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 15 章 ...

  •   崔氏呆呆地坐着,面上的表情……和哭一样。
      
      ——还真就像罗氏一直哭着嚎着的那样,账上显示该盈余着三万多两银子!可库房里却只有二千余两银子???
      
      崔氏皱着眉头、咬住了嘴唇。
      
      说实话,她不大相信宁乡伯会沦落到此。
      
      先祖第一代宁乡伯战功显赫,且未封爵前跟着太|祖皇东征西战的,官职不高、却挣下了丰厚的家底。
      
      好,就算后来虽然被卸了兵权,可太|祖皇帝一口气就赏了一千两黄金、另外还赐了好几个庄子……
      
      先不说那三万两银子,就是那御赐的一千两黄金,从第一代宁乡伯传到现在,就没人敢花用过,全都供在库房里呢!
      
      如今这一千两金子哪儿去了?
      
      若是查找不出这些银钱的下落……
      
      那三万两银子足够动摇宁乡伯府的根基,而那一千两御赐的黄金若是丢了、又流传到外头惹出了什么是非,很难说会惹出什么祸端。
      
      在这大冷天里,崔氏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米氏与众管事婆子们却并不晓得这其中的利害,只是见了崔氏一副大难临头、满面惨白的样子,不由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人人心里都有些慌。
      
      罗氏的陪房谭嬷嬷见崔氏久久不语、已然猜到是为了什么,当下便如抖糠一般,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只她死咬着牙关,直到嘴里弥漫出浓重的血腥气,这才勉强立稳了身子,不至于当场瘫倒。
      
      现场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众人都不知道崔氏与谭嬷嬷是怎么了……
      
      她们只好转头看向了叶蓁蓁。
      
      满场子的主子婆子媳妇子,并无一人识账。
      
      除去猜出了端倪的崔氏、以及深知内情的谭氏……
      
      大约只有叶蓁蓁是心里有数的了。
      
      她经历过前世,所以知道,三年后祖翁大病了一场,许是怕自己好不了了,那日在病塌上,他召集众人前来,又教罗氏拿出这一千两金子,好均分给大房、二房和三房。
      
      没想到,罗氏在祖翁的病榻前大吵大嚷……
      
      众人这才知道,昔日太|祖皇帝御赐的那一千两金子,竟一早就不见了!
      
      至于是怎么不见的,罗氏亦不肯细说,总之就是一昧的撒泼哭闹,最终把祖翁活活气死!
      
      直到现在,叶蓁蓁见了母亲这副大难临头的模样儿,以及跟着母亲、三婶与众管事仆妇理了这么久的账……
      
      家中那一千两御赐的黄金居然连影子也无?
      
      叶蓁蓁笃定,那一千两黄金定然已于此时、甚至是早于此时,就已经被罗氏给挪用了!
      
      想到这儿,叶蓁蓁朝她娘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这会儿人多,且罗氏也不在场,还是不要打草惊蛇的好。
      
      奈何崔氏正在苦恼这事儿,并没有注意到她。
      
      叶蓁蓁只好伸出手、摸了摸自己头上的包包头。
      
      她的两个包包头上各簪了一支小金钗。
      
      趁人不备,她故意抽出小金钗、往地上一扔……
      
      “哎呀——”
      
      叶蓁蓁弯下腰,一脸懊恼的拾起了自己的小金钗。
      
      所有人的注意力不可避免地全都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也包括崔氏。
      
      叶蓁蓁不好意思地冲着自家娘亲吐了吐舌头,还不动声色地朝娘亲使了个眼色。
      
      崔氏略一思忖便明白了女儿的意思,微微颌首。
      
      而坐在叶蓁蓁旁边的叶泠泠连忙接过那支小金钗,对叶蓁蓁说道:“五妹妹,我帮你簪好。”
      
      “多谢四姐。”叶蓁蓁笑眯眯地说道。
      
      崔氏按捺住心中的不安与焦虑,只把账目的事儿摆放在一旁,先料理起了府中家务。
      
      这头一件,就是先理清府中各管事的工作职责。
      
      后院杂务,无外乎衣食住行四件事儿。
      
      衣、便是主子与下人们的衣裳浆洗;食、便是灶上事务;住、主要是府中各处的洒扫;行、便是府中车马调度等等、此事由外院管事康嬷嬷管理。
      
      另外还有一个顶顶重要的,就是库房、钱财管理了。
      
      外院的事儿,崔氏可没打算动。
      
      但之前米氏向小汪氏提议的,让府里的小娘子们试着管一管庶务……
      
      这是个绝佳的、让孩子们学会真本事的好机会。
      
      于是崔氏一早就打好了腹稿。
      
      她便说道:“你们二少夫人的娘家母亲有些身子不适,她挂念亲家夫人,回娘家侍疾去了!咱们府里的家务事儿呢,我也不想大为变动,就各人还像往常那样、管着各人的罢!”
      
