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十分无情 ...

  •   “——真不愧是人渣。”
      
      黑色长卷发的女人神色郁郁地搅拌着手里的咖啡,过分白皙的面容上蝶翼般长而密的睫毛垂下来,堪堪遮住了眸里情绪,“巧少爷啊巧少爷,你居然顶着已婚身份和蕾拉学姐做了,这真是脑子进水了才干得出来的事情,不过你一直在脑子进水就是啦,一之濑巧少爷啊。”女人懒散地哼着,看也不看坐在自己对面的长发男人,啜饮一口苦得要命的饮料后放下杯子转头望向窗外的夜景,用左手理了理那头格外有光泽的浓密长发。
      
      “喂喂,阿凉,这是人身攻击了啊!”男人闻言,俊朗脸上浮起了哭笑不得的表情,“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了……我要在这里陪蕾拉,奈奈说她要在日本等娜娜,于是她就带着孩子和我暂时分开了。那么凉,你呢?你这两年……”
      
      “独身中,特别特别空虚寂寞冷。这次跟着校团队来交流倒是有漂亮小男孩对我说‘凉子小姐我喜欢你’,不过我毕竟是老家伙啦,经不起折腾,给不起就不会给别人虚假的希望。”被叫做凉的女人把脸转回来,饶有兴味地把下巴一托,漂亮的狐狸眼笑眯了起来,“说真的,我还挺喜欢你夫人的,干脆你们离婚然后让我追她吧,连孩子都不用生了!”
      
      一之濑巧被这惊世骇俗之语震得一愣,右手刀一顿,餐盘就被划下了惨不忍听的长音。
      
      白鹿凉顿时忍不住大笑起来,姿态娉婷好看,笑声格外嚣张。
      
      ——这亏得是在人不怎么多的酒店角落,还放着音量不大不小的足以遮掩掉这边动静的轻音乐。不然英俊潇洒的大明星巧少爷可不得面子里子全丢光啦!
      
      “白鹿凉……”男人沉下脸瞪她。
      
      “好了,好了,我错了,就不在你伤口上撒盐了。”阿凉忍不住又要笑,眉目爽朗,毫无阴霾,“我带的队这两天会和本地学校有一场合作演出,《胡桃夹子》,要来看么?就当散散心。”
      
      “也好。”一之濑想了想,“我能带人去吗?”
      
      “是带蕾拉学姐和泰学长吗?没问题,无任欢迎!毕竟都很久不见了呢。”白鹿凉挑起形状姣好浓密而富有生气的长眉,一掠长发站了起来,“抱歉啊,等我接个电话……”
      
      一之濑点点头,然后竖起耳朵沉默地看着那个许久未见的女人跑到阳台上去打电话。
      
      是英语,语气客气得过分了,对方大概是个男人,看样子在邀请她吧。和这次活动有关系……那头发也不扎起来,就这么披着看起来也太长了点,让他想起来当初……啊,她满含歉意地婉拒了对方。
      
      一之濑看着白鹿松了口气般的背影想。
      
      ——当初,她也是这样用满含歉意的语气对自己提出分手的。
      
      “对不起,一之濑前辈,我们分手吧。”她很干脆地说。然后自己就被甩了。
      
      那是他高中时候的事吧。
      
      他还记得很清楚那是在两人交往了半个月之后,一直忙于参加舞蹈比赛的白鹿在终于挤出时间和他约会时突然改了地点,然后出人意料地把蕾拉一起带了过来。在说完那句分手的台词之后,她抬手就制止了自己吐露出任何疑惑的话语,而是直击重点,“前辈不要勉强自己和不喜欢的女孩子交往啦。”黑色长卷发的少女一双又大又深带着笑意的眼睛定定地看着他,任何转身给了跟在她身后有点犹豫的蕾拉一个拥抱,轻声安慰着她,“鼓起勇气好好说清楚吧,好吗?”
      
      “小凉……没用的,我……”蕾拉最终什么都没说出来,她挤出一个难堪的笑摇摇头跑了,白鹿追了过去,就他一个人莫名其妙而又尴尬万分地留在了原地。等追上了蕾拉的时候,那个他喜欢的女孩子正和泰站在一起说着什么,而白鹿给他发了条写了十来个“笨蛋”的电邮。
      
      那之后没过几天,白鹿就再度因为比赛踏上了去往异国的飞机,而蕾拉和泰交往了——
      
      然后,他就在白鹿嘴里慢慢从笨蛋升级成了人渣。这一次么,他则因为选择陪着蕾拉最终闹到和妻子分居的事,被说成脑子进了水……
      
      他可唯独不想她被这么说啊。一之濑脸上没什么表情。
      
      “你为什么非得弄到这个地步呢。”白鹿说到最后终于露出了头疼的表情,“既然最终还是做了,还是选择陪着她,连妻子女儿都抛下,那么一开始我推你那么多次的时候,为什么都连一次都不愿意尝试呢,非得在无可挽回的状况下抱着安慰她的心情去和她做呢?要么就坚定点别纵着她啊,你又不是对家庭毫不在乎……”
      
