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群嘲主播 ...

  •   [……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一定会打起万分精神,以最好的状态推开那扇门,用最开朗友善的声音和卡罗尔打招呼。

      争取给卡罗尔留下最完美的亲切印象,就该像每一节高中性育课,讨论如何获取雄虫阁下第一好印象时,每一次积极作答的样子。

      后来的无数个夜晚我多次懊恼,如果时间能重来,我真想拔掉那个年轻自己的舌头。

      可年轻的我不知道。

      年轻的我看着破宿舍里已经占住窗边好位置的卡罗尔,第一句话是,嘿,你这瘦得和亚雌一样的弱鸡,把那张床空出来!

      毕竟他就在我的宿舍里,穿着奥图文军校制服,个头高,虽然瘦了点,却也没有哪里不对劲,我理所当然认为他也是新生。

      后来我才知道,他个头高,却瘦成这样是因为要把尾勾缠藏在裤子里,瘦一点才不容易被发现。

      我至今为止都不能想象,怎么会有一位雄虫阁下来这体验生活,可他就是出现了。

      以同届新生的身份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出现在我的宿舍,在我最贫穷,最倒霉,最缺贡献点的时候,与我面对面。

      面对我的刁难脏话,卡罗尔没有生气,他柔白的脸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蓝眼睛像莫贝尔湖泊般美丽,温和地对我说,你好。

      以我的结婚证起誓,我那会惊恐到一度怀疑我被一个微笑扭改脑神经,性取向变雌。
      ……]

      时寸瑾先屏蔽掉弹幕和评论,一鼓作气写出小一千字的故事,里面所有军校细节都是原主哥哥曾写在信里的分享。

      拆除的鬼楼,躲开教官偷闲,第三校区大名鼎鼎的莫贝尔人工湖。
      时寸瑾抓住那些只有学院内部才知道的细节,加入大胆想象,混入经典的女扮男装上学梗,细节穿插暗示明示,足够让冲着标题进来,又看到警告的雌虫们耐着性子读完。

      他写到这停顿,预估一下字数,今晚差不多就先到这?

      但,关闭屏蔽后,猛冲出来的弹幕屏幕如溃堤的长江水,直接把主播间屏幕刷满,一马当先的最显眼评论是:【虫屎!!!!!】

      时寸瑾:……

      【拜托!编故事能不能有点脑子?雄虫阁下最讨厌和军雌约会虫尽皆知!体验生活也绝不会选军学院!!】

      【原来这个主播是个精神病,去查查脑子吧!】

      【也许正是多次约会申请没通过,发.情期积余的腺液烧坏你脑子吧!】

      【伙计,听我一句劝,现在下播去医院查查腺体淤液,让医生给你扎两针导流针!】

      【笑死个虫,精.虫上脑什么都敢想,不会吧不会吧,不会是一直申请不到雄虫阁下发疯吧?】

      【好恶,什么档次!别拿奥图文做噱头!】

      时寸瑾粗略看一遍,大多数都是这类攻击嘲讽,他没有生气,开始若有所思地不停上滑,阅读被冲上去的其他评论。

      这些嘲讽羞辱评论不全是垃圾,有些评论还为时寸瑾补全部分虫族社会常识。

      原来,雄虫最不喜欢军雌,大多偏爱体型纤细相当的亚雌结婚。

      原来,雄虫不在公共视野露面,是因为他们早早和社会地位极高的雌虫结婚,被养在家里什么都不用干,只需要花钱买快乐就好。

      原来,每年离婚率,虐待案高发的受害虫有95%都是军雌。

      这些都是出生边境的原主不知道的常识,时寸瑾手里的原著是离线缺页模式,误打误撞的,他们俩都不知道这些。

      数个关键词在时寸瑾脑中点亮,相连,形成一个大纲网络,纵向往前延伸,变成数个细纲章。

      此时,深夜,时寸瑾坐在杂乱逼仄的客厅内,点一盏昏黄小灯,看着这些饱含情感的沸腾评论,发出一声轻笑。

      漫不经意间,这一声似胜者叹息,是只有见识过千百万次套路的老猎手看到新猎物特有的轻轻感叹。

      看这皮毛多滑亮,看这韭菜多青翠!

