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大国崛起》大船小舟 ^第28章^ 最新更新:2018-06-03 02:00: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8、大大锅 ...

  •   
      苏迹觉得这一觉睡得又香又美,浑身上下都轻飘飘的,像躺在云朵上。半梦半醒间看到近在咫尺的的三头身阿桑,接着慢半拍的发现他就在自己怀里。一定是在做梦,不然怎么会有这么美的事?他模模糊糊的想。
      
      反正是在梦里,不如先亲一口。
      
      “啵啵啵”一口又一口,每当靠到极近就能闻到一股好闻的气味,像青果味的冰激凌,凉凉的带点而微涩后的余甘,特别想吃一口。敢想就敢做,自认在梦里的苏迹胆大包天,伸舌头死劲一舔,扶桑嫩脸顿遭口水袭击。
      
      难得合眼睡熟的扶桑一下子睁开眼,看到了就是闭着眼流着哈喇子的大脸,正美滋滋的巴咂嘴。
      
      “放肆。”扶桑一脚把苏大狗蹬下了藤床。
      
      “诶呦!”苏迹迫不及防的摔在草地上,狠狠的啃了一嘴青草。
      
      不是梦!
      
      趴在地上,苏迹窘的脸上不停的冒火,他都干了什么?疯了吗?都没脸见阿桑有没有!能不能时间倒流,他乱七八糟的祈祷。
      
      扶桑不自然的抹了抹脸,一脸的口水让他嫌弃的要命,这个黄泥人想吃他吗?
      
      藤床自动降低,直到扶桑双脚着地稳稳的站起来,这才散去。
      
      “起来,做饭。”不能让黄泥人把自己当食物。
      
      苏迹暗自深吸一口气,一骨碌爬起来,假装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左右四看:“今天想吃什么?我去打猎,给你做大餐。”说着就往外走。
      
      扶桑没吭声,小短腿捯饬的飞快,一步一跟的在后面,看他做什么。
      
      苏迹听着后面的声音,不自觉的放慢脚步,让三头身走的不那么辛苦。其实他很想说让我抱你走吧。可他不敢,怕自己再露出怪蜀黍模样,太丢人。
      
      其实他过去真不这样,怎么说他也是有原则有思想的有为青年,怎么在阿桑面前就是屡屡犯蠢,成了不折不扣的痴汉?难道他天生克自己?
      
      想着有的没有的,很快他们就见到一条不太宽的小河,苏迹往里一看,眼睛都直了,好多鱼。银白色手掌大小的小鱼密密扎扎的聚在一起,不停的冒出水面吐泡泡,那种稠密程度让他觉得自己的密集恐惧症都要发作了。
      
      别开眼看向远点而的地方,接着他又发现这个河更奇怪的地方,三米之外的河里全是虾,也是巴掌大的虾,很肥,同样很多,下一个三米是螃蟹,接着还看到河蚌。这些东西不太奇怪,关键是它们界限分明的处在河水的各个分段,这段是鱼就没有虾,那段有螃蟹绝对看不到鱼,绝对纯天然的分类,没有人工干预,让他打开眼界。
      
      苏迹这会儿顾不上别扭,回头招呼扶桑:“你看,多奇怪。”
      
      扶桑看了一眼,“不怪,皆可食。”
      
      “哦。”苏迹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大惊小怪,这个世界看到什么都不该奇怪。
      
      既然他说能吃,苏迹放开顾虑大展身手,没一会儿鱼虾螃蟹河蚌都被他弄出来,沿着河岸扔了一地。
      
      “今天给你做大餐。”阳光下他沾了水的脸扬起大大笑容。
      
      扶桑突然觉得照在苏迹脸上的阳光分外晃眼,可能是他现在个子矮,看黄泥人简直高大的要命。
      
      东西太多,苏迹干脆取了陶锅在河边摆开阵势,可惜,锅跟食物不成正比。
      
      他想煎炸蒸煮炒,可现实是他只能拿着不大的陶锅熬一锅鲜鱼汤。
      
      扶桑喝了一锅又一锅,真的,论锅的,苏迹只分到小半碗,还是扶桑喝了三锅以后才施舍给他。在吃食上扶桑从来都护食的很。
      
      鲜虾做一个盐焗虾再好不过,包虾饺也不错,奈何空有想法,其他什么都没有。只能老办法,火烤。
      
      螃蟹,自然是清蒸,这可让苏迹犯了难,陶锅连盖子都没有,怎么蒸?
      