      一之濑对此只是耸肩笑笑,英挺眉目间满是不以为意。这些日子里一直紧绷着的精神在白鹿的絮叨中放松下来了,而后他突然就感觉到有点累。有些话他并不怎么好吐露出来——
      
      白鹿凉,你又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呢?给我和蕾拉牵线,看着蕾拉和泰交往,看我不停地换女友,看着我奉子成婚,然后现在又在这里和我聊这些?是真的单纯地作为朋友在担心呢,还是带着把麻烦推开后松了口气的心情?
      
      他没法不这么想,尤其在这个担了他初恋女友名头的女人好像从来都没怎么受他的影响这一点上……
      
      “你和那个医生怎么样了?”他最后问。
      
      “啊,分手啦。”女人笑着交叠起双手往椅背上一靠,“我们都太忙,时间凑不到一块儿去。最重要的是要我从此乖乖在家做家务带孩子的话,那简直是要了我的命啊——果然他还是光做我的主治医师就好了。”
      
      一之濑笑了出声。
      
      “瞧你说我的劲头,自己不也是这样?”
      
      “胡说!”白鹿眨眨眼,“我可是信奉当断则断好聚好散的,哪像你!”
      
      男人顿时一口茶呛在喉咙里,咳嗽得十分痛苦。
      
      他怎么了!他也向来是这么做的啊!……不过在因为输不起弄出了孩子之后,这一切就都乱了,要不然现在他还是个潇洒的单身汉呢!一之濑有点自嘲地想着,给自己又续了一杯茶。
      
      ·
      
      一之濑那些未说出口的想法白鹿一概不知,不然她也许又要哈哈哈地嘲笑他算是阴沟里翻船了。不过相比起老朋友那些乱七八糟的情史而言,她更愿意和自己可爱的学生们呆在一起,视察她们在演出前最后的练习——当然,是免不了在彩排前踩点时亲身上阵带着小舞者们找一下感觉的。
      
      “麻美,这边舞台比较大一点,你做连续旋转跳跃的时候脚步不用刻意收小。洋君,来,我们的男主角笑一笑,别紧张,到时候把麻美抱起来的动作要掐准了节拍……最后再来一次刚才的四个八拍……很好,一会儿就维持这个势头!”穿着紧身衣把头发盘起来了的白鹿拍了拍手,示意孩子们先下舞台,“大家先下来休息一下检查一下舞鞋,十分钟后我们就完整地来一次彩排……”
      
      电话响了。来电号码是一之濑。白鹿对另个老师做了个手势就接了线:“巧?有什么事吗?”
      
      “小凉,巧跟我说你来了。我换了手机,没你现在的电话,所以借了巧的……”听起来带着点迷蒙的女声在话筒那段响起,“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现在能见你吗……”
      
      “……蕾拉学姐。”白鹿有点窘然,对音效师和学生们摆摆手让他们按时开始彩排,“能等演出之后吗?演出完之后我的时间就空出来了,现在我在带着学生彩排呢。”
      
      蕾拉在那边沙哑着声音有点崩溃地说了声好。白鹿听得分明周围并没有什么其他声音……就她一个?连伯母都不在?
      
      如果是借了电话的话巧肯定要在旁边等着,所以……
      
      “巧和泰不在吧?”在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之后,白鹿皱着眉迟疑了一下还是问了出口,“这个电话不是借的吧?你趁巧不注意把它顺出来了?你其实没失忆?”她说着换上了肯定的语气。
      
      蕾拉的声音一顿,突然呜咽起来了。
      
      白鹿不由愈发尴尬。她想起来头天晚上巧说的那些纷乱的关系了。这一团破事!
      
      “别哭啊!别这样,你一哭我就没办法了,”她抬手看了看表,打了个手势示意舞台上的后排注意走位,“要不这样,我大概还有两个半小时才能完事,之后我们约个地方吃点东西?”
      
      “小凉,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话筒那边的啜泣声慢慢地小了下来,然后蕾拉报了个地点就把电话给挂了——酒吧?白鹿用手机查完店名和地址之后顿时头疼起来。天哪,学姐肯定又得酗酒了,自己也免不了被灌……被泰抓到了估计还得被削一顿。就算不是失忆,蕾拉精神状态不对也是实打实的事儿了,她现在的病情是能跑酒吧里去买醉的么?
      
