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首富就是我[重生]》笔下超生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8-16 12: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她现在就读的学校也在易安区,而且就叫易安中学,是一所由易安集团建立的私立学校,据说易安集团董事长自己家里的孩子曾经也在这所初高中一体校中就读,但由于易安集团的掌控者陈家家里最小的孩子都二十多了,这个传言大家也就是听听。
      
      简梦菡发家之后倒是从不少地方听说过易安集团创始人陈易安的事迹,不过老头子现在年纪不小了,一点放权的意思都没有,而且多年以后还把公司叫给了私生子,据说他大儿子差点没气死。
      
      当然目前为止这都和简梦菡没什么关系,反正因为是国际学校又背靠易安集团的关系,在这儿上学的学生家境都非常不错,起码小康还是有的,而蒋封就是那为数不多的异类。
      
      就像大多数的学校一样,易安中学每年也会招收很多特长生,包括体育、美术、音乐方面的特长生都有,会单独编成一个班,学费也收的不多,只是收的不多那还是要交的。
      
      蒋封也是“特长生”,只不过特长的比较含蓄,他就是学习成绩好,学校里少数那么几个完全不用交学费的学生。
      
      就算是易安中学这种私立校,也需要为每年的升学率忧愁,尽管学校师资非常好,有的课还是全英文教学,按理来说学生的升学率是非常不错的,但如果能有学生考上市状元甚至省状元就不一样了,那可是宣传的好机会。
      
      能被学校在考状元这件事上寄予厚望,蒋封的成绩自然很好,上辈子高考很顺利的考上了水木大学,那可是国内最好的两所大学之一,不过省状元可不是他,而是同班的另一个男生。
      
      学校当时出了不小的风头,再加上很多考到国外常青藤名校的,来年想转来上高中的学生比往年多了至少三成。
      
      蒋封家里非常穷,虽然不用交学费,但他的家庭似乎就连供他在金沛生活负担都很大。
      
      去年官方出的居民年平均收入在5500元左右,算下来平均月工资浮动在300-500很正常,而金沛是省会城市,尽管在内陆,可消费也不低,月工资500只够自己一个人活的很滋润,要想做点儿大事就是想多了。
      
      特别蒋封还是农村家庭,年收入有没有五百都不好说,从细节上也可以看出他生活不太好,于是当年的简梦菡就开始“资助”他。
      
      她当然没那么好心,只是看蒋封长得好看罢了,有时候让蒋封给她跑学校小卖部买个东西就会额外给个三块五块的,心情好就十块二十块。
      
      看起来好像是有偿收入,蒋封估计也一直这么安慰自己,当年她家破产之后蒋封就是那么理直气壮,说自己整个高中都活在地狱里,就因为简梦菡每天的指使让他没了尊严,还老是阻止他和白沅在一起。
      
      简梦菡自己也得承认,学校里有些公子哥儿确实比较讨厌,伤人的话说的贼溜,这一系列的事儿就被他们说成了她在包养蒋封。
      
      包养这个词带有很强烈的贬低和讽刺成分,但蒋封从来没有反驳过,简梦菡曾经那么糙的性格,会在意蒋封的内心活动才怪,也许潜意识里她也觉得大家没说错,虽然高中阶段比较纯洁,她和蒋封啥事儿没有,但她本质是因为颜值才会给蒋封那么多好处,性质也和包养没差。
      
      没人规定包养就一定要滚床单。
      
      倒是没想过蒋封心里对她的恨意这么大,对方觉得自尊心受损好像也可以理解,可你要是觉得不舒服你别拿钱啊!搞得她上赶着送钱一样,就蒋封每个月从她这儿获取的钱财都够他全家的年收入了,别不把零散的钱当钱好吧,加起来也很多了!
      
      这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实在心里不好受才自欺欺人,难道蒋封拿着她的钱吃喝穿花的时候不会觉得良心受损吗?没她的钱这人补习班都上不起,可不一定会考出那么好的成绩。
      
      难得的,简梦菡嘴角抽了抽,第一次为自己的少年时期默哀,她以前真不是糙,那就是蠢。
      
      “你别针对他了,没什么意思,我下午去学校再说吧。”
      
      本来还想下午跟着老大出去浪的卓宇昂一听就失望的不行,下午还得上课啊……
      
      打完电话简梦菡的目的地也到了,她爸的公司在城北的一栋中层写字楼里,租了二层到五层当做总部办公地点,占据了这栋楼的半壁江山,排场看起来不小。
      
      简梦菡很少来父亲的公司,曾经的她觉得这里不好玩,沉闷又严肃,自然不会上赶着让自己无聊,上次来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再加上前台似乎换了人,愣是没认出来他。
      
      “这位……请问你找谁?”
      
