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长生》五十九夜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3-04 19:10:0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东周那些年 ...

  •   “呸!”
      
      泥土从嘴里吐了出来,抬手抹了把脸后发现,把土抹平了。
      
      一脸都是土。
      
      “呸呸呸!”
      
      隐隐约约传来沉重的声音,像是部落迁徙一样,大部队的成群结队而来。他们来势汹汹,有些沉闷的声色是说不出的旋律。
      
      十分规整,不太像部落的人。
      
      这是哪里?
      
      她怎么会这样躺着?
      
      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
      
      羲和心里彷徨的回忆起来,头偏了偏,下面垫了皮草。她心里有了些许安慰,挪动手小心翼翼地抚摸四周。触手是平滑的板面,鼻下隐约一股香气。这味道熟悉,但仔细闻又有些怪。
      
      手指一点一点的平顺抚摸下去,很快就碰到了一块微凉的石头,手放上去完全摸不全,像是山洞里挖下来的那种。等她再仔细的摸就发现,这是一把没开封的石斧。
      
      刀斧是好的,可惜木把早就坏了。
      
      手停了下来,少顷后突然两手四处搜抚,很快就将四面平滑的木板都摸清楚了。
      
      这是……棺材阿。
      
      似乎是应谶了她的想法,棺材里响起了一阵嘎吱嘎吱的声音,就在很近的地方。
      
      羲和侧耳听,发现还不止一处。
      
      这是蛀虫的一种,长得很小,以木头为生。只要听到这种声音,那就是它吃食填肚的时候。
      
      其中一个就在头顶处,听着让她有些发麻,虫是她最不喜欢的。
      
      羲和连忙坐起来,想要离声音远点。
      
      嘎吱嘎吱的声音默了几息又响起。
      
      羲和发现力气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有点使不上劲儿。如果说只是睡了一觉,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除非她确实睡了两年,又或者吃到了毒草汁?
      
      所以才以为她死了?
      
      要知道部落里不流行葬礼,但野兽啃食尸体显得不尊重死者。思虑当时大环境下的参天密林,最不缺的就是木头,人们最不缺的就是一把子力气。因而不占所需武器和过多时间的前提,棺材落土为安的方式受到了大众认可并实施。
      
      身为推举者的羲和,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就享受到这项福利。
      
      所以石斧是留着死人在另一个世界里的护身符。
      
      可事实上,她没死!
      
      虽然体力虚弱,哈气虽然不大热,但她确确实实还活着!
      
      嘎吱嘎吱……
      
      脑子沉得厉害,羲和坐着仔细想,半响才记起来事情。
      
      伏羲当年也有过死而复生的经历,当时部落的人看了惊为天人,将他比作天神下凡。也是那一年开始,部落的人群逐日倍增,人一多食物和武器也就多了起来,很快就奠定了伏羲部落的威望。
      
      于是伏羲想带着人一起,择地建国。
      
      建国路上遭了天漏地塌的自然灾害,人们惶恐不安,有人造出谣言说上天不满伏羲。她作为妹妹前去帮忙,路上走的磕磕碰碰,好不容易快要走到最后遇到了洪水。
      
      洪水。
      
      嘎吱嘎吱……
      
      密匝渐大的啃食声让人难以忍受,羲和一圈砸在木板上。棺材内陡然一静,而后泥土哗哗的从上方又漏了下来。
      
      细密的泥土落下来铺在棺材和自己的身上,羲和闭着眼睛去听,远远地传来了声音。
      
      是鼓。
      
      隔着泥土,瓮声瓮气的,却很有旋律,一声接一声像是将士出征的很鼓动人心。随着这鼓声而动的是木板上跳动的细土。头上的土跳跃着落下,轰隆隆的千军万马从上面传来。
      
      是马。
      
      难道是熬过了天灾,又闹起了部落之争?
      
      可谁家部落能有这么多马?
      
      长长的兵马在上面跑过,从这一头跑到那一头,像是一条巨龙连绵不绝。羲和低着头听,沙沙的泥土止不住的落下来。
      
      照这个情形看,上面的土并不厚,而她的棺材板也撑不了多久了。
      
      一定要出去!
      
      将腿曲起而坐,甩了甩头上泥土后,拿做枕头的皮草盖上去。羲和静静地等着,不知道是过了多久,终于不再嘈杂,又静了下来。
      
      淹没在土里的寂静是深入人心的,稀薄的空气叫人难以喘息,也不敢大喘的去吃土。
      
      虽然此刻的她饿得很想吃,可是这东西潮湿,吃进去难受,吐出来更要命。
      
      嘎吱嘎吱……
      
      羲和深呼口气,将力气收起,而后抬脚一踹。脚力很足,木板当即裂开来。她抱紧石斧将身上的泥土全都挥开,而后将石斧开路,把顶上的土挖开。
      
      可惜她想当然了,以为地面果然离得不远。挖了好一会儿还不见天日,羲和心里明白还是想得太过天真,但人在当下不是饿死累死就是憋死,容不得多想,只能使出浑身解数来自救。
      
      等挖了一会儿,偶尔低头在皮草下喊两声,期望部落的人听见后能来帮把手。
      
      在那苦苦挣扎要去的上面,骊山。
      
      世人都知周天子专宠褒氏,甚至为其废后,贬太子宜臼为庶人,另立褒氏为后,伯服为新太子。灭周歌谣再度流传,甚至越演越烈,拿周天子比作了商朝纣王。若有些文人觉得周天子比之不上时,却听其不甘寂寞的预备仪仗,带着褒后前来骊山游玩。
      
