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色春秋》迟冬星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5-27 15:02:1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暗涌 ...

  •   夏末秋初,齐国刚刚打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胜仗。年轻的国君率师凯旋而归,一朝踏入沐阳殿。后宫的女眷们就再未看到那伟岸英武的身影出现在别处了。
      
      齐宫沐阳殿内,疾医跪在榻前,隔着丝帕,为榻上之人悬着脉。稍顷,心里便有了数,拱手回禀道:“回君上,栖姬临盆之日将近,估摸着,便在这几日之内!”
      
      轻袍缓带,穿着随意的君侯松了口气,蹙紧在的眉头上的心事终是卸了下来,凌厉的眉宇之间,露出极不相衬的微笑,他看向坐在身侧的女子,眼神顿时温良如玉。
      
      女子虽已过了二八年华,如今怀着第二胎,可那摄人心魄的美貌却丝毫未损,带着身孕,反而连眼脚眉梢的温柔都自成一番风韵。
      
      齐侯轻抚着她高高隆起的肚子,笑着道:“坏家伙,你出来后可得受罚!”
      
      栖姬听了,一双美目认真的看着齐侯,惊惶道:“君上,为何要他受罚?”
      
      齐侯戏谑一笑,将她抱到自己的膝上,在她的耳畔小声道:“他霸着你一年半,让他这君父也憋屈了一年半,你说他这般不识趣,不该罚吗?”
      
      栖姬白皙的脸上顿时浮出云霞,小声嗔道:“君上的身边还缺女子吗?”
      
      “你不知道吗?我从来只缺一个你!”齐侯抿唇笑道,温热的气息灼烫了栖姬的脖颈处,见她脸都快红到脖子上了,知道她是真的窘迫,齐侯便不再调笑她了。也不知怎地,都相处这么多年了,她还是这么容易害羞,一如初见那般。也叫他一如初见那般爱怜了她这么多年。
      
      一旁的疾医见状,低头笑了。他是鄅国人,鄅国公主受宠他自是与有荣焉。
      
      齐乃大国,强国。而君侯并不是靠着祖宗荫蔽,安享前人之福的国君。他虽然年纪轻轻便继位了,可看他为君的手段便不是个幼齿。他这样的人是个从眼神中都能看的出欲望和野心的人,因而貌行举止中都有种不怒自威的味道。可偏偏栖姬在身侧时,就能令他笑的如沐春风,言语动作都极是轻柔。怕是君上的这点柔情只有他们这些内官能看到罢。对待那些士卿大夫们,他从来端的着一张威严肃穆的脸。
      
      但这两人一个红脸抿着唇,一个坐在她身后把玩着她如丝缎般亮黑柔软的发,俱是忘记了他这老朽的纯在。
      
      疾医便干咳了咳,而后自告离去。
      
      他前脚刚退出,齐侯便将栖姬又抱到自己的膝上,一口含着了她圆润如珠的耳垂。栖姬下意识的一歪脖子,想别过他,“君上,不好逗弄妾身。”
      
      “我有分寸,自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只是分别几月,甚是想念.....只是稍稍这般温存一番,聊以慰藉。”男人哑着嗓子在她的耳根处低低道。
      
      可是手却隔着衣裳索取到别处,栖姬一惊,再不敢相信他的话,便要推搡开他。
      
      正在这时,一个女子的声音毫无预兆的闯入。
      
      “妾来的这般不巧,竟打搅到君上与妹妹的雅兴了!”
      
      说是这样说,可那装扮华丽的女子却依旧径直走入,并无半分打搅他人的迟疑。
      
      栖姬不动声色的从齐侯的膝上挪了过去,而后扶着大肚,缓缓起身伏,微微欠身福礼。
      
      “君夫人!”
      
      “妹妹身怀六甲,不必虚礼!”君夫人姬妤伸手扶她,脸上洋着亲厚热情的笑意。
      
      “你今日怎么来此处了?”齐侯笑着问她。
      
      “君上这何话?难道妹妹这沐阳殿只准君上来,却不准我来吗?往日君上不在时,还说要我时常来照拂妹妹的,如今是要卸磨杀驴?”姬妤委屈道。
      
      君夫人一向温良,这一番利嘴怨怼,想是自己出言太过不妥。齐侯哈哈一笑,拉她坐到自己的身侧,哄道:“是寡人错言了!夫人与栖姬情同姐妹,倒是寡人占了你二人相处的时间了。”
      
      “方才见疾医出去,疾医可曾说了何时生产?”姬妤关心问道站在一侧的栖姬。
      
      栖姬低着头道:“疾医说快了。”
      
      齐侯笑着补充道:“就这几日的功夫了!寡人忙于政务,恐有疏忽,还劳夫人你帮我操心栖姬生产的事!”
      
      “君上见外,此乃是我分内之事!”姬妤将栖姬拉到自己的身侧,拍着她的手亲昵的笑着道。
      
      栖姬的脸色白了一白,她攥紧了袖帕,依旧是眉眼低垂,面上带着淡笑。
      
      “妇人怀胎十月,可栖姬这一怀足怀了一年半,太不寻常,因而寡人这心里总是有些不安!”齐侯略有忧心道。
      
      “君上多虑,君上的孩子异于常人,想来天命不俗,日后必得富贵!”姬妤轻轻地抚着栖姬的肚子,目光甚是柔情爱怜,如同抚着自己的肚子一般。
      
      这话倒是让齐侯眉头一松,他和她的孩子,自是尊贵的。隔着姬妤,他向栖姬投之一笑。
      
      “承夫人吉言了!”栖姬对上齐侯柔情的目光,白皙的脸上浮出浅浅的梨涡。
      
      姬妤唤来自己的随身女史荨,吩咐道:“传司药宫多调些医女过来沐阳殿,以备不时之需,不得马虎!”
      
