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相见不知 ...

  •   ……蕾拉当然不会让她这么容易逃跑。
      
      这姑娘天生就有着魔力,当她用一双干净而又孩子般带着狡黠神情的漂亮眼睛看着你时,你就会不由自主地心软起来飞进她的笼子里,甘愿收起翅膀不再远行,而后乖觉地成为那双眼眸的俘虏了——它们混杂着不列颠式矜持优雅与舞伎们最是勾人欲念的天真风情,只一瞥来便是倾国倾城。这样天生的尤物,天真又魅惑,谁能不被她俘虏?
      
      ——啊,巧就不会,虽然他比谁陷得都深。
      
      在被拉着滑进舞池里的时候,阿凉有点儿好笑地想。
      
      那个男人啊,只能接受成为征服者,要他钻进鸟笼子里那是万万不能的,所以他一直在拒绝着蕾拉,想要一切都维持在最美好还有无限可能的状态,却又留着一丝暧昧的可能性,让蕾拉不能脱身,从而彻底沉沦……最差劲了,那个自私到了极点的男人。
      
      ……瞧,她太了解他了,所以当初才选择了尽早抽身。不过还真是让人羡慕呢,这种傻傻的,不可救药的自我毁灭式恋爱,也就只有蕾拉才能做得出来了吧。
      
      “阿凉你在想什么呢?”蕾拉近乎放荡地扭动着她的肢体,带着纯真的表情对擦身而过的男人们笑,身体却像条浮动着斑斓色彩的柔软的蛇,“既然来了就陪我疯,玩得开心点嘛!我们玩个够本,然后……”
      
      “再跳两支曲子好了。伯母也需要她的好孩子早点上床睡觉不是吗?”跳男步的白鹿俏皮地歪歪头,接住了跳high了有点站不稳的蕾拉,“自从你们的组合成立之后我就没听过你唱情歌以外的曲子,真想听听你唱点别的啊。”
      
      “不许提巴赫!不许提歌剧!”蕾拉嘟起嘴。
      
      “好啦好啦。”
      
      “还有合唱团也不许提!”
      
      “……嗯。”
      
      “我要跳通宵!”
      
      “喂!”
      
      混血姑娘做了鬼脸,然后笑嘻嘻地昂起头挽住了白鹿的手臂,跳到吧台那里接过了调酒师请的酒,一幅无忧无虑模样。
      
      “来呀,小凉,我们干杯!”她笑着举杯,细瘦手臂上晶莹手镯璀璨夺目——即便艺人总是需要限制体重以保证上镜,现在的蕾拉也太瘦了,更何况她现在远不是需要考虑这些的时候。
      
      白鹿见此不禁有点心酸起来。
      
      “干杯!”她应。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芹泽蕾拉会继续失忆直至她再也不能忍受,白鹿凉会一直教着她的学生直到她觉得乏味了,一之濑巧会继续守着蕾拉直到她不再失忆重新唱歌,而泰……白鹿的思维卡在了这里。泰他……对蕾拉到底算是什么意思啊?
      
      ·
      
      直到泰把车开过来,她也没敢把这问题问出口。她知道泰有个认真交往的女朋友,再去问他这些未免过火了……那毕竟是别人的私事,她也不好搀和的。
      
      在把已经醉得睡着了的蕾拉送回家之后,泰驱车往白鹿下榻的酒店开去。
      
      “时间过得太快了,太快了……”白鹿有点醉了,她软软地靠在座位上,伸手遮住了自己的双眼,“巧连孩子都有了……家里催结婚催得紧,可我真嫁不出去,没人要……”
      
      泰笑笑,在红灯亮起的当口儿拆了包湿巾顺手盖在了女人脸上。
      
      “凉子,你喝多啦。”他说,“结婚从来不是问题,你只是放不下自己的坚持而已。”
      
      白鹿按住湿巾,吃吃笑了起来。
      
      “我确实放不下。”她低声道,“你知道好几次相亲,对方的父母怎么说的么?要我照顾好他们的儿子,早点给他们生个孙子,做个照料全家的好女人,他们很期待天天品尝我的手艺……这也就算了,最后还说要搬过来和我一起住,还想我当个全职家庭主妇——更过分点的,还对我说婚后就不要抛头露脸不检点了……那群老人家,这么看不上我的职业,干嘛不去找个高中都没毕业的农村女孩,我说分手的时候怎么倒是比那做儿子的还崩溃,死拉着我不放啊?”
      
