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2、032.要不要组团洗 ...

  •   你又不要我了。

      简宥礼感受到秦成彬平静语气里的隐忍,一时间心情有些复杂。

      他以为秦成彬是说错了话,可那人就一眨不眨的盯着他,没有半分口误的模样,那双以往总是含着笑意的眼睛此刻压下来,略微泛红的眼眶格外沉静。

      简宥礼见状不禁微微皱眉:“你什么意思?”

      秦成彬闻言牵强地扯开唇角,用没有丝毫起伏的声音开口:“没什么。”

      简宥礼闻言凉凉扫了他一眼,淡淡评价。

      “行,挺好的。”

      秦成彬点头:“嗯。”

      说是挺好的,但两个人之间的氛围早就冷到极点了。纪渺连柠檬水都不敢喝了,立马降低存在感开溜。

      直播间里面,也有不少网友们看到了这一幕,唯粉第一个坐不住。

      【这个什么秦成彬有病吧?多大的脸啊?敢这么说话?】

      【呵,蹭流量没完了?】

      【真以为彬哥愿意蹭你家热度呢?上赶着给你们骂?】

      跟炸毛的唯粉想比,CP粉反倒格外淡定,经历了之前的事情,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两个人三天内必定和好。

      只是秦成彬这一次看起来是真的有些不开心了。

      自从节目开播以来,他就是一个阳光大男孩的形象,总是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平日里对其他的嘉宾也都很好。

      这还是众人第一次听见秦成彬用那样冷漠的声音说话。

      不过……秦成彬一向最好说话。

      礼哥随便哄哄就没问题了!

      《追爱的那个他》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关注点完全不一样,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怎么敢用这样的语气跟简老师说话的?”

      “啊,感觉热搜要炸了。”

      “这时候还管热搜?简老师不退出节目就阿弥陀佛了!”

      尽管已经有一部分人入坑了彬彬有礼,但现场大部分人都觉得秦成彬和简宥礼不过是朋友关系。

      秦成彬作为一个初入娱乐圈,甚至连作品都没有的新人,居然去和一个拿下全满贯影帝的大前辈甩脸色。

      这事情的严重程度已经完全不是普通的娱乐圈摩擦了。

      这几乎快要成了节目事故了。

      节目还在继续,粉丝们却已经在节目组官V下面撕起来了,这一次的爆发直接让积攒了无数矛盾的唯粉们剑拔弩张。

      #秦成彬没什么#、#简宥礼挺好的#。

      这样两个词条直接被粉丝们顶了起来。

      秦成彬自从节目播出以来,也算是有了百十来万粉丝,因为他的声音沉醉而好听,所以粉丝们自发取名香槟。

      香槟们根本超不过简宥礼的粉丝。

      节目官V已经沦陷,只是随着事态发展,事情逐渐奇怪起来。

      【不懂分寸感的嘉宾赶紧撤掉!】

      【没见过这么不尊重前辈的人!】

      【扪心自问简宥礼适合参加综艺?那么爱甩脸色,真对不起我们彬哥对他的好!】

      【笑了,也不知道是谁脸那么大,要让前辈哄着去吃饭!】

      工作人员看着唯粉大战,却仿佛看到了爱心泡泡。

      “这……合理吗?”

      “本来不合理,但要是他们两个的话,倒也正常。”

      “对对对,不合理的事情多了去了,简老师出现在咱们节目都是不可思议!”

      其他网友们纷纷点进词条看乐子,一瞧两家唯粉吵架的风格顿时笑喷了。

      【香槟和礼品包?】

      【这家的唯粉都能凑CP了,原地出道吧。】

      【CP就叫香槟礼品!】

      两家唯粉:……我他妈杀杀杀!杀光CP脑!

      《追爱的那个他》还在继续。

      嘉宾们各自组队前往约会地点。

      接下来的拍摄中,简宥礼全程都不是很在状态,他真的是凭借着敬业的本能在积极参与节目。

      好在时良配合得很好,两个人的约会氛围倒也说得过去。

      一天的时间终于过去,长达四天的拍摄再次打板结束。

      嘉宾们随意聊了几句就相继离开了。

      简宥礼回到房间里面整理好自己的行李箱,像往常一样戴上鸭舌帽走出卧室门,抬眼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秦成彬。

      冷眸淡淡落在他身上:“有事?”

      “我先不跟你走了。”秦成彬伸出手递给他一个鸭舌帽,“这个还给你,我洗过了,干净的。”

      简宥礼本来就不爽了一天的心情,终于在此刻有些爆发。

      他冷冷地扯了下唇角:“扔了吧。”

      秦成彬大概是没想到他会这样说,越发垂头丧气地搭下眼睫。

      简宥礼看到他这副模样真是打心眼里想笑。

      秦成彬是最会翻脸不认人的,当年还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总是这个模样,好像自己对他有多重要一样,可后来分手时,这人扯得比谁都干脆利落。

      简宥礼越想越觉得心里窝火,转头就拉着行李箱下楼。

      男人冷着脸走出别墅,面无表情地上了车,砰的一声关上车门。

      “送我回家。”

      司机小张偷摸回头看了他一眼:“彬,彬哥呢?”

