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凭崽贵》鬼半京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8-07 06: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Chapter003 ...

  •   Chapter003 黑户
      
      苏白不知道系统是什么,但是他明白自己的身份瞒不住了。
      
      不过苏白并不太担心——这一路过来,他发现九州跟他记忆中的大不相同,人类看到妖怪不再是喊打喊杀,而是习以为常。
      
      所以,他妖怪的身份就算曝光,应该也没什么大碍。
      
      于是苏白坦言道:“如果你说的信息是指我的籍贯,那应该是没有的。因为我是太荒的妖怪,今天一觉醒来就到九州了。”
      
      果然,常山听完并没有露出诧异的表情,反而还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普通黑户,吓死我了——白哥你这么淡定,一点都不像是刚到九州的妖怪,我还以为你是通缉黑户呢。”
      
      苏白不知道通缉黑户是什么,但他对常山的态度有些好奇,不由问道:“有很多跟我一样忽然到九州的妖怪吗?”
      
      常山点点头:“有啊,差不多每个月都有吧。”
      
      苏白一愣,“每个月都有?”
      
      常山“嗯”了一声,然后从旁边拿了本硬壳书过来,摊开放在苏白的跟前,“这个是简介录,白哥你先看着,不明白的我再跟你解释。”
      
      苏白看了眼书,里面都是一些彩色图画,即使不识字也能看的懂。
      
      书里讲的是九州30年前的事。
      
      ……
      
      30年前,九州发生了一起全球范围内的空间大崩塌。
      
      这场大崩塌打通了太荒和九州的壁垒,开启了九州“混妖纪”时代。
      
      大崩塌初期,人类伤亡很大,为自我拯救,人类成立了妖怪安全管理局(妖管局)。
      
      妖管局集合了人类修行家族的力量,填补了崩塌裂隙,击杀了残暴嗜杀的妖怪,然后又把无法填补的毫末裂隙以及可管束的妖怪集中到了18个不同的区域。
      
      自此,人类社会逐渐恢复了秩序。
      
      30年里,这18个区域的环境受到裂隙的影响,不断与太荒同化。
      如今它们成了一个集合人类秩序和太荒环境的特殊区域,被称为“重叠区”。
      
      原本封印在重叠区里的那些裂隙,也不知为何全部聚集到了封印边境,在重叠区边缘形成了一圈高达百米的红色雾墙(红雾区)。
      
      这些裂隙在红雾区里变得活跃且不稳定,时不时会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短暂的空间通道。
      
      这个通道,就是几乎每个月都会有妖怪掉进来的原因。
      
      苏白看明白了,“所以,我掉到九州,只是因为我倒霉?”
      
      “错!”
      常山一摆手,顿了一秒才继续说:“你可不是一般的倒霉。毕竟不是谁都有运气一掉进来就被犯罪团伙捡到的。”
      
      苏白:“…………”
      我谢谢你啊。
      
      苏白翻了个白眼,无视了常山去看旁边的顾行周,问道:“30年前大崩塌是因为什么引起的?”
      
      常山:“喂。”
      
      顾行周淡淡扫了常山一眼,也没理,回答苏白:“官方对普通人的说法是毫无预兆的灾难,但妖管局内部都说,其实在几千年前壁垒就有松动的迹象,30年前不过是量变积累成了质变而已。”
      
      苏白闻言蹙眉——身为太荒始祖,他们就是太荒本身,如果太荒出现崩塌,哪怕只是针尖大的一个洞,他也会察觉到的。
      
      但是在苏白沉睡前,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
      
      苏白有些不明白,想了想,又问道:“九州现在是哪个朝代?帝辛还在吗?”
      
      一边被无视的常山不甘寂寞,插话道:“帝辛是谁啊?你朋友?”
      
      苏白看了常山一眼,没吭声。
      
      常山挠挠头,“哎呀别这样嘛,刚才是我不好,这不看你太淡定了,就没忍住。——所以帝辛到底是谁啊?”
      
      “商纣王。”
      说话的是一边的顾行周,他的视线落在苏白身上,眉目间带着点好奇。
      “这里是2X19年的华国,如果你说的帝辛是商纣王的话,到现在他已经死了三千多年了。”
      
      苏白的眼睛猛地瞪大:“三千多年?这不可能!”
      
