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大国崛起》大船小舟 ^第27章^ 最新更新:2017-12-13 17:45:1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得救与收妖 ...

  •   
      泪珠子飞出去,意外的打在扶桑脸颊上。
      
      扶桑像是被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烫了一下,不自觉的偏了偏头。手指缓缓的擦过脸上水痕,放在鼻间轻嗅。
      
      心头像是有什么在往外冒。他按住胸口,疑惑不已。
      
      不舒服,他不喜欢黄泥人眼里流的水。
      
      手一挥,天空看不见的线发出“嘣”的一声,瞬间绷断。
      
      所有的白茧都像断了线的风筝飘飘荡荡落到地上。
      
      接着扶桑伸手再一抓,藏在空中云层里一个半大女童掉在地上。
      
      “啊!疼!”白衣女童趴在地上开始嘤嘤嘤。
      
      苏迹被他亲自提溜下来,伸手胡乱抹了把他的脸,湿漉漉的感觉让他不住的皱眉。
      
      “你干嘛!”苏迹的声音带着不自然的哽咽。
      
      “不要流水,我不喜欢。”扶桑强调。
      
      什么水不水的,苏迹都没听清他在说什么,看着一地的白茧想笑,更想哭,过于激荡的情绪让他久久不能平静。
      
      走到一个白茧旁边,他动手就要帮忙撕开口子,可这个东西就像一个光溜溜的冰蛋,无处下手。
      
      “对他们有好处,稍后自会溶解。”扶桑难得解释一句。
      
      苏迹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但也没继续动作,就那么盯着眼前的白茧。
      
      所有的白茧都在缓缓消融,不少茧子已经开始慢慢挣扎。
      
      没用多长时间,族人全都醒了,他们像是睡了长长的一觉,伸一个大大的懒腰,身上说不出的舒坦。
      
      黑毛呢?怎么没有看到?
      
      苏迹四处寻找。
      
      在一棵大树下,他看到了闭着眼睛的黑毛。
      
      手轻轻的推推它:“黑毛,黑毛,听得见吗?”
      
      黑毛没有动,没有说话,静静地趴着,很少能见到他这么安静的时候,如果不是还能听到它的呼吸声,他都以为它死了。
      
      它是伤口没有再流血,可断掉的獠牙却述说了它到底经历了多大的痛楚。
      
      “没事,死不了。”扶桑不是安慰的安慰一声。
      
      这是替我受的。苏迹没有吭声,大步来到白衣女童面前,一把拎到黑毛面前:“它好,你活,它伤,你死。”
      
      女童嘤嘤嘤变成哇哇哇,哭声像尖利的声波攻击,刺的苏迹脑仁生疼,手不由的松开。
      
      扶桑嫌她聒噪,伸指一点,女童惊恐的发现自己半点音都露不出来。
      
      “救他。”苏迹再次把女童按在黑毛面前。
      
      女童挥舞着双手,想要表达什么。
      
      扶桑意念微动,解了对她的口舌封印。
      
      “我不会。”女童委屈的说。
      
      “会害人不会救人?”苏迹冷冷的笑道:“那你就去死吧。”
      
      女童仰着脸,“我就是跟你们玩耍呀,什么是死?我不要死。”边说边后退,本能的使出法力要跑,可是怎么也飞不起来,法力突然间全消失了。
      
      女童不可置信的大声嚷嚷:“我不回飞了,我的法力没了,你还我,还我!”
      
      “聒噪。”扶桑丝丝威压散发。
      
      女童立刻闭嘴,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快救它。”苏迹不耐烦的催促。
      
      女童瑟瑟嗦嗦的把手放上去,噘着嘴努力使劲了半天劲,黑毛却没有一点变化,哭着说,“我真不会啊,怎么救?你教教我?”
      
      苏迹气的脑仁生疼,恨不得干脆揍她一顿解解气再说。
      
      扶桑看不上这磨磨唧唧的发展,在女童身上一点,她源源不断的妖力输入黑毛身上,眼见黑毛伤口愈合,獠牙一寸寸长长,直到浑身毛发油亮焕发咄咄生机,这才住手。
      
      女童瘫软在地上,不大的功夫就损失了大几十年的法力,哭都不敢哭,扬起花猫似的脸,小声问,“我,我能走了吗?”
      
      走?想得美。
      
      “我们差点儿死在你手上,你觉得能这么算了?”苏迹根本没拿她当个孩子,这么厉害的妖怪还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呢!
      
      “我就是找你们玩儿啊,你们来了我的猎场不是陪我玩儿的吗?”女童歪着头,一脸的疑惑。
      
      “猎场?”
      
