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3 ...

  •   近海竟然出现了一条人鱼!
      这个消息由工头向上汇报,很快在小范围内传开来。
      不知道人鱼这件事在上头是怎么流传的,但消息一样被封锁在有限的范围里,而且批示很快就下来了:“暂停填海工作,立刻寻找人鱼!”
      阿财头上缠着白绷带,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办公室,身材肥胖的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掀起眼皮笑看着他:“阿财同志,你这次提供的线索非常有价值,为了保护珍稀海生动物,我们必须立刻采取行动进行捕捞!这样吧,你比较熟悉航海捕鱼作业,这次就由你来负责!”
      阿财往外走的时候,脚步都是飘在空中的。他远远地看见长发带着几个人脸色阴沉地站在不远处,但是无法向这里靠近,脸上露出了微笑。
      这天夜里,夜色茫茫,波涛翻滚,天色暗沉,见不到一点点星光。这艘挂着三道蓬帆的绿眉毛渔船在海面上已经晃荡了一个下午,仍然一无所获。
      晚上转了风向,船顶风而行,风大浪高,一些没跟随渔船出过海的人员,尤其是闻风赶来的小部分记者,感到头晕目眩,再加上一直找不到所谓的人鱼,一时间人们不由得有些兴致缺缺。
      阿财裹着自己的破夹袄,站在船甲板上瞭望,微凉的海风吹在他身上,海浪哗哗击打在船头。
      船上安装着的探照灯突然对准了一个方向,破水声传来。
      人们精神一震,齐齐向那里看过去。阿财脸色一变,从暗处转出来的不是长发还能有谁!他们一共三个人,站在一个小舢板上,挑衅一样望着绿眉毛上居高临下的阿财。
      “阿财,没想到你还藏了这手!我们抓不到,你也别想抓到‘她’!”
      阿财咬牙道:“别理他们,把剩下的瓶子都扔下去!”
      五六个啤酒瓶从四个不同的方向丢进海里,发出一连串“扑通”声。两边人马都屏息凝望,期盼的场景却迟迟没有出现。
      阿财心下恼火,气得脱下脚上的鞋子便向下扔过去:“你们是不是还瞒了什么?到底怎么让‘她’出来!”
      长发哪里能让自己受到这样的屈辱,夺过船桨用力一划。说时迟那时快,那只鞋子快狠准,不偏不倚正好砸在长发头上,舢板正好走过一个弧度,长发站立不稳,登时落进海里。
      但他多年在海上航行,颇通水性,立刻向舢板游动。这时,阿财目光所及,海面上一个地方莫名其妙掀起一个水花。他睁大眼睛,猝不及防地抓起身边一个便衣记者,猛地将他推下大海!
      船上的人都惊呆了:“你这是……”
      记者不会游泳,在海中只能瞎扑腾,不停地喝水:“救命,咕咚……救命!呃……”不一会,他就沉了下去,不知所踪。
      他的同事立刻冲上来抓住阿财的衣领:“你这是在干什么!”
      阿财嘴角泛起一丝奇异的笑容,伸手指了指海面:“你看下面就知道了。”
      记者的身体突然再次浮出了水面!他不会游泳,又猝然受到巨大的惊吓,这时已经晕厥,头发紧紧贴着脸颊,脸上毫无血色。而托着他的那双手仿若一双少女的手,白皙纤细,那“人”也露出水面,“她”的脸被长长的黑发遮挡了大半,看不清楚是否拥有肖似人的五官,但裸露出的皮肤却比晕厥的记者还要苍白。
      长发眼睛一亮,比他反应更快的却是阿财:“就是现在,快点撒网!”
      绿色的大网铺天盖地一般落下来,将在劫难逃的人鱼网在中央。阿财正要让人收网,长发的舢板却如离弦的箭一般直直冲过去,长发从怀里取出一个在探照灯光下闪着寒光的东西,一把水果刀,用力划开渔网,也不管人鱼是否听得懂人话,大吼道:“你自由了,快走吧!”
      “你!”阿财身后闪光灯连成一片,网中的人鱼将怀中的人交给近在咫尺的长发,缓缓投入密实的大网。长发急得红了眼睛:“你这是做什么!”
      阿财却不管那么多,立刻让人将网拉上来,自己站在船头紧紧盯着那个人影。
      忽然,一把锋利的刀插进了人鱼的手臂!
      一瞬间,人们仿佛都听见“她”的痛呼:“啊……”
      “怎么,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同行的记者十分惊讶。
      刀子在网眼的不断收紧下划出更大的伤口,鲜血从刀口汩汩向外流出。长发一时怔住,呆呆望着那个人影,阿财掀开绿色的渔网,露出一具上半身与人一般无二的身体。凌乱的长发向后拨开,这是一张十分美丽的少女脸庞,从锁骨下方一直到脚,是一件类似于鱼尾的服装。凑得这样近,每个人都清清楚楚地意识到,这是个穿着鱼尾的人类少女,根本不是什么人鱼!
      她神情痛苦,手臂上拉开的大口子无法愈合,在海水的浸泡和不断的挣扎下几乎深可见骨。阿财倒抽一口气,立刻用力撕下自己衣服上的布条替她简单包扎。
      “我……我认识她……”一个用力挤到最前方的女记者颤抖着说道。
      “什么?”
      女记者抖得更厉害了:“是的,是她,几年前我在报社实习的时候采访过她,那时候她母亲因病去世,她父亲在禁渔期出海遇到意外也……她还是个孩子……”
      微弱的月光从浓浓的黑云下洒出一丝银光,照在少女的脸上。
      “她好像叫珊瑚?记不太清了……”
      
      尾声
      珊瑚留下的东西很少,除了被好好收拾起来的梭子和渔网,大概就这么一本泛黄的笔记本了。
      阿财站在送别她的人里,慢慢翻开了笔记本——
      “爸爸说,一个渔民,不论是弯腰打网,还是低头吃饭,总要回头看一看海的。以前我不太明白,现在我好像懂了,却又似乎不那么明白……爸爸在禁渔期出海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妈妈的身体很不好,而且越来越差了。医生说了一大串我听不懂的话,但我只知道我们很快就没有钱上医院了。
      ……
      “爸爸当了一辈子渔民,最后跟他最爱的大海葬在一起,也许对他来说,这也是一种幸福吧。我不知道我能为海做点什么,也许我应该做点什么,就当偿还他欠下的恩情吧。
      ……
      “填海造陆会毁掉我们的渔港!越来越多的人往海里投掷酒瓶、还有其他垃圾,滩涂上的螃蟹、贝壳都消失了。每次我看着滩涂上一个个它们寄居过的洞穴的时候,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梗在心头……到底有什么是我能做的,去阻止这件事发生!”
      每次都是这么短短几句话,写到后来,她的笔迹越来越趋向潦草,隐约可以窥见少女忧郁烦躁的心事。
      阿财合上笔记本,将它放在随身的口袋里。
      他不知道那时候自己是怎么魔怔了,竟然为了几个钱动了歪念。细细想来,仿佛那些天说的话、做的事,都完全不像是自己,不像是那个常年在海上航行的自己——
      那时候的自己明明拥有海的包容心,海的从容,却因为一点点利益将海的恩情抹消,肆意恩将仇报,最后,让一个无辜的少女替自己、替所有人付出代价。
      不论是弯腰打网,还是低头吃饭,总要回头看一看海。他回过头,仿佛能听见不远处奔腾的海潮,永不停歇。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