      时寸瑾决定稍微改一下文字方向,把狗血女扮男装校园文写成逆常识的绝对不可能纯情恋爱文!

      考虑到虫族偏西化多一些,又没什么文娱底蕴,时寸瑾还专门简洁文体,参考翻译体小说格式书写,主打人物单视角双线叙述。

      时寸瑾继续想,系统拟态的像素小人又开始打字。

      [……
      很快,我的不满和愤怒随着学院生活而消失,机甲维修,机甲实操,机甲保养课让我变得非常快乐。

      我也就渐渐忘记找室友茬,毕竟,我读的是学院王牌科目,卡罗尔报读的是辅助计算机工程。

      说句心里话,年轻的我那会觉得,拜托,谁能考上奥图文还学计算机工程啊?

      训练加重让我把他抛之脑后,再一次有接触,是我回来拿东西看到他没去上课,多嘴问了一句。
      ……
      ……
      他说,课程有些跟不上,学院派发下来的课题需要和一位机甲院生合作,他之前约好的院生放他鸽子,和另外一位同学在课题结束一周前提交了作业。

      嘿,我虽说过我比较肌肉发达,但偶尔脑子会有些灵光一现,尤其是涉及我热爱之物。

      我也是机甲生,我知道这种行为算什么,大概是想嘲笑他,便对他说出机甲生内部常见打赌把戏。

      你们工程院招亚雌,我们最烦亚雌,最喜欢用课题作业溜你们玩,反正只要没把名单交上去,就能随时爽约。

      我真是欠揍,我现在想起来,我自己都想揍自己一顿。

      卡罗尔当时坐在窗边,他对我笑了一下,说:对。我知道,所以我直接回来了。

      卡罗尔把头转回去继续看书,阳光透过窗户,在他的黑发落了一层金,皮肤几乎白的透光。

      我那会再迟钝都有点悟了,就好像爱神轻点我的额头,告诉我,知道雄虫为什么更喜欢亚雌吗?

      他们有时候会美的像花一样令人不自主地驻步停留。

      卡罗尔就是这种花,让我发呆。

      我当时想,他的转头是在表示,我知道你们的把戏,我也不在意。

      那种看穿人的态度,真叫年轻的我火大。

      又或者…真叫我不知如何是好,我真的被他迷住了几秒钟。

      他是一个很善良,很平静,很温和的虫。

      如果换作我被耍,结业课题报废,我再看到同院的虫,我一定会像一头发狂的金蝎,冲上去先把对方揍一顿。

      一定是那天的阳光对我施了魔咒,我当时脱口而出:合作吗?我帮你?

      之后的每一天,我都没有后悔。

      卡罗尔当时对我笑的样子,现在还在我记忆中熠熠生辉。
      ……
      ……
      我们一起努力做了很多,最后他的课题拿到了6个S,3个A评价!
      嘿,这全都是我的功劳!

      好吧,至少一半有我的份儿!

      我高兴极了!机甲院的结业成绩还没出来,我就带着啤酒烟去找卡罗尔庆祝,我在他面前侃侃而谈,说毕业,说未来。

      后来喝飘了,我还夸下海口保证,如果我能毕业就进入第七师,30岁之前成为副舰长,就一定选卡罗尔当我的辅助工程师。

      我那时兴奋又脑袋发胀,好像身体充足了电,随时都能爆发出更热烈的快乐。

      6个S3个A,天哪,就算是合作,这也是我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

      我说:嘿,伙计,你可真不赖,未来要是没考上机甲辅助工程师,就到我这来吧,我包管能带你一起上星海!我们一起!就像今天!我们肯定能成最好的搭档!

