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叶蓁蓁刚从祖翁书房里出来,一股寒风就扑面而来!
      
      她哆哆嗦嗦地打了个寒噤,抱紧了祖翁给的卷轴字贴,一溜小跑着朝后院跑去。
      
      时间还不算太晚。
      
      可天色已经暮暮沉沉的,还响起了沙沙沙的声音……
      
      叶蓁蓁站定。
      
      细密而又俏皮的白色小珠子从天而降、轻轻巧巧地砸掉在她的衣裳上、鞋面上,然后又蹦蹦跳跳的弹到了一旁。
      
      啊,下雪砂子了呀!
      
      这会儿下起了雪砂子,要是能积上一夜,兴许明天一早就能玩雪了。
      
      叶蓁蓁抱着字轴,兴冲冲地进了二门。
      
      刚进二门,一道脆生生、娇滴滴的声音响了起来——
      
      “五妹妹这是打哪儿来?”
      
      叶蓁蓁一转头,看到了嫡二房的两位堂姐——大娘子叶明珠和二娘子叶璎珞。
      
      二人穿着薄棉袄和夹裙,正坐在长廊里说着话。
      
      这么冷的天,为什么不在暖和的屋子里呆着?
      
      叶蓁蓁觉得有些奇怪。
      
      按说,姐姐们叫住了她、她该过去和她们说上几句话才是。
      
      可叶蓁蓁身上穿的是夹衣,这会子已经被冻得直哆嗦了。
      
      “大姐姐好、二姐姐好,我从祖翁那儿来!天冷了二位姐姐赶紧回去吧,等闲了咱们再说话!” 叶蓁蓁匆匆朝着她们喊出这两句话,便急急地朝着她和娘亲的小院奔去。
      
      只是,才走了两步,叶蓁蓁就听到二房的姐妹俩用大不大小的声音说道——
      
      “璎珞你说,她手里拿着什么?”
      “像是画轴?或是字轴?”
      
      “她从祖翁那儿来?”
      “所以不管是字轴还是画轴……都是祖翁给的!”
      
      “哼,祖翁的字画、根本就是有市无价!可她一下子拿了三四轴呢!”
      “大姐,你说……祖母见天的贴补她们,如今祖翁也是这样!也没谁心疼我们娘亲管家辛苦!凭什么啊!依我看、不就是仗着她没了爹!”
      
      叶蓁蓁站定,紧紧地攥住了双手。
      
      二房的姐妹俩兀自还在哪儿说着话——
      
      “璎珞!你少说几句,咱们回吧、怪冷的。”
      “我可不想回去!回去又被娘亲逼着练琴,好难啊我又学不会!”
      
      “那你自个儿在这呆着罢,我可要回屋里烤火去了!”
      “哎大姐姐等等我!”
      
      那姐妹俩离开了。
      
      叶蓁蓁脚下没停,憋着一口气、继续朝着自家小院跑去。
      
      才走了几步,她就看到崔氏拿着棉袄急急地往这边走。
      
      “娘亲!”叶蓁蓁连忙
      
      崔氏见了她,急急地过来,拿着棉袄就往她身上披,“可是冷坏了吧?快、快进屋去!你祖翁也真是的,怎么留了你这许久……”说着又摸了摸女儿的手,惊呼道,“哎哟手都冻成了这样!”
      
      叶蓁蓁的身体已经被冻成快要失去知觉,可心里却暖暖的。
      
      娘亲虽然啰嗦、却也是一心为了她。
      
      一进屋,温暖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叶蓁蓁觉得自己又活了,舒服地叹了一口气。
      
      她把祖翁赠与的字画小心收好……
      
      崔氏问道:“这回给了你几幅?”
      