      顾行周也不跟他争辩,只是从旁边架子上拿过一本画册,递给苏白,“这里有人类诞生至今的简要时序,你可以看看,如果想知道详细的,可以查证相关历史书籍。”
      
      苏白机械地接过画册,呆了呆,然后翻看起来。
      
      猿人、直立人、智人、盘古、女娲、夏、商、西周、东周……明、清、近代、现代。
      
      画册简明扼要,苏白很快就看完了。
      
      然后苏白就傻了。
      
      常山见苏白这个样子,有些奇怪,又有些好奇,问道:“白哥,你怎么啦?”
      
      苏白缓缓吸了一口气,然后抬头看向常山:“我沉睡前,帝辛还在修鹿台。”
      
      常山愣了一秒才理解了苏白这句话的意思,然后常山就“卧槽”一声。
      “所以白哥你有三千多岁了?天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老的妖怪!”
      
      苏白:“…………”
      你可真会抓重点。
      
      但顾行周却除了最开始的好奇外,并没有表现出更多的情绪。
      他敲了一下常山的头,说道:“行了,去给他办个监护人程序。——九州目前还没有让妖怪回到太荒的办法,所以你得适应九州的生活。按照妖管法的规定,你需要一个监护人陪同生活至少三个月,直到能够在九州独立生活为止。”
      
      “陪同生活?”
      苏白从一睡三千年的震惊中回过神,立刻表示了拒绝,“我可以自己适应。”
      
      “不行。”
      顾行周态度果断地否决了苏白的提议,“新来的妖怪需要接受监管。如果你不想要跟人共同生活,可以选择在分局的训练营里度过过渡期,那里没有时间限制,只要你通过了九州常识考核就能自己独立生活。”
      
      苏白:“有第三个选项吗?”
      顾行周:“没有。”
      
      苏白:“…………”
      
      短暂的犹豫后,苏白选了后者:“那我去训练营吧。”
      与其和一个陌生人共同生活,不如过集体生活——而且九州常识考核什么的,苏白还是有自信的。
      
      “好。”
      顾行周点头,伸手把苏白怀里的绒绒拎了出来,对苏白说道,“你跟常山去采集一下信息,顺便做训练营的登记。之后带你去吃饭,算作照顾绒绒的谢礼。”
      
      苏白没意见,常山也应了声,但绒绒有意见。
      
      “咪呀!”
      绒绒被顾行周拎在半空,扭动着挣扎不掉,就回头冲顾行周抗议,“噗亚爸!亚妈咪!”
      
      顾行周:“…………”
      
      顾行周不情不愿地解释道:“苏白要跟常山去登记信息,你不可以跟过去。”
      
      绒绒歪头,不明白苏白是谁,于是又伸出小短腿指着他的妈咪,强调道:“亚妈咪呀!”
      
      顾行周:“我说的就是他,他叫苏白。”
      
      绒绒的眼睛亮了亮,看向苏白,高兴地蹬腿:“妈咪!白!”
      
      苏白站起来,听着绒绒脆脆的小奶音,心头的沉重不由散了些。
      苏白伸手戳了下绒绒毛乎乎、圆鼓鼓的肚皮,笑道:“绒绒乖,我跟常山去做个登记,一会就回来。”
      
      绒绒痒痒地扭了一下,然后蜷起四肢,小尾巴也贴到了肚皮上,乖巧本乖地大声应道:“嗯呀!”
      
      顾行周:“…………”
      
      ※
      
      傍晚七点。
      苏白的所有手续都办完了。
      
      这期间,苏白也看了不少东西——不得不说,人类虽然不受灵气青睐,但创造力却是非同寻常的。
      
      办完手续后,常山又带苏白去了训练营的宿舍。
      
      宿舍是四人间,他们过去的时候,刚好在门口碰到领着妖怪过来的胡芳。
      
      胡芳应该是刚回来的,脸上的血迹倒是擦掉了,身上的衣裳却还没换。
      
      看到他们的瞬间,胡芳的视线像是装了定位器一样,立马就锁在了苏白的身上。
      “嗨~小哥哥,我们又见面啦~”
      
