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 20 章 ...

  •   叶蓁蓁与樊宜玉转头一看……
      
      来人却是唐少夫人?!
      
      樊宜玉蹦蹦跳跳地上前,一把拉住了她娘的袖子,撒娇道:“娘亲!你怎么偷听我和蓁娘说悄悄话呀!”
      
      唐少夫人用手指点了点女儿的鼻尖,嗔骂:“你二人在说悄悄话?嚯,站在外头的花园子里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我还听到你在算计我那压箱底的乌斯干酪、新收上来的橘子!唉,真是女生外向、女大不中留啊!”
      
      “娘亲——”
      
      樊宜玉不依地嚷了一声,然后咯咯娇笑了起来。
      
      叶蓁蓁也掩嘴浅笑。
      
      可是——
      
      她却从唐少夫人的话里,听出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语气?
      
      叶蓁蓁心念微动。
      
      其实她也是被母亲与祖母娇养着长大的,若不是经历过前世那多出来的三年,以及亲历了血溅喜堂的那一幕……可能她也会和宜玉一样,不谙世事、天真烂漫。
      
      可是,唐少夫人一向待她很好很好,这是毋庸置疑的。
      
      那这种奇怪的感觉究竟是从哪儿来的呢?
      
      唐少夫人已经打量了叶蓁蓁一阵子,笑容渐歇,皱眉说道:“蓁娘病了这一场,倒像是瘦了好些似的!唉,这得怨你娘,总是怕人说这说那的,我送东西过去吧她不收,说让你过来和玉娘一处吧她又不肯!回头我再和她说说……”
      
      说着,唐少夫人上前揉了揉叶蓁蓁的面颊、又扯了扯她头上的包包头,叹道:“我已吩咐了人送些冰片燕窝来,呆会子你和玉娘一人一盅……你今年都十三了,比玉娘还要大上几天!瞧瞧,个头也不高,且连玉娘都来葵水了你还不曾来!”
      
      叶蓁蓁低下了头。
      
      她听得出唐少夫人语气中的焦急与关怀,但是……
      
      樊宜玉双手插腰,“娘亲!”
      
      叶蓁蓁抬起头,笑盈盈地说道:“干娘不必忧心我了,我们家里出了事,我娘和三婶子正商量着分灶……要是祖翁和祖母允了,大约年前就能各吃各的了,到时候……总会比原先强些。”
      
      “分灶?”唐少夫人被吓了一跳。
      
      ——分灶不就是分家?若叶府真要分家,那肯定是孤儿寡母的大房吃亏啊!
      
      叶蓁蓁就将这些天府里的变故说与唐少夫人听。
      
      唐少夫人呆愣愣地张大了嘴,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骂道:“真是人蠢没药医!她还有脸闹和离?你二叔就该休了她!等她被休离、刑部的人又找上她罗家的时候……她就哭罢!怎么死都不知道!”
      
      “少夫人。”
      
      李嬷嬷的声音传了来。
      
      叶蓁蓁、樊宜玉与唐少夫人都被吓了一跳。
      
      唐少夫人立刻变得温婉娴淑,转头笑问:“嬷嬷来了?”
      
      李嬷嬷端着个托盘站在屋子门口,腰杆儿挺得笔直,面上带着恰到好处的优雅笑容,手里还提着个食盒。
      
      “回少夫人的话,三娘子宴客,我就去做了些红豆糕来。听得厨下说,您让送燕窝粥过来,我想着反正也是要走一趟,便索性领了这差事。”李嬷嬷笑盈盈地说道。
      
      唐少夫人客气地说道:“辛苦嬷嬷了。”
      
      分食了红豆糕与燕窝粥以后,唐少夫人为了让叶蓁蓁与樊宜玉单独相处,便交代她俩、午饭时去伯夫人那里用饭,说完她就带着李嬷嬷一块儿走了。
      
      等到唐少夫人与李嬷嬷离开以后,樊宜玉这才舒了口气,拉着叶蓁蓁进了她的卧室。
      
      她打开一只箱子,回过头、朝着叶蓁蓁得意地笑:“我被禁足了这些天……也不是什么也没做的!快来看看……”
      
      “这些都是我收拾的,呃,李嬷嬷虽然又严厉又啰嗦,但她很会配颜色。本来黛蓝和绛紫是不大适合我们的——颜色太老气!可你瞧瞧,这黛蓝配水绿,绛紫配丁香……是不是一下子就变得好看了?而且还不俗气!”樊宜玉骄傲地说道。
      
      叶蓁蓁朝着箱子里看了一眼,见里头堆得满满的,全是已经裁剪好、缝纫了大半的布料,还有好多好看又别致的扭布扣子什么的……
      
      樊宜玉又笑:“我这全都做的是一式两样,到时候你一套、我一套,以后咱们一块出门的时候穿,就像咱们是亲姐妹一样!”
      
