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 17 章 ...

  •   叶蓁蓁刚回到自家小院,崔氏急吼吼地迎了上来,问道,“听说你祖翁回来了?那一千两金子不见了的事儿,你、可曾和你祖母说了?”
      
      叶蓁蓁却反问道:“娘亲,如今账本也对过了,这大半年以来……府里短我们的月钱也该补了吧?”
      
      崔氏哪里还顾得上被罗氏克扣的月钱!
      
      “我的小祖宗!都这个节骨眼儿上了你还惦记着月钱!要是那一千两金子真被罗氏搬空……失财事小,倘若真被她娘家人拿去外头做了为非作歹的事,咱们这一窝都得被端!就是补上了月钱又怎的!哎哟喂可急死我了……”
      
      叶蓁蓁安慰她娘:“天塌下来也有个儿高的祖翁在前头顶着,我们孤儿寡母的怕什么?”
      
      崔氏又急又怒:“你、你——”
      
      见娘亲实在着急,叶蓁蓁只得和盘托出:“祖母已遣了裴嬷嬷去罗家了,说要是二婶子不说出那一千两金的下落、又或是不认,祖翁便要去面圣……”
      
      崔氏呆住。
      
      “面圣?”她喃喃说道,“这么大的罪过,圣上能恕咱们的罪嘛!万一直接削爵抄家可怎么办……”
      
      叶蓁蓁并不认为皇上会这么做。
      
      不过,她现在还是个大门不迈、二门不出的小娘子,理应不懂得朝政,便道:“死在明君手里,总好过被奸贼宵小所害。”
      
      崔氏一凛,定定地看住了女儿。
      
      半晌,她缓缓点头。
      
      “你说得有理。”
      
      = = = =
      
      说完了那一千两金子的事儿,叶蓁蓁不依不饶地追问娘亲、原先被罗氏昧去的那些月钱到底退是不退……
      
      崔氏又好气、又好笑,嗔怪道:“你一个小娘子,怎么对黄白之物这样上心!传出去教外人听了,可要笑话咱们了!”
      
      叶蓁蓁道:“那就让她们笑话呗!难道我不理经济、人家就不笑话咱们了?”
      
      崔氏被噎住。
      
      半晌,她叹气道:“月钱倒是小事儿,该还的自然会还给我们,只我们还有件为难事儿……”
      
      “你三婶的意思是,既然罗氏以后还会回来,而我守着寡、你三婶子又顶着庶媳之名……这掌家之权难免还会再落到她的手上,不若趁着这机会,咱们每房各起一个灶!”
      
      说着,崔氏又瞅着叶蓁蓁:“唉,可就是呢……满府里这么多人,就没一个有胆子和你祖母说的!”
      
      叶蓁蓁听出了母亲的言外之意。
      
      她也不说话,抓过从鬓角垂下的小辫子,用手指绕着玩儿。
      
      “蓁蓁?”崔氏唤了女儿一声。
      
      叶蓁蓁就看着母亲笑。
      
      崔氏也笑了:“你个机灵鬼儿,还不快快想个法子!这事儿得赶在你二婶回来之前定下,要不然哪,恐怕以后咱们还是没有好日子过!”
      
      分灶是大事儿。
      
      俗话说,父母在、不分家。
      
      可要是各房自行开灶、各吃各的,那基本等同于分家了。
      
      祖翁和祖母必定不会答应。
      
      但府中出了丢御赐金子的事儿……
      
      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叶蓁蓁点头:“不单是分灶,我还想和祖母说道,让把我奶娘和寄姐儿都调回府里来……先前二婶子管家,总说府里穷得揭不开锅,养不起多余的下人。可我就不明白了,府里就穷成了这样儿?旁的不说、先太|祖皇帝赏下来的那四大庄子,怎么还养活不了府里一二十口人?”
      