      “不过,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前儿伯爷为了什么发火、大伙儿不是不知道。这会儿是伯爷开恩,才不追究前头的事,当然也是因着年节快到了,怕你们一家子没法儿团团圆圆、也不想你们在家里人面前不好看!所以……你们要怎么做,知道了吗?”
      
      管事婆子们一听,腿脚都打起了摆子!也不知道是被冷着了、还是被累着了,抑或是被吓着了?
      
      谭婆子心虚,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崔氏身上。如今见崔氏的言语略严厉了些,她便惊恐不已,连连说道:“大少夫人,您只看我们以后!我们保证、保证……”
      
      崔氏不耐烦听她的,便挥挥手、制止了谭婆子,又道:“还有一事……伯夫人的意思,如今府里的小娘子们也大了,是时候学一学管理经济、庶务的时候了!”
      
      “因此我奉伯夫人之命,开始为小娘子们分派活计了!呆会子我分配好了,从今儿起,小娘子就是你们的领头上峰,你们每日都要和你们的上峰好好汇报自个儿的事,可明白了?”
      
      众婆子一听——
      
      这又不是发卖、扣饷的事儿,且各人的职责还和从前一样,有什么好反抗的!
      
      再说了,自己一大家子的身契都在主人家手里,她们能反抗吗?
      
      “是!奴婢都听大少夫人的!”
      “奴婢等遵命!”
      “大少夫人只管吩咐,我们一定都听小娘子们的!”
      
      众人连忙表起了忠心。
      
      当下,崔氏便说道:“那后院浆洗、洒扫一事,就由四娘子负责;灶上的事儿、各项采买等,由三娘子负责!库房和记账的事儿,则由三娘子和五娘子一块儿照看……至于门上的活计,三弟妹,事关咱们门户清誉、可万万不能马虎,就由你亲自管着!无论何人进出咱们后院,必须得让你知晓……”
      
      她一边说,米氏就一边点头。
      
      崔氏又交代了几句,再问:“你们可明白了?”
      
      众人面面相觑。
      
      管事婆子里心中自然是有些鄙夷的。
      
      原因无它。
      
      三房的两个小娘子就管浆洗、洒扫?嗯,当然了,三娘子也管上了采买……
      
      可库房和记账,凭啥让五娘子来管?说是说、五娘子已经十三岁了,可她还没长开、身量未足,看着就像个十岁出头的小丫头似的!
      
      这么小的小娘子,识字吗?会记账吗?
      
      呵呵。
      
      大少夫人心里在想些什么……也实在是太那个,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吧?
      
      尽管婆子们嘴上不敢说,可面上或多或少地带出了一丝嘲讽之意。
      
      然而米氏与三娘子、四娘子听了,心中却十分欢喜!
      
      原因无它。
      
      四娘子性格内向害羞,管理浆洗、洒扫一事,难度相对不大、且还有米氏照看,就算是捅了篓子也不会给府里带来太大的麻烦。
      
      三娘子年长些、心思也缜密些,奈何是真没有任何管家的经验……
      
      崔氏的安排,其实就把三娘子和五娘子绑在了一块儿;崔氏可以不管三娘子、却一定会管五娘子。这么一来,崔氏在教导五娘子的时候,三娘子呆在一旁、多少都能学一些!
      
      只要三娘子学会了掌家的本事,就能帮衬着四娘子!
      
      当下,米氏真心诚意地对崔氏道谢:“多谢大嫂子!还求大嫂子多多看顾我们三娘子和四娘子!”
      
      崔氏笑笑:“我看顾有什么用,她们才是姊妹!得靠着她们自个儿守助相望,彼此扶持!”
      
      米氏有些小家子气,人却聪明,立时明白了崔氏的意思——她们仨得团结起来,否则明儿大娘子二娘子回来了,就是崔氏想帮衬也无用,毕竟她是长辈,又是寡妇,不好管事儿也不好插手小辈之间的纷争。
      
      也就是说,米氏还是明面儿上的管家少夫人,就是想讨崔氏的主意、也必须避着人些。
      
      想通了一点,米氏也点了点头。
      
      崔氏又对众婆子说道:“你们还不上前见过你们的新上峰?把你们平日里要做的事,都说给小娘子们听,从今天起,小娘子的吩咐你们也必须要听,可明白了?”
      
