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首富就是我[重生]》笔下超生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8-17 12: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既然答应了老爸不逃课,拿到资料又在这儿蹭了个饭之后,简梦菡拎着她根本没有书的书包转头去了学校。
      
      没让她爸助理送的后果就是她还得挤一次公交车,好在大中午的人不多,这个点车上还多是穿着校服往学校去的学生。
      
      也就是在不多的人中,简梦菡一眼看见了坐在后排的白沅,这是蒋封喜欢的姑娘。
      
      白沅是舞蹈特长生,和简梦菡与蒋封不同班,说漂亮也算是漂亮,但特长班帅哥美女太多了,她也不算太出挑,蒋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喜欢上她的。
      
      蒋封的喜欢表现的很明显,不过整个高中阶段白沅都没有答应和他在一起,简梦菡以前还猜测白沅是担心流言蜚语,说她和被包养的人在一起,后来才知道高中的时候白沅其实并不喜欢蒋封,对于这个硬凑上来的人也很心烦。
      
      不过这姑娘性格软,连续两三年被接近下来恐怕也是有些心软,至少这学期蒋封去找她的时候还都得到了不少好脸色,而且两个人都在京城上大学,在大二的时候蒋封也终于追到了白沅。
      
      本来俩人在一起就在一起吧,可蒋封这人要不怎么说人品不咋地呢,从高中开始逮着空就在白沅身边说她坏话,虽然那么做的主要目的是让他这个拿钱的人显得无辜单纯一些,却给创业后的简梦菡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现在白沅还只是一个小康家庭的女生,在私立校中都很普通,但实际上现在照顾着她的是养父母,就和无数狗血电视剧里演的一样,因为财产纷争,白沅小时候被人恶意丢弃,实际上却是富家千金。
      
      在她去京城上大学之后她才被亲生父母找到,就在蒋封和她表白前不久的事儿。
      
      这俩人最后是结婚了的,据说白沅家里人不太满意蒋封,但不满意也没用,因为白沅怀孕了,她和蒋封是奉子成婚。
      
      简梦菡上辈子就怀疑过这一点,白沅可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女生,不早恋不惹事就连生气都很少,说话细声细气的,比起伪装的白莲花,她是真温柔,本身性格就那样,应该说她养父母就是这么和气的模样,纯属耳濡目染。
      
      从某个方面来说,白沅运气也好,在孤儿院没待多久,遇见的养父母人又不错,根本没受什么苦,人也就是普通的小女生,除了思想传统点儿,看样子想把自己拾掇成个贤妻良母之外与同学都没有区别。
      
      可就是这么传统的人,居然接受的了婚前性.行为,而且还奉子成婚,当时真打破了简梦菡对她的认知,她一直觉得白沅是那种要把第一次留在新婚夜的人。
      
      不是她用最大恶意猜测蒋封,事情确实比较巧,谁知道白沅是不是自愿的,没准设计好的酒后乱.性呢,毕竟当时娶了她几乎等于少奋斗一辈子。
      
      而且在酒会上她也见过几次蒋封和白沅,白沅看起来真的没有那么爱蒋封,就是在做着贤妻良母该做的而已,让她感觉这么多年白沅都没变。
      
      而蒋封……好像讨好更多一些?
      
      当了泰泽集团乘龙快婿之后这人可是用尽了手上的一切资源在打压她这个昔日的同学,能嘲讽就绝不好好说话,仿佛要把当年丢掉的尊严都在她身上找回来,他也很清楚自己现在能这么风光是因为谁,自然要讨好自己的老婆。
      
      严格来说简梦菡和白沅是没仇的,走在打压第一线的永远都是蒋封,回到现在这时候,怎么想都觉得破坏掉白沅和蒋封之间的可能性更有效率。
      
      这么想着,简梦菡直接走到了白沅旁边坐下,她不可能阻止白沅回到亲身父母身边,那与其让蒋封捡漏之后成为她前进路上的障碍,不如先把白沅拉到她这边的阵营。
      
      尽管在这之前她根本没怎么和白沅接触过。
      
      白沅有点慌张的四下看了看,周围的座位明明还有很多,这人却偏偏要坐她旁边,弄得她有点拘谨。
      
      特别今天简梦菡的新造型想让人注意不到都难,车厢里有好多人都在偷偷的打量,过多的视线让白沅越发不自在。
      
      今天上午蒋封来找她的时候刚巧遇见了卓宇昂,她知道那人是简梦菡的跟班,上来就讽刺了蒋封一顿,说话挺难听,不过对方没有为难她,专注的找蒋封不痛快。
      
      然而白沅还是觉得很尴尬,就是因为这样才对蒋封经常来找自己觉得心烦,闹起来就很容易引起围观,而且她不想早恋,要是大学遇见对她这么好的男生还可以考虑一下。
      
      作为一个少女,她对于爱情的憧憬并不大,只是想按流程结婚生子,然后当她的贤妻良母。
      
      她母亲从小就给她灌输这种女主内的观念,现在想改都改不过来,更何况她自己还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别担心,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学校里都传简梦菡有多喜欢蒋封,白沅看到她之后紧张也可以理解,“我只是想问问,你这周六有空吗?”
      
      距离高考越来越近,白沅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来准备艺考和看书,艺考要求的文化分数比较低,可她的文化课成绩不见得多好,还是得好好准备,这也是蒋封接近她的理由之一,帮她补课。
      
      “我……”
      
      “如果有空的话,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看赛马?”
      