      听了女儿的话,崔氏一愣。
      
      叶蓁蓁又道:“说起来,隔壁樊家的人口比咱们多,当初太|祖皇帝赐田产的时候,他们的田庄还不如咱家呢!可娘亲你看看,樊家的日子可比咱们过得金贵多了!”
      
      “所以娘亲啊,等这一千两黄金的事儿过去了,我就要让我奶娘和寄姐儿回来!哼,只要祖翁还在,咱家就还是伯府,我就是宁乡伯府的长房嫡女,难道使唤个婢女也不能?”
      
      她一边说,崔氏就一边打量着她,还目露诧异:“蓁蓁,你怎么……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叶蓁蓁目光微闪:“能不变嘛!反正二婶子被祖翁撵了出去,我是坐实了唆使的罪名!索性破罐子破摔!我既是伯府嫡女,该我的、就一样也不能少!当然了,不该我有的,我也绝不奢望!”
      
      “好!好好好……”
      
      崔氏听得热血沸腾,连连点头,“原先为着我们孤儿寡母的,才想着处处都要倚仗她们,吃了闷亏也不好声张。如今我也想通了,只要能给你找个好婆家……你嫁得好,我便是出家去做姑子,也比留在这府里看她的脸色强!”
      
      说着,崔氏又仔细盘算:“把你奶娘她们从庄子里叫上来也好,咱们手上还有些活钱,叫你奶哥哥出去打听打听,咱们先盘上几间铺子,做点儿小本买卖也好!”
      
      叶蓁蓁得到了母亲的同意与支持,心里很是高兴,便也在心中盘算起来,要如何找个好时机,与祖母说上一说。
      
      歇过午觉……
      
      其实叶蓁蓁根本就睡不着!
      
      崔氏自然也是无心午休的,虽然她昨儿夜里忙了一宿。
      
      原因无它。
      
      ——母女俩都焦急地等待着裴嬷嬷的消息。
      
      裴嬷嬷已经去了罗家。
      
      若是罗氏识相、肯说出那御赐黄金的下落且愿归还,自然一切好说。
      
      若罗氏不愿说出那一千两黄金的下落……
      
      还不知府里会乱成什么样!
      
      叶蓁蓁摆好了纸笔、却无心练字儿;崔氏也拿出针线戳戳戳,然而绣上一针就叹一口气的,母女俩如坐针毡,做什么也没心思。
      
      直到院子外头响起了隐隐约约的声响?
      
      崔氏坐在炕床外沿,直接扔下了装针线的笸箩,一个箭步就冲出了屋子!
      
      叶蓁蓁也急急忙忙地下了炕床,趿了鞋跟过去……
      
      她看到她娘躲在自家小院门的后头,一脸的凝重,还朝她摆了摆手,意思是“别过来、别弄出声音来”。
      
      叶蓁蓁站定。
      
      院子外头却已经没了声响。
      
      虽然一切都安静了下来,但崔氏立于门后,面色很严峻。
      
      叶蓁蓁便也没动。
      
      又过了好一会儿,院子外头再次响起了隐约的动静。叶蓁蓁仔细分辨,听出像是祖翁和康嬷嬷说话的声音?
      
      她看向了崔氏。
      
      ——崔氏面色惨白,已有些摇摇欲坠了。
      
      叶蓁蓁连忙过去,扶住她:“娘亲,你、你……”
      
      崔氏摇头,手指抬起,指向屋里。
      
      叶蓁蓁扶着母亲进了屋。
      
      直到坐在暖和的炕床上,崔氏才略微喘了两口气,说道:“你祖翁……入宫去了。”
      
      叶蓁蓁的心,便紧紧地揪了起来。
      
      这么说,裴嬷嬷已经去过罗家、还回来了,并且带回了不太好的消息?
      
      她坐不住了!
      
      “娘亲,我去祖母那儿问问!”
      
      匆匆抛下这句话,叶蓁蓁疾步奔出了屋子。
      
      身后传来了崔氏焦急地话语:“蓁蓁!蓁蓁……你穿上大衣裳去呀!”
      
