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神协议 ...

  •   王诏瞳孔微缩,脸上带着一分不可置信,显得那张斯文的脸都有些扭曲。

      他显然不能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你说什么?”

      程亦橙耸了耸肩,暗道这王老板不但那个不行,连听力都不行。

      他温柔体贴的加大了声音:“我说,得加钱。”

      声音太大,以至于店员都投来异样的打量。

      程亦橙无所谓,还对那探头探脑的店员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他这幅满不在乎的姿态,落到王诏的眼底,就成了破罐子破摔。

      什么纯情大学生,果然都是装的,现在原形毕露了!

      王诏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忽然伸出手,捏住程亦橙的下巴:“程亦橙,你是什么玩意儿,也配跟我谈条件?”

      “是什么给了你勇气?嗯?”

      程亦橙双眸一黯,上一个敢对他动手的人,现在灵魂还在无尽地狱备受折磨。

      他猛然伸出手握住王诏的手腕,王诏只觉得手腕一麻,不得不松开。

      原本还想温柔点,毕竟是第一个生意,得注意分寸,才能循环再利用,现在看来,是他太仁慈。

      王诏捂住手腕,震惊的看向对面的人。

      程亦橙用那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完全看不出来他刚才做了什么,忽然,他幽幽一叹。

      接收了记忆,程亦橙自然知道王诏的死穴。

      从一开始,他这就是卖家市场,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程亦橙转过身,恰如其分的露出,自己唯美的右脸,阳光洒落,在他身上打出好看的阴影。

      他微微拧起眉头,身上那股子可爱活泼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清冷,在阳光下多了几分仙气,宛若冰山仙子,让那三分相似,直接变成了七分。

      对于穿梭无数世界的黑心莲而言,成熟妩媚、清纯可人、活泼娇俏、温柔体贴、邪魅性感,都能手到擒来,清冷绝尘,更是简单。

      程亦橙什么都不用说,只要一个眼神,便让王诏的一腔怒气烟消云散。

      王诏面露吃惊,一时竟然分不清楚,坐在对面的是程亦橙,还是他心心念念的楚光霁。

      “光霁……”王诏下意识的伸出手,想去触摸心中的幻影。

      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程亦橙迅速的往后一缩,让王诏的手彻底落空。

      王诏猛然清醒,看着自己的手,沉浸在方才的震惊中,无法自拔。

      程亦橙月牙弯弯,笑得虎牙都露出来了:“王老板,如果谈不拢的话,那我就先回学校了。”

      “毕竟,也不能浪费彼此的时间。”

      王诏的话,全还给了他自己。

      说完,程亦橙一口将甜滋滋的玛奇朵干了,站起身来打算离开。

      “等等!”王诏脸色挣扎。

      程亦橙勾唇一笑,转身,等着他说话。

      他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一瞬间让王诏觉得被羞辱,有一种被这个还未走出学校的,一直被他看清的小孩儿故意作弄的耻辱感。

      但方才那惊鸿一瞥,却深深的刻在了王诏的心底。

      以前他只知道程亦橙长得像楚光霁,却不知道他们可以相似到这种程度。

      那对王诏而言,是致命的,无法拒绝的诱惑。

      明知道前方或许是深渊,也无法掉头离开。

      内心挣扎过后,果然,王诏最近还是受不了魔鬼的蛊惑:“坐下来,我们再谈谈。”

      此刻的程亦橙却一脸社会打工人的正义凛然:“王老板,我刚提的都是打工人的基本要求,如果不能答应的话,这事儿没法谈。”

      就这么答应,岂不是浪费了刚才的表演。

      王诏没有程亦橙的脸皮厚,他受不了店员时不时的打量:“你能不能小声点,我们这……是能大声说的事情吗?”

      程亦橙终于舍得坐下来,一脸无辜的反问:“王老板,你这思想不对,你买我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王诏的脸都要绿了:“程亦橙,你到底想要什么?”