      泰也笑了。白鹿家世好,外貌职业收入样样出色,可作为儿媳妇来说就有些难拿捏了,自以为胜卷在握自家儿子足够优秀的父母自然会想压一压她。结果压不住人反而把人给气跑了,打定了主意要把她连性子也一起打磨成合意儿媳模样的老人家见到嘴的鸭子飞了,能不着急吗?
      
      “这样的事情确实是很多的,老人家么,思想传统,也总是希望能有个传统的乖顺儿媳看顾家里的。不过我记得那位忍足医生家里并不是这样的吧?”
      
      “每个月都见不上几回面的话就还是算了吧。”白鹿直起身来,手捻起湿巾,嘴角含笑,眼睛却有点红了,“谈点高兴的事情吧!我这次回去就要升职了,不恭喜我?”
      
      “恭喜你。”泰拍拍白鹿的头,咬着没有点燃的烟把她外套的帽子拉了上去,然后踩动了油门,“坐好了,我把窗开一下。”
      
      车篷收了起来,然后——
      
      “呀啊啊啊啊——!高木泰士——!”白鹿尖叫起来,她的帽子一下就被吹掉了,“开慢点,开慢点啊!”突然开这么快是要她的命吗啊啊啊啊啊啊——
      
      ·
      
      第二天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白鹿整个人都憔悴得不行。
      
      混蛋!泰那家伙,昨天晚上开太快了!害她一回酒店就把胃给吐空了饿得要命,结果看见那些土豆泥和沙拉却实在是没胃口,只好喝了杯牛奶硬啃了两个砬得嗓子疼的小面包,然后清早又被渴醒,迷迷糊糊地抱着被子对着冷气口发了个抖。
      
      ……之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不列颠人该死的牛舌头。那么干的面包吃着不会觉得噎吗?白鹿洗了把脸换了衣服在市区里散起步来,一路上不断和可爱的老太太们打着招呼——啊,还有带着慈祥笑容的老头儿们,他们一大早也起来修剪自家花园来了,那些粗壮高大的庭院玫瑰开得特别漂亮。
      
      这里的生活可真悠闲。也许等老了来这边安度晚年也不错?白鹿想,然后她摇了摇头随便找了张长椅坐了下来。
      
      “Hey auntie,come on!Run after me!Run!”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宝贝哒哒哒跑了过来,然后跑太快咚一下趴在了白鹿膝头上;那孩子两只小手软软地放在白鹿双腿上,特别灿烂地笑了起来,露出缺了一颗门牙豁口,“Hello!”小家伙说着又跑回去了。
      
      “Hello。”白鹿笑起来,然后在看到来人时愣了愣——那是个金发短发的年轻女人,身材瘦削有料,衣着简洁,五官轮廓却带着欧美人种所并不具有的柔美之感——
      
      是东方人?她笑着对那年轻女人打了个招呼,却发现对方能把日语英语都讲得很流利,基本没什么奇怪的口音——这倒是很难得的,尤其是对于日裔来说。
      
      “要来听我唱歌吗?”年轻女人拉着小孩笑得爽朗,一双明媚的黑眼睛又大又亮,毫无阴霾,“就在那边的酒吧。伴奏的水平还不错,今晚就来怎么样?请你喝酒哦。”
      
      白鹿笑着说了抱歉。毕竟演出就在今晚了,蕾拉他们也会到场。
      
      “啊,这样啊!好可惜,那就只能错过啦。”金发女人略带遗憾地抱起了糖豆儿似地扭个不停要亲亲的小姑娘,表示下次有机会再来看她唱歌好了。白鹿点头说好,然后看着那位漂亮的女性对怀里的小孩做出了个凶巴巴的怪相作势要啃下一块肉,小姑娘呲起小犬牙尖叫了回去,一大一小鼻子顶着鼻子……于是他们一起笑了起来。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金色短发的女人开始带着小女孩唱,音色沙哑迷人,“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my fair lady!”
      
