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凭崽贵》鬼半京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8-06 06: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Chapter002 ...

  •   Chapter002
      
      绒绒的一声吼成功惊呆了空地上的所有人。
      
      苏白也很诧异,但他觉得这应该是幼崽学舌期的巧合而已。
      
      然而并不是。
      
      绒绒叫过这一声之后,立刻从地上打滚站了起来,小跑着到了苏白的跟前,两只小前腿儿按在苏白赤着的脚背上,一个劲儿地踩奶。
      
      “妈咪呀,妈咪呀~绒绒,妈咪,绒绒!”
      像是在跟苏白介绍自己的名字,绒绒不停地重复着这两个词。
      
      苏白:“…………”
      多可爱的崽,可惜是只傻的。
      
      苏白低头看着脚背上的崽,正犹豫着要不要抱起来,就见对面那个男人走了过来。
      
      离得近了,苏白才发现男人真的很高,比他足足高出了一个头,站在跟前有很强的压迫感——虽然他家先生也这么高,但他家先生的气势可温和了。
      
      男人停在苏白一米开外,然后弯腰拎起了绒绒,单手兜在怀里。这才对苏白点了下头,说道:“抱歉,孩子太小不懂事,请不要介意。”
      
      苏白看了眼男人怀里的小毛球,笑了一下:“没事,他很可爱。”
      
      绒绒听到这话,立刻干脆地应了一声:“嗯!绒绒,奈!”
      
      苏白:“…………”
      小朋友,你得学一下什么叫谦虚。
      
      男人却仿佛早已习惯绒绒的自恋,得到苏白的回应后,他抱着绒绒转身就走。
      
      绒绒被他抱在怀里,直到转身离开了两步才反应过来。绒绒伸着脑袋想回头看苏白,但是看不到,于是连忙伸出小短腿拍男人的手腕。
      “妈咪呀!掉啦!”
      
      男人低头,纠正道:“没有弄掉,那不是你的妈妈。”
      
      绒绒不管,小短腿打鼓一样敲着男人的手背:“肥起!妈咪呀!肥!”
      
      男人一点回去的意思也没有,只是低头警告绒绒:“绒绒,不要胡闹。”
      
      绒绒才不怕他,以更大的音量回击:“肥!妈咪呀!”
      
      男人:“…………”
      今天的崽格外难缠。
      
      男人并不是个溺爱孩子的,就算绒绒如此纠缠,男人也没有丝毫动摇,干脆抱着绒绒上了车,发动了车子后对车外一个中年男人说话。
      
      “唐局,麻烦你在这里收下尾,我先带受害人们回局里。”
      
      中年男人没有意见,甚至松了口气,“嗯,去吧去吧。”
      反正不要让他带崽就行了。
      
      男人点点头,发动车子开出了空地。
      在车子开过去的时候,隐约还能听到绒绒清脆高亢的“妈咪呀”。
      
      苏白:“…………”
      真是只有毅力的崽。
      
      “行了,那我们也走吧。”
      常山对旁边的一个黑制服说道,“你们带其他人回去,我带绒绒妈走。”
      
      “绒绒妈”说的自然是苏白。
      
      苏白瞅了常山一眼,没说话。那个黑制服倒是一乐,带着其他几个笼子里出来的妖怪朝空地边的面包车走去。
      
      ……
      
      妖管局一区分局坐落在城区的一座小山上,整座山都是他们的办公区域——这里原本是一座公园,不过似乎废弃了。
      
      不止是公园废弃,这一路过来,苏白发现这个地方到处都是荒废和重建的组合痕迹,但却很繁荣,透着一股子的光怪陆离。
      
      不像九州,倒跟太荒似的。
      
      常山的车在山腰偏下停下了,这里有幢大房子,进进出出全是黑制服跟妖怪。
      
      “到了。”
      常山把车熄了火,率先下了车,一边跟苏白说道:“你如果想要联系家里人,可以用局里的电话,一会儿笔录做完了,没有问题,你就可以跟家里人回去了。”
      
      苏白没有什么家人,但也没有多说,依旧一如既往地简洁回答:“嗯。”
      
      常山挠挠头——他不太能应付苏白这样“内向”的人。
      “那我们进去吧。”
      
      这幢楼是专门问话用的,房间里可谓是座无虚席,各种妖怪跟人类比比皆是。
      
      不过最显眼的,当属那只趴在桌子上扑腾的顾绒绒。
      
      绒绒像一块皮毛毯子一样趴在桌上,四只小短腿轮番捶打着桌子,仰头发出足以碾压房间里所有声音的嚎哭。
      
      “咪呜——,妈咪呀——!咪呜——”
      