      程亦橙已经对他的理解能力产生了怀疑:“我刚说得还不够清楚吗,就是常规招聘的五险一金,周末双休,加班费、出差费和年终奖。”

      “他么谁包养……会谈这个!”王诏忍不住爆了粗口,却还记得压低声音。

      程亦橙的双眼一下子瞪的圆溜溜的:“等等,刚刚是你说这不是包养,是合作,既然是莫得感情的合作关系,在商言商。”

      瞧瞧,王诏心底对他们俩之间的勾当,知道的一清二楚,却打个一个合同的模式,让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加以指责。

      他有什么好豪横的,真要比高贵,原主拿钱吃饭,赚钱养家,才更高贵。

      真是—只—双标狗。

      “还是说,你这份协议根本不算数?”说着,还敲了敲协议的第一条。

      程亦橙直接把话挑明了。

      王诏顺着那白皙的手指,看到第一条加黑加粗的【甲乙双方在不发生身体关系的基础上】,脸色更黑了。

      “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心底也清楚的很,我对你完全没有世俗的欲望。”

      程亦橙微微挑眉,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那你是什么意思,你说,我听着。”

      王诏憋了一肚子的话,他是什么意思,他的意思当然是——

      等他玩腻了,程亦橙得麻溜的走人,别哭哭啼啼惹人笑话。

      转念一想,王诏恍然发现,弄什么包养合同,一份雇佣合同,就能把人打发了!

      想通了,王诏整个人放松下来,往后一靠,眼底恢复了三分冷漠,三分轻蔑:“说吧,你想要多少钱?”

      程亦橙顺势问道:“所以有五险一金吗?”

      王诏凉薄的嗤笑一声:“我很忙,没工夫搭理你这些小心思,你尽管把这些都算进去,给我一个总数。”

      程亦橙歪了一下头,开始盘算要个什么数字才合理,这是一头大肥羊,不能一次宰了,得留着慢慢薅羊毛。

      他故作烦恼,沉吟了一会儿,又问:“加班和出差没法算,我现在又不能确定工作频率,按照包年算我太亏了。”

      贪心不足,王诏心底冷哼,更加看不上对面的人。

      王诏冷冷一笑:“也对,就你的姿色,过不了两月我就腻味了。”

      “直接包年,亏的是我。”

      “你倒是提醒了我,未来不确定,月租更合适。”

      “一个月五万块,其他的你跟我秘书聊。”

      “记住,你,只配这个价!”

      “从今天开始,除非我主动联系你,不然,你就安分的过自己的日子,别妄图干涉我的生活!”

      说完,王诏起身,拎起西装外套,居高临下的看着程亦橙:“也别再拿你那些小家子气的事情来烦我,没空陪你玩过家家。”

      啧,才几句话,就气急败坏了,这个备胎的备胎的备胎果然不太行。

      不过,现在这是赚钱最快的路子,程亦橙决定还是先维护一下,等找到更好的再说。

      程亦橙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落下一片阴影,双手也搅在一起。

      居高临下的角度,让王诏更能看清程亦橙眼底的手足无措。

      少年嘴角紧抿,小鹿斑比的眼睛瞪得溜圆,带着一种纯天然的无辜和天真。

      王诏却已经认定,程亦橙所做的一切,无非是欲擒故纵,吸引他注意力的小把戏。

      说完毫不留情,转身要走。

      “等等!”身后果然传来程亦橙的声音,带着慌张。

      想到少年那双无辜清澈的眼睛,王诏绝对再给他一次机会,就算只是青色交易,他到底也不忍心让程亦橙太过难堪。

      他要是愿意低头认错,以后乖一点,王诏倒是不介意宽容一些。

      脚步一顿,王诏回头,冷冷问道:“还有事?”

      声音虽冷,停下脚步的身体却很真实。

      却不知道这一系列的转变,已经让程亦橙看透了他的色厉内荏,开始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程亦橙脸颊红扑扑的,衬得那双眼睛更带着几分急切,欲语还休,情意绵绵。

      王诏心想:虽然爱玩小把戏,妄图跟他谈感情,但程亦橙长得确实是好。

      下一刻,程亦橙嘿嘿一笑,扯出自己两口袋,拉了拉:“老板,面试的咖啡,你会请客吧?”