      众婆子齐齐称是。
      
      罗氏掌家数年,除去她的奶娘谭嬷嬷之外,另外还有个心腹侍女小翠。这小翠呢,年轻的时候先是被罗氏放到庄子上配了人、生了孩子以后又被罗氏召回府里当上了管事媳妇,人称翠婶儿,专管府中后院采买一事。
      
      如今见谭婆子“屈服于崔氏的淫威之下”,翠婶儿心中十分不忿!
      
      伯爷还没把二少夫人怎么样呢!且二少夫人还为二爷生养了四个孩子!哪儿能轻易休妻!再说了,堂堂伯府二爷居然休弃了结发妻子……传出去、伯府的颜面何存!
      
      所以翠婶儿很肯定,二少夫人迟早也回来当家作主的一天!
      
      那怎么就轮到寡妇崔氏话事了?又与庶房的米氏有什么相干?
      
      这崔氏还有脸打压她们、让她们这些上了年纪的管事媳妇们、以后事事都以童颜稚语的小娘子叶蓁蓁马首是瞻?
      
      啊呸!
      
      当下翠婶儿便皮笑肉不笑地上前一步、朝着叶蓁蓁行了一礼,说道:“奴见过五娘子,不知咱们……从哪儿开始好?”
      
      她也不说以往是怎么样的,只问叶蓁蓁如今要怎样,这岂不就是欺负叶蓁蓁什么也不懂?
      
      崔氏皱起了眉头。
      
      米氏与三娘子、四娘子则炯炯有神地看向了叶蓁蓁。
      
      叶蓁蓁云淡风轻地说道:“如今府中一日的花用是多少?外头的物价又是多少,翠婶儿说个数儿,回头我好叫我奶哥哥出去打听打听。”
      
      翠婶儿一愣。
      
      老实讲,在听了叶蓁蓁所说的前半句时,她还有些蔑视,心想大少夫人虽然精明、但这五娘子却未必。哼,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娘子,她哪里知道甚么开销!
      
      可是……
      
      五娘子却让翠婶儿自个儿报数、还说要叫了她奶哥哥去外头打听???
      
      这、这……
      
      想想先前崔氏快刀斩乱麻的决绝,再看看如今五娘子单刀直入的爽快,翠婶儿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她不由得朝着站在一旁的谭婆子投去了求救的眼神。
      
      可谭婆子也不知是怎么了,像入了魔障似的,只呆呆地站立着,一动不动、一声也不吭……
      
      翠婶儿没法子,知道只能靠自己了。
      
      想了想,翠婶儿觉得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是老实些好。至少也要等过了这风头、二少夫人回来以后再说!
      
      于是她笑着答道:“咱们府里原先的规矩,是账房先预支些银钱、够三日采买即可。三日后拿着采买条子来记账、多退少补。咱们是前天才从账上支了三日的采买钱,按说明早才要向账房申领、记账。”
      
      叶蓁蓁道:“还算是妥当,这规矩也不必改。只是,方才我也看了翠婶儿以往交来的记账条、那上头可没写着哪一样多少钱哪……”
      
      翠婶儿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叶蓁蓁又道:“我娘亲也说了,先前二婶子是怎么吩咐你们的、我们不管,没有长辈的吩咐、我也不追究;可如今是三婶子管家了,所以我们事事都听三婶子的!三婶娘?”
      
      米氏连忙点头。
      
      叶蓁蓁一笑,继续对翠婶儿说道:“所以新规矩就是——从今儿起,无论是什么采买,都要把价钱记上,翠婶儿,可懂得了?”
      
      翠婶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五娘子的意思,就是以往怎么样,只要长辈不追究,她就不过问。但现在必须要按着她说的来!
      
      不用去翻陈年旧账,那当然是最好的……
      
      要真翻起那些账,恐怕她这一家子也得被卖!她的丈夫、一双儿女都在外头的庄子上当差,日子过得好着哪!要真被卖了,下场也不知如何!
      
      “哎!奴听五娘子的吩咐!唉、也怪奴识字不多,才养成这偷懒的毛病……再不敢啦!今儿就把账给补记上!” 翠婶儿连忙假惺惺地表忠心。
      
      有了她的带头,其他的管事婆子们便都乖觉了许多。
      
      米氏、三娘子与四娘子都用惊讶的眼神看向叶蓁蓁。
      
      一直忧心忡忡的崔氏则看着女儿,终于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