      苏白:“…………”
      居然还在闹。
      
      绒绒他爸就站在桌边,虽然之前他表现得冷酷无情,但面对嚎哭的绒绒,男人却没有丝毫气急败坏,反而有些担忧和无措。
      
      苏白有些意外,之前看男人跟绒绒的相处模式,他原以为男人是个严父,却没想到是个外强中干的笨拙爸爸。
      
      “怎么又哭上——咦,这次是真哭啊!”
      常山走过去看了一眼,发现绒绒脸上哭湿了的毛,顿感诧异。
      
      绒绒是在局里破壳的,也是被全局的人宠着长大的。从小天不怕地不怕,除了想要耍赖的时候会假哭两声,这还是常山第一次看到绒绒真掉眼泪。
      
      男人的眉头轻锁,没回话,视线却从常山的身上越过,落在了苏白身上。
      
      苏白冷不防跟男人对上视线,眨眨眼,发射出疑惑的信号。
      
      男人抿了抿唇,一把拉过常山挡在绒绒跟前,然后自己走到了苏白的跟前。
      
      男人站得笔直,跟苏白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顾行周,是一区分局的特案组组长。”
      
      苏白愣了愣,礼尚往来地自我介绍道:“苏白。”
      
      顾行周直入主题:“苏先生,我想请你帮一个忙。”
      
      苏白明白了,看了顾行周身后一眼,“绒绒?”
      
      顾行周点点头:“嗯,他已经哭了很久了。我想请你帮忙哄哄他。”
      
      苏白倒是不讨厌绒绒——他身为掌控生与光的第三始祖,本身就对幼崽没什么抵抗力。
      
      不过。
      苏白看向顾行周,问:“我也只能哄一时,如果他一直把我认错,我不可能一直哄着他吧?”
      
      顾行周倒是信心满满:“不会,等他睡一觉,明天早上起来就忘了。”
      
      之前也有过这样的事——五个月的绒绒撒泼打滚想要坐云霄飞车,顾行周严词拒绝,绒绒闹了一天,结果第二天早上起来就什么都忘了。
      
      苏白虽然也知道幼崽的性情最为多变,但总有隐隐的的预感——这只崽怕不是那么好糊弄。
      不过苏白也没说什么,点头答应了:“好吧,我去哄。”
      
      苏白走到了桌子跟前,身上直接抱起了嚎哭的绒绒,举到自己跟前。
      “绒绒。”
      
      绒绒哭得昏天黑地,一心念着被弄丢了的妈咪。这会忽然被抱起来,他也没管,只仰着脖子继续哭,直到听到了苏白的声音。
      
      绒绒的哭声猛地一顿,抽泣着看向苏白。
      一刹那,绒绒哭得湿漉漉的眼睛就亮了,立马破涕为笑。
      
      “妈咪呀!”
      
      绒绒惊喜地伸长了小短腿,想要去够苏白。
      
      苏白失笑,想着你真正的妈妈见到你这样,恐怕都要气死了。
      不过他手上却很温柔地把绒绒抱进了怀里。
      
      绒绒趴在苏白的胸口,小爪子勾着苏白的一缕长发,有了“妈咪”抱着,立刻就娇气了起来,哼哼唧唧个不停。
      
      苏白不知道绒绒在哼哼什么,但也没制止,就轻轻顺着绒绒的背,把小家伙之前撒泼滚炸的毛都顺了回去。
      
      常山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他看了顾行周一眼,小声问:“顾队,那真不是绒绒的妈妈啊?”
      
      “不是。”
      顾行周一脸理所当然地科普道:“孩子太小认错了,睡一觉就什么都忘了。”
      
      常山:“…………”
      这看起来可不像是睡一觉就能忘的样子。
      
      算了,反正到时候头疼的又不是他。
      
      常山咧嘴一乐,走到苏白的跟前,说道:“来做个笔录吧,苏……诶对了,我今年25岁,你多大啊?”
      
      苏白:“…………”
      大概是你要叫祖宗的岁数吧。
      
      苏白笑了笑:“比你大一些。”
      
      常山一笑:“那我叫你白哥吧。白哥你跟我来,咱们早点录完早回家。”
      苏白:“好。”
      
      常山带苏白在一个角落的空位坐下了,位置之间都有半透明的玻璃隔断。
      
      苏白刚坐下,就看到顾行周也跟了过来,隔间里空间有限,顾行周就站在玻璃隔断边上。
      
      “那我们开始吧。”
      常山打开电脑,问苏白,“白哥你说一下自己的血统、家庭住址跟身份证号。”
      
      苏白:“…………”
      身份证号是什么玩意儿?
      
      常山见苏白的表情,露出个明白脸:“记不住啊?没事儿,系统里刷下脸就可以了。”
      
      说罢,常山把电脑边上的一个摄像头转到了苏白跟前,说道:“白哥你看着摄像头,两秒就成。”
      
      苏白看过去了一眼,有些疑惑这是个什么法器,不过还没看出个所以然,就听常山忽然“咦”了一声,然后愣了愣,抬头看向苏白。
      
      苏白面色如常,问道:“怎么了?”
      
      常山盯着苏白的眼睛说道:“白哥,系统里没有你的信息。”

  • 作者有话要说:  顾行周:自信.jpg
    绒绒:嘻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