      “他跟我有什么关系?”简宥礼冷然皱眉,周遭气压瞬间降低让人有些窒息。

      小张顿时闭上了嘴巴,他真的很少看礼哥这样生气。

      以往这种时候就是装死就好了。

      小张默默开车,打算装死到底,可没想到简宥礼冷冷扫了他一眼之后,居然鬼使神差地跟他搭话。

      “小张,你觉得我对秦成彬怎样?”

      小张吞了吞口水摸不准老板的意思,他绞尽脑汁地想着答案,那人紧接着再次开口。

      “我觉得我对他算是不错了。”

      简宥礼的声音有些微冷,他说完这句话又觉得没必要纠结这些。

      反正秦成彬都不住他家里面了,两个人再多不过是普通朋友的关系。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简宥礼心情不好的时候,格外讨厌雨天。

      淅淅沥沥的雨水落进夜幕里,让本来就热的天气显得更闷,更透不过气。

      简宥礼一个人坐在露台的长椅上,有些烦躁地喝着酒。

      男人骨节分地的手掐着白兰地瓶口,随意举起往嘴里倒。

      蓦地,他动作僵了僵。

      远处的零零散散的路灯下,隐约有一个移动着的人影。

      那人的身影高挑,穿着一件普通短袖和运动裤,手里还拖着两个行李箱,正走在淅淅沥沥的雨幕里。

      简宥礼恍惚了片刻,立马回到房间拿了把伞。

      他三步并作两步地往那人身边走,直到湿了半截裤脚才走到那人面前。

      简宥礼:“你怎么在这?”

      秦成彬闻言有些懵,他的头发都被雨水打湿了,有些扎眼睛,抬手把发丝都往脑后拢了下,才看清楚眼前的人。

      秦成彬眨了眨眼:“我不在这里在哪里?”

      简宥礼闻言被噎了一下:“你不是要从我家搬出去?”

      秦成彬矢口否认:“没有啊,我都付了你房租了,为什么要从你家搬走?”

      简宥礼皱起眉心:“那你怎么不跟我一起回?”

      秦成彬这下总算是卡壳了。

      简宥礼的眼神顿时有些泛冰:“秦成彬,你是在拿我当傻子耍吗?”

      他傻不拉几地喝了那么多酒,跟深夜买醉一样,结果这人……

      秦成彬眼看着他要生气,连忙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

      “我今天路过商场的时候看见一个很好看的手环,但是那会身上没有钱,节目结束后我又过去了一趟。”

      盒子里面是一个金色的手环,折射着点星的光。

      款式简单,做工精美。

      简宥礼扫了一眼就认出手环的牌子:“这个多少钱?”

      秦成彬见状笑了笑:“别管多少钱了,喜欢吗?”

      说不喜欢是假的,但简宥礼还是忍不住纠结。

      “你哪里来的钱?”

      “别问了。”秦成彬把手环套在他手腕上,推着两个行李箱就往前跑,“快走吧,不然成落汤鸡了。”

      他胡乱跑着,踩到不少水洼。

      一眨眼工夫就把简宥礼给落下好远。

      简宥礼撑着黑伞站在雨中,他摇了摇头迈开步子往家里走。

      男人撑着伞的那只手修长而白皙,腕部多了一条金色的手环,同那泛着青筋的偏白手腕搭配起来格外和谐,衬得他冷矜贵气。

      简宥礼回到家后,就看见了秦成彬那两个满是雨水的箱子。

      他看着满地的雨水,太阳穴狠狠跳了两下,刚想开口说什么,转眼就看见了满身湿透的秦成彬。

      那人身上穿着的是一件白色的短袖。

      雨水打湿后紧紧地贴在身上,若隐若现地贴着男人的胸腹,显出一些性感的肌肉轮廓。

      再往下……是紧紧贴在男人长腿上面的运动裤。

      秦成彬完全没注意到他的视线,这会正单脚跳着去穿拖鞋。

      简宥礼喉结动了动悄然移开视线。

      “你赶紧换好鞋子去洗澡,别在这里弄脏我的地板。”

      他以为这话说出来,秦成彬就会老老实实地去洗手间,没想到那人偏头看过来。

      简宥礼心中一紧:“干什么?”

      他话音刚落,秦成彬就笑着扑过来。

      简宥礼连忙闪身往旁边躲,可还是被那人长臂一揽,搂紧怀里。

      秦成彬整个人湿漉漉地贴过来:“嫌弃我?我刚刚才送了你手环,你可真是个没良心的!”

      简宥礼偏头,冷眸里的情绪毫不遮掩,抬手就去推他。

      “你先去洗澡再发疯行不行?”

      他的睡衣都快不能要了。

      简宥礼话音刚落,就见秦成彬胡乱甩头,雨水乱七八糟地弄了他一身。

      那人似乎对此颇为满意,哈哈大笑了两声。

      “叫你嫌弃我?这下你也脏了吧?”

      简宥礼头一次觉得眼前的人格外幼稚,他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冷峻的眉眼上多出好些无奈。

      “秦成彬,你今年几岁了?”

      秦成彬没回他的话,那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简宥礼心中刚打起鼓,就听见那人低沉含笑的声音。

      “说起来,你家是只有一个浴室吧?虽然我也不想,但是不抓紧洗澡恐怕会着凉,所以,要不要组团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