      白沅一脸懵,不明白简梦菡为什么会邀请自己,“我……周六要看书。”
      
      “啊……那就有点可惜了,听说这次有匹很漂亮的白马参赛,我有关系能去备赛区看看,你……真的不去?”
      
      虽然话的内容好像真的很惋惜,可不管是从语气还是表情,简梦菡看着都没有半点可惜的样子,反而是满满的引诱充斥其中。
      
      白沅也确实有点好奇,她从来没去过赛马场,听说是从港城那边传过来的新鲜运动,现如今消息封闭,赛马博.彩不符合大陆法律的新闻像她这样的普通学生很少知道,只觉得能去那里玩的人家境肯定都很好。
      
      就算门票只有几块钱,可门票不是花费的全部啊。
      
      “你为什么会邀请我?我觉得我们应该……不算朋友吧?”
      
      问完了白沅又觉得自己这话可能会让人产生误解,质疑的味道过于浓厚了,可不问她又很不安,在思考简梦菡有没有可能因为蒋封的关系而把她约出去打一顿。
      
      实在是简梦菡一直以来的形象都完全和不.良少女重合,尽管简梦菡除了逃学外加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之外好像也没有做什么做什么出格的事儿,顶多就是疯狂炫富。
      
      然而把人拉出去打一顿依旧很符合她的形象,特别她现在这寸头,更像道上的大佬了......
      
      “现在不算,一起玩过就算了。”看白沅还有些担心和不解,简梦菡干脆挑明了她的心思,“我不是因为蒋封才约你的,所以也不用担心我会因为他而对你做什么。”
      
      “我就是想和你认识一下,也快毕业了,以后很难再见面不是吗?”
      
      这个理由只能算是说得通,讲究起来还是站不住脚,毕竟简梦菡这个邀请实在太过突兀,就看白沅愿不愿意相信,或者说,看她想看赛马的心会不会占据上风。
      
      简梦菡也没有一定要在这周六就和白沅拉进关系,只是打个预防针,为接下来的接近做准备,总要有第一次的,这种事儿赶早不赶晚嘛,
      
      白沅最终还是答应了,除了想看赛马之外,她也好奇简梦菡是不是真的单纯只想和她认识一下,都说好奇心害死猫,她也知道好奇心太过旺盛在某些时候算不得好事,可还是没忍住。
      
      反正就耽误一个白天而已,晚上还可以学习,一场赛马应该很快,说不定下午就能回来,老师都说要劳逸结合了,这点时间也不耽误什么。
      
      自己说服了自己的白沅在下车之后就自觉和简梦菡分开走,赛马的事儿另说,其余时候她还是别和简梦菡这个话题人物在一起比较好,
      
      简梦菡也不在意,从车站慢慢的溜达到了教室,距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班上人没到齐,但和她有牵扯的倒是都在。
      
      刚坐下旁边的卓宇昂就凑过来了,“老大!你这新造型……太帅了!”
      
      简梦菡撇了他一眼,本来以为卓宇昂是违心的夸赞,结果发现他脸上的表情真心实意到让人无言以对……
      
      以前怎么没发现卓宇昂对她的迷弟滤镜这么高,反正她自己是无法强行用帅气解释现在的造型。
      
      她这个样子几乎成了全班的焦点,以前怎么染发都没这次的关注高,大家大概都想不明白,她这么爱美的一个人怎么舍得把自己的头发剪到这么短?
      
      不过兴许是她做的出格事儿太多了,这种关注并没有持续很久,性格跳脱的卓宇昂注意力转移的要更快一些,又往她这儿凑了点儿才小声说:“老大你今天上午不在,听说蒋封都没有吃午饭。”
      
      简梦菡懂他是什么意思,蒋封家境不好,住的地方自然是最便宜的学校宿舍,那里很显然不能煮饭,学校里有食堂,但很遗憾的是,由于学校的性质关系,食堂比校外还贵。
      
      她是给了蒋封不少钱,可这哥们儿野心不小,参加的辅导班也不止一个,额外交的学费太多,手头还是非常紧,只能在吃喝上苛待自己。
      
      当然,所谓的苛待只是不用自己手上的钱而已,实际上他每天还是吃的很好,因为他还可以蹭饭。
      
      几乎不用特别说明,简梦菡看他抠抠搜搜的样子就会带他一起去食堂,多请个人吃饭对简梦菡来说是举手之劳,她也经常请她那一群狐朋狗友吃饭。
      
      说真的,也不怪大家说话难听,蒋封确实有点不要脸,估计这人还把自己现在做的一切称作是卧薪尝胆呢。
      
      她也是傻,就算翘课出去玩,回来之后居然还能记得给钱让蒋封去小卖部填饱肚子,保姆考虑的都没她周到,这让简梦菡一时沉思,她高中确实没有太喜欢过蒋封吧?
      
      这种种作为让她自己都开始怀疑记忆是否真实了。
      
      “我看那小子就是装的,他口袋里肯定有钱,就是想花老大你的!”
      
      这种话卓宇昂以前也说过,简梦菡倒不至于因为这个斥责他,只是依旧会给蒋封钱,把卓宇昂弄的很郁闷。
      
      这次简梦菡还是和预期的一样转头看向了右后方坐着的蒋封,还没等他阻止,一直面无表情的简梦菡开口了,“蒋封,你前天向我借的600块什么时候还我?”
      
      卓宇昂:“……???”他是不是产生了什么奇怪的幻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