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旧蒙德 ...

  •   提瓦特的北境之地,常年风雪交加。一眼望去白雪茫茫一片,连天空都带着阴霾,雪间偶尔能窥见一点绿色。

      当然,在这种天气下,虽然被风雪遮挡了些许视线,但是一只棕黑毛色的野猪在这片地区也确实显眼了一些。

      在雪地觅食是件很难的事情,而在这种无法躲藏的环境下,一旦放松警惕,也有可能成为别人的猎物。

      “咻!”

      萦绕雷电之力的箭矢,带着空声,贯穿了棕色物体的腹部,紫色的电流随身而过。

      它似乎是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到,本能让它向前跑了几步,可是伤口实在太致命,最终还是无力的倒下。

      不远处的岩石旁,缓缓走出一名少年,身穿干练的狩猎服,款式朴素,肩上的棕色斗篷在少年修长的脖颈周围缠绕一圈,隐隐露出镶在衣领中间的紫色神之眼,斗篷长至腰下,脚上棕色的未过膝的皮鞋没入白雪之中。

      少年面容精致,黑发蓝眼,略长的头发被分别辫起,垂在脸颊两边,蓝眸看着野猪微亮,手中还握着一柄长弓,周身隐隐有紫色雷电闪动,那只箭矢的主人彰明昭著。

      “大丰收啊。”

      温迪看着眼前的大家伙,不得不感慨自己的好运气。

      他只是想着在周围随便逛逛,寻找合适的猎物,还没逛多久,就看到这只野猪在吃草,这可真是瞌睡了有人递枕头嘛。

      温迪看向远方被烈风环绕的高塔,那是烈风之神——迭卡拉庇安的领地。温迪抬起手,往手心哈了口热气,揉了揉被冻红的脸,叹了口气。

      “真冷,还是快点回去吧,是个不适合冒险的天气呢。”

      说完弯下腰,比少年两倍还要大的野猪,被轻松扛起。

      少年往北一直前行,虽然扛着野猪,但是少年驰行的速度并没有变慢。

      高塔之上的孤王,用神力吹起飏风,立起风墙,阻挡风雪,为他的臣民建起庇护之所。

      但风无休止,连飞鸟都无法通行,烈风将城中的土地与岩石都磨成细腻如水的尘沙。

      虽然庇护了臣子,但也让领地内的臣民失去了自由,无法进出,看不到风墙外的天空,臣子们被烈风吹得无法起身,越靠近高塔,越是被束缚缠身。

      虽迭卡拉庇安再怎么高傲,但也是考虑到风墙内的物资有限,便设立了狩猎队。

      一般都是由有一定武力值的胜任,毕竟普通人的身躯很难抵挡烈风的侵袭,而高塔的王也不允许它的子民走出风墙,所以狩猎队就是唯一能出风墙的机会,想加入的人大有人在,只可惜能入选的人寥寥无几。

      每月月初,烈风之王便会开启一次风墙,命令烈风之军镇守此地,对狩猎队进出的进行安排,而普通的人民只要靠近,就会被无情的斩杀。

      神明的占有欲就是这么没有道理,前世生长于红旗之下温迪,真的觉得迭卡拉必安应该读一读马克思主义现代思想,这种毫无意识地暴君主义,真不知道为什么还能统治百年。

      唔……可能是因为打不过。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温迪很快就来到了城门外。

      说是城门,其实只是个供狩猎队进出的风口。只不过温迪想这么叫而已,说是回风口那多不好听。

      他这该死的仪式感。

      “哟~你这次回来的挺快的嘛,温迪。”

      带着打趣意味的声音传来,少女双手抱胸,站在风口看着温迪肩上的野猪,橙色的眼眸带着些许笑意。

      “居然没有出去鬼混”打趣声更甚。

      "阿莫斯,你怎么在这?"温迪对少女的打趣不放在心上,反而在意的是少女难的没在王身边这件事情,温迪有些惊讶。

      阿莫斯被提及此事,有些不爽的白了温迪一眼。

      温迪面露无辜。

      “迭卡拉庇安大人让我过来看顾风口秩序。”