      卡罗尔就是这个时候突然亲了我一下。

      我当时没反应过来,整个虫傻在原地,像撞到水银灯炸弹的蛾翅族。

      他就又吻了一下。

      我们喝的啤酒是白鹿牌,又冰又酸又多气泡,可卡罗尔的唇又热又甜,带着我没办法理解的甜蜜气味。

      他轻轻嘬了一下我的下嘴唇,动作……噢老天,我能脸接金蝎的拳头,他却小心翼翼地认为那是一片花。

      我当即就从四楼废弃阳台跳了下去,连滚带爬吓跑了。

      后来好几天我都没有回去,卡罗尔很好,可我只想他当我兄弟啊!

      关系再次出现变化是我发.情周到了,我配的抑制剂在宿舍里,这个可不能躲,在学院里公开发.情会被扣学分。

      我只能回去拿,可有点太迟,我又像第一次见面那会,带着混乱、狼狈和一腔压抑的愤怒撞进宿舍。

      颈侧腺体积浓的腺体.液快把我脑子烧坏了。

      我想大家或多或少都体会过这种感觉,抑制剂注射迟,颈侧腺体会一直发烫,逐渐高热烧上脑神经,雌虫的脑袋会像被煮沸一样难受。

      我不记得那一晚我自己是怎么进的宿舍,我撞开门,倒在宿舍冷硬的地板上,蜷缩着不停抽搐。

      我当时非常绝望,想到好不容易拿到的优秀成绩,想到我从千军万马的同期生中争夺厮杀抢到的公派军校留学名额,我的雌父早早战死在异兽战争里,我在救济院长大,我的每一个成功都需要拼尽全力的全力。

      如果第一学期就因为被扣严重警告的学分,导致成绩滑档,我下一学年的公派留学名额会被让渡给另外一个同期生。

      我很痛苦,我从未向什么虚妄的存在祈求过,因为我知道,我的虫生自低等星球的淤泥而起,是求不到那些只会关顾高等同族的希望。

      可当时我已经混乱了,我像头濒死的畜生在地上抽搐,口中呢喃沙哑地颠三倒四求着从不眷顾我的希望和幸运。

      希望学院纠察队不要发现我。

      祈祷我足够幸运,醒来时,还是人形。

      就是这个时候,我感到有脚步靠近,也许是学院纠察队?
      但不是。

      后来,卡罗尔才和我说,就是那天晚上,他要离开学院,回到法环星去,回到家中继续当众星捧月的大少爷。

      可那一晚我跌跌撞撞回去,一身烧得滚烫,在地上打滚,呜呜啊啊说胡话,看上去马上要被痛苦闷死。

      卡罗尔回忆这部分时,脸上挂着我看不懂含义的笑,他每次这样笑,我都会难受。
      我就会亲他,我亲他,他会高兴。

      卡罗尔说,你那是第二次吓到我啦,又惊吓又抓人心弦,我真怕你活生生痛死了。

      于是卡罗尔站住脚步,为我蹲下。

      他真的很好,很善良。

      我第二天起来,身体没有任何事,浑身舒服通畅,腺体也不疼,衣柜里的抑制剂也没有少,我脑子要糊涂了。
      但一看时间,我得马上去上课,迟到也会扣分,我匆忙换套衣服赶去,一整天下来心神不宁。

      我心里已经隐约有了一个答案。

      但是这怎么可能呢?

      我知道,是有一些雄虫阁下爱好奇特,喜欢到各种地方体验生活,但那也是大张旗鼓地去啊?

      他们每一次出行都会像国王一样受欢迎,我们也爱这样到处体验生活的雄虫阁下。

      可…可这真的可能吗?

      我那天回去的特别早,走在路上时忐忑无比,但我一定要知道答案的。
      ……
      我刷开宿舍门,这一次,卡罗尔不再坐在窗前,只有浴室传来水声。
      正当我犹豫时,浴室门开了,卡罗尔只围着一条浴巾出来。

      纯白的浴巾下,有一条正轻轻摇晃,显得心情很好的尾勾。

      那条尾巴长而韧,通体生着软鳞,柔软有力,像长鳞的猫科尾,尾尖的鳞是硬的,尾尖微微弯曲,像个弧度很浅的问号。

      那是我第一次在教科书之外的地方,看到活的、会动的雄虫尾勾。
      问号,我的脑子满是感叹号和问号,高中学过的生物知识在我脑中乱窜。
      那个小问号一样的尾巴尖尖,被泛着银光的黑色硬鳞包裹着,美极了。