      “这里就是我的猎场,那个山窝窝就是我弄的呀。”雪女一派天真的说。
      
      “你做了陷阱往死里玩?”想跑都跑不了,真是好地方!苏迹气的想捏死她。
      
      “会死吗?这样玩儿很舒服啊,身体热热的,为什么你们不喜欢?”女童想了想,“以前玩完了有的动,有的不动,那是死了?那我以后不玩儿了,就不会死。”
      
      苏迹发现女童是真的根本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一近乎荒缪的无力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不要死,我不要死,你说的,它好我就活。”女童天真的说。
      
      “想活可以,你是谁,打哪来,谁教你的法力,会什么,通通说。”苏迹说。
      
      女童眨巴眨巴眼,“我是雪女,一直都在这儿,没人教我,我生来就会玩,把会动的裹起来就会有暖暖的东西流进来,很舒服,我是雪啊,会下雪,会刮风,还会裹起来。”她说的语无伦次,嫩嫩的童音带着无邪的残酷。
      
      “这种东西太邪恶,杀了她。”站在不远处的苏林多开口。
      
      “杀了她。杀了她!”其他的族人附和。他们早就清醒,自觉的聚集到不远处安静的看着他们的恩人,这个恩人不仅仅是扶桑,更是苏迹。扶桑在所有人都没敢上前,对于这个神秘男人,他们打心眼里敬畏。可这个雪女,他们恨的牙根痒痒,忍不住发声讨伐。
      
      雪女根本不把那些人看在眼里,一个劲儿的盯着苏迹,本能的知道,他可以定她的生死。“不要死,我不要死。”
      
      苏迹看看活蹦乱跳的族人,睡得香甜的黑毛,再看看哭成小可怜的女童,虽然这个妖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可心还不由的软了一下,至少她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杀了又过不去自己心里的坎。
      
      “杀或留,你定。”扶桑没有任何意见。
      
      苏迹拎着雪女来到义愤填膺的族人面前,“这个雪女伤了大家,差点儿把我们弄死,她很可恶,大家的意见是杀了她对吗?”
      
      “对,杀了她!妖怪!”众人纷纷开口。
      
      “那大家看看自己伤了哪里,公平起见,她伤了你哪里,就在她身上同样的位置还给她,如何?”
      
      “好!公平。”
      
      苏林多第一个上前,可是他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因为身上根本没有伤口,连风雪中的擦伤都不见了,身体内部的陈年旧疾似乎也消失了。
      
      这怎么回事?苏林多不知道,但他遵守约定退了回去。
      
      再没有人上前,因为所有人情况都一样。
      
      众人面面相觑,又意外又欣喜。
      
      “大家也看到了,除了受到惊吓,什么伤害也没有,这样还要杀了她吗?”苏迹问。
      
      “这……不杀,可也不能这么算了。”毕竟没有人救他们,他们真的会死,虽然现在因祸得福。
      
      “好,不杀,也不放。”苏迹最后定下基调。可怎么个不杀也不放却还需要细细思量,毕竟这只妖很厉害。
      
      扶桑不喜他们磨磨唧唧,干脆好人做到底,在女童身上摄出一屡白色的微光,团巴团巴往苏迹胸口一拍,“好了。”
      
      “主人。”雪女甜甜叫了一声,带着隐隐的亲近。
      
      苏迹看了看扶桑,手摸向胸口,感觉心里好像多了一点什么,一种臣服的和顺的东西盘踞在某一个地方,他本能的就知道,自己能掌控女童的生死。
      
      “雪女,你现在认我为主,那就要听我的,明白?”苏迹正色道。
      
      “我听你的,我喜欢你。”雪女两眼亮晶晶。
      
      苏迹不明白她怎么这么个状态,生死被人掌控还喜欢那个人?装的?不像,这不会是个弱智吧。
      
      雪女才不管他想什么,本来她是非常害怕,可元气链接告诉她的感觉是喜欢,非常喜欢,不由自主的想亲近。
      
      收归手,可怎么处置呢?总不能带回家吧,苏迹有点儿苦恼的想,突然,他想到一个绝好的主意,“罚你看守盐洞,服吗?”
      
      “主人也在吗?”雪女问。
      
      “不在。”
      
      “那我想主人了怎么办?”雪女依恋的问。
      
      扶桑突然非常看她不顺眼,黏糊糊的干什么!一挥手把雪女丢到天边。
      
      苏迹正被问的不知道怎么好,扶桑这一下正中下怀。
      
      苏迹看着他的盛世美颜,被晃了一下眼,才满是赫然的说,“对不起,不该冲你发脾气,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不守约。”扶桑旧事重提。
      
      苏迹哑口无言。他的确忘了,说好十天就回的。可是他的重点是不是放错了地方?
      
      “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苏迹认打认罚,态度绝对好。
      
      “做饭。”扶桑要求简单明了。
      
      苏迹点头,可一看,身边什么也没有,做什么?
      
      扶桑不看也知道他在找什么,一把拎起人就要遁走,苏迹连忙喊停,“等等,我交代一句。”
      
      苏迹冲着族人大声说:“告诉黑毛,就说我让他带大家回去,他知道路。”
      
      刚说完,苏迹已经被拎到天上。
      
      脚不着地,好可怕!苏迹紧紧的抱住身边的大个子美人。
      
      扶桑垂眼看了看,任他抱着。
      
      结果,就这没几分钟,苏迹靠着他,睡着了。
      
      落下云端,扶桑乍着手不知道该抱还是该推开。要是以往肯定一把推开没商量,可现在他突然犹豫了,黄泥人身上暖暖的,靠在身上有种安心的感觉,好像这十多天的不舒服一下子消失了。
      
      就是有点太脏,不顺眼。
      
      轻轻一拂,苏迹又变成了那个干干净净的少年郎。
      
      他记得黄泥人不喜欢浇冷水。
      
      抱着轻飘飘的他一起躺进自动变宽的藤蔓吊床,苏迹一个翻身翻进他怀里,手扯着他的衣领,沉沉的睡去。
      
      扶桑睁着眼,看着趴在自己怀里的暖暖生物,不知不觉扬起了嘴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