      这年头很多公司还没有什么大众服务意识,再加上租的楼层面积有限,前台附近就没有给来访者休息的桌椅,为了不让客人觉得怠慢,于莉莉这个前台的最大工作就是如春风般的询问每一位来访者的来意。
      
      只是面前这位她乍一照面愣是不知道该喊先生还是小姐,且不说发型,尽管因为年龄小看起来有些稚嫩,五官线条却很清晰,并没有寻常女生那么柔和,一对眉毛极为干净利落,眉峰明显,扑面而来的凌厉感让于莉莉的语气都更轻柔了些。
      
      她觉得这应该就是剑眉星目中剑眉的标准版型吧。
      
      简梦菡本来想直接进去,就是很久没来她也不至于找不到自家老爸的办公室,可想了想,还是说道:“我叫简梦菡,找你们董事长。”
      
      直到这个名字被说出来,于莉莉才确定这位长得有点好看的孩子是女生,和外表不一样,名字倒是非常能够表明性别。
      
      于莉莉用前台座机打了个电话,当然电话是不会打到她爸那里的,估计是助理接,不过效果差不多,她爸的助理也认识她。
      
      挂掉电话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于莉莉一直在偷偷打量自觉站到一边不挡路的人,越看越觉得这人年龄肯定比她想的还要小,可光看表情的话,她又愣是猜不到对方现在在想什么。
      
      女孩的嘴角没有一点弧度,即不上扬也不下沉,和她整个人透出来的感觉一样,没有什么明显的情绪,好像周围的东西都不足以引起她的注意,但也就是这样,于莉莉越发觉得自己最好不要惹到人家。
      
      倒不是董事长助理在电话里透露了这孩子的身份,或许只是出于……小动物的直觉?反正下意识的就觉得这孩子发起火来应该挺可怕的。
      
      还真是毫无根据的感觉。
      
      简梦菡不知道这位前台小姐的直觉已经准到了某种程度,她只是觉得面对她这个年纪不大的人都能保持良好的态度,职业素养很高嘛,人家对她态度好,那她也可以配合着走走流程,等一会儿的时间罢了,刚好让她盘算一下待会儿要怎么和老爸说赛马俱乐部的事儿。
      
      她父亲的助理是位四十多岁的女性,笑起来很和善的样子,简梦菡一时间忘了她叫什么名字,只好冲着人家扯了个笑容,然后在人家转过去之后迅速耷拉下嘴角,重新恢复成一条直线。
      
      或许是少年时期笑的多了,也可能外出应酬的时候看遍了假笑,之后很多年她就不太爱笑,如非必要,她宁愿摆着一张不太讨喜的“死人脸”,在谈合同的时候这有不小的好处,至少对方不会从表情判断出她的情绪,好借机攻克她的心理防线。
      
      简奕声的办公室在第五层最里边,助理只是把简梦菡送到门口,然后坐在了门外自己的位置上,没有跟着一起进去的意思。
      
      人闺女来一看就是聊私事儿,这点眼力见儿都没有还是别当助理了。
      
      理所当然的,一进门就瞅见她爸的表情不咋样,这很正常,很少有家长喜欢自家孩子逃学的,只是她爸基本不会骂她,也就能像现在这样摆摆脸色,再苦口婆心的劝说几句,半点威慑力都没有,该有下次还是有下次。
      
      所以说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
      
      不过这次还没等老爸开口,不太愿意浪费时间的简梦菡直接切入了主题,“爸,你这儿有赛马场最近的比赛表吗?”
      
      简奕声一下就被转移了注意力,并且心里开始警惕起来,虽然他是副会长之一,但这个职位也就是卖个人情,给俱乐部撑面子罢了,其他几个副会长都是这样,他可是很清楚赛马博.彩是什么路数,生怕女儿对这个上瘾,这些年女儿虽然到处玩,但过于黑暗的东西他可是看的严,绝对不允许碰的。
      
      “你要时间表干嘛?你不是不喜欢这个吗?”
      
      “就和同学打了个赌,顺便再给我一份俱乐部的会员名单呗,我研究一下会员们往常的投注习惯。”
      
      赛马场只要买票就能进,进场之后所有人都可以下注,不是每个进场的人都能成为会员,也不是只有会员才能下注,根本没有准入门槛。
      
      虽然这个会员的头衔作用不大,但也多了一个聚会的理由,所以俱乐部里其实都是有钱的企业家,加入进来联络人脉用,积极下注只不过是随便玩玩,反正钱不多。
      
      简梦菡就准备从这些人手里坑钱给自己创业。
      
      研究会员以前的投注历史?
      
      简奕声下意识的觉得哪里不太对,他是副会长,要想的话是能拿到全部会员名单的,应该也有历史投注记录,可这东西研究起来有什么用?
      
      还没等他表示怀疑,简梦菡又说:“如果爸给我资料的话,我保证接下来再也不逃课了。”
      
      “真的?”
      
      “反正只有一个多月就毕业了,我还是能坚持的。”
      
      简奕声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同意了,反正只是那些不值钱的资料而已,要是能换来女儿毕业之前的安分,那是相当的划算,毕竟那些名单可算不上什么保密消息。
      
      这份资料来的轻松,简梦菡心里还挺高兴,这事儿已经算成功了一半。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众夏 7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