      我想做满汉全席,你先给我锅碗瓢盆啊。
      
      苏迹正在想办法,扶桑却嫌弃一小锅一小锅的速度太慢,鱼汤太少,干脆手向河里一抓,河泥骤起,意随心动,柔软的河泥快速旋转抬高,眨眼间一个巨大的三足陶釜泥胚立在河边,接着手一挥,热浪瞬间卷着泥胚燃烧,不过短短几息见,一个漂亮的青色大陶釜成型。
      
      “用这个。”扶桑用下巴点点他。
      
      苏迹目瞪口呆,还可以这么操作?这大锅比食堂的大铁锅还大,他要爬到锅里去刷锅吗?想象着自己在锅里做清洁的情形,该不会变成水煮苏迹吧。
      
      “快啊。”扶桑催促。
      
      苏迹还是没有动,反而开始提要求:“你给我做个别的锅,能做更多好吃的。”
      
      扶桑矜持的点头,“说。”
      
      接着苏迹兴奋的把自己想要很久的炒锅,平底锅,蒸锅,蒸屉说了出来,他特意要求做的小一点。扶桑一一按照他的要求捏了出来,就是全是超大号,比那个大釜稍稍小一点也有限。
      
      苏迹哭笑不得,他算是看明白了,阿桑就是嫌弃他做的太少不够吃。这么大的蒸锅还好,下面有脚,可以不用般,可平底锅让他怎么用,搬都搬不动。
      
      “阿桑,你这是想直接煮了我吗?”
      
      扶桑看看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
      
      苏迹自己站在大锅面前,比了比,自己就比锅高一个脑袋,一口锅煮十个他都多余。
      
      扶桑眨眨眼,的确有点大,万一黄泥人一个栽进去游都游不出来,还得他来捞。
      
      最后在两人友好协商之下,终于弄出了两人都满意的炊具,个大,但在正常家用范围内。
      
      这样苏迹一下子起了三个灶,一个大釜直接炖鱼汤,一个平底锅做盐焗虾,一个大蒸锅蒸螃蟹,全是满满的,放到过去这一顿得十几万块,那真是奢侈到家了。
      
      扶桑看着他的黄泥人忙前忙后陀螺似的在三个锅之间转,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一种志得意满的兴奋,比吃到嘴里的美味都令他愉悦。
      
      这一顿饭从早上一直吃到天擦黑,吃吃做做,做做歇歇,火一直都没熄灭。
      
      苏迹做的高兴,扶桑吃的痛快,直到最后一只螃蟹被消灭,临时厨子苏迹才一下子躺倒在草地上,热汗淋漓,脸红红的像涂了胭脂。
      
      光明正大的看着旁边的美人,苏迹空了一天的脑袋开始回落。
      
      经过一天的忙碌,昨天的惊心动魄好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纱,不再那么真切,可阿桑再一次及时赶来救他却深深地刻在了心里。
      
      “你,为什么……算了。”这么问纯粹就是多余,他不论为什么去救自己,自己的感激之情一分都不会少,哪怕他只是顺便路过也一样救了他。
      
      扶桑等着他的话,可他没再往下说,这让从来不会猜人心思的扶桑大为不满,一个劲的瞪着他。
      
      “阿桑,你今天吃的高兴吗?”他问。
      
      “嗯。”
      
      “那我以后每天给你做怎么样?”
      
      “嗯。”
      
      “我还会做很多好吃的,都做给你吃。”
      
      “全部。”
      
      “全部,所有的。”我会尽己所,我有,全是你的。
      
      夜渐渐来临,天上的星子密密麻麻闪闪发亮,仰躺在草地上,很久没有这么安逸自在的看过天空,和煦的风吹来,带着莫名的香气,吹的人忍不住合上眼,这时睡一觉再美不过。
      
      想着,他还真就睡了过去。
      
      三头身扶桑戳戳他的脸,这个黄泥人又睡了,他怎么这么爱睡觉呢?不过是个黄泥人,自己怎么就是愿意跟他待在一起?为什么感知到他有危险就要去救他?自己怎么就是不想让他难受?哪怕他冒犯了自己?为什么他做出来的东西这么好吃?他自己也尝试做过,一样的材料就是做不出那样的味道,奇怪。这个黄泥人从头到脚都透着他看不清的怪异。
      
      可是,他喜欢。万万年来,这是他第一次明确的感知到心头的愉悦,很……奇特。
      
      兔妖悄悄来到离他几步远,轻声道:“大人,女娲娘娘等您很久了。”
      
      扶桑淡淡开口:“不见。”
      
      “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