      可叶蓁蓁已经等不了了。
      
      她一口气跑到了小汪氏的院子里。
      
      裴嬷嬷正站在廊下发呆。
      
      猛的看到叶蓁蓁,裴嬷嬷被吓了一跳,连忙快步走到门边、替她打起了帘子,又埋怨道:“下着这么大的雪,五娘子怎么连木屐也不穿……哎哟,大衣裳也没……”
      
      “祖母!”
      
      叶蓁蓁冲进了里屋。
      
      小汪氏正坐在炕床前发呆,手里还掐着那串紫檀木的佛珠。
      
      听到了叶蓁蓁的呼唤,小汪氏木然转过头,呆呆地看着她。
      
      “祖母,祖翁呢?”见祖母一脸的木然,叶蓁蓁急得不得了,只得又转头问裴嬷嬷,“嬷嬷,二婶娘怎么说的?”
      
      裴嬷嬷立于一旁,吸吸鼻子,说道:“二少夫人说她从来也不知道什么一千两金子,还说府里压根儿就没有什么三万两银子,还说咱们府里库房里的东西……全是她的嫁妆!”
      
      “我去的时候,话还没问完就捱了她一顿骂,还闹着与咱们二爷和离,更说——该她的东西、一样儿也不能少!”说着,裴嬷嬷又吸了吸鼻子。
      
      叶蓁蓁眼尖地发现,裴嬷嬷的半边脸居然是肿着的?
      
      “嬷嬷,她们打你了?”叶蓁蓁失声惊呼。
      
      裴嬷嬷下意识就捂住了自个儿的脸,“没、没有……”
      
      小汪氏却已经在孙女儿的提醒下注意到了。
      
      她连忙上前去、一把拿下裴嬷嬷的手,果然看到裴嬷嬷面上肿了老大一块,看形状大小、就该是被人掌掴的?
      
      “真、真是……欺人太甚!”小汪氏气得心肝儿疼,抚住了心口。
      
      裴嬷嬷连忙扶住她:“夫人,我皮糙肉厚的,不妨事!”
      
      叶蓁蓁上前,与裴嬷嬷一块儿扶住了小汪氏,让她在炕床上坐下。
      
      小汪氏微喘了两口气,似是下定了某种决心,对叶蓁蓁说道:“你祖翁已入宫面圣去了,你快回去和你娘和你三婶子说一声,让把衣裳都换好了……”
      
      跟着,她又对裴嬷嬷说道:“传我的话,让康妮儿派人去书院,喊老二老三回来,二郎三郎四郎也赶紧回来!咱们满府十几口人……是生是死,就看皇上是不是还惦记着当年咱家令先公为了太|祖皇帝马革裹尸的情份了!”
      
      叶蓁蓁只好安慰小汪氏,“祖母放心,咱们不会有事儿的。”
      
      小汪氏颓然摇头,“等不到明天了……许是今儿夜里就有着落了。”
      
      裴嬷嬷叹气,拉着叶蓁蓁出去了。
      
      见裴嬷嬷的脸肿了老大一块,且她年纪大了今天还跑去罗家一趟……叶蓁蓁体恤她,便自告奋勇去了三房,先是说了下那一千两金子的事儿,然后又转达了小汪氏之令。
      
      米氏十分震惊,四娘子是直接就被吓哭了……
      
      最后,米氏差点儿瘫倒在地上,是被三娘子给扶住了的。
      
      叶蓁蓁离开了。
      
      待她回到自个儿的小院,崔氏早已急得团团转!然而当崔氏听到祖翁已入宫面圣、且小汪氏也教府里人穿戴整齐以等候宫里消息的时候……崔氏却松了口气。
      
      “那赶紧换衣裳,穿厚实点儿!还有,我不是有两对旧护膝?也拿出来,咱俩一人一双、快些绑好了……眼看着夜里又要下雪了!”
      
      崔氏交代道。
      
      娘儿俩忙碌了起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