盼头。
      
      结果没过两年,林松仁便开始头秃,缘由还是在林锦文身上。林松仁对林锦文比较宽松,于是养成了林锦文自幼便不服大人管教的性格,顶撞祖父母和梅氏是常有的事,名声一小便不好。林松仁每次看到他都被气的心肝肺疼。
      长大后的林锦文更是京城出了名的纨绔,整日无所事事打架斗殴的,和他有着好名声的弟弟林文眷简直是天上地下凤凰同野鸡鲜花和野草般的区别。
      
      后来林松仁实在被折磨的没办法了便拉下脸托关系把他塞入御林中,想磨磨他这性子,也好说个亲事。结果林锦文这次更是过分,竟然在自家祖母生辰上公然欺辱别家的哥儿,还被逮个正着。
      
      尤其是这哥儿还是顾家那个孤哥儿,想到这里林松仁的眼睛里不由的冒起火来,他当时是真恨不得把林锦文给抽死的。
      被林锦文欺辱的哥儿名叫顾轻临,父母双亡,便养在外祖温家。顾轻临长得丑,十八岁了还没有定亲,只是温家乃是相府,顾轻临又一直养在外祖母身边,很是得宠。
      这些年温家为了顾轻临的婚事愁的不行,温老夫人看上的人家,人家看不上顾轻临。倒也有主动去提亲的,但贼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怀好意,根本就是想攀附温家,结亲也是祸患。
      
      结果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他们林家哪有什么好果子吃,想到这些,加上林老夫人哀嚎的哭声,林松仁只觉得脑壳疼的快要裂开了。
      
      而此时温家,顾轻临被软禁在房内,他身上那件凌乱不堪的衣衫早已经换过了,但身体私密之处仍旧疼的锥心,但没有人理会他,所有人看他就像是看一件肮脏的物件。
      
      顾轻临知道有人在陷害他,这次他狠狠栽了个跟头。现在事情已发生,他根本无力改变什么。想到外祖母看着他痛哭晕倒的模样,顾轻临脸上闪过一丝阴沉之色,而后他闭上了那双晶亮的眼眸。
      
      有人想要他的命想让他跌入尘埃,可偏偏,他骨子里最不愿意认的就是命。早晚有天,他会让害他的人偿还今日之辱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真的好饿好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我真的好饿好饿、应是天仙狂醉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