      这个无赖!他王诏刚才就是瞎了眼!

      王诏深深吸了口气,才没让自己当场失态,他冷冷的瞥了一眼程亦橙,毫不留恋的大步离开。

      谁知他还没走出咖啡厅,就听见身后的程亦橙扯着嗓门大声问:“小姐姐,这桌买单,前面那位穿银灰色西装的老板付钱。”

      王诏从未体验过这种尴尬,他被那个一脸八卦的竖耳朵服务员堵在了门口,用一副生怕他吃霸王餐逃单的防备脸色。

      摔下一叠人民币离开,还没开始,王诏已经开始怀疑自己决定是不是错误。

      但上车之前,他回头看了一眼,程亦橙还坐在咖啡厅里,低着头,目带哀伤。

      他在的时候,少年只会强颜欢笑,故作不在意,他一离开,少年便撑不住了吧?

      王诏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跟他计较什么呢,他付出的只是金钱,但程亦橙付出的,却是人生第一次的爱慕和真心。

      不过是争宠的小把戏而已,他又何必为此生气。

      王诏启动汽车,离开了大学城。

      王诏也不会知道,他的车前脚开走,后脚那个服务员就颠颠儿走向程亦橙。

      笑盈盈的问:“小帅哥,刚才那老板给了整整一千块,你们才吃了一百八,还剩下八百二,给你。”

      程亦橙托着下巴,看向可爱的服务员小姐姐:“不用给我,就当给你的小费了。”

      毕竟,小姐姐可是帮他测试了一番,王诏的忍耐底线。

      现在看来,王诏的底线比他想的宽松多了,以后可以多踩踩。

      小姐姐被他的笑容煞到,脸颊更红了:“这,不太好吧,太多了……”

      “你靠本事赚来的钱,有什么不好。”程亦橙笑盈盈的说道,还补充,“放心,他人傻钱多,绝对不会要回去的。”

      小姐姐犹豫再三,还是没抗住金钱的诱惑,但又说:“好吧,小帅哥,那我请你吃蛋糕,你喜欢什么口味的?”

      程亦橙没拒绝她这份好意:“行,给我来块草莓味的~”

      用王诏的钱吃饱喝足,程亦橙才溜溜达达的离开了咖啡店,在小姐姐的依依不舍中走向学校。

      系统终于忍不住出来冒泡:【宿主,你都脱离主脑了,为什么还要当别人的替身?】

      以前那是被绑定了替身系统,不得不在每个世界当替身,伤身伤肝更伤心。

      可现在他们都脱离主脑控制了,宿主玩得又是什么花样。

      程亦橙似笑非笑:“替身,可是高收入,低风险的好工作,我得好好珍惜。”

      再说了,当王诏的替身情人,柏拉图的花瓶,那就是一本万利的好事情,他干嘛要拒绝。

      系统哆嗦了一下,脱离主脑控制的宿主更可怕了。

      程亦橙慢慢走向学校,路上顺便梳理了原主的记忆。

      原主身份简单,孤儿出生,在王诏母亲的资助下才能有上大学的机会,他很珍惜,心底暗暗发誓,等自己能够赚钱之后,会回报王妈妈的善心。

      但原主绝不会想到,自己进入大学第一份赚钱的活儿,居然是成为恩人的儿子,王诏的替身情人。

      十分钟不到的路程,程亦橙已经把原主简短的人生从头至尾梳理了一遍。

      程亦橙一个月前刚进入大学,读的是传播学,住602寝室。

      寝室?集体生活?啧,又有的玩了!

      还未打开寝室大门,里头就传出一个声音:“你们看看我这手机,新款的,画面音质是不是特别棒,特别好?”

      程亦橙嗤笑一声,推开大门:“买新手机了?那欠我的钱先还一下。”

  • 作者有话要说:  王诏:我王诏就算死,从这里跳下去,也绝对不会喜欢你,你就是个替身,一文不值的替身,我都不带睡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