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第 21 章 ...

  •   叶蓁蓁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之人。
      
      约摸二十岁出头,身穿八品文官服饰、外罩鸭青色大氅,面容俊秀的青年男子,正含笑站在她面前。
      
      ——樊文曜???
      
      嗯,他是宜玉的亲兄长。
      
      可这个时候,他不应该在光䘵寺当差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啊,他的长袍衣角处湿了,鞋子看起来……也像是走过不少积了雪水的洼地,所以沾染上不少的泥点子?
      
      “蓁蓁,你……你来家了?”樊文曜结结巴巴地问道。
      
      叶蓁蓁点头,开玩笑:“曜郎哥哥回来晚了!我和玉娘已经用过饭了,还喝了用乌斯干酪煮的茶砖水儿!”她俏皮地朝他笑了笑,露出嘴角的两粒浅浅梨涡。
      
      樊文曜也笑了,温柔地问道:“可还喜欢?”
      
      叶蓁蓁歪着脑袋想了想……
      
      她知道,宜玉的两位兄长都待她极好、就像亲哥哥一样疼她,还因为她父兄已亡,曜郎与昭郎两位兄长疼爱她甚至多过疼爱宜玉。
      
      虽然她也挺喜欢乌斯干酪所具有的浓郁奶香气……
      
      可樊文曜并不是她的亲哥哥。
      
      她要说喜欢,依着她对曜郎哥哥的了解,他势必会想着法子再给她找了来!
      
      又何必给人添这样的麻烦?
      
      “好是好,就是总能闻到些膻味儿。”叶蓁蓁言不由衷地说道。
      
      樊文曜“啊”了一声,满心的失望。
      
      因见他的袍角与棉鞋上都湿了,叶蓁蓁有些担心,便关切地问道:“曜郎哥哥急着回来,可是忘了什么?”
      
      “啊?哦,对!对对……忘东西了,回来拿。”他结结巴巴地答道。
      
      她摇头:“下回再忘了东西,让寿哥儿跑腿就好,何必亲自回来?湿了袍子和鞋袜,还要捂上一整日?这年节下的,若曜郎哥哥病倒了可怎么好?干娘又该担心了!”
      
      樊文曜怔怔地看着她,不言不语。
      
      叶蓁蓁虽把樊文曜当成亲哥哥一般看待,可这毕竟是在大街上,她可不想在这儿和他说太久的话。教外人看了,像什么样子!
      
      于是——
      
      “天冷了,曜郎哥哥要爱惜身子。”说罢,她朝他行了个福礼,“蓁蓁告退了。”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樊文曜陷入了怔忡。
      
      家中姐妹几个闹脾气,不知怎么的蓁蓁就生了气,一连好些天,她也不肯出门。
      
      想见她的冲动越来越强烈……
      
      最后终于忍不住。
      
      樊文曜原本想去叶府看看她、却被他娘给拦着,说他已经及冠、是大人了,怎能还像小时候那样完全不避嫌?他是行走四方的堂堂男子汉,自不用惧怕流言蜚语;可蓁蓁却是闺中小娘子,若闺誉有损,岂不是把她往死里逼?
      
      无奈,他只好放弃了这疯狂的想法,又安排了人,专门盯住了叶府,才能在第一时间里知道蓁娘出了门、还去了他家。
      
      可如今他有官职在身、在光寺听用,虽然听到仆从来报,说叶家五娘子来家了,可他却……
      
      只能捱到午休时分、又牺牲了用膳的时间,他才火急火燎地匆匆地往回赶。
      
      不料,马车行到前边儿的路口时,车轮陷入了泥洼地。
      
      急不可耐的樊文曜索性弃了车,急急地走了过来。
      
      幸好在自家巷子门口遇上了正准备回家的她!
      
      虽然只能站在街上,假装与她不经意的邂逅,但好歹也能见上她一面、和她说上几句话。
      
      樊文曜心中生出了满满的、又暖暖的欢喜。
      
      她说……
      
      嗯,“天冷了,曜郎哥哥要爱惜身子”?
      
      她还说,“……若曜郎哥哥病倒了可怎么好?”
      
      所以她还是关心他的!
      
      心中莫名生出了小雀跃。
      
      樊文曜的面上浮起了淡淡的笑容。
      
      可快活不过一瞬间,他又觉得有些委屈。
      
      诶,她就不能把“哥哥”二字去掉?唤他曜郎不好么!他对她的心思,到底要拖到何时、她才会觉察?
      
      这么想着,樊文曜又有些怅然若失。
      
      他伫立在街角,怔怔地看着叶蓁蓁的背影、直到她慢慢走进了叶家胡同,最后完全看不见为止。
      
      樊文曜长叹了一口气,整个人就像失去了精气神似的,变得有些颓然。
      
      身旁的仆从寿哥儿问道:“大郎,咱们现在是回府里用饭?”
      
      樊文曜摇头:“还回什么府!赶紧回光䘵寺去,事儿多着呢!”
      