      叶蓁蓁答道:“我自个儿挑了一幅,祖翁给了四幅,得三天练好。”
      
      说真的、难度有点大。
      
      前两回祖翁让她临摹他的字,都是让她在两日之内练完一幅、还要当面考核、让她写给他看!那几天,叶蓁蓁除去每天两次给祖母请安之外、几乎日以继夜的练,才总算是勉强达到了祖翁的要求。
      
      这回是四幅字、三天练好啊……
      
      叶蓁蓁不服输,还有些隐隐的期待。
      
      但崔氏却并不这么想。
      
      “……那就一共是五幅?诶,咱们得好好收着,以后给你当嫁妆!当年你爹拍拍屁股就走了、啥也没给我们留下……这过完年你就进十四了,不得说婆家?不得攒嫁妆?就光咱们的那个小庄子……还是前些年你祖母顶着骂名给了咱们的,可庄子到了咱们手上,四五年间里只有三年是盈了利的,后头这两年还得我倒贴!唉,这日子怎么过哟!”
      
      叶蓁蓁没有理会母亲,收好了字轴之后便走到桌前、倒了杯温茶,正要喝——
      
      “大伯娘在吗、五妹妹在吗?”
      
      叶蓁蓁与崔氏对视了一眼。
      
      听这声音,倒像是庶三房的四娘子叶泠泠。
      
      叶蓁蓁一口气咕咚咕咚喝完茶水,这才应道:“哎!四姐,我在、在呢!”说着,她便迎了出去。
      
      来人果然是叶泠泠。
      
      她穿着个防风雪的斗蓬、手里还提个着食盒?
      
      叶蓁蓁把她迎进了屋,又赞,“四姐的斗篷真好看!”
      
      叶泠泠的新斗篷料子一般,就是寻常的厚棉衣、胜在颜色新鲜——柔柔嫩嫩的粉红色斗篷,边缘处还滚了一圈白色的兔子毛,最最适合十三四岁的小娘子。
      
      叶泠泠羞红了脸,声如蚊蚋一般说道,“这是……哥哥在外头的成衣铺子看到的,给我和三姐一人买了一件……”一语未了,见了崔氏,她又连忙向崔氏行礼,“啊,小四给大伯娘请安了!”
      
      崔氏笑道:“免礼免礼!这天都快黑了你做什么来?还下着雪砂子、你也不怕脚滑!”
      
      叶泠泠腼腆地答道:“今儿天冷了,爹爹遣了二哥回来拿些旧衣去书院。二哥在半路上买了些现成的吃食回来……娘亲教我和姐姐给祖翁、祖母、大伯娘、二伯娘送些来呢!”
      
      “你有心了!也替我谢谢你娘!”崔氏说着,转身进了里屋。
      
      叶泠泠将双层食盒上的上边儿一层取下,放在了桌上。
      
      叶泠泠生性拘谨、害羞,进了屋以后连头也不敢抬,只低了头用手绞着自己的衣角。
      
      叶蓁蓁便逗问她,“四姐,这里头是什么好吃的?”
      
      叶泠泠小小声答道:“是腊骨头汤,还配了烙饼!”
      
      叶蓁蓁笑道:“那改日我也请你吃好吃的!”
      
      听了这话,叶泠泠终于抬头,露出了羞涩的笑容,“成啊,天气冷了,三姐和我一块儿念叨了好几回,年前在你这儿吃过的那个甜豆泥……”
      
      叶蓁蓁笑道:“我们早不做甜豆泥了,换了个!保准儿比甜豆泥还要好吃!”
      
      叶泠泠眨了眨眼,“真的?”
      
      叶蓁蓁装模作样地点点头。
      
      叶泠泠有些好奇,“是什么……”
      
      这时崔氏从里头出来了,手里还拿了个物什。
      
      她把那东西往叶泠泠的手里塞,“你大伯娘这儿也没什么好东西,这是你五妹妹自个儿调的香包,用今年夏天的荷花蕊和秋天收的桂花配的!大冬天的屋里烧着炕,关门闭户的气息不通、挂个香包在炕前,也是好的!”
      
      叶泠泠恭恭敬敬地用双手接过、然后有些不自在地朝着崔氏行礼,“小四谢大伯娘赏赐!”
      