      叶蓁蓁笑了:“兰娘才是你姐姐呢!”
      
      ——樊宜兰是宜玉的堂姐,家族排行第二,人称樊二娘,熟悉的人直呼她为兰娘。
      
      听了叶蓁蓁的话,樊宜玉撇了撇嘴,不屑地说道:“哪个想和她做姐妹了!一天到晚的想攀高枝儿,想嫁个好男……哎,她净想些乱七八糟的事儿,简直就和你们家的鱼目姐妹一个德行!”
      
      说着,樊宜玉又道:“我知道,我娘亲拘着我不让出门、还非要我跟着李嬷嬷学规矩,其实就是不想让我和樊宜兰在一块儿,怕我跟着她学坏了!哼,我还不乐意和樊宜兰一块儿玩呢,李嬷嬷虽然讨厌,却比樊宜兰强万倍!”
      
      叶蓁蓁笑眯眯的,没吭声。
      
      谁家没几个讨厌的亲戚呢!要是可以,她也希望叶明珠和叶璎珞可以一直呆在罗家、以后再也不要回来了吧!
      
      “对了蓁娘,过几天就是佛诞节,你家祖母已经定下要去静安寺了罢?”樊宜玉问道。
      
      叶蓁蓁点点头。
      
      樊宜玉高兴得拍起了手:“我家祖母也是诶!咱们也跟了去,到时候一块儿去静安寺踏雪赏梅!静安寺的腊梅可出名可好看啦!”
      
      闻言,叶蓁蓁眼睛一亮!
      
      这个提议真真儿好!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她出门的机会都不多,能出府看看自然是极好的!
      
      樊宜玉也很高兴,光是想着、已经让她觉得美极了!便又道:“那咱们就一言为定了!哎我得把咱俩要穿的裙裳准备好,到时候……让外头的人以为咱俩是亲姐妹!”
      
      叶蓁蓁掩嘴笑道:“先喊声姐姐来听!”她比樊宜玉大十一天、但樊宜玉比她高出半个头,所以樊宜玉死活不承认她是姐姐。
      
      “才不呢!”果然,樊宜玉又开始耍赖了,“你哪天比我高了、比我壮了,我才喊你姐姐!”
      
      “你说什么?要是我比你高了、比你壮了,你就喊我……喊我什么来着?”叶蓁蓁惊讶地问道。
      
      嘻嘻,挖个坑。
      
      然后樊宜玉毫不犹豫的往坑里跳,大大咧咧地说道:“姐姐啊!”
      
      “哎,妹妹乖!”叶蓁蓁嘻笑了起来。
      
      樊宜玉呆住。
      
      半晌她才反应过来,开始笑着、尖叫着追打起叶蓁蓁来。
      
      “啊!!!叶蓁娘,你又诓我……”
      
      叶蓁蓁大笑,两人嘻嘻哈哈地在屋子里你追我躲了起来。
      
      小姐妹俩打闹了一番,直到忠毅伯夫人派了婢女来相请,二人这才略正了正仪容,结伴去了忠毅伯夫人的屋里。
      
      唐少夫人与妯娌孟樊氏,并樊宜玉的堂姐樊宜兰也在。
      
      叶蓁蓁上前向忠毅伯夫人并孟樊氏请安,又向樊宜兰问好。
      
      樊宜兰盯着叶蓁蓁,问道:“你家大娘子和二娘子没来?”
      
      “听说亲家外祖母身上不大好,大姐姐和二姐姐去那边府里侍疾去了。”叶蓁蓁答道。
      
      这是明面上的说辞。
      
      樊宜兰面上露出了鄙夷的表情。
      
      没一会儿,她又开口问叶蓁蓁:“腊八那日,华恩候府要举办赏梅宴,你家大娘子二娘子去是不去?”
      
      叶蓁蓁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不知呢,等我大姐姐二姐姐回来了,兰娘姐姐自个儿问问?”
      
      她个头不高、也瘦,但面上带着婴儿肥,肌肤还粉嫩嫩的,再这么一晃脑袋,头上绾着的蓬松双丫髻也跟着甩来甩去。
      
      唐少夫人极爱叶蓁蓁,便忍不住捏了捏她肥嫩嫩的面颊;樊宜玉则盯着她的包包头,忍不住扯了扯……
      
      叶蓁蓁赶快保护自己的包包头,躲进了唐少夫人的怀里,耀武扬威地冲着樊宜玉吐了吐舌头。
      
      樊宜玉见状,伸出了一根手指、作势就要咯吱她……
      
      只是,樊宜玉的手指还没戳到叶蓁蓁呢,叶蓁蓁便“卟哧”一声笑了起来,撒娇道:“干娘你看她!”
      