      光禄寺掌祭祀、朝会、宴庭酒醴膳羞之事,修其储谨其出纳之政,越到年关就越忙。今儿他借故中途跑出来,还不知道上峰心里作何想法!
      
      寿哥儿瞪大了眼:“大郎,可你还没用饭呢……”
      
      “前头街市上买几个热炊饼罢,你我将就一顿。”说完,樊文曜朝着不远处的马车走去。
      
      寿哥儿只得追了上去。
      
      = =
      
      话说叶蓁蓁与樊文曜道别之后,便在婆子的陪同下穿过了街口,正准备走进自家胡同。
      
      她突然感应到一股……让人觉得极不舒服的、强烈又霸道的目光锁定?
      
      叶蓁蓁站定,转过头疑惑地四下里张望。
      
      嗯?路上行人皆匆匆,并无可疑之人关注她?
      
      “还请五娘子早些回府,想来大少夫人与伯夫人都等急了。”身畔的婆子催促道。
      
      想想,这附近往来之人,不是叶府仆从便是樊府工佣,几乎没有外人在……
      
      大约是她想多了罢!
      
      于是,叶蓁蓁便在婆子的陪伴下,走进了自家胡同。
      
      叶蓁蓁刚走,武霸图便从一旁走出,转头看向了走在雪胡同里的小娘子的背影。
      
      方才他躲在一旁,早已将她与樊文曜说话的一幕看了个清楚明白。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在第一时间看到樊文曜与叶蓁蓁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立刻隐匿于一旁。
      
      所以他不知道叶蓁蓁和樊文曜说了些什么。
      
      他只看到她穿着件竹青色的上袄、下穿艾绿色的长裙,系了件杏黄的披风、头上还戴了顶与披风同色的杏黄色棉帽。
      
      那温暖而又娇嫩的杏黄色衬得她的脸儿饱满圆润、眼眉如画。
      
      隔着一条街,他自然听不到叶蓁蓁和樊文曜说了些什么。
      
      但他知道——
      
      她的声音软糯清润、细软甜美,还略微带着点儿苏州的吴侬口音。
      
      嗯,听说她奶娘嫁了个苏州男子,而她幼时又与奶娘生的女儿做玩伴,想来便是因为这样,才学来一口叫人听了便酥进骨子里的吴音媚语。
      
      街对面的一对璧人儿——樊文曜年已及冠、身材高挑瘦削;叶蓁蓁却身量未足,头顶只到樊文曜的胸口位置。
      
      然而两人言笑宴宴,端的是一副金仙玉女的模样,般配极了!
      
      尤其是,当叶蓁蓁直视樊文曜的时候,需要扬起下巴、以一种仰视的姿势……
      
      武霸图承认。
      
      有这么一瞬间,他心里泛起了淡淡的酸意。
      
      他有些惊奇。
      
      说起来,与樊氏兄弟是好友的缘故,他与叶蓁蓁虽素未谋面,却已然非常熟悉她了。
      
      樊文曜于闲时就爱收集些奇巧玩意儿……可不能细问,一问就是给他妹妹和“蓁蓁”准备的;樊文昭被父母拘在书院里,更是日夜作诗吟赋,而他多为闺怨女子而赋,文风绮丽婉约,赋词诗句中的女子不是以贞女署名,就是甄姬、珍娘或琛娥……
      
      个中缘由,还用细问?
      
      可直到前几日,武霸图在叶府见到了叶蓁蓁……
      
      他这才明白,为何樊氏兄弟会那样对她念念不忘了。
      
      果然是个小美人儿。
      
      虽身量未足、五官也还没完全长开,却已能预知将来她的倾国倾城了。
      
      不可否认的是,上回见了叶蓁蓁,他确实惊艳于她的容貌……
      
      可是——
      
      仅仅只是因为她的可爱、美貌,以及声音好听?樊氏兄弟就深陷其中?
      
      武霸图心底生出了些难以言明的意味。
      
      此时叶蓁蓁已经走进了巷子,而樊文曜也已经乘车离开。
      
      武霸图慢慢地从藏身处走了出来,站在巷子口,盯住了叶蓁蓁的背影。
      
      京都已接连不断地下了几天几夜的鹅毛大雪。
      
      这会子已停了雪,可天上的云层很厚,也不甚光亮,看起来像是又快要下雪的样子。
      
      陪着她的婆子在前头引路,她就落在了后头。
      
      狭窄细长的胡同被皑皑白雪所覆盖,再加上灰的天、暗的地,整个世界混沌一片。
      
      他看到她不紧不慢地走着,虽个头不高却身姿挺拔、脚步有力,披在身后的杏黄色披风还随着她的走动而略微飘扬。
      
      她像朵不惧严寒、迎着雪风绽放的腊梅,天越冷便越怒放。
      
      看着叶蓁蓁逐渐远去的背影,武霸图陷入了沉思。
      
      

  •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男主可能不是好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