      苏白:“…………”
      苏白默默移开了视线,假装自己没听到。
      
      胡芳却一点不介意,她抬脚就要朝苏白走去。不过刚起步就被常山摁住了脑袋,以身高压制刹了车。
      
      常山把胡芳朝后推了一下,才松开手说道:“别浪,这是绒绒妈,小心绒绒跟你急。”
      
      胡芳本来要炸的动作一顿,视线终于放进了除美男外的其他人物——苏白怀里的绒绒,以及站在苏白身边的顾行周。
      
      胡芳:“…………”
      草,不是小哥哥,是嫂子?
      
      胡芳也是个久经战场的,一秒就收敛了情绪,毕恭毕敬地跟苏白打招呼:“嫂子好!”
      
      苏白:“…………”
      顾行周:“…………”
      
      常山在一边捂了下眼,连忙跟胡芳解释道:“是绒绒妈,不是嫂子。哎,一会跟你细说,先把人安排了吧,怎么今天换你带黑户了?”
      
      “哦,这个啊。”
      胡芳看了身后跟着的人一眼,“不是黑户,是个人类小孩,咱们今天捞出来的受害者之一。说是重叠区外的,离家出走后被逮到了这里。已经去联系他家里人了,唐局让我先给他找个合适的宿舍,暂时住着。”
      
      常山看了那个少年一眼,男孩,大概十四五的年纪,长得的确眉清目秀,就是一直缩着肩膀低着头,估计是被这次的遭遇吓坏了。
      
      常山收回视线,对胡芳说道:“刚好,我们也要给白哥安排宿舍,不如让他们一起住吧,我问过了,就剩一间空房了。”
      
      胡芳不知道苏白的名字,但也大概能猜到,瞟了苏白一眼,看向常山:“白哥?”
      
      常山点头,指着苏白正式介绍道:“白哥,苏白。”
      
      胡芳立马一个彩虹屁过去,对苏白竖起大拇指:“嫂子的名字真好听!”
      
      苏白:“…………”
      顾行周:“…………”
      常山:“…………”
      
      常山一把按下胡芳的大拇指,说道:“不是嫂子,先去宿舍,我边走边跟你解释。”
      
      几人到了宿舍跟前,常山也终于给胡芳理清楚了其中的关系。
      
      胡芳听完却一脸狐疑,小声逼逼:“绒绒一眼认定的?”
      
      常山点头:“可不,一眼见着就叫妈,一路哭着回来,谁哄都不好使。结果白哥抱起来叫了声绒绒,立马就不哭了。”
      
      胡芳脸上的狐疑更重了,“你确定这不是绒绒的妈?妖怪不都有血缘记忆的吗?”
      
      常山:“可白哥是刚来的黑户啊,而且他看到绒绒根本没反应的。”
      
      胡芳:“你不是说了他睡了三千多年,三千多年啊,你还不许人家忘掉一两件事啊?”
      
      常山:“………………”
      好像有点道理,又好像有哪里不对。
      
      常山挠挠头,问道:“就算真是绒绒妈,那又怎样?”
      
      “哎!”
      胡芳叹了口气,一脸悲壮,“那我就只好忍痛放弃这个小哥哥了。不然我跟小哥哥结了婚,你说绒绒到时候是叫我爸还是叫我妈?要是绒绒非得跟我们过,顾队又怎么办?——不行,顾队一个人孤独终老也太可怜了,我不能这么做!”
      
      常山:“……………………”
      他错了,他一开始就不该接胡芳的话茬的。
      
      常山翻了个白眼,拍了胡芳的脑袋一下:“闭脑吧你。赶紧弄完,晚上顾队请吃火锅。”
      
      “火锅!”
      胡芳顶着被拍出来的两只狐狸耳朵,眼睛一亮,然后转身小跑到了顾行周的跟前,“爸爸,我要吃老山城上周新推的小龙虾火锅!”
      
      顾行周:“……我没你这么大的闺女。——先干活。”
      
      胡芳:“好的爸爸,没问题爸爸!”
      

  • 作者有话要说:  胡芳:感觉自己胸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
    常山:……能用你的红领巾把你的脑洞勒起来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