      少女对离开烈风之神这件事情很不满,就算是离开片刻,也足以让眼前陷入热恋的少女拥有糟糕的心情了。

      果然,只有迭卡拉庇安开口,才能让这个在王身边寸步不离的侍女动身。

      温迪看着眼前潇洒肆意的少女,欲言又止,止欲又言。

      阿莫斯看着温迪这副表情,就知道她这位竹马在想什么,不就是劝她别太沉浸与和迭卡拉必安大人的恋爱嘛。

      哼,温迪懂什么,他就是个只会弹琴唱歌、连诗都写不好的吟游诗人,怎么会懂恋爱呢。

      唔……说不定,正是因为不懂恋爱才写不出来?

      同样一个眼神就能懂青梅的温迪:……

      我写不出诗是因为我是理科生,和我谈不谈恋爱没有关系,谢谢。

      “我先把食物放仓库,辛苦了阿莫斯。”

      温迪有些无奈,先不说迭卡拉必安的结局是陨落,他们不可能有结局。

      再者,要是他们两个彼此相爱,温迪当然不会说什么。

      可很明显那位神明,对眼前的少女根本毫无爱意,而少女执拗地认为高塔之上的王全心全意的爱着她。

      恕温迪直言,他完全看不出来。

      直言直语的温迪就被少女一个过肩摔打趴,岩系的力气都这么大吗?!温迪揉着腰愤愤不平。

      阿莫斯:微笑.jpg

      每次谈论到阿莫斯的恋情,两人都只会不欢而散,眼看要又要聊到这个话题,还是先溜为好。

      阿莫斯看着自家竹马略带落荒而逃的背影,哼了一声。身旁的烈风军目不斜视,生怕这把火烧到自己身上。

      温迪看着管理员把野猪记录在册之后,便转身向南边的角落走去。

      这边很少有人来,换句话说,蒙德城内很少有人出门,风强一点的地方都属于人迹罕至的地步了,更别提临近外界的风墙附近。

      蒙德城内的风虽不比风墙外及高塔周围的猛烈,但比一般风稍大。

      常人风吹太久便会不舒服,如果感冒那就糟糕了,现阶段很难分出资源来救治,所以人们一般生活在风稍平缓一些的区域。

      但是温迪显然不在此列,毕竟拥有神之眼,而且温迪从小和阿莫斯练习弓箭,身体比普通人好太多。

      所以温迪凭靠自己良好的身体素质,在蒙德城内无所畏惧,完全无视周围的风声。

      虽风墙抵挡了大部分都风雪,可在大雪纷飞的天气,蒙德城上方还是会有些许雪花飘落至此。

      南边的角落草木萧疏,只有一颗巨大枯干的树木,以及地上有大片未融的冰雪,温迪爬上树,靠坐在较为粗壮的枝干上,拿出了自己做的里拉琴。

      温迪指尖回拨,周围的风阻断了部分琴声,乐符只能在温迪周围跳动,但妨碍不了里拉琴自身清丽的琴声,

      里拉琴的琴身是用身下的枯树树枝做的,至于琴弦嘛,是雪狼身上最强韧的一根狼尾巴毛,当初温迪可是找了好久才找齐七根琴弦。

      这是温迪能想起来做起来最简单的乐器,他的手艺还行嘛,说不定能成为乐器大师呢,温迪有些洋洋得意。

      在这啥都没有的高塔,有一柄能发出声音的琴,已经算是很奢侈的娱乐项目了。

      弹了这么些年,温迪已然上手,手中弹奏出熟悉优美的乐章,口中轻轻哼唱。

      “啦啦啦~啦啦啦~啦~”

      “海浪无声将夜幕深深淹没~”

      “漫过天空无尽的角落~”

      “大鱼在梦境的缝隙里游过~”

      熟悉的音律不由让温迪陷入回忆,在红旗飘扬之下生长的温荻,只是一个普通人,按部就班的长大,考上不错的大学,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就是肝了点。