      忠毅伯夫人比小汪氏大上几岁,最爱看她们小姐姐嘻笑玩闹。见状便笑道:“看她做什么?见天的看着,也没见有多好看!”
      
      樊宜玉不依了,“祖母!到底谁才是您亲生的孙女儿啊!”说着她就爬上了炕床、去伯夫人的怀里拱去了。
      
      伯夫人被孙女儿闹得哈哈大笑!
      
      “祖母祖母,快说说,谁好看?谁好看!”樊宜玉继续穷追猛打。
      
      叶蓁蓁抢答道:“伯夫人最好看!”
      
      樊宜玉一怔,坐直了身子。
      
      她歪着头、仔细打量了自家祖母一会儿,然后用双手捧住了忠毅伯夫人的脸,认真说道:“祖母可真是个美人胚子啊,再过几年长开了、肯定更加好看!”
      
      忠毅伯夫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众人也被逗得乐不可吱。
      
      只有樊宜兰“哼”了一声,没言语。
      
      又过了一会儿,她没能忍住,又问叶蓁蓁:“哎,那你上华恩候府去赴宴吗?”
      
      老实讲,叶蓁蓁对“华恩候府”、“世子朱正羽”这几个字简直就是深恶痛绝,今生也打定主意再不会与朱家有任何纠葛了……
      
      现在樊宜兰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起华恩候府?
      
      叶蓁蓁真是有些受够了!
      
      但是,樊宜兰是个睚眦必报的,不好轻易得罪。
      
      于是叶蓁蓁面带微笑、说出了樊宜兰最最想听的答案:“我怕是去不成的呢,华恩候府岂是我等想去就去的?诶,又没收到帖子!”
      
      只有这么说,才能迅速完结话题,并且可避免樊宜兰无休止的纠缠。
      
      果然,樊宜兰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你说得对!等闲人也拿不到华恩候夫人的帖子!不过,我们家有,而且还是华恩候夫人亲自送来的!啊对了,你肯定不知道,其实华恩候府办这赏梅宴呢,其实是为了给世子聘娶……”
      
      叶蓁蓁懒得再理她,转头和忠毅伯夫人聊天去了。
      
      樊宜兰自觉热脸贴了冷屁股,很不高兴。可她也不敢当着祖母的面、喝斥叶蓁蓁不识抬举,只得独坐一旁生闷气。
      
      在忠毅伯府用过午饭,伯夫人说要歇午觉了,叶蓁蓁识相地提出了告辞。樊宜玉依依不舍地把叶蓁蓁送到了二门处,又和叶蓁蓁约好了下次见面的时间,两人这才分道扬镳,各自回去。
      
      叶家与樊家捱得极近。
      
      樊家的二门、与叶家的二门统共就只隔了一条长长的胡同,再穿过一条十字路口的巷道就是。
      
      而两家又各自有人把守这条狭长的胡同,只有那个十字路口是在大街上、但附近往来之人基本都是叶樊两家的仆下……
      
      所以无论是叶蓁蓁去樊家玩儿、或者是樊宜兰来叶家玩儿,根本不需要安排马车,只需要两家各派个婆子跟着小娘子们,就够了。
      
      叶蓁蓁离开了樊家,沿着樊家的胡同朝外走去。
      
      不过百十步路,她就走到了巷子口。
      
      只要穿过这热闹的十字路口,对面那条狭长的胡同就是她家宁乡伯府的。
      
      叶蓁蓁站在路口,左右张望了一下。
      
      这十字路口也算是宽敞,路面由青石板铺就。虽然没有气派的铺面,但三三两两的也有货郎和自己用扁担挑了箩筐来这儿摆卖小物件的老百姓。
      
      再加上如今年关将近,所以路上的行人还是很多的,停下来买东西的人也多。
      
      叶蓁蓁一直想盘个铺子下来做些生意,可也一直没什么机会出门。
      
      如果能在这街市上开个铺子——
      
      刚这么一想,叶蓁蓁就摇了摇头。
      
      不妥不妥!
      
      这街市固然距离自家近,但往来之人俱是叶樊两家的仆下、或是雇佣之人,铺子开在这儿?那当然是不明智的。
      
      若在这儿开个专卖便宜货的铺子、自家赚不多;那开个专卖贵重之物的?那怕是没人买得起,所以还得另寻了热闹繁华的地段才好。
      
      也就是这么想想罢了!
      
      叶蓁蓁就准备先回家去,等有机会再央了三房的二郎哥哥带她出去走走罢!
      
      不料,她刚抬脚——
      
      “蓁蓁!”
      
      有人惊喜地叫出了她的闺名?
      
      叶蓁蓁应声回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