      “夫人处事得体,一切有劳夫人了!”齐侯甚是欣慰。
      
      他见过妇人争宠的,手段百出,残忍度堪比刀光血影的战场。可自己的这位夫人却能做到不争不妒,且通情达理,善解人意,不愧是出自周王宗室的王姬。
      
      后宫能交到这样的贤妇手中,是君王之福。
      
      出了沐阳殿,姬妤再也按捺不住,怒气冲冲,快步走回自己的金华殿。她本不是大度的人,却要曲意逢迎。
      
      “魅惑君主的贱人!我看到她那造作的样子,直想吐!”姬妤气的掀翻了案几。
      
      荨身为她的心腹自然是知道她怒从何来,她禀退左右宫人,跪到姬妤的身侧道:“夫人好久不曾如此大动肝火了!”
      
      姬妤这才察觉到自己人前失了仪态,可这怒火依旧无法平息。
      
      知道他宠着她是一回事,可亲眼看到他们亲昵又是另一回事。她现在就像是吞了只苍蝇卡在喉尖那般难受。
      
      “栖姬不过是个亡国公主,夫人不该自降身价与她争宠。她得君上一时欢心,夫人就顺君上的意,爱屋及乌,君上才能对您多一些尊重!”
      
      没了旁人的荨与姬妤说起话来,更是直截了当。
      
      “尊重?我从来就不缺尊重,我要的不过是自己夫君的宠爱!”姬妤想到君上看着栖姬的眼神,心中酸涩无比,眼眶瞬间红了。
      
      “夫人,栖姬纵使再得宠,也不过是长短十年间的事,女子能得恩宠,全凭一张脸,她总有年老色衰的时候,可夫人不一样,您母凭子贵,齐国上下只会知道齐国的女主是您,不会记得那荣宠一时的栖姬!更何况此时不是计较儿女情长的时候,为诸儿公子谋划未来才是最紧要的!”
      
      荨一语道破姬妤心中大患。是,她如今最害怕的就是君上难免不会像幽王一样,为宠褒姒,废嫡立庶!
      
      “前头的不过是个女儿,君上却为她赐名‘玥’。‘玥’天赐君王之物。呵,她要生得个儿子,君上还不定有多大的念想。”
      
      姬妤顿时紧张起来,她看着窗前开得素雅恬淡的玉簪,颇有些像栖姬垂眸婉笑之态。她起身走过去,手里的狠劲一把便将那花儿掐断。
      
      “休想!”她一向端庄持重的面孔上露出了阴狠可怖的神情。
      
      中秋前夕,伏天刚过。夜晚是凉了下来,但白日的太阳却一丝不逊于酷暑。
      
      此时,沐阳殿内的宫人们皆是满头大汗的忙进忙出。
      
      一个小宫女慌慌张张的撞到了迎行而来的宫女,端着的半盆水“哐当”落地,刺耳的响声惊到内厅里正焦虑的女史。
      
      她出门喝道:“做事马马虎虎,平日里也就算了,如今栖姬生产之际,若是被君上瞧见了,看你们有几条命收拾!”
      
      两个小宫女伏在地上连连请罪,“奴婢该死,奴婢该死!还请凌女史责罚!”
      
      说是这样说,可沐阳殿内谁不知道,这位凌女史是人美心善,方才的喝骂,也是句句关心她们的意思,只是刀子嘴罢了。
      
      果不其然,凌女史不再计较,只是吩咐她们赶紧收拾好。
      
      凌女史走进寝殿,视线饶过床畔的医女们,栖姬躺在床上,因着疼痛,昔日如花般的容颜苍白如纸,气息微弱,额角也频密的渗出汗珠来。
      
      “婥!婥!”她嗫嚅着。
      
      凌婥赶紧俯身,握住她的手,“栖姬,婥在!”
      
      栖姬见她焦虑地不知所措,强挤出一丝笑意,让她心安。
      
      “为何都疼成这样了,还不能接生?”凌婥语带怒意的问身侧的医女。
      
      “女史,不是我们不接生,只是栖姬宫门还未开,我们也只能等着!”为首的胡医女无奈的解释。
      
      栖姬气若游丝,“你们.......你们都在殿外候着,我跟......她,说两句话!”
      
      胡医女面露难色,“夫人您就要生了,我等得在此候着,出了差错可担待不起啊!”
      
      “栖姬的话是听不得了吗?难道还要君上亲自示意才行?”凌婥大怒。
      
      胡医女听得此话,心里慎的慌,也就知难而退。
      
      栖姬一把拉住凌婥的手,凌婥知道她有话要说,便附上了耳朵。
      
      “快去.......找玥的乳娘来!”
      
      凌婥惊愕的抬头看了栖姬一眼,想起几年前栖姬曾偷偷请玥公主的乳娘来帮自己接生过无知。凌婥瞬间便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她不放心栖姬,可此事也只能她亲自办。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