      虽说长大以后房贷车贷各种压力扑面而来,可其实温荻对自己的生活没有什么不满的,不管在什么年代,没有病痛的普通生活其实也很难得,直到一场车祸让温荻在提瓦特世界重新醒来。

      正因生长在相对自由的红旗之下,刚来到提瓦特的日子无疑是很难熬的,这里处于魔神战争,战火四起,民不聊生。

      有魔神庇护无疑是很好的,可是各个魔神性格不一,治下政策也不一样,导致寻求庇护的人们也是如履薄冰。

      似高塔之王的独裁,更是将人们束缚在这风墙之中,若是不向往自由,那就有命可活。
      可越是不允许,人们越是向往,埋骨之地越来越拥挤,向往高天之人生死度外。

      “怕你飞远去~怕你离我而去~”

      “更怕你~永远停留在这里~”

      所幸,温迪的出生就在蒙德城之内,十六年来也算是平安顺遂,拥有了雷系的神之眼,更是加入了狩猎队,能每月触摸感受一下高墙外的风雪。

      高塔屹立在蒙德城中央,向城民昭示着这片领地之主。

      看到高塔,温迪起初只当自己成为了旧蒙德的一员,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虽然自己的名字和那位早逝的风神好友一样。

      但名字一样很正常,张伟都有几百万人呢,只要不和剧情相关,苟苟这辈子就过去了。

      这样的认知,直到认识了邻居家的小孩阿莫斯被打破。

      温迪:……

      刚开始玩原神并且刚过完蒙德剧情的温迪沉默了。

      ……阿莫斯?该不会是那个爱慕迭卡拉必安、最后因爱生恨,揭竿而起的那个阿莫斯吧?那他岂不是……

      这个问题,在温迪加入狩猎队的仪式上,看到阿莫斯对着高塔一脸神驰有了答案。

      ……穿到提瓦特也就算了,没到和平年代也就算了,还穿成了自由之战死亡的温迪。

      温迪骤然想起那个偶然刷到的原神二创,风属性的雷系好友必死定律,觉得自己可以再挣扎一下。

      握神之眼的手,微微颤抖。

      当温迪不死心,确认整个蒙德没有第二个人叫温迪的时候,温迪已经躺平了,无所谓,摆烂吧,反正都得死。

      “看你飞远去~”

      “看你离我而去~”

      “原来你生来就属于天际~”

      一曲毕,温迪手指摩蹉着琴身,不由地想起这段自由之战剧情。

      巴巴托斯原本是北境大地上咆哮的千风中的一缕。在魔神战争时期,巴巴托斯与诗人少年、无名的骑士、弓手阿莫斯一同推翻了用烈风统治旧蒙德的高塔孤王迭卡拉庇安,成为魔神战争的七位胜者之一 。

      他继承了战死少年向往的自由,放弃统御蒙德,让新的蒙德成为成为无人称王的国度。

      剧情说,巴巴托斯的相遇源于温迪的琴声,温迪已经在这里练了很多年的琴 ,至今也没看见过风精灵的身影,不来也好,还能苟一苟。

      温迪对自己的琴声很自信。风精灵不来是风精灵的问题,和他一个苦练里拉琴的诗人有什么关系。

      "那个…你好?"微弱的招呼声从风中传来。

      温迪努力地回忆起图片之中风精灵的模样,黑色的面部,头上有两片形似羽毛的渐变色的部位,白色的身体点缀着青色的条纹,背后有三片渐变色的翅膀。那不就是黑脸的晴天娃娃?

      “你好呀~我叫巴巴托斯,你叫什么呀?我们可以做个朋友吗?”

      看温迪没有反应,声音的主人带着些许紧张。

      温荻听到声音便下意识循声望去,脑子里还在把眼前的家伙和图片进行对比。

      嗯…对,眼前这个不明飞行物就长的很形象,黑脸晴天娃娃。

      ……等等

      黑脸晴天娃娃????!!
note作者有话说
第1章 旧蒙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