      游玩而不治理朝政,此行让忠臣心寒,却也不曾放在心上。
      
      唯有知情的虢石父,匆匆带着人马先到骊山,站在烽火台上。待到御驾来临当夜,烽火台上连绵烽火逐一点起,鼓声喧动,惊破驻守边沿的将士们。
      
      须知烽火台系重要军事防御要点,为防戎族入侵,将士将点燃烽燧传讯而出,鼓声滔天只求八面诸侯前来护天子之忧的地方。
      
      闲杂人不得入,非机要不得动。
      
      火势一起,鼓声传开来,各驻守的骑兵与城墙烽火台上士兵相应,快马加鞭为各国诸侯奔走通告。待到诸侯甲胄加身,叫士兵们装备齐全后百乘战车前来。
      
      近千乘战车浩浩荡荡的撕开黄昏余晖,他们马不停蹄赶了一日余的脚程。直到燕国和蓟国带着兵马而来,站在侧方时,夜色已临。
      
      战车是对敌的,不可向着天子。因此除了公侯长驱直入,将士大都拿着自己的戈矛行色匆匆跳下战车,迅敏有序的站到军中排列。
      
      众人慌忙,无人顾及最后一个年轻燕兵踩空了一脚。他看着被吞下一截的小腿,连忙甩脚抬回追回军中。
      
      蓟国在诸侯中地位最低,曾在商朝落寞,直到周朝而立才重现建起。蓟国对周天子马首是瞻,唯命是从。他后来,便急忙上前和周天子告罪。
      
      燕国不愿与他相争,便退了回来。
      
      燕侯一退,后面的将士也退。那位踩空的燕兵回头看着,正好和方才下车的地方不远。
      
      周天子踏步往前要表敌情军要,众人纷纷握紧戈矛戟殳等,目光如炬看去。偏偏周天子不语,让诸侯面面相觑。
      
      齐僖公站出,殷切期望,“禀告大王,各国诸侯日夜兼程前来听令!”
      
      周天子似是犹疑,他回头看着身披氅衣的褒后,他垂眉一声,“你们先回罢!”
      
      齐僖公不明,回去?想要求问,却见周天子又退了回去。
      
      虢石父心知办了坏事,眼看着周天子和褒后又亲近坐在一同不理他,无奈只能自己硬着头皮上前传话,“天子传旨,敌兵未曾入侵,有劳诸侯跋涉,还请回吧!”
      
      荒天大谬!
      
      诸侯大惊,迟疑间听到虢石父摆手示意,心中怒极却不得不遣马返回。却不知众人舟车劳顿而来悻然而回的模样,让台上观看的褒后觉得有趣,欢愉笑之。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咳咳哈哈嘻。”
      
      这笑声幽幽传来,让台下诸侯将士心中熊熊怒火。年轻燕兵听到这悦耳的笑声只觉得羞怒,原来都说褒后冷艳无双,是绝世难得一见的女子。没想到这长得好看的女人心肠之坏,也是世间难有。他想,他日后寻贱内,肯定不要好看的。
      
      嗯,不要太好看的。
      
      好在众人车马而行撵在土上能分薄几分笑声,只是背后里传来了奇怪的声音,似笑似哭,不高不低,又很快没了。年轻燕兵以为听错了,他随之转身,又听到了。
      
      “嘻嘻嘻嘻嘻。”
      
      而在不远处的地方,他看见陷下的土里趴着个仿佛枯枝一般的东西。那枯枝攀爬在地,忽然间折了起来,伸出一颗兽皮的东西来。
      
      那怪东西浑身黑色皮毛,唯独那枯枝像是泥土捏的。仔细的看,那东西露出一截白色来。
      
      “嘻嘻嘻噗咳咳咳……”
      
      怪东西会说话,却不似人形。嬉笑声更像是不堪重负的船只呻吟,难听而刺耳,偏偏它还笑!笑得像是山上起风的风声,嘻嘻声后似乎没气一样拉着。
      
      年轻燕兵回头看了一眼露出半截身形的褒后,他后背发凉,两腿颤颤。
      
      山鬼!
      
      褒后把山鬼引出来了!
      
      来往急于退回的士兵并没有看见地上那一截黑咕隆咚的东西,驾着战车回头时轱辘直接辗了上去,车上兵器将士皆在,重力之下怪东西软软的趴在地上发出呼哧呼哧的气声。
      
      他终是没忍住喊了出来,“山鬼!”
      
      年轻士兵不能自己,待到被同行的人拉上了战车,看着早已不见七身影的地面,忽觉腿上发凉。
      
      忽然有人嘀咕,“……怎么有股骚味?”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炕,依稀记得和其他两个存稿坑一样,在2016年就挖了。但是这个坑改了几次,最后在2019年2月25日开坑……但因为写得不对,所以更新六章后又重新推写。
    过程坎坷,开篇如常的墨迹更改数遍才好。
    我写故事,你们看故事,只是故事,而非历史,还请大家笑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