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长生》五十九夜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3-05 22:00:0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东周那座山 ...

  •   待到这千军万马离去,烽火台上人去了大半,只剩平日把守之兵。夜色微凉,悄声寂静的山中,羲和终于从底下爬了出来。
      
      她方才惊险躲避,只是皮草和头发被轧了,惊慌之下更觉得心神不宁,眼底昏花脱了力气又躲了进去。
      
      好在现今没人了。
      
      坎坷爬上后,羲和抱住那块石斧前行。往日挥动如常的石斧重如泰山,脚下本就没有力气。只能笨拙的拖着身子往前挪动,可惜睡了不知道多久,又饿得发慌。就算要努力的提起腿脚,却发现多少有些不听使唤。身子发硬的挪了数步,人就开始打摆子了。
      
      没力气了。
      
      可顶上那火把远远照着,羲和抬眼看了一下就更昏沉了。
      
      想到刚才的场景,羲和却不敢半点迟疑,继续往后山跋涉而去。
      
      一步,两步,一眼看去似不远的烽火台下却像是千山万水一样遥远。
      
      再一步,两步……
      
      山上小路蜿蜒,鸦雀无声的寂静安然。羲和走到了里头,这些熟悉的环境给予很大的安慰和方向,猜想到最近有只凶猛野兽住着。若是平时,她一把长弓,定把它一箭射穿,烤了进肚子里。
      
      可惜她现在已是泥菩萨过河,野兽吃饱不来就是阿弥陀佛了。
      
      仰头看了看天,这一片的山林并不茂盛,至少不会遮蔽天景。微微蓝光从上面亮着,要天亮了。
      
      羲和本能的笑,像以往一般经过山间景色,一路寻到了水源。
      
      是一条活水。
      
      从上而下的流着,不算浅,又正好是鱼儿吃东西的时候。羲和看到了水面上的涟漪,当下将石斧丢到河边,捡起小石头,水上镖的一口咬破鱼鳞,水面荡起一朵血花。
      
      见自己手艺仍旧,羲和高兴的笑,“呵嘻……”
      
      笑声像是拉破的二胡,嘴角敛起,羲和又丢了两石头。顾不得再看,径自将自己扎进河里。
      
      河里凉,顷刻间钻入了骨头里。这仿佛是一剂催命针,又像是醒神汤,身子忍不住的颤抖,人反而精神了起来。借此张开嘴,喝了两口水下去。
      
      河面躺着两条鱼,一大一小。小的比巴掌大一些,大的有臂膀长。
      
      这么小。
      
      鱼儿离了水,鱼鳃翕动,摆着鱼尾想要离开人手。
      
      羲和终于忍不住,张口咬住那鲜活的鱼肚,血腥和鱼鲜一同混进肚子里。鱼肉就像是灵丹妙药,过了嘴就在炉子里烧好了,美味得让她停不下来,狼吞虎咽的抱住鱼塞进嘴里。
      
      间或得鱼鳞和鱼脏突出,抓着乱发往后抛去,埋头吃去。
      
      身前很快就脏了,黑红色的一片。
      
      直到小鱼吃干净,抱住大鱼吞咽时,眼角看见对岸有一男子呆愣的看着自己。
      
      男子长发竖起,用黑布包裹。着着一身灰色布衣裳,背着竹篓,似乎是药夫的打扮。古时看到山上人是常事,奇怪的是对方竟然穿衣如此封建保守,将自己裹得严实密缝的。
      
      羲和张嘴,“你,咳咳,你叫什么名字?”
      
      这在部落里,不过平常的招呼声,却见男子脸色登时煞白。
      
      “咳咳,问你话呢!咳咳。”
      
      男子久久不语,羲和皱眉。她吃了东西,觉得人活了过来。可惜嗓子开口就痛,嘶哑难听,略大声就疼得不行。见男子不答话,她干脆抱着半边鱼上前去,想着走近点不费劲。
      
      不想男子像是羊癫疯一样,浑身打颤的嚎叫一声,撒丫子的跑了。
      
      他叫的什么没听懂,可那副神情仿佛见了鬼的样子却看得清楚。羲和怔怔看他很快跑得不见踪影,忽然觉得这幅情形好熟悉,隐约在哪里见过?
      
      在哪里?
      
      再来一口鱼肉,嗯,真香。
      
      肠胃里□□打滚,被塞了一肚子的生肉后肯定会不舒服。羲和顾不得,反身回去喝完水再顺路捞一条鲜活的鱼挂在树枝上。看着那条摆着的鱼,感觉自己又有了库存肉食的羲和的靠坐树旁静坐。
      
      不多时,手脚发麻了。
      
      头上昏沉少许来,腹中绞痛来了。羲和走到后方方便,直到干净后她才觉得舒服来。
      
      一松懈,就觉得自己身上满是泥土,想着还觉得浑身发痒很是难受。羲和抓了抓,想到那个男人是往河下方跑的,大约就是当地人居住的部落。
      
      又或许是村庄。
      
      看着褪去泥土后白玉似的的腿和手,羲和既觉得脏,又诧异自己肤色之白。想她当初山上来河里去的,虽然是部落里很讲究的人,但肤色这点却是难以保养。
      
      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羲和把石斧放在一处,带着树上挂的鱼儿,抬脚就往山下跑。路过一处折断的树时,还捡了一根木枝来做防身。
      
      解决了吃喝,脑子精神后,很多事情也就回过味来了。羲和脚步迈的有力,可惜是外强中干,心里也很不安。等到脚麻气喘了,才终于看到山下部落的身影。
      
      又或者该说是乡村陋屋。
      
      村子不大,没到山脚就能将其俯瞰完全,不过是十数家的样子。男人打猎种庄稼,女人持家带孩子。差不多到晌午的时候,有些稚童无事,扎着堆玩耍。家家炊烟而起,间或两家女人提着菜篮子从自家土里匆匆赶回。
      
      男人们呢?
      
