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小白花所向无敌 ...

  •   程亦橙似笑非笑的站在寝室门口,淡淡的薄唇微微勾起,漆黑如墨的双眸带着危险而极具侵略性的眼神,邪肆无比,让被盯住的人寒毛直竖。
      
      门口的阴影恰到好处,让人看不清程亦橙玩味而危险的神色。
      
      正在炫耀新手机的陈英朗脸色一僵,尴尬的扯了扯嘴角:“亦橙回来了……”
      
      程亦橙往前走了一步,从阴影中踏出来。
      
      他眯着眼睛打量陈英朗,一个寝室四个人,陈英朗绝对是自身条件最差的,论家世不如殷邱,论人缘不如宋晓逍,论外貌,对比程亦橙更是被碾成渣渣。
      
      不过,论厚脸皮,其他三个人加起来,都不如这个陈英朗。
      
      翻出陈英朗的丰功伟绩,程亦橙舔了一下虎牙,牙齿有些发痒。
      
      程亦橙眨巴了一下眼睛,收敛了身上的气势,锋利的目光也慢慢变得柔和,一如原主那般无辜和害羞,甚至带着无所不在的怯懦。
      
      陈英朗看清他的神色,戒备散去,眼底满是轻蔑和不以为然。
      
      刚才那是自己的错觉吧,就程亦橙那种内向怯懦的性格,怎么可能说出让他还钱的话。
      
      陈英朗自认为已经看透了这位室友,他们寝室里,殷邱有钱,但太高冷,难以接近。
      
      宋晓逍也有钱,但他人缘好,开口借了钱要是敢不还,没几天估计大伙儿都能知道。
      
      只有这个程亦橙,虽然没什么钱,但借了不还他也没脸开口要,下次再借,他都不好意思拒绝,这样的人,陈英朗已经把他当做储备钱包了。
      
      对储备钱包,在人前的时候,陈英朗特意营造出他们哥俩好的感觉,到时候真要闹掰了,他也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
      
      陈英朗顶着一张痘痘脸,笑哈哈的伸手要勾住程亦橙的肩头。
      
      程亦橙顺势走到书桌边,避开他的动作。
      
      前者一皱眉,为自己落空的手挽尊:“亦橙,都这么晚了,你去哪儿了,不知道我们会担心吗?”
      
      “我……我去找工作了。”程亦橙人长得俊美,声音也如同林籁泉韵,如清泉与磐石击打的音乐声一般悦耳,清润。
      
      “找工作?”陈英朗瞥了眼低着头的程亦橙,心底嘲讽。
      
      “哎呀,这大一才开学多久,你生活费就没了?你不是说有人资助你上大学吗,给的钱那么少?”看似开朗,大大咧咧的话,一句句却都往人伤口上招呼。
      
      原本躺在上铺的殷邱皱了皱眉,往下扫了一眼。
      
      原本他是不耐烦,但就这一眼,让他整个人顿住了。
      
      从他的角度,阳光从窗口洒进来,落在程亦橙的眉宇间,画出唯美的弧度,他的睫毛微微颤动,似乎是难堪,又像是为难。
      
      脆弱的,像一个本该放在精心打造的盒子里,让人精心呵护的瓷娃娃。
      
      殷邱心尖一颤,向来不爱管闲事的他,冷哼一声:“闭嘴,吵。”
      
      陈英朗脸色一黑,却又不敢跟殷邱对着干,殷邱的家世背景在他们学生中都是传说。
      
      宋晓逍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出面打了个圆场:“殷邱要看书,我们小声点别打扰了他。”
      
      陈英朗脸色沉郁,对着殷邱他不敢,对着程亦橙,他倒是很敢。
      
      凑到程亦橙身边,他压低声音:“亦橙,我说你这么大人了,没爹没妈的,怎么也不知道为自己考虑,花钱没个数。”
      
      “不过你什么都得靠自己,早点找工作也对。”找了工作,有了工资,说不定他还能借到更多的钱,陈英朗顿时积极起来。
      
      “今天你去哪儿找工作了,找到了吗?我倒是听说送外卖工资挺高的,要不你去试试?”
      