      有一条知识窜过我的神经丛,我想起,如果,雄虫阁下动情,他们的尾勾硬鳞会敞开,露出尾巴中的神经触须。
      来自雄虫阁下的尾勾神经触须安抚,能让最狂暴凶恶残忍的军雌安静,驱散悲伤和恐惧杀意,为雌虫带来陌生的欢愉。

      我当场伫立,眼睛发直,变成第一次见到太阳的蠢虫。

      卡罗尔靠在浴室门上笑了我五分钟!

      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舌头和声音成为卡罗尔的战利品。
      ……
      我半句话说不出来,他笑完我,就像我们见面的第一天,他说:你好,我叫卡罗尔。

      这一次还多了一句,他说:我要追求你,菲特。
      ……
      ……
      在一起很久后,我才敢问卡罗尔,为什么会选我?

      为什么愿意和一个普通的红螳雌虫保持一对一结婚关系?

      为什么硬顶着法庭和议会施加的压力,也不愿意再纳一位雌侍?

      卡罗尔又说我笨。

      他那时坐到我怀里亲我的触须,他其实很喜欢我紧张的样子。
      大多雄虫阁下都不喜欢雌虫狰狞的虫须,可卡罗尔不反感我的触须,他有时候会故意咬咬,我就会变得非常紧张。
      就是这点,他喜欢我担心他讨厌我的紧张呆样。

      每次都喜欢逗我一会,才会为我解惑。

      卡罗尔说,最开始觉得我和别的雌虫没有区别,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把机甲当成情人,把打架野蛮脏话当成性格,真是把他雷区踩尽。

      卡罗尔说,可后来发现,原来我只是笨,习惯跟风聚众,但心很纯洁。

      会因为一起征服一道难题而高兴,细心注重试验时的每一个危险操作,不管试验题失败多少次,都不生气不放弃,心态永远饱满如朝阳。

      有种可爱又愚蠢,勃勃生机的自信快乐。

      卡罗尔说,他喜欢我这点,喜欢我表现出快乐,喜欢,很真实。

      这句话我是在40岁以后才嚼透的。

      那时我的战友都到了相同的年纪,仍然有很大一批没能成功申请到与雄虫阁下的约会。

      他们有些变得消极,有些变得偏执,越来越频繁地观看约会技巧视频,把自己打扮的像一只只美丽的千眼长翅鸟,随时随地能够完美开屏。

      很完美,很精致,像一件又一件工厂统一出产的货物。

      那时,我突然明白了。

      卡罗尔从小就生活在这种世界里,见识过的所有雌虫都是包装精美的展示架,性格是如出一辙的温柔体贴,小心翼翼。

      卡罗尔见过一万张这样的脸,他觉得恐怖。

      所以,他总是很爱我表露性格,在他面前展现真实。

      带他去飙车,去野海游泳,去追逐闪电与狂风,去做任何一切我能感到高兴的事情。

      他爱我愚蠢又野蛮的自由灵魂。

      卡罗尔说,我让他感到一生能活两次,所以爱我,选我,和我度过永不重复的一生。
      ……]

      时寸瑾想到这里停笔,他在短文格式里用上经典先抑后扬,压轴式结局写法,也不知道多少虫能撑到看完尾声?

      他点开屏蔽键,结果被直播间礼物爆炸特效给震得身体后仰。

      只见直播间的评论区已经被冲到出现评论重叠!

      白色、彩色、荧光字体的评论密密麻麻到能让人原地罹患密集恐惧症!

      看都看不清的无数礼物特效炸出的烟花光效淹没整个直播间,实时动态火箭礼袍唰唰炸出炫目特效,彩光通过手环智脑,将时寸瑾杂乱小客厅闪耀成迪斯科舞厅!