      “Build it up with iron bars!”小宝贝拉高了调子接道,声音不稳,却是又甜又软。
      
      是有名的儿歌《伦敦塔》。小孩子唱起来是很美的,一派天真烂漫无知无识的样子,不过这歌的背景倒是让这份美多了点让人叹息的纯真与洁净——当年的女王听见大街小巷的孩子们唱起这曲子的时候,大概再没有人的心会比她们更苍凉了吧。
      
      白鹿看着小宝贝长长睫毛下那分外漂亮的琉璃色,轻轻地吐了口气。
      
      唉,跑题了。不过小孩子还真是可爱。她支着下巴想着,思绪再次变得飘忽起来。
      
      巧的太太生了一儿一女,据说都是很漂亮的孩子,她很想去看一看……就是不知道那位据说很温柔的人欢不欢迎自己这个“丈夫曾经的青梅竹马”。一之濑太太大概已经受够了丈夫的青梅竹马了吧?……
      
      忍足那个讨厌的家伙……
      
      ·
      
      “哈啾!”被念叨的年轻医生接完电话后猛地打了个喷嚏,然后苦逼兮兮地对餐桌对面那位画了得体妆容的年轻女人告了个罪。
      
      “工作?”年轻女人的笑容仍旧得体而温和,看起来就像每一个传说中的好妻子那样包容地看着他,一字一顿,腔调标准得简直像从荧幕里飘出来的新闻放送一样,“忍足君不用道歉,快去吧。作为补偿,下次要好好请我哦。”
      
      “……”忍足脸一僵,顿了一会儿,然后风度十足地用他一贯的体贴做派含糊应付过去。在结了账并目送对方上了的士之后,这男人才终于在主驾上露出了痛苦的便秘表情拨通了迹部的电话。
      
      “景吾,麻烦你了,我今晚要去你那里避一下难。我才找同事帮我撒了个谎,现在这是不能回家了——太后绝对会在那里等着我。”忍足言罢揉着脑袋呻|吟一声,“我的上帝,我实在受不了那位枝子小姐了,我母亲到底从哪儿找来的人才?听她说话我头都大了一圈!”他说着,这些年有所淡化的关西腔又上来了,“我坐在那里不用干别的,就听她事无巨细地讲些我这辈子都不会想去听的事情就完了。你上次那搞影视的朋友不是教我个数新干线的方法吗?我还真用上了,来来回回把新干线坐了四十来回啊!”
      
      电话那头顿时爆出了一声大笑。忍足发誓他听见了向日和芥川在那头欢笑着大呼小叫起来。这群没良心的混蛋明显快喝高了,他们甚至一口一个“女人杀手”一口一个“关西狼”地叫了起来。
      
      “来喝酒啦侑士!难得我们都有时间!”向日把电话抢了过来,声音富有活力一如少年时代,“迹部请客,你来给我们好好讲下相亲史,大家一起开心一下嘛!”

  •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啦,半更_(:з」∠)_
    重温原著各种觉得……艾玛怎么这么这么多人渣渣渣渣渣!
    白鹿不关注流行音乐,她忙得很,平时也就听一听蕾拉的纯音频,也根本不知道娜娜是谁。
    ·
    更新补完。哎呀想想关西狼老是因为工作忙关系不长久被太后逼着相亲,然后遇上了一个无时不刻不在播音腔碎碎念各种男性不能理解的琐事的姑娘我就……结婚的话会早早秃顶的吧,文艺少年。为你点烛【蜡烛】
    为了小命着想,你还是和白鹿姑娘凑合一下好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