      羲和在旁边趴了一会儿,刚伸手拿了一件蓝色衣衫,就听见一声嚎叫。
      
      是那个背竹篓采药的男人!
      
      他跑了回来,像是早就打了腹稿一样,到了村子里就嚎叫喊说。果真如她方才预料,她睡了很长时间,连他们说话都听不懂了。
      
      即便如此,羲和更要支着脑瓜子去看了。她听不懂,好歹照着脸猜意思也好!
      
      男人喊了没几声,家家户户的老少都围了过来,气氛热烈的很,还不时听到几声吸凉气的声音。隐约间她听到了句有点耳熟的字,可惜她不懂,但也明白自己处境。当机立断,爬着人家的窗户进去。
      
      她闻到了香味。
      
      生鱼是饿极了,无奈之下的救命肉食,却谈不上美食。羲和想念记忆中不久前才吃过的烤肉,但身体却告诉自己那是很久以前了。偏偏她忍到了山下闻到了香气,实在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昨天看到的兵家之多,想来这就算是太平之年也免不得有战事。平常农民家最紧要吃穿,尤其是吃这一项,所以这伙房应该是里间收拾的最好的。
      
      果真按着猜想和气味,羲和如愿的看到火灶上焖的赤豆栗饭。大红豆子小巧,黄色栗饭喷香,虽然不是肉食,但一眼看见就挪不动腿了。
      
      她很多年没吃过米了,即便这不是大米,但也足矣。
      
      腹中呼叫连连,羲和把鱼摆在这家灶台上,抓住一旁的木勺就挖栗饭。滚烫的栗饭还没进去就烫得人受不了,羲和张着嘴巴哈气,怎么都舍不得这份热乎。宁愿跳脚都想尽办法把栗饭往嘴里塞,还没嚼,耳朵就红了。
      
      栗饭似乎只是刚熟,赤豆也只是半生的模样,偏生这股醇香的味道让她欲罢不能。连忙吹了几下,又往嘴里塞去。
      
      一边塞,一边找个大碗。寻思着主人家回来前,她守着锅再煮熟一点,再趁机离开。
      
      虽然说鱼只是换衣服的,赤豆栗饭实属意外,大不了她回头再送点野物来,当做交换也就不亏了。
      
      羲和想得美滋滋的,吃的喷香的摇了摇头,浑然没有察觉有个孩子站在伙房门前揉眼睛,“阿娘,我饿了。”
      
      “……”
      
      羲和手里只有木勺,她当即勺满栗饭。等她动作行云流水,看到身后孩子,“小家伙,我只是路过而已……”
      
      听不懂眼前生人的话,那孩子不过五六岁,他定眼看这人竟然赤着臂膀和肚子,混黑的脸上沾满了栗饭,偏偏手脚确是白的。可不论黑白,都瘦骨嶙峋没有肉的模样,他又怕又惊,手指着人,自己却往后退,小脸煞白的转眼就红了眼眶。
      
      “鬼!”
      
      羲和暗道不好,她声音难听,只怕说多错多。无法,只能拔腿穿窗而过,原路返回。
      
      身后当即传来一声哭啼。
      
      乒乒乓乓的,很快就有了大人们的声音。
      
      羲和浑身又有了力气,埋头使劲儿的就往山上跑去。一面跑,一面爱惜的将木勺里的栗饭放到嘴里,等到石斧回到手心换个地方后才停了下来。
      
      真是,累死老娘了。
      
      羲和瘫在一处,半响才起身在附近洗了个泥水澡。搓洗得满身白皙,穿上换来的衣衫后把原来的抹胸短裙皮草洗干净。
      
      山上没有什么安稳的地方,好在这后山风水不错,葬了些有钱人家。野兽不讲究这些,且墓旁总是阴冷还没有尸体横在面上,因而墓旁反而是安全之地。更别说有座墓已经被人挖过,后面显然空了一处,正好可以歇下。
      
      山下一时不能去,羲和尽量避开上山的村民,想过几天把自己这身骨头养出肉来,再去猎个凶兽下去换东西,这样就不吓人了吧?
      
      羲和如是想着,平顺过了几日后听到敲锣打鼓的声音,还以为是谁家又死了人。等她从墓坑里爬出来,就看见一村子老小站在不远处。看见她后,半都苦着脸或者哭出声来将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推了出来。
      
      小丫头瑟瑟发抖,想到身后的父老乡亲,软着腿跪下。
      
      这一跪,一村子老小互相拉拔着跑了,锣鼓也被撞得刺耳远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