      “你娘是怎么教的你,生得好看也就算了,怎么还这样懂事、多礼的!”崔氏嗔笑着说道。
      
      叶泠泠看了叶蓁蓁一眼,羞得满面通红,却又因为崔氏的夸赞,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只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就抿着嘴儿笑。
      
      因见叶泠泠一共拿了两个食盒,崔氏心知她必是还要再去二房的,便道:“好了我不留你了,路上仔细些,早点儿回去!”
      
      叶泠泠应了一声,拎着另外一个食盒离开了。
      
      叶蓁蓁把她送到了小院门口。
      
      不料,叶泠泠才朝着二房的方向走了,就有一人气喘吁吁地从二门的方向走来,还大声叫道:“五娘子!五娘子!”
      
      叶蓁蓁站定。
      
      来人却是看二门的婆子冯氏。
      
      冯婆子手里拿着个帖子,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五娘子,隔壁忠毅伯府的小娘子让人送了帖子进来,那婆子还在咱们二门处等着回话呢!”
      
      叶蓁蓁接过帖子、打开一看——
      
      果然是她的好友樊宜玉写来的,说后天邀请叶蓁蓁去她家赏雪。
      
      叶蓁蓁“卟哧”一声就笑出了声音。
      
      ——现在还只是在下雪砂子呢,万一天气转晴、雪砂子可就全化了!哪儿还有什么雪可赏?
      
      不过,宜玉是叶蓁蓁最最要好的朋友,没有之一!而且叶蓁蓁也有好些天没见着樊宜玉了,确实有点儿想她。
      
      于是叶蓁蓁点点头,对冯婆子说道:“劳你去回一句,就说后天我会去的。”
      
      冯婆子领命而去。
      
      叶蓁蓁转身回了屋。
      
      崔氏正蹲在炕床前,把叶泠泠送来的腊排骨汤给放进了炕坑里,又唠唠叨叨地说道:“我看过了,四娘子送来的腊骨汤……那叫汤?满满当当的一大碗腊排骨!今儿下了雪,呆会子等灶上送了饭来、怕都已经冻成冰坨子了!有了这热汤啊,咱们就能吃口热乎的!”
      
      说着,崔氏又感叹道:“唉,你说咱们家,自你哥哥走了以后,咱们嫡长房就绝了户。当初想把你三哥四哥过继一个过来呢,你二娘又不肯!活像是我会虐待了她儿子似的!”
      
      “好嘛,既是这样,那她的孩儿她自个儿养呗!可你看看,嫡二房的三郎四郎、压根儿就比不上庶三房的二郎!嫡二房的大娘二娘,也比不过庶三房的三娘三娘!唉……说这嫡庶有别吧,倒是咱们家的嫡支被庶房给压了一头……传出去怪惹人笑话的!”
      
      叶蓁蓁道:“娘,祖母不是拿了些山药蛋?也放进去一块儿煨着!”
      
      崔氏这才停止了啰嗦,“这是个好主意!”遂又去取了些山药蛋过来,小心翼翼地放在炭火灰下煨着。
      
      叶蓁蓁见还有时间、索性拿出了祖翁交与的字轴,坐在炕床上、将那字轴展开来,细细地看、细细地用手指一一抚过笔锋、慢慢体会当年祖父写下这字轴时的心情……
      
      不多时,天黑了。
      
      掌灶的媳妇子匆匆送了饭菜过来、又匆匆地离开。
      
      叶蓁蓁一摸那食盒……
      
      果然已经凉透了。
      
      崔氏将食盒中的饭菜取出,依旧放进炕床下的炕坑里煨了一会儿,又叫叶蓁蓁赶紧收好了东西准备用饭。
      
      叶蓁蓁收好了东西,把炕桌也收拾好了。
      
      崔氏这才把煨得半热的饭菜、并一大碗正咕咚咕咚煮得滚开的腊排骨汤给小心翼翼地端了出来。
      
      窗子外头透出了微微的亮光。
      
      鹅毛大雪正悄无声息的从天而降。
      
      叶蓁蓁和娘亲坐在暖和的炕床上,吃着微辣咸鲜的美味腊排骨汤,娘儿俩笑语宴宴,好不快活。
      
      岁月静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