      苦命的人民教师哀叹一声,决定先给泰发个电邮通风报信,至于他能不能看见那就听天由命了……
      
      ——幸亏演出是在明天晚上,自己也用不着上场。
      
      白鹿这么想着犹豫了一下,把手机攥在了手里等回复。她看着领舞的女学生一踮脚,身体在高光下轻盈地随着旋律弯折出泡沫般优雅而脆弱的弧度,裙摆随着跃起的动作在空中舒展出华美的纹路,正像只在湖光和春色中振翅欲飞的洁白天鹅——
      
      麻美天分不错,身形好,人也够努力。阿凉脸上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骄傲又怀念的笑容。松田小姐一直催着自己收个关门弟子,也许这孩子可以考虑?看那动作真漂亮。让她想起了当年自己领舞的时候。可惜自己的膝盖已经……
      
      “老师,你的手机响啦!”下场的小男生用毛巾抹了一把额头,“白鹿老师……”
      
      “啊,谢谢。”白鹿对他点点头,然后被泰的电邮震了一下:什么叫“有你在我放心,玩儿完了再打电话我来接人不迟”,还暗示要是蕾拉玩出了419他会帮着在伯母那里打掩护……这叫什么事!
      
      接下来整个排练期间白鹿的脸色都不怎么好。而等她到了酒吧里看见蕾拉正带着做梦一样的表情在舞池里和人跳起了贴面舞,整个人都要陷进陌生男人的身体里之后,她的脸色就更差了。
      
      “蕾拉!……对不起先生,我找这位小姐有急事。”
      
      “小凉!”蕾拉双眼一亮扑了过来,“太好了,我快憋疯了……”
      
      白鹿叹了口气把人拉到了角落里。
      
      “说吧,大小姐。”她嫌恶地瞪了一眼方才经过的座位上那个对她喷一口烟耍帅的男人,被呛得一口气就要喘不上来了,“你怎么选了这里,这都什么人啊……”
      
      “我害怕,小凉。”漂亮的混血姑娘浑不觉白鹿的不快,她只是瑟缩着抱着自己的肩膀靠了过来,脸上露出了脆弱的表情,“我害死了莲……我毁了乐队……巧会厌弃我的……我毁了他的事业……我要是再也唱不出来了的话,就会被抛弃的吧……我不想那样……”
      
      “别傻了,蕾拉,你知道不是这样的。”白鹿仰头,轮廓精致的脸在黯淡的灯光下像座毫无表情的雕像,“你只是希望大家都一直宠着你而已,然后莲的死打破了这个平衡……就算那个时候你确实给他打了电话,那也不全是你的错。我听说莲那段时间在抽□□,而作为队长的巧一直装不知道?巧和莲都有责任,你没有必要把什么都揽在自己身上——巧也许会因为这个对你心怀愧疚,但那并不会使他的责任被抹去。你没必要老是这样把什么都揽在自己身上以求怜爱,太卑微了,不值得的。”
      
      蕾拉一震。
      
      “你怎么知道莲……”
      
      “泰告诉我的。”白鹿哄孩子一样拍拍她的背,“蕾拉,你就不累吗?”
      
      “小凉!”蕾拉抱着她嚎啕大哭起来,“我要的其实很简单,只要他愿意跟我在一起就行……”她低声呜咽着,“现在他陪着我了,但我知道,他迟早还是要离开我的,这只是个美丽的梦,可我不想醒……”
      
      “醒醒吧。你能这样到什么时候?就算你做定了巧的情妇,那么他的妻子和孩子呢?泰呢?还有冈崎真一?”白鹿一双明媚的眼冷了下来,“你这样拖着别人是几个意思?没有人会永远包容你等着你的。”
      
      蕾拉突然笑了,声音柔软哀凉。
      
      “小凉总是这么干脆,超绝情啊。”她躺在白鹿膝头仰脸看着这个相交多年的后辈,手里玩着对方的发丝,吐露出的则是撒娇一样的语调,“你和巧一样,谁也不爱。”
      
      白鹿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简直想摸起刚脱下来的外套就溜走了。
      
      小姐!我不是蕾丝!这话去和巧说啊!和我说是什么意思!

  • 作者有话要说:  一之濑人渣怎么可能是楠竹,泥萌说对吧_(:з」∠)_
    我爱NANA,不过现在看来那都是一群纠结的八嘎呢……
    这篇是写来调剂心情找手感的。我在nana里萝莉时代的真爱是巧,现在……比较怜爱真一,但是要选的话还是泰比较让人觉得安稳。不过……这篇里泰大概是会和娜娜在一起,莲挂掉之后总不能让那么好的女孩子孤独终老啊-L-
    CP怎么办!感觉没有CP呢!难道要妹子把人渣巧的暧昧对象全收了吗!(。
    4.7
    天啊JJ把正文抽光了……爬上来重传_(:з」∠)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