      闪耀灯球礼物中,最炫目的是那10架接连启航的机械战舰,由一个空白头像的账户打赏。

      机械航空巨舰是这个直播平台最大额度的打赏,一个就要十万信用点。

      【用户制式A567赠送主播@菲特今晚留下一个机械战舰,大家快来抽宝箱吧!】

      这句话,官方平台一共通知十次。

      【哪个二愣子那么有钱?一连砸十个战舰?折合金卢都要10万多!】

      10艘战舰接连启航,足足让@菲特今晚留下来的直播间拉起庆祝通知,霸屏【知识】分频整整100分钟!其引流影响力不可估量!

      时寸瑾开的新号并没有签约,未签约主播开播只会在实时开播榜单上轮排十分钟,十分钟后下榜,观众流量是肯定比不过正经签约主播。

      但妙就妙在,直播间名字清奇抓虫,在雄虫保护法与正经行为中间来回摩擦,像一只精心准备的鱼钩,只要是刷实时开播榜玩的雌虫路过,一钩子直接飞他嘴里!

      现在留在直播间的观众,最初一批被【室友尾勾…?】吸引进来,第二批是被首播观众亲友口口相传拉来看笑话热闹,第三批就是被这位土豪用户打赏开宝箱所吸引!

      流量最大的时段,突然有土豪在某个直播间连砸十个巨礼,90%在【知识】频道溜达的雌虫都看到霸榜刷屏的庆贺开宝箱通知。

      这个时间点,谁都以为哪个牛逼哄哄的联盟中将来开直播复盘上场星战的战术。

      不然谁会一下子砸那么多信用点?折合一下金卢,都能够和雄虫阁下申请一次约会了!

      一群热血沸腾的军雌军校生雌虫寻着味点进来,错愕地看到直播间名,立刻群情激奋,脏话像子弹一样冲向主播——然后看到结局,真香…不是,真的假的?我不信!

      土豪打赏引流带来好奇观众,整个直播间虫数突增,热闹无比,其他被勾住的观众雌虫忍不住也点了送礼,一波升一波的礼物形成良性循环,反复吸引新观众,直播间虫数从七八千出头,暴增到五万!并且虫数还在持续增加中!

      这对一个未签约,没有滚动榜单推荐位的新主播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超级数据!

      一直待在直播间待命的超管都被这个数据给惊到了!

      虫数只有小几千时,超管还掂量着没事,先观察,这会眼看虫数持续往7、8万上走,一比十翻倍,简直比买基金还刺激!

      这下超管有点坐不住了,他立刻给主管发去消息。

      时寸瑾尚且没注意到这些细节,现在只感觉眼睛生疼,无数礼物光效组成光污染暴打他眼睛一顿。

      饶是时寸瑾再大心脏,都被眼前这一幕震得不轻。

      他深呼吸一下,缓过惊悚,点开屏蔽栏,选择屏蔽礼物特效和闪光字体,只留下清纯不做作的白字评论。

      一马当先看到的重复刷评论就是【菲特·怀恩是个假名!!我去查校友簿根本没有这个红螳雌虫!!】

      【虫屎!!】

      【草!真事??】

      【主播百分百奥图文毕业生】

      【一万张脸…细想来,的确,不少雄虫阁下的结婚伴侣都是联盟高官,上年纪的大人物。】

      【爱我野蛮自由的灵魂。卡罗尔阁下好浪漫】

      【如果真是法环星来的雄虫阁下,走关系进奥图文是绝对没问题。】

      【怎么会有雄虫阁下主动亲军雌的触须!菲特.怀恩是不是威胁卡罗尔阁下了!!】

      【天哪,主播!!你再多说一点!!真的吗?卡罗尔阁下是真的只有菲特·怀恩一位雌君??】

      时寸瑾靠在椅背上,心怦怦跳,他露出一个快意的笑,既像初出茅庐的猎人成功猎到第一头鹿,又像经验老道的猛兽逃过一次危险追猎。

      这条路能走,能走活!

      此刻,手环嗡嗡轻震,时寸瑾抬起一看,直播间后台塞满100页+私信,由于前面设置过屏蔽,现在通知进来的是红ID的超管消息。
note 作者有话说
第3章 群嘲主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