      说着这话,陈英朗心底却盘算着,程亦橙别的不说,长得倒是不错,他要愿意卖身的话指不定能赚大钱。
      
      这话让好脾气的宋晓逍也皱了眉,提醒道:“我们课那么满,他哪有时间送外卖,亦橙,你要是手头紧,我可以先借你周转一下。”
      
      话音落下,陈英朗眼底是藏不住的嫉妒,明明他可着劲讨好这两人,他们却宁愿跟这个八竿子打不出一个闷屁来的程亦橙交好。
      
      他比程亦橙差哪儿了?
      
      陈英朗倒是不想想,程亦橙虽然内向,但从来不会占人便宜,宋晓逍可不傻。
      
      程亦橙抬起头,看了眼宋晓逍,后者已经转身去拿钱包了。
      
      程亦橙眨了眨眼,抿着嘴角,看似艰难的开了口:“不,不用了,我不想欠别人钱。”
      
      陈英朗连忙说:“宋晓逍,程亦橙自尊心强,肯定不愿意借你的钱,哎,你也别生气,千万别怪他跟你客气,他从小没爹没妈的也是可怜。”
      
      宋晓逍拿着钱包的手一顿,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不讨厌程亦橙,但说实在也不熟,主要是程亦橙老是一副欠了别人的唯唯诺诺样,似乎声音大点就会被吓到,他也不擅长跟这样的人相处。
      
      宋晓逍低头看了眼程亦橙,这一眼,把他吓得几乎跳起来。
      
      只见程亦橙站在那里,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那双平时就显得无辜的大眼睛,此刻如清泉冲洗一般清澈见底,带着迷茫和犹豫。
      
      程亦橙的肤色原本就白,此刻更是惨白一片,宋晓逍下意识的觉得,肯定是他白天找工作太辛苦,累成了这幅模样。
      
      此刻程亦橙咬着下唇,原本就接近嫩粉色的唇色,被他一咬,也变得惨白。
      
      脆弱中带着无助,无助中带着迷茫,迷茫中又带着徘徊,宋晓逍差点没跪下来给他擦眼泪,原主的无辜脸,在程亦橙的手中发挥到了极致,散发着致命的杀伤力。
      
      “我就想借你钱,又不是想对你干嘛,我也没生气!”宋晓逍手足无措的解释起来,“哎,你别哭啊,你哭什么?”
      
      陈英朗眼底却满是厌恶,阴阳怪气的说:“程亦橙,你多大人了,怎么还哭起来了,你要是觉得打工赚钱太累就直说,大男人哭哭啼啼算什么玩意儿?”
      
      “闭嘴吧你。”宋晓逍都忍不住骂了一句。
      
      程亦橙已经止住了眼泪,他吸了吸红彤彤的鼻子,再次开口,清润的声线戴上了一丝哭腔,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安慰。
      
      “我不想欠别人钱,但是我真的没钱了。”
      
      说着这话,程亦橙用充满希冀的目光看向陈英朗:“你能不能先把借我的三千块钱,还给我?”
      
      陈英朗心底咯噔一下,暗道不好,刚要解释,就听见上头传来殷邱冰冷的声音:“你跟他借钱?”
      
      宋晓逍的脸色也不好看,冷冷盯着他:“还借三千块那么多?”
      
      寝室里谁不知道,程亦橙根本没钱。
      
      陈英朗心中慌乱,想不明白程亦橙脸皮那么薄的人,怎么当着大家的面会戳破这件事。
      
      最重要的是,那三千块钱他早就花光了,压根没打算还过。
      
      眼神一转,陈英朗立刻有了主意,皱着眉头一脸为难:“亦橙,你这话就没意思了。”
      
      “我们是朋友,我手头紧问你借了几块钱,这才几天,你就哭着喊着催我还,有你这样当人朋友的吗?”
      
      “再说了,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还钱了,当时借钱的时候说好的,我妈把下个月生活费打过来,我就把钱还你,你现在催我要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陈英朗一声声质问,让程亦橙低下头,眼泪一颗颗落到地上,缀出星星点点,倒显得他这个开口要钱的人,心底理亏。
      
      陈英朗心底得意,暗道程亦橙就是从小缺爱,成绩好有什么用,骨子里改不了的懦弱。
      
      他越发咄咄逼人,忽略了殷邱和宋晓逍不赞同的眼神。
      
      “程亦橙,我陈英朗也不是差那点钱,你要是没钱早说啊,当时我就不问你借了。”
      
      “钱都花了,你现在问我要我怎么办,我又不能变出来,你也得讲点道理是不是?”
      
      “你要实在是缺钱,那我拿到下个月生活费,肯定第一时间还你,这样总行了吧?”
      
      陈英朗冷哼,勉强给了个台阶下,他十分确定,经过这么一茬,程亦橙再也不会有勇气开口要他还钱了。
      
      算盘珠子打得精明,却没想到。
      
      程亦橙低着头,殷邱和宋晓逍只能看到他圆润的后脑勺,和黑色短发下,那一截白皙到发光的天鹅颈。
      
      殷邱眉头一皱,一个翻身跳下床。
      
      陈英朗心底咯噔一下,想不通殷邱今天吃错了什么药,平时根本不搭理他们的人,今天怎么就跳出来多管闲事。
      
      他立刻先声夺人:“殷邱,这事儿跟你没关系,程亦橙不也没说什么了。”
      
      谁知话音刚落。
      
      “可是……你已经借了三个月了。”
      
      程亦橙的声音紧绷颤抖,就像露珠在雨林中弹跳落下,听的人心弦也跟着一起紧绷。
      
      他抬起头,似乎因为难为情,脸颊红彤彤的,唇瓣上被咬得都是牙印。
      
      可见开口说还钱的事情,对他造成了多大的心理压力。
      
      殷邱觉得,程亦橙今天会开口让别人还钱,指不定是遇到了天大的难处,不然以他的薄脸皮,恐怕只会当这件事不存在。
      
      这个认识,让殷邱的火气一下子冒出来,看着陈英朗的眼神十分不善。
      
      程亦橙吸着红彤彤的鼻子,双手紧张的捏成了拳头,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陈英朗,对不起,我不该开口要钱,但是,最近我真的有点缺钱,你能不能先把钱还给我,如果你没有三千块,那先还一千也行。”
      
      “如果一千也没有,三百也可以……一百也可以。”
      
      这些话似乎耗尽了程亦橙的所有勇气,说完话,程亦橙又低下头,似乎为自己开口要钱的事情而难为情。
      
      “不是说了吗,我现在没钱,下个月拿到生活费就还你,都是一个寝室的,你还怕我跑了不成?”
      
      “可是……你都买新手机了。”程亦橙意有所指。
      
      所有人的目光落到陈英朗方才炫耀的新手机上,水果家的最新款,没有一万块下不来。
      
      原本殷邱和宋晓逍只觉得陈英朗烦人,现在眼神却都变了。
      
      陈英朗脸色一沉,阴阳怪气的说:“我说你今天怎么阴阳怪气的,原来是看到这个了,怎么,是不是我家穷,我就不配用新手机?”
      
      “是不是在你们这些有钱人的眼里,我这个穷人家的孩子就活该穷一辈子,只配得上老爷机,但凡身上有点新东西就要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
      
      “我不是那个意思……”程亦橙解释道,脖子都跟着红了一片。
      
      “那你是什么意思?”陈英朗更加咄咄逼人。
      
      殷邱终于忍不住,冷声道:“他的意思是,你既然都有钱买新手机,就应该先把他的钱还了,而不是心安理得的用别人的钱。”
      
      “大学开学才三个月,你问他一借三千块,三个月都没还,这会儿还有理了?”
      
      “做人要有自知之明,都是大学生,玩什么道德绑架。”
      
      “还钱!”

  • 作者有话要说:  小白花什么的,杀伤力还是杠杠的
    祝大家儿